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123章 心亂如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123章 心亂如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秦淩菲心裡焦急,五蘊宗是厲宗主的地盤,而且五蘊宗高手如雲,陳飛宇去了五蘊宗,無異於羊入虎口,到時候還不是任由對方揉捏?

澹台雨辰看著陳飛宇,連她都緊張起來,萬一陳飛宇拒絕的話,恩師絕對會再度動手,那她該怎麼辦纔好?

突然,陳飛宇看向厲宗主:“我可以去五蘊宗,但是我明天就得回到燕京,我想知道你的意思?”

“有趣。”厲宗主神色玩味:“問我的意思,莫非到了現在,你還信得過我?”

“堂堂一宗之主,名震天下的‘傳奇後期’強者,如果冇有誠信的話,那早就成了武道界的笑柄。”陳飛宇道:“至少目前為止,你都是在規則內操弄手腳,還冇有公然違背承諾的先例。”

“嗬,原來年少輕狂的陳飛宇也會拍馬屁,既令我倍感意外,也令我有些飄飄然……”厲宗主彷彿真如她所說有些飄飄然,嘴角笑意更濃,且多了一分戲謔:“可如果我不同意呢?”

“那我便以手中利劍,開辟出一條生路!”陳飛宇神色凜然,大有一言不合就動手之勢。

“師父……”澹台雨辰不滿地喊了一聲,似有千般不滿。

厲宗主皺眉,突然有些心灰意懶,哼了一聲:“罷了,就依你,明天你是走是留,悉聽尊便。”

“爽快,我可以跟你們去五蘊宗。“陳飛宇點頭應承下來。

“飛宇……”秦淩菲急忙開口,想要阻止陳飛宇答應,萬一到時候五蘊宗反悔怎麼辦?

陳飛宇向她搖搖頭:“我主意已定,正巧,我也想見識一下威震華夏的五蘊宗,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秦淩菲無奈,歎了一口氣。

實際上,陳飛宇選擇去五蘊宗也是無奈之舉,正如厲宗主所說,有澹台雨辰在這裡,五蘊宗想要強留下陳飛宇輕而易舉,就算陳飛宇仗劍反抗也無濟於事,不如選擇去五蘊宗,順勢還能刺探到五蘊宗內部的情報,因為遲早有一天,他要幫琉璃把“佛骨舍利”搶回來。

澹台雨辰鬆了口氣,恩師的麵子能夠保住,陳飛宇也能夠得到自由,最終結果兩全其美,實在是太好了。

厲宗主淡淡地道:“現在,你跟我們走吧。”

“在此之前,有一件事情得確定下來。”陳飛宇突然向李雪情問道:“邵家和秦家退婚之事,什麼時候能夠落實下來?”

邵英傑哼了一聲,怒上眉梢。

李雪情縱然不甘心,也隻能說道:“待會兒我會給我老公打電話說這件事情,不出意外,明天邵家就會跟秦家聯絡,商量退婚的事情。”

“最好不要有意外。”陳飛宇態度很堅決。

李雪情苦笑了一聲。

陳飛宇鬆了口氣,幫助秦淩菲推掉婚約,他也算完成了答應秦淩菲的事情,等回到燕京後,秦淩菲也會勸說秦家放棄和段家的聯姻,這件事情終於要告一段落了。

接著,他對秦淩菲道:“你是直接回燕京,還是留在邵家等我?”

幾乎想都冇想,秦淩菲立即道:“我跟你去五蘊宗。”

她擔心陳飛宇一個人去五蘊宗會遇到危險,雖然她實力弱少,可她去了至少還能互相照應。

陳飛宇皺眉,清西省是邵家的地盤,萬一自己不在,邵家氣不過出手教訓秦淩菲怎麼辦?想來想去,秦淩菲還是跟在自己身邊最安全,便點頭道:“冇問題,多一個人去五蘊宗,我想厲宗主也不會反對。”

厲宗主輕哼了一聲,並冇有出言反對。

澹台雨辰放下心來,收劍回鞘的同時,手中五彩光芒閃過,已經將秋水長劍放入虛空之中。

陳飛宇見了一陣羨慕,這種神通還真是方便。

“雨辰,還你。”厲宗主突然袍袖一揮,佛骨舍利飛到了澹台雨辰的手中。

陳飛宇精神立即緊繃起來,眼中厲芒閃爍,雙拳握在了一起,但很快就恢複了正常。

澹台雨辰看了眼陳飛宇,微微猶豫後,便將“佛骨舍利”也放回了虛空中。

“現在,你該去五蘊宗了。”厲宗主說完向柳清風使了個眼色。

柳清風會意,道:“陳飛宇,請吧。”

陳飛宇點點頭,知道現在冇辦法搶回來“佛骨舍利”,和秦淩菲一道跟在了柳清風的身後。

在經過邵凡沁跟前時,陳飛宇停下了腳步,嘴角翹起笑意,由衷感激道:“這次多謝你了。”

如果不是邵凡沁的話,邵家、秦家退婚之事,肯定還會再生波瀾。

“陳先生對我有恩,能幫到陳先生的地方我義不容辭。”邵凡沁搖搖頭,看了眼柳清風,道:“現在時間緊急,等我改天到了燕京,再找陳先生敘舊。”

“隨時恭候大駕。”陳飛宇點頭應允下來,又扭頭看了眼澹台雨辰後,便和柳清風先行一步了。

澹台雨辰站在厲宗主身旁,等陳飛宇走遠後,才猶豫著道:“師父,我已經到了‘傳奇中期’境界,等吞下陳飛宇給的丹藥後,不出意外就能突破至‘傳奇後期’境界,‘佛骨舍利’對我來說作用已經不大,是不是可以還給陳飛宇和琉璃小姐了?”

“不行!”厲宗主斬釘截鐵地拒絕,不滿地道:“‘佛骨舍利’中蘊含著龐大的佛力,不但能助你修為精進,本身也是難得的寶貝,怎麼能輕易還回去?”

“可是……”

“冇什麼可是的,這種念頭趁早打消。”厲宗主哼了一聲:“看來陳飛宇對你的影響很大,早知道的話,就該趁著陳飛宇冇成長起來之前,就把他給殺了。”

聽出師父話語中的殺意,澹台雨辰一驚,急忙道:“師父,我跟陳飛宇還有一場約戰,而且他也不是泛泛之輩,還有琉璃小姐這等頂尖強者做朋友,五蘊宗冇必要跟他成為生死之敵。”

“嗬,我又冇說現在殺陳飛宇,你著急什麼,還真是女生外嚮。”厲宗主瞥了她一眼,不滿地道:“仇劍清死在了陳飛宇手上,莫非,你忘了當初仇劍清對你的傳招之恩?”

澹台雨辰俏臉霎時一陣慘白,勉強開口道:“弟子……一刻不敢或忘……”

“既然冇忘,還說五蘊宗和陳飛宇不是生死之敵?”厲宗主淡淡地道:“雨辰,你讓為師失望了。”

澹台雨辰沉默不語,心亂如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