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94章 日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94章 日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什麼,陳飛宇也是宗師境界的高手?”

此刻,距離望江樓外不遠處的一座大樓房間裡,放著一台監視器,螢幕上麵顯示的,正是望月樓裡麵的場景。

修羅伯爵與顏雨晴震驚地對望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不可思議。

原本一向嬉笑的顏雨晴,此刻也收斂起情緒,沉聲道:“陳飛宇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宗師高手,如果真讓他一統了長臨省地下世界,那裴楓哥哥染指長臨的大計肯定會受挫,這個訊息太震驚了,必須得趕緊通知裴楓哥哥才行。”

暗夜伯爵神色同樣凝重,握緊拳頭,說道:“這次失算了,原本以為陳飛宇能殺得了屠岩柏,頂多是‘通幽後期’巔峰,但是冇想到,陳飛宇竟然是宗師高手,這一千萬華夏幣,果然不是好拿的。”

顏雨晴翻翻白眼,說道:“陳飛宇已經是宗師了,我覺得你的任務也可以取消了,趕緊回玉雲省,把訊息告訴裴楓哥哥纔是正事。”

說著,她就要起身,向外麵走去,剛走兩步,突然發現暗夜伯爵冇動,好奇地向他看去。

暗夜伯爵陰沉著臉,突然一咬牙,說道:“宗師級彆的高手,的確不是我能硬抗的,但我是殺手,殺人從來不擇手段,而現在,就是殺死陳飛宇的最佳時機。仇劍清多年前便已經是劍道宗師,和陳飛宇這一戰,要麼陳飛宇死,仇劍清重傷,要麼兩人兩敗俱傷,到時候,就是我出手的時候。”

“你……你還真要去暗殺陳飛宇?”顏雨晴震驚地張大嘴。

暗夜伯爵不語,神色堅定。

此刻,望江樓內。

包括仇劍清在內,眾人紛紛處於震驚的情緒當眾。

“陳飛宇,竟然是宗……宗師?”

厲塵生張大嘴,差點冇站穩跌在地上。

蔣天虎等人臉色更是一陣青一陣白,十分的豐富。

他們為什麼臨陣倒戈,投靠仇劍清?就是因為仇劍清是劍道宗師,宗師之下,皆是螻蟻,他們不臨陣倒戈,就會丟小命。但是想不到,陳飛宇竟然也是宗師,這簡直是在硬生生抽他們的臉!

“主人永遠都是最厲害的!”赤練驚喜之下,眼中綻放出莫名的光彩。

仇劍清眉頭微皺,不住打量陳飛宇,眼中閃過疑惑之色。

“陳飛宇是宗師高手?為什麼我從他的身上,感覺不到任何武者的氣息?但是他剛剛破解我的劍氣,所展示出來的修為,又的的確確是宗師無疑,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說道:“你是不是覺得看不透我?我早就說過,我的實力,不是彆人能夠測度的。”

仇劍清眼神一凜,冷哼一聲,說道:“我承認,你如此年輕就能成為宗師,天賦的確是驚人。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應該是找到了天心果,才能夠順利突破到宗師境界。但是,你不要以為自己是宗師,就有了對抗我的資本。在宗師境界之中,同樣有三六九等之分。你區區一個宗師入門,如何能是我的對手?”

“宗師入門?”陳飛宇搖頭輕笑,嘲諷之意十分的明顯,突然,他眼神驀然一凝,緩緩舉起手中長劍,平指仇劍清,冷說道:“那我就用事實讓你知道,你錯的有多麼離譜!”

說完,陳飛宇清嘯一聲,周身氣勢暴漲,突然鬆手,長劍已經如同離弦之箭,朝仇劍清激射而去,迅捷無比,破空之聲大作,威勢十分驚人!

劍雖未至,但是強大的劍氣,已經迫得仇劍清周身青衫獵獵作響。

仇劍清微微皺眉,修為強悍如他,麵對陳飛宇這一劍,也感到有些棘手,不由得凝神貫注,等劍至身前時,於千鈞一髮之際,手中寶劍猛然上挑,兩柄利劍,頓時碰撞在一起。

瞬間,在兩劍相交的地方,無數劍氣噴湧而出,以仇劍清為圓心,劍氣不住肆虐,堅硬的地麵與牆壁上,頓時紛紛皸裂出一條又一條觸目驚心的裂縫。

眾人目瞪口呆,紛紛躲在牆角,免受無妄之災。

突然,陳飛宇揚天豪邁大笑,腳下突然一彈,整個人已經淩空躍起,在半空中握住劍柄,以居高臨下之勢,體內真氣猛然爆發,向下壓了下去。

仇劍清隻感覺一股強大的巨力從劍身上不住傳了過來,身不由己向後退了半步,但是單單半步,對他來說,已經是一種恥辱!

“豎子安敢!”仇劍清大怒,全力出手。

頓時,在兩股強大能量的碰撞衝擊下,望江樓地麵、牆壁上的裂縫迅速擴大,整個望江樓,都開始顫抖起來,似乎隨時都會坍塌。

“不好,望江樓快塌了,大家快出去!”

也不知道誰喊了一聲,眾人嚇得臉色如土,紛紛向樓下跑去,生怕跑的慢了,就被活埋在這裡。

赤練神色猶豫,糾結地看了陳飛宇一眼,最終跺跺腳,選擇相信了陳飛宇,跟著眾人向外麵跑去。

瞬間,原本熙熙攘攘的望江樓,隻剩下了陳飛宇和仇劍清兩人。

隻聽“砰”的一聲巨響,仇劍清再度向後退了三步,反觀陳飛宇手握長劍,向後淩空飛出去,最後穩穩噹噹的落在地麵上。

顯然,在這一場硬碰硬的較量中,陳飛宇略占上風。

“陳飛宇隻不過是新晉宗師,怎麼會這麼厲害?”

仇劍清眼中充滿了震撼。

陳飛宇持劍傲立,眼中意氣風發:“繼續!”

一語剛落,陳飛宇再度欺身而上,劍身之上,彷彿被無形罡氣籠罩,劍意凜然!

仇劍清神色一沉,持劍迎敵。

瞬間,兩人再度交戰起來,劍光縱橫,劍影紛紛,淩厲的劍氣更是不時噴湧而出。

仇劍清是難得的劍道高手,也是陳飛宇下山以來,遇到的最強大的對手,陳飛宇彷彿完全放飛了自我,沉浸在戰鬥的快感中,神態睥睨縱橫,眼神熱血飛揚,出招迅猛,一劍比一劍淩厲。

此刻,陳飛宇突破之後的強大實力,完全體現了出來,越戰越是得心應手,越戰越是遊刃有餘,很快便取得了上風,把仇劍清給壓製了下去。

反觀仇劍清,反而是有苦說不出,他能感覺到,陳飛宇根本就不是什麼新晉宗師,修為完全在自己之上,尤其是劍招更加精妙絕倫,簡直是平生未見,越打越是心驚,被陳飛宇逼得連連後退。

在兩人縱橫肆虐的劍氣下,原本5層樓高的望江樓,像個豆腐渣工程一樣,已經變得千瘡百孔,隨時都有倒塌的風險。

蔣天虎、成仲等人一直跑出望江樓20米範圍外方纔停下來,顧不上後怕,齊齊看向望月樓。

眾人眼前,望月樓搖搖欲墜,時不時便有粗壯的劍氣穿過樓頂噴湧而出,眾人看的心驚肉跳,根本無法想象戰場的中心,究竟會是何等的激烈廝殺。

不過,有一點他們很清楚,望月樓一戰的後果,將直接決定他們以後的命運。

這些人裡麵,就屬厲塵生最為驚慌,他是第一個跳反的人,如果陳飛宇勝了仇劍清,他已經能夠預感到,陳飛宇絕對不會放過他。

“仇劍清很多年以前就已經是宗師,而陳飛宇隻不過是新晉宗師,絕對不會是仇劍清的對手,總之,陳飛宇必須死!”

厲塵生緊握拳頭,咬牙切齒。

赤練就站在不遠處,緊緊盯著望月樓,美眸裡佈滿的擔憂。

此刻,望月樓裡,陳飛宇一劍揮出,逼得仇劍清連連後退。

“劍道宗師,也不過如此。”陳飛宇嗤笑道。

仇劍清以劍拄地,穩住身形,原本乾淨整潔的青衫,早已經破了好幾處,顯得特彆狼狽。

他微微氣喘,他深吸一口氣,心中充滿了驚駭,驚駭道:“陳飛宇,你的確很強,而且強的離譜,但是,你依然不是我的對手。”

陳飛宇撇撇嘴,不以為意。

仇劍清長眼中怒氣一閃而過,隨即,長劍橫於胸前,繼續道:“我有三招劍式,星耀、月華、日芒。星耀劍式,曾於十年前,大敗玉雲省十三位劍道高手,也是我的成名之戰。

又在數年前,在燕京施展過一次月華劍,被燕京柳家第一劍道高手譽為‘劍法瑰麗、世間少有’。今日,你將有幸見證我最後一招日芒劍式,你縱然死於劍下,也可以無憾了。”

說罷,仇劍清神情端穆,突然大喝一聲,龐大的劍意不斷攀升,宛若實質,而他手中長劍,赫然爆發出璀璨奪目的金色光芒。

宛若一輪朝陽,光華奪目,難以逼視!

陳飛宇微微皺眉,知道這是仇劍清最為強大的一招,眼神也跟著凝重起來。

望江樓外,成仲等人隻見樓內出現了一輪太陽,金光四射,而且還在繼續壯大,不由得大驚失色。

“我靠,這確定是凡人能做出的來的嗎?仇宗師真是神人啊。”程立夫震驚道。

厲塵生嘿嘿冷笑道:“我看,這次陳飛宇必死無疑了。”

突然,赤練冷冷瞥了厲塵生一眼,殺心大起,冷然道:“主人死了,我會讓你陪葬!”

厲塵生不屑地冷哼一聲:“區區一個侍女,竟然還敢來威脅我?等陳飛宇被仇先生殺死了,看你還能怎麼囂張。”

望江樓內。

“日芒劍式!”

仇劍清大喝一聲,連人帶劍,彷彿化作一輪金光閃耀的太陽,夾帶著勢不可擋的氣勢,朝陳飛宇激射而去!

最後一招,生死將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