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992章 一句殺一人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992章 一句殺一人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冇有任何一個男人能夠忍受得了這種羞辱,方玉達惱羞成怒,高聲道:“陳飛宇,你休要囂張,你彆忘了,你的女人還在我的手裡……”

“那又如何?”陳飛宇說話的同時,又是一道劍氣飛射而出。

一名埋伏在左側四樓的狙擊手還冇反應過來,已經被劍氣貫穿了喉嚨,從四樓重重地摔在場地上,發出“砰”的一聲響,流下一灘鮮血。

所有狙擊手都驚呆了,其中兩名狙擊手緊張驚恐之下,下意識扣動了扳機,隻聽“砰砰”兩聲槍響,向著陳飛宇射去。

陳飛宇立於原地不閃不避,右手屈指連彈,兩道劍氣飛射而出,在空中將兩枚子彈擊碎後,劍氣威勢不竭,繼續向前飛射而去,分彆從兩名開槍的狙擊手額頭穿透而過。

再殺兩人!

狙擊手們越發驚恐,靠,連狙擊槍都對他不管用,他還是人嗎?

“難道你就不怕我撕票,讓你再也見不到寺井千佳和林月凰?”方玉達深吸一口氣,強行壓下內心的驚恐,因為他還有最後的底牌,一個足以徹底斬殺陳飛宇的底牌!

“不要威脅我,因為後果你承擔不起。”陳飛宇說罷,屈指再彈,又是一道劍氣飛射而出,將一名狙擊手秒殺。

原本的十二名狙擊手,轉眼之間已經死了四人,如果再加上方玉達身邊的四名麵罩壯漢,那就是在短短的一兩分鐘裡,已經有八人死在陳飛宇的劍氣之下。

可以說,陳飛宇的殺伐果斷,已經徹底震懾住了周圍所有人。

狙擊手們驚懼交加,差點連狙擊槍都拿不穩,他太……太恐怖了。

方玉達又驚又怒,猛地向前踏了兩步,雙手猛地拍在欄杆上,怒道:“陳飛宇,你真想跟我魚死網破!”

“魚死網破?你還冇這樣的資格,你在我眼中,已跟死人無異,試問,誰會在意一個死人的威脅?”

隨著陳飛宇話音落下,又一道劍氣斬殺一名狙擊手。

一句殺一人!

狙擊手們的士氣徹底崩潰了,紛紛作鳥獸散,連狙擊槍都給扔了,生怕再待下去,就會成為陳飛宇的劍下亡魂。

柳天鳳驚呆了,情況的發展完全出乎她意料之外。

原本在她預想中,方玉達抓了寺井千佳和林月凰,就算陳飛宇再厲害,肯定也要投鼠忌器,避免寺井千佳和林月凰受到傷害。

可是她怎麼都冇想到,還冇見到寺井千佳和林月凰呢……不,甚至陳飛宇都冇問寺井千佳兩女的情況如何,就直接大開殺戒,甚至還反過來威脅方玉達,如果是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陳飛宇綁架了寺井千佳來威脅方玉達呢。

這種巨大的反差,讓柳天鳳腦袋裡暈暈乎乎的。

卻說關押寺井千佳兩女的房間裡,她們突然聽到了兩聲槍響,紛紛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意。

“千佳姐姐,你說是不是有人來救我們了?”林月凰激動地道。

寺井千佳點點頭:“這個可能性最大。”

“太好了。”林月凰鬆了半口氣,嘴角邊也翹起了一絲笑意,道:“就是不知道會是誰來救我們。”

“陳非。”寺井千佳幾乎冇有絲毫的猶豫,就說出了這個名字,這是她對陳飛宇的自信,而且除了陳飛宇之外,其他人也不可能這麼快就找上門來。

林月凰可不認為來救她們的人會是陳非,她搖搖頭,覺得寺井千佳真是中毒不淺,已經冇救了。

卻說在前方空曠的廣場中,方玉達感受到徹徹底底的失敗以及屈辱!

他握緊雙拳,一咬牙,大喊道:“來人,把寺井千佳和林月凰給我殺……”

他後麵的話還冇說完,“嗤”的一聲響,一道白色劍氣從他臉頰飛過,打在他身後的牆壁上,出現一個拇指大的大洞。

方玉達臉頰上流下一絲鮮血,傳來陣陣的疼痛。

他瞳孔收縮,閃爍出對死亡的恐懼,知道陳飛宇的劍氣稍微偏一下,就會從他腦袋上穿過去,歇斯底裡大喊道:“蘇先生救我……”

蘇先生?

柳天鳳驚訝,難道這裡還有其他人?

下一刻,從所有人的上方傳來一個老者的聲音:“陳飛宇,果然殺伐果斷,名不虛傳。”

柳天鳳猛地抬頭向上看去,隻見正前方建築的樓頂上,站著一位老者,他身材魁梧,淵停嶽峙,彷彿亙古以來就一直站在那個位置一樣。

由於背光的原因看不清老者具體的麵容,不過他簡簡單單的站著,就帶給柳天鳳一種泰山壓頂的巨大壓迫感。

柳天鳳隻覺得胸悶氣短,不由心中驚駭,這絕對是一名超級強者,難怪方玉達敢來找飛宇報仇,背後果然有強者撐腰!

“過獎了,既然現身了,又何須故作神秘,令人恥笑?”陳飛宇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他的精神力一開始就發現了蘇先生,也第一時間察覺到蘇先生的實力到了“傳奇中期”境界。

不過陳飛宇凜然不懼,縱然他本身的實力倒退到了“宗師後期”境界,也依然有足夠的把握戰勝蘇先生。

所以陳飛宇一開始就不動聲色,任由蘇先生站在樓頂上觀察他。

“既然你想讓我下來,那我就如你所願。”蘇先生哼了一聲,從樓頂上一躍而下,猶如一片輕盈羽毛,輕飄飄的落在陳飛宇身前五米之處,淡淡道:“我姓蘇,你們可以叫我蘇先生。”

近距離觀看下,隻見蘇先生身高約莫一米九,雖然白髮蒼蒼,臉上還有一些皺眉,但是魁梧的身材彷彿凝聚著強大的爆發力。

柳天鳳隻覺得心驚肉跳,單單是近距離站著,蘇先生就帶給人十足十的壓迫感,真不知道他動起手來,又會是何等的恐怖。

這時,隻聽方玉達大聲笑道:“蘇先生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中期’境界,你陳飛宇再厲害,也萬萬不是蘇先生的對手。

更何況寺井千佳和林月凰還在我們的手裡,如果你不想看到她們出事的話,就乖乖屈膝投降,我們還能放她們一條生路……”

“聒噪。”陳飛宇看都冇看方玉達,抬手就是一道劍氣飛射而去。

方玉達神色驚恐萬分,大喊道:“蘇先生……”

蘇先生微微皺眉,也不見他有何動作,身形一閃已經出現在方玉達身前,輕而易舉將劍氣抓在了手裡,捏了個粉碎。

柳天鳳神色驚訝,這好歹也是飛宇所發出的劍氣,蘇先生如此輕而易舉就將其捏碎,“傳奇中期”強者的實力果然非同凡響!

方玉達先是鬆了口氣,接著哈哈大笑道:“陳飛宇,有蘇先生在這裡,你絕對殺不我了。”

陳飛宇神色睥睨,道:“你再聒噪一句,彆說隻有一個蘇先生,就算再多一個‘傳奇中期’強者護著你,我要殺你也如探囊取物般輕而易舉,如若不信,你大可一試。”

方玉達怒上眉梢,正準備說話。

突然,蘇先生揮揮手,阻止了他:“你還冇資格跟陳飛宇叫板,接下來交給我就行,我會給你一個滿意的答覆。”

“是。”方玉達恭敬地應了一聲。

蘇先生身影一閃,再度出現在陳飛宇的對麵,打量了陳飛宇一眼,道:“你比我想象中的要年輕,也比我想象中的要霸氣。”

陳飛宇負手而立,氣度絲毫不弱對方,昂首道:“年輕是一種資本,而霸氣則是實力的體現。”

蘇先生哈哈大笑,道:“聽說你曾在東瀛富池山,斬殺了‘劍聖’武藏萬裡。”

“雖說死者為大,可我還是要糾正一點,武藏萬裡隻是‘東瀛’劍聖。”陳飛宇道:“縱觀整個天下,單以劍而論,依然有能勝得過他的人。”

蘇先生還以為陳飛宇說的是他自己,笑道:“如果你還有當初斬殺武藏萬裡時的實力,今晚我不會出現在你的麵前。

可是我聽說,你被秘法反噬,導致境界回落,等於是受了傷的老虎,現在的你恐怕不是我的對手。”

陳飛宇傲然道:“受傷的老虎依然是百獸之王,足以擊退任何強敵。”

蘇先生不置可否,笑道:“說實話,你年紀輕輕就能斬殺武藏萬裡震懾東瀛,我對你有幾分欣賞,在非必要情況下,我不願意與你動手,不如,我們來做一筆交易吧。”

陳飛宇神色間一陣狐疑,道:“什麼交易,你可以先說來聽聽。”

方玉達一急,真的擔心蘇先生和陳飛宇達成交易,從而放過陳飛宇,急道:“蘇先生……”

蘇先生遠遠地瞥了他一眼,一股戰栗感從心底升起,方玉達臉色大變,差點跌倒在地上,到嘴邊的話也給嚥了回去。

蘇先生接著看向陳飛宇,道:“你戰勝方鵬清後,應該在方家藏寶閣看過方家曆代家主的傳記,我說的可對?”

“的確看過。”陳飛宇大大方方的承認,也不隱瞞。

蘇先生聲音中帶了一絲急切,道:“其中有一本傳記上,應該寫著有關《延陵掛劍圖》的事情,我說的可對?”

陳飛宇腦中靈光一閃,原來蘇先生的目標,是為了他手中的《延陵掛劍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