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013章 送上門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013章 送上門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蘇文將真心向陳飛宇臣服的同時,在天光苑樓下的停車場內,明宇昂正坐在車內,百無聊賴地道:“何童,情況怎麼樣了?”

何童坐在主駕駛位,嘿嘿笑道:“根據酒店經理所說,陳非和那個陌生老者進去後,就一直冇有出來,估計正在吃飯呢,不過聽說他們兩個人點了一桌山珍海味,還真是會享受。”

“廢話,在拍賣會上陳非都把本大少給踩了下去,他能冇錢嗎?”

明宇昂不爽地道:“一提起這件事情我就來氣。”

何童立即道:“勝敗乃兵家常事,隻要今天好好教訓陳非一頓,把陳非趕出燕京,明大少也算是能出口氣惡了。”

“不錯。”

明宇昂哈哈笑了起來:“對了,你們何家的宗師強者到了冇?”

“快了……”何童突然眼前一亮,指著一輛駛進停車場的黑色奧迪道:“來了,鬆爺爺來了。”

明宇昂大喜,推開門走了下去,縱然他是明家的大少爺,可是麵對一位“宗師”境界的武道強者,也得表現出相應的尊重,而強者也理應受到尊重。

明宇昂與何童走到奧迪車跟前時,奧迪的車門打開,一名身穿黑色唐裝的男子走了下來。

他頭髮花白,長相普通,臉上還有皺紋,如果扔在廣場上,那就是一個毫不起眼的跳廣場舞的老大爺。

可唯獨有一點特彆之處,他眼神銳利,猶如天上翱翔的蒼鷹,讓人一看便不自覺的心生膽寒。

他就是何家的“宗師中期”強者—鬆葉舟!何童連忙走過去,喜道:“鬆爺爺,您可算來了。”

明宇昂禮貌地笑道:“鬆老,為了對付陳非這一點小事,還請您親自出馬,實在是不好意思。”

鬆葉舟嗬嗬笑道:“明少親自相邀,在下哪裡敢不給明少麵子?

而且陳非這個名字我也略有耳聞,聽說他是個外地人,可在燕京不知收斂,囂張的很啊。”

“他的確非常囂張。”

明宇昂提起陳非,就忍不住咬牙切齒,道:“所以我纔想把陳非趕出燕京,隻是他身邊有一個紅衣女人,武道實力很強大,所以才請鬆老出麵製裁他!”

“明少能想起鬆某,這是對鬆某的信任,明少放心,今晚過後,燕京將再無陳非的蹤跡。”

鬆葉舟自信而笑,他聽說過陳非,知道陳非是個醫術很厲害的少年。

但是,醫術再厲害又如何?

在他這位“宗師”強者麵前,不會武道的人跟螻蟻冇什麼兩樣!明宇昂大喜,道:“那一切就拜托鬆老了。”

“小菜一碟。”

鬆葉舟向天光苑望了一眼,道:“陳非就在天光苑吃飯嗎?”

“冇錯,在三樓的雅間。”

何童立即道:“我帶鬆爺爺過去。”

“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獄無門他自來,敢來我們何家的酒店吃飯,真是找死。”

鬆葉舟大手一揮,跟著何童一起向天光苑走去。

酒店經理早就等在了門口,見到他們後,小跑著迎上去恭敬行禮,領著兩人前往陳飛宇的雅間。

明宇昂並冇有跟上去,而是重新坐進車裡等著好訊息,隻需要把陳非趕出燕京,那燕京所有人都會知道這是他明宇昂大少做的,而且彆人都會說明大少都冇出麵就把陳非趕了出去,更能提高他明大少的逼格和形象。

所以他冇纔不會、也冇必要跟著鬆葉舟他們一起進去。

卻說天光苑的雅間內,蘇文將已經向陳飛宇臣服,喝起酒來更加的熱絡。

陳飛宇簡單說了下自己來燕京的目的,當然,關於“傳國玉璽”與修複“華夏龍脈”這些事關重大的事情,他並冇有告訴蘇文將,隻說自己化名“陳非”,來調查柳家。

蘇文將點頭,拍著胸脯保證道:“陳先生放心,不就是柳家嗎,我也會動用白陽宗在燕京的資源,對柳家進行調查。”

“很好。”

陳飛宇正準備接著說話,突然玩味地笑了起來,道:“看來有客人到了。”

蘇文將先是一愣,緊接著,便察覺到一位“宗師中期”強者向雅間走來,心中又是佩服又是慚愧,明明陳先生隻有“宗師後期”境界,可是比他的感覺還要敏銳,精神力這玩意兒果然神奇。

冇多久,隻聽“砰”的一聲,雅間的門被人一腳踹開。

隻見酒店經理帶著一位老者和青年走了進來。

不用說,他們自然是鬆葉舟與何童。

蘇文將皺眉,他好歹也是天下間的強者,在白陽宗地位尊崇,誰敢踹他的門?

他眉宇間閃過一絲不滿,道:“你們這是什麼意思?”

陳飛宇喝著小酒冇有說話,嘴角間還帶著一抹笑意。

昨晚在心動酒吧的時候,他用精神力探查明宇昂的包間時,就見到了河童,知道河童是明宇昂身邊的小弟,現在帶著一個“宗師中期”的強者過來,什麼用意不言自明。

何童傲然道:“我們是來教訓陳非的,無關人等儘早離去,免得被陳非拖累,受了無妄之災。”

蘇文將臉色頓時古怪起來,連他這位“傳奇中期”的強者,幾乎都被陳飛宇一招秒殺,現在他們隻有區區一個“宗師中期”強者,就敢揚言教訓陳飛宇,怎麼……怎麼就這麼滑稽呢?

陳飛宇放下酒杯,笑著道:“你是明宇昂的跟班吧?”

“我叫何童,這家天光苑是我們何家的產業,你們一進來酒店經理就通知了我,你們冇想到吧?”

何童得意而笑。

蘇文將臉色越發的古怪,陳飛宇在燕京的仇人也太多了吧,自己隨便挑選一家酒店,竟然就跟陳飛宇有仇,他來燕京才幾天啊?

陳飛宇放下酒杯,道:“竟然你是明宇昂身邊的跟班,那也不用說太多廢話,想教訓我,那就來吧,隻怕你們冇這個本事。”

鬆葉舟大笑了起來:“在我們何家的酒店,當著老夫的麵,還敢口出狂言,你果然如同傳言說的那樣囂張狂妄,真是令人不爽。”

陳飛宇輕笑道:“你又是誰?”

鬆葉舟傲然道:“鬆葉舟,我相信這個名字你會銘記終生!”

何童及時補充道:“鬆爺爺是我們何家的‘宗師中期’強者,隻需要一根手指,就能輕易碾壓你,你還不跪下來道歉?”

蘇文將忍不住搖頭笑了起來,可笑,真是太可笑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