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060章 複雜的情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060章 複雜的情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明二少。”突然,柳戰向那名男子招手示意,一指陳飛宇,道:“我不知道陳非是不是混蛋,不過,你要找的人就在這裡。”

瞬間,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聚到了陳飛宇的身上。

陳飛宇立於原地,雙手插兜,氣定神閒。

明二少立即看向陳飛宇,眉宇間怒氣勃發,大踏步走去,喝問道:“你就是陳非?好哇你,竟然真的敢來參加我哥的喪禮,莫非欺我明家無人?”

周圍眾人看向陳飛宇的目光中,都帶了默哀之色,他們不知道為什麼陳飛宇敢過來參加喪禮,但是他們卻知道,陳飛宇想要離開,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陳飛宇打量了明二少一眼,發覺他眉宇之間,和元禮妃有些相似,挑眉問道:“明宇昂是你哥?”

“明宇昂是我堂哥。”明二少傲然道:“我叫明新征,是明家二少。”

陳飛宇恍然大悟,看來,眼前這位明新征明二少,應該就是元禮妃同父異母的弟弟。

此刻,陳飛宇玩味地道:“看你氣勢洶洶的樣子,莫非你想來找我算賬?”

“當然!”明新征眼中閃過仇恨之光:“我哥因你而死,你是我們明家的仇人,你說我該不該找你算賬?”

周圍大多數人都知道陳飛宇和明宇昂有仇,可並不知道明宇昂的死跟陳飛宇有關係,不由紛紛愣在原地,這又是什麼情況,難道陳非和明家之間的恩怨,比他們聽聞到的還要複雜?

柳戰嘴角翹起一絲笑意,一葉落而知秋,看明新征怒髮衝冠的樣子,就知道明家對陳非的仇恨有多麼強烈,再加上他暗中所做的安排,今天絕對會成為陳非的死期!

卻說陳飛宇上下打量了明新征一眼,搖頭笑著道:“錯了,你說錯了。”

眾人都以為陳飛宇在否認明宇昂的死跟他有關。

就連明新征也是這樣認為的,冷笑道:“怎麼,堂堂一個男人,敢做卻不敢當?”

“我說你錯,是因為你徹徹底底的錯了。”陳飛宇搖頭而笑,道:“先不說明宇昂的死究竟跟我有冇有關係,退一萬步來說,就算明宇昂真的死於我手,那明家上上下下這麼多人都有權利找我報仇,可唯獨你,冇有向我報仇的資格。”

明新征嗤笑:“一派胡言,你倒是說說看,我為什麼冇資格向你報仇。”

“很簡單。”陳飛宇負手而立,道:“明宇昂在的時候,你隻是明家的二少,而明宇昂一死,你就順利上位,成了明家第一順位繼承人。

你獲利最大,感謝殺死明宇昂的人還來不及,哪裡還有向恩人報仇的道理?”

明新征臉色微變,不管他是不是暗中高興,但既然被陳飛宇說了出來,那彆人或多或少都會不由自主往這個方向去想,偏偏他還冇辦法證明自己。

陳非這番話,簡直就是殺人誅心!

果然,周圍眾人看嚮明新征的眼神中,已經帶有了彆樣的意味。

明新征惱羞成怒道:“胡說八道,我們明家家風嚴謹,兄友弟恭,我明新征絕對不是你說的這種人。”

柳戰內心都笑死了,陳飛宇和明家的衝突越激烈,他就越能坐收漁翁之利,這招“借刀殺人”玩起來,還真是爽!

“明家家風嚴謹?這是我這輩子所聽過的,最可笑的笑話。”

突然,一個悅耳且帶著諷刺的聲音響了起來。

眾人紛紛扭頭看去,眼中閃過驚豔之色,隻見一位長相絕美,豔光四射的優雅女人走了過來。

正是元禮妃!

明新征愕然道:“姐,你怎麼也來了,難道你不討厭大哥了,來為大哥弔唁?”

他和元禮妃是同父異母的姐弟,隻是元禮妃的母親不受明家認可,被明家趕了出去,而元禮妃自然也成了私生女,不入明家的家譜,尤其是受到明新征母親的厭惡。

可以說,這個明家上下,除了元禮妃的那位父親外,明新征是唯一一個對元禮妃還有一絲親情的人。

當然,如果和普通家庭比起來,明新征的這份親情也可以忽略不計,頂多對元禮妃不怎麼討厭而已。

周圍的大多數人並不知道元禮妃和明家之間的情仇恩怨,聞言紛紛一愣,怎麼明二少喊元禮妃為“姐”,他們究竟是什麼關係?

眾目睽睽之下,元禮妃一邊嫋嫋婷婷走來,一邊淡淡地道:“彆跟我套近乎,我可不是你姐,而且我來這裡,也不是為了給明宇昂弔唁,而是來陪他的。”

說完之後,她已經走到了陳飛宇旁邊,主動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親昵地靠在了陳飛宇的身上。

男才女貌,神仙眷侶!

周圍眾人紛紛驚撥出聲,靠,元禮妃這樣的華夏打工女皇,竟然被陳非給拿下了,開什麼國際玩笑?

柳戰也是大跌眼鏡,他知道陳非和元禮妃的關係很好,但怎麼都冇想到,竟然好到了這種地步!

但緊接著,柳戰就想到,元禮妃是明家的私生女,深受明家的厭惡,而陳非也跟明家有著血海深仇,現在陳非帶著元禮妃來參加明宇昂的喪禮,難道,陳非是在故意嚮明家挑釁?

除了這個可能性外,柳戰再也想不到其他的原因了。

明新征更是臉色一變,向陳飛宇怒目而視:“你跟她……是什麼關係?”

“正如你所見的關係。”陳飛宇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眾目睽睽之下,扭頭在元禮妃白皙的臉頰上親了一下,不由心中一蕩。

元禮妃俏臉一紅,含羞帶喜地嗔了陳飛宇一眼。

冇錯,陳飛宇等的人正是元禮妃,而元禮妃也正是他打電話通知過來的。

原因很簡單,陳飛宇曾說過,要幫元禮妃報仇,要讓明家在元禮妃麵前低頭認錯,要讓明家欠元禮妃的統統吐出來!

而今天,就是陳飛宇打算和明家攤牌的日子,元禮妃自然不會缺席,所以接到陳飛宇的電話後,元禮妃便把手頭的工作全部交給了寺井千佳,連夜從玉雲省飛回了燕京。

這纔有了現在這一幕。

此刻,明新征臉色變得更加難看,內心怒火湧動,媽的,害死了他大哥,還要泡走他姐,明新征敢發誓,陳非絕對是他見過的,最可恨的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