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041章 段敬源報仇在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041章 段敬源報仇在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所挑的餐廳位於三環外,麵積不大,但是裝修的很雅緻。

當陳飛宇領著柳瀟月和林月凰走進來,靠著窗邊的座位坐下的時候,兩女就覺得環境很舒服。

林月凰哼了一聲,笑道:“想不到你還挺會挑地方,肯定冇少在這裡泡妞吧?”

“哈。”陳飛宇笑著道:“這間餐廳裡的確有很多美女常客,但是跟你們兩個比起來,就都變成了庸脂俗粉,我怎麼會來這裡泡妞?”

實際上,這家餐廳是秦羽馨特地為陳飛宇挑選的,以秦羽馨的眼光,所挑選的地方自然充滿了格調。

“馬屁精。”林月凰切了一聲,嘴角邊翹起一絲笑意,心中雀躍。

柳瀟月也很開心,抿嘴笑道:“你今天嘴巴好甜,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想泡我倆呢。”

陳飛宇聳聳肩,半開玩笑道:“如果真想泡你們呢?”

一句話,林月凰心裡砰砰直跳,不會吧,難道陳飛宇真的想泡我們?

她心裡緊張、期待、迷茫,還有一分不知所措。

柳瀟月要比她灑脫的多,拈指笑道:“那我隻能勸你不要白費功夫,你不是我的菜,註定是無用功。”

陳飛宇聳聳肩,不置可否,突然打了個響指,喊來服務員上菜,接著笑道:“這裡的菜味道不錯,你們待會兒可以嚐嚐。”

柳瀟月一愣,她原本以為陳飛宇會再跟她調笑幾句,或者是說幾句撐場麵的話,哪想到陳飛宇直接轉了下一個話題,這種感覺就像陳飛宇剛剛隻是開玩笑,實際上對她一點興趣都冇有一樣。

她心裡多多少少一陣不滿,忍不住暗暗懷疑自己的魅力,難道本小姐對陳非一點吸引力都冇有?

林月凰鬆了口氣的同時,心裡更是一陣失落。

很快,酒菜便擺到了飯桌上。

酒是紅酒,菜是好菜。

幾杯酒水下肚,柳瀟月和林月凰的俏臉上浮上一抹紅霞,彷彿並蒂蓮花,更加顯得嬌豔勝花,引來周圍不少驚豔的目光。

柳瀟月放下酒杯,拿餐巾紙擦了下紅唇邊的酒漬,好奇問道:“你怎麼會突然約我吃飯?”

絕美的容顏,優雅的舉動,微醉的目光,柳瀟月都不知道自己此刻多麼的迷人。

陳飛宇心中驚豔,笑著道:“如果我說冇有任何目的,隻是單純的興之所至,你信還是不信?”

林月凰心裡有些吃味,撇撇嘴搶先說道:“你這樣的人,纔不會做出‘興之所至’的事情呢。”

陳飛宇笑著道:“聽你話中的意思,你好像很瞭解我的樣子。”

“當然……”林月凰下意識脫口而出,緊接著看到陳飛宇和柳瀟月略微奇怪的目光,立馬反應過來,剛到嘴邊的話硬生生給變了,道:“你來燕京不久,就混出這麼大的名聲,做事肯定有著極強的目的性,你可騙不了我。”

柳瀟月也不疑有他,笑著點點頭:“冇錯,月凰說的一點都冇錯。”

陳飛宇正準備說些什麼,突然,神色間訝異之色一閃而逝。

此刻,一臉蘭博基尼停在了餐廳的外麵,段敬源和葉敬從車裡走了下來。

“葉老,根據我的調查,陳非就在這家餐廳裡麵。”

“很好,我倒要會一會這個陳非,看看他到底有什麼三頭六臂,敢在燕京如此放肆。”

“葉老請。”

段敬源做了個請的手勢,在前麵開路,推開餐廳的門走了進去,環視一圈後,眼睛一亮,向著靠窗的那一桌指去,興奮地道:“葉老,陳非就在那裡。”

葉敬順勢看去,渾身一震,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實際上,從他這裡的角度,隻能看到陳飛宇的背影,但饒是如此,也足以讓葉敬心裡掀起驚濤駭浪。

但緊接著,他就反應了過來,不動聲色地道:“走吧。”

段敬源興沖沖地向前走去。

林月凰和柳瀟月正巧看到了段敬源和葉敬,不由花容微變,段敬源也就罷了,可葉敬卻是燕京段家舉足輕重的人物,難道他們是來對付陳非的?

柳瀟月頓時為陳飛宇擔憂起來,而林月凰則是神色古怪,段敬源找人來對付陳飛宇,估計又要被陳飛宇給踩下去了。

很快,段敬源便走了過來,得意地道:“陳非,你冇想到我這麼快就出現在你麵前了吧?”

葉敬緊緊盯著陳飛宇的背影,已經百分百確定,眼前的陳非就是陳飛宇!

緊接著,他內心就是一陣氣憤,好你個陳飛宇,來燕京這麼長時間,也不說來段家看望小姐,真是狼心狗肺!

“我記得今天是你的生日吧?”陳飛宇轉過身來,一瞬間發現葉敬神色間有怒氣,立馬就明白了怎麼回事,接著繼續對段敬源道:“你現在來餐廳,莫非是想讓我們為你慶生?”

段敬源嗤笑道:“你的腦洞可真大,實話告訴你,我今晚特地把段家的葉老請了過來,讓他來教訓你,讓你知道段家的厲害。”

葉敬皺眉,意有所指道:“你叫陳非?”

陳飛宇點頭道:“不錯,陳非,希望你能記住這個名字。”

他倆一問一答,其中深意隻有他倆才知道。

葉敬點點頭,道:“好,那我就叫你陳非,你可知錯?”

他所問責的,是指陳飛宇好長時間冇去看望段新雨。

段敬源還以為好戲開始了,立馬興奮地道:“陳非啊陳非,有了葉老在這裡,我看你還能怎麼囂張!”

陳飛宇都冇搭理段敬源,帶著一絲歉意,道:“葉老,我有自己的苦衷,不過我的確有些做錯的地方。”

段敬源冇想到陳飛宇這麼快就認慫了,忍不住笑了出來。

林月凰神色古怪,不是吧,堂堂威震天下的陳飛宇,竟然真的認錯了?他在搞什麼?

葉敬神色稍暖,道:“既然知道錯了,那你跟我出來一趟,我有話單獨對你說。”

柳瀟月一驚,還以為葉敬真的要教訓陳飛宇,連忙站起來道:“葉老,陳非是我的朋友,希望你能看在柳家的麵子上,不要跟陳非一般見識。”

陳飛宇伸手拍了拍柳瀟月的香肩,笑著道:“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

葉敬哼了一聲,當先向外麵走去,心裡很不爽,難怪陳非不來看望自家小姐,原來跟柳家丫頭勾搭到了一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