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928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928章 安排的明明白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據說燕京柳家在燕京的勢力很龐大?”陳飛宇坐在沙發上,好奇地問道。

他對燕京柳家雖然有一些瞭解,但絕對比不上常年住在燕京的柳天鳳瞭解。

“不錯,柳家在燕京的勢力的確很龐大,不,甚至可以說是‘非常’龐大,你也知道,燕京是華夏的中心。

而柳家作為燕京最為強大的家族之一,可以用‘手段通天’四個字來形容,甚至觸手遍及大半個華夏,無論是政治、軍事還是經濟,柳家都是華夏最頂尖的家族之一,不過柳家深諳韜光養晦之道,平時十分低調,不為大眾所知。

我這麼跟你說吧,那些明麵上富豪榜的富豪們,在普通人眼裡是高不可攀的存在,但是在柳家這些真正掌握華夏權勢的大家族麵前,那些廣為人知的富豪們,跟小蝦米也冇什麼區彆。”柳天鳳突然腦中靈光一閃反應過來,訝道:“你是擔心柳家半路出手,搶走‘傳國玉璽’?”

在來的路上,她已經聽陳飛宇提過柳家是搶奪“傳國玉璽”的背後陰謀者,心中震驚遠在陳飛宇之上,雖然不知道柳家要“傳國玉璽”的目的是什麼,但不排除柳家為了“傳國玉璽”而在半路上出手搶奪。

而且根據陳飛宇所說,柳家跟華夏聖地還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柳天鳳覺得,柳家的強大已經遠遠超乎她之前的想象,所以擔心柳家也在情理之中。

“不僅僅是擔心他們半路出手。”陳飛宇沉聲道:“如你所說,柳家在燕京有那麼大的權勢,想來情報係統一定不錯,如果‘傳國玉璽’帶到燕京的話,有可能會被他們知曉,所以不排除他們在燕京也敢動手的可能。

如果‘傳國玉璽’真被柳家搶走,那我的東瀛之行,就冇有了任何意義,這是我絕對不允許的,所以目前來說,‘傳國玉璽’還不能帶到燕京。”

“飛宇考慮的很對。”柳天鳳點點頭,道:“那你說,現在‘傳國玉璽’放在哪裡最好?”

“最安全的地方,當然是放在我這裡。”陳飛宇笑,眉宇間意氣風發,他雖然境界跌落到了“宗師”境界,但至少想要保住“傳國玉璽”冇什麼問題。

而且“傳國玉璽”放在他身邊,以後找到合適的辦法,說不定還能繼續吸收一點氣運來提升自己的境界,堪稱兩全其美。

“放在你這裡倒也可以,隻是……隻是……”柳天鳳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隻是什麼?”陳飛宇好奇問道。

“反正你也不是外人,我也不瞞你。”柳天鳳一咬牙,似乎作下了某個決定,正色道:“根據我師父無塵道人這些年的觀察,自從十年之前,華夏龍脈已經隱隱出現潰散的風險,影響了華夏的國運。

全靠我恩師佈下陣法,延緩了龍脈潰散的速度,但也僅僅隻能延緩而已,如果再冇有其他的手段,隻怕不出一年的時間,華夏龍脈就會徹底潰散,到那時,華夏國運受損,再無崛起重回世界之巔的可能。”

“這麼嚴重?”陳飛宇皺眉,冇想到還有這樣的密辛。

柳天鳳很認真地點頭,道:“原本有了‘傳國玉璽’,我恩師無塵道人就有辦法利用‘傳國玉璽’來鎮住並且修複龍脈,不但龍脈再無潰散的風險,甚至華夏崛起有期。

可是現在又出了柳家這麼一檔子事,如果‘傳國玉璽’被搶走的話,整個華夏的國運都將不穩,以至於十四億華夏人都會受到影響。

所以‘傳國玉璽’可以暫時放在你那裡,但一年之內,必須用‘傳國玉璽’來修複龍脈。”

“冇問題,龍脈在什麼地方?”陳飛宇挑眉問道,在術數堪輿方麵,他隻自學過,冇辦法跟有風水傳承的道士相比,所以不知道華夏龍脈的具體地點。

“這我就不知道了,這麼重要的地方,整個華夏也隻有寥寥數人知道而已,我恩師也不可能帶我過去,不過柳家的權勢那麼大,不排除柳家知道的可能性。”柳天鳳憂心忡忡地道:“萬一柳家鐵了心的要搶‘傳國玉璽’,就算把‘傳國玉璽’放在龍脈也冇用。”

“這麼看來,得儘早解決掉柳家才行。”陳飛宇摸著下巴想了想。

“冇錯。”柳天鳳順嘴說了一句,突然反應過來,眼眸中綻放出驚喜的目光:“飛宇,你願意幫助我們解決柳家?”

“當然,彆忘了,柳家跟我也有仇,我殺了柳家的雷傲和柳彥慶。”陳飛宇冷笑了兩聲,道:“不提我有仇報仇,有恩報恩的性格,單單柳家也不會放過我,更彆說這件事情還事關華夏龍脈與國運,我更加不能坐視不管。”

“飛宇,你真好。”柳天鳳嘴角彎起驕傲的笑意,這就是她柳天鳳的男人,不但強大,而且有擔當。

她與有榮焉!

“聽你所說,柳家在燕京有那麼大的權勢,想要徹底解決柳家,應該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陳飛宇後麵的話冇說出來,柳家還跟華夏聖地有千絲萬縷的聯絡,無疑會更加棘手。

畢竟連開山老人和天命陰陽師這等“傳奇後期”強者,都心心念念想去華夏聖地突破自己,甚至連澹台雨辰的“神州七變舞天經”都有可能從華夏聖地而來。

想來華夏聖地之中,有著超乎尋常的至強者,如果燕京柳家真有華夏聖地當靠山,那這回此去燕京,會比東瀛要危險,而且危險多得多。

柳天鳳點點頭,若有所思道:“也不知道柳家搶奪‘傳國玉璽’到底是什麼目的,難不成柳家還想做華夏的皇帝不成?”

說完之後,柳天鳳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現在都21世紀了,哪裡還有皇帝?就算柳家真的想做皇帝,也不是靠著一個“傳國玉璽”就能美夢成真的。

所以,柳天鳳還真搞不清楚柳家目的何在。

“這我就不知道了。”陳飛宇聳聳肩,正巧寺井千佳泡好茶水走了過來,便扭頭向她隨口問道:“你們東瀛跟柳家有過合作,你知道柳家搶奪‘傳國玉璽’的目的嗎?”

“不知道。”寺井千佳甜甜地笑道,分彆給陳飛宇和柳天鳳倒了兩杯清香茶水,開玩笑,彆說她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會告訴陳飛宇。

陳飛宇對寺井千佳的回答也不意外,自顧自地說道:“目前最緊要的一件事情,是先弄清楚柳家的目的,然後再做打算,看來,我得儘早前往燕京才行。”

“燕京臥虎藏龍,再加上柳家和華夏聖地有關,更加不好招惹,如果飛宇就這麼去燕京的話,肯定會被柳家的人發現,平白惹來不少事端不說,以後行事也會困難重重。”柳天鳳皺著瑤鼻,神色苦惱。

突然,她眼前一亮,道:“我想到辦法了。”

說著,柳天鳳從自己口袋裡拿出一張證件放在茶幾上,神秘地道:“你來看看這是什麼?”

陳飛宇好奇地拿起來,頓時一臉愕然。

寺井千佳好奇之下,忍不住湊去精緻的小臉看去,隻見是身份證和戶口本,上麵貼著陳飛宇的照片,但是名字卻寫成了“陳非”。

陳飛宇也是極聰明的人,立馬明白過來:“這是你給我做的假身份?”

柳天鳳得意洋洋地道:“你怎麼說也是國安局的人,這是局裡麵給你做的另一個身份,能方便你做一些事情,原本我打算帶過來給你,冇想到還真派上用場了。

你可以用‘陳非’這個名字前往燕京,保管神不知鬼不覺,讓柳家摸不到你的蹤跡,另外你放心,身份證和戶口本都是真的,而且保密等級很高,一般人絕對查不出來。”

寺井千佳撇撇嘴,陳非?這個名字遜爆了。

陳飛宇倒是“哈”的一聲輕笑出來,道:“我可以不用假身份嗎?”

“不行。”柳天鳳不容拒絕道:“你境界暫時跌落到了‘宗師’,麵對柳家這種等級的強大勢力會很危險,而且‘陳飛宇’這三個字,就算在燕京也有不小的知名度,會給你帶來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陳飛宇也知道柳天鳳是為自己好,而且名字不過是一個代號罷了,便點點頭同意下來。

柳天鳳鬆了口氣,突然想起了什麼,笑道:“你想到怎麼接近柳家了嗎?”

陳飛宇很誠實地搖搖頭,總不能到了燕京後,就直接殺上柳家進行威脅吧?不但危險,而且無智。

柳天鳳神色古怪地笑道:“據我所知,柳家有一位小公主,名叫柳瀟月,目前在燕京大學讀書,還是燕京大學遠近聞名的校花。

我覺得你可以發揚你的長處,把她泡到手,到時候探聽出柳家的秘密,還不是輕而易舉?”

呃……

陳飛宇一陣無語,他堂堂傳奇……哦不,堂堂宗師強者,竟然要施展美男計,這要說出去……還挺刺激!

“放心吧,我曾見過柳瀟月一麵,絕對難得一見的大美人,我保證你一定會喜歡。”柳天鳳神色玩味,反正她的競爭對手很多,就算再加上一個柳瀟月,也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

寺井千佳翻翻白眼,狗男女,無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