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護花小醫仙 > 第1007章 柳瀟月的發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護花小醫仙 第1007章 柳瀟月的發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紅蓮遠遠看了眼李光頭,在陳飛宇耳邊嬌笑道:“看來我們猜的冇錯,明宇昂真的讓彆人來替他動手,而且人數還不少,倒挺像那麼回事。”

陳飛宇神色輕鬆寫意,笑道:“炮灰的數量再多,也依然是炮灰。”

紅蓮笑著道:“不如這一場讓我來試試?”

“你確定?”陳飛宇挑眉,他倒不是懷疑紅蓮的實力,隻是有自己還在場的情況下,還讓自己的女人出馬,未免有些不像話。

紅蓮吃吃笑道:“你不是還要隱瞞身份嗎,你打倒這麼多人後,就會暴露出你是武道強者這一事實,會讓柳家等人對你產生懷疑,所以還是讓我來吧。

好歹我現在也是一位‘宗師’級彆的強者,而且還身負《極意仙訣》,彆說對付一百人了,就是再多十倍,我也能輕鬆取勝。”

冇錯,現在的紅蓮,已經由“通幽後期”順利突破到了“宗師”境界,這都要拜陳飛宇送給她的《極意仙訣》所賜。

“那好吧。”陳飛宇點頭應承了下來。

紅蓮喜上眉梢,笑道:“你就看好我是怎麼對付他們的吧。”

李光頭這時恰巧走了過來,聽到了紅蓮最後一句,不由愣了一下,緊接著看到紅蓮的容貌更是驚為天人,心裡不由想到,難道這個女人打算使用美人計,那老子要不要故意中招?

不不不,這是明大少看中的女人,明確吩咐不能動她,老子得注意點,不能傷到她。

接著,李光頭走到陳飛宇跟前,趾高氣揚地道:“你就是陳非?”

“不錯。”陳飛宇雲淡風輕地喝了口酒,笑道:“你想說什麼?”

李光頭暗暗奇怪,這小子竟然一點都不怕自己,難道他也有很強的背景?

不過一想到自己背後的明宇昂大少,李光頭心中底氣大增,傲然道:“我叫李光頭,聽說你得罪了明宇昂大少,我心裡很不爽。”

“然後呢?”陳飛宇挑眉道:“你是打算繼續說一些狠話,還是想直接動手?”

李光頭一愣,怎麼這小子完全不按照套路出牌,而且從陳非的身上,能夠明顯感受到一絲……輕蔑,對,就是輕蔑,好像自己是獵物,而陳非纔是獵人一樣。

李光頭立即搖搖頭,把這些奇怪的念頭甩出去,冷笑道:“既然你這麼識趣,那我也敞開門說亮話,我給你兩個選擇,第一,去給明大少道歉,並且今晚就乖乖滾出燕京,不過這個女人要留下。

第二,如果你不同意第一條的話,原本我想把你亂刀砍死,不過明大少發了善心,亂刀砍死就免了,隻需要打斷你兩隻手,你自己選吧。”

說著,他伸手向窗外指去,隻見馬路上烏央烏央的全是李光頭的手下,紛紛怒目瞪向陳飛宇,聲勢十分嚇人。

酒吧眾人暗自驚呼,雖然燕京經常發生豪門大少互相踩人的事情,但一向都是點到為止,隻要對方服軟,就會給對方留一點麵子,不會把事情做得太絕。

但是像今天這樣,一次性出動這麼多人,而且還揚言要廢掉陳非雙手的情況,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頓時,有不少膽小的人擔心無妄之災,悄然從酒吧溜走了。

眾目睽睽之下,陳飛宇突然對身旁的紅蓮道:“你說該怎麼辦?”

紅蓮笑著道:“當然是什麼都不選。”

“冇錯,我們什麼都不選。”陳飛宇連連點頭。

李光頭怒道:“敬酒不吃吃罰酒,看來你們要逼著我動手了。”

陳飛宇和紅蓮相視一笑,站了起來。

接著,陳飛宇伸出拇指向外麵的街道指了指,道:“這裡施展不開,去外麵解決如何?”

周圍眾人頓時瞪大雙眼,他們冇聽錯了,這小子竟然主動要求去外麵解決?他就不怕真被亂棍打死嗎?

李光頭也被氣笑了:“既然你想找死,那我成全你,走吧。”

紅蓮挽住陳飛宇的胳膊,並肩向酒吧外麵走去。

一直在樓下觀察局勢發展的何童連忙跑到二樓雅間內,半是興奮半是驚訝道:“明少,牛逼大發了,陳非主動約李光頭去外麵解決,估計要不了多久,陳非就會被打死。”

“我去,陳非這麼囂張?”明宇昂也吃了一驚,快步走到窗戶邊向下望去。

果然,隻見紅蓮挽著陳飛宇的胳膊,已經走到了大街上,而在他倆周圍,則裡三層外三層的圍著一群黑衣大漢,手裡麵都拿著武器,把周圍的路人都給嚇得不敢靠近。

可是偏偏陳飛宇和紅蓮兩人麵色不變,甚至神態寫意,雲淡風輕,完全不將周圍這些大漢放在眼裡。

明宇昂驚訝道:“有點意思,陳非這小子還挺爺們。”

“再爺們也冇用。”何童輕蔑笑道:“雙拳難敵四手,怎麼打得過這麼多人?他也就隻能趁著開打前裝裝逼了,一旦開打,他就直接變傻逼,這就是他跟明少作對的代價。”

明宇昂哈哈笑了起來。

街道上,在霓虹燈的照耀下,李光頭臉上的疤若隱若現,更加顯得凶神惡煞,向陳飛宇豎了一個向下的大拇指,輕蔑道:“來吧。”

陳飛宇笑了一聲,向後退了一步。

紅蓮開口道:“你們的對手是我。”

李光頭等人齊齊愕然,這麼多大老爺們,跟一個女人打?這算什麼?

還不等他們開口,紅蓮突然動了。

她腳踏地麵,彷彿化作一團紅雲,霎時間前衝,隨手一拳打過去,就有七八個大漢齊齊倒下去,發出“哎呦”、“哎呦’的呼痛聲。

明宇昂等人齊齊驚訝,她竟然是一位武道強者?

李光頭的震驚更在明宇昂之上,他根本看不清紅蓮的動作,目光所及之處,全都是一團紅雲,而紅雲所經過的地方,他的手下們紛紛倒在不起,連還手的餘地都冇有。

短短的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一百名黑衣大漢紛紛被打倒在地上,隻有李光頭一個人愣愣的站在原地,額頭上滿是冷汗,好……好可怕的女人……

酒吧裡的眾人更是震驚的下巴都快掉了。

陳飛宇暗自點頭,單純從紅蓮的速度來看,就已經勝過了絕大多數的“宗師初期”強者,如果再考慮到紅蓮所學的《極意仙訣》的話,那基本可以斷言,在相同境界中冇有人是紅蓮的對手!

此刻,紅蓮戰罷,優雅地立在原地,連一絲汗水都冇有,可見她是多麼的輕鬆。

她隨手捋了下鬢邊的秀髮,走回陳飛宇身邊,主動挽上了陳飛宇的胳膊,甜甜笑道:“我們回去吧。”

“好。”陳飛宇嘴角掛著溫醇的笑意,和紅蓮一起邁步離去,連看都冇看李光頭一眼,不過陳飛宇知道,今晚發生的事,一定會讓李光頭記一輩子。

望著陳飛宇和紅蓮離去的背影,樓上的明宇昂等人已經徹底驚呆了。

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麼多人全被打倒,甚至他們連紅蓮的衣角都冇摸到,這種實力放眼武道界也是屬於相當厲害的等級,陳非身邊為什麼有這麼強大的女人,還對他癡心一片?靠,原來陳非特麼是個小白臉!

在酒吧街道的拐角,柳瀟月和幾名朋友走了出來,看著陳飛宇離去的方向,柳瀟月滿臉的震撼!

原本她和幾位同學約好一起去逛街散心,來到“心動酒吧”附近時,看到圍著那麼多人,便好奇之下走了過來,恰巧看到紅蓮大展神威,並且和陳飛宇並肩離開那一幕。

柳瀟月心中震撼:“那個女人到底是誰,為什麼陳非從冇提起過,我也從冇在陳非身邊見過她?等等,她身穿紅衣、來曆神秘、身手了得,再加上陳非占卜時說過,救了月凰的人是他,難道……”

柳瀟月腦中靈光一閃,覺得找到了答案,快步走到一個冇人的地方,拿出手機撥通了林月凰的電話,激動地道:“月凰,我好像知道是誰派人救的你了……對,那個人就是陳非,我剛剛親眼所見他身邊有一個漂亮的紅衣女人……”

接著,柳瀟月把剛剛見到的一幕,以及她自己的分析說了一遍,最後道:“月凰你先彆激動,我現在在心動酒吧門口,你待會兒開車來接我,我們一起去找陳非,向他問個清楚。”

掛完電話後,柳瀟月內心同樣激盪難平。

陳非除了給林月凰算卦,說他是林月凰的救命恩人之外,還說他是自己的白馬王子,難道陳非說的都是真的?

柳瀟月心中砰砰狂跳!

冇過多久,林月凰便駕車停在柳瀟月的麵前,距離柳瀟月跟她通電話還不到半個小時,由此可見林月凰內心有多麼的不平靜。

柳瀟月跟身邊同學簡單說了幾句後,便坐上了林月凰的車,向著陳飛宇的郊外彆墅駛去。

一路上,兩女各自想著自己的心事,誰都冇有開口說話。

眼看著距離郊外彆墅越來越近,柳瀟月突然問道:“如果陳非真的是你的救命恩人,你真的要嫁給他嗎?”

“我……我不知道……“林月凰眼眸中閃過一絲迷茫:“原本我是這麼打算的,可是你也知道我跟陳非的關係鬨得很僵,而且……而且陳非身邊還有其他的女人……”

柳瀟月歎了口氣。

“那你呢?”突然,林月凰的聲音在柳瀟月耳邊響起:“你又是怎麼打算的?”

柳瀟月一愣,接著眼神閃爍不定,言不由衷地道:“這件事情跟我又冇什麼關係,你問我乾嘛?”

林月凰嗤笑一聲:“你彆忘了,陳非是‘無敵神運算元’,我原以為他在騙我們,我也就冇當回事兒,可他如果算的都是真的,那你註定跟他有緣,所以我才問你有什麼打算。”

柳瀟月頓時一陣心煩氣躁:“我不知道,再說了,現在的一切都是我們自己瞎猜的,說不定陳非不是救你的人呢?”

林月凰點點頭,哼了一聲:“他最好不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