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920章 安然返回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920章 安然返回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實際上,現在的陳飛宇,雖然勉強能凝聚真元強行施展招式,但是哪裡能殺得了一位“傳奇”強者?

這一切隻不過是陳飛宇另一種虛張聲勢罷了,先是連續幾次強勢打斷布羅姆的話,讓他心生怒意乾擾他的思考,陳飛宇再反其道而行自曝其短,帶給布羅姆巨大的衝擊,甚至使其熱血上湧。

最後,當陳飛宇說出這一切的目的,都是為了斬殺布羅姆時,大喜大驚之下,饒布羅姆是西方世界的“天使之矛”,依然被陳飛宇給唬到了。

因為,冇有一個人能夠在生死危機麵前主動暴露自己的弱點,可偏偏陳飛宇這麼做了!

所以不隻是布羅姆,旁邊的三位宗師強者甚至包括武若君在內,全都相信了陳飛宇的話。

此刻,被布羅姆拋向陳飛宇的那位宗師強者,在半空中被陳飛宇的劍意嚇得哇哇亂叫,生怕代替布羅姆受死在陳飛宇劍下。

陳飛宇微微皺眉,似乎是不想“濫殺無辜”,劍意頓時消散,側身閃開,皺眉道:“真是麻煩,竟然讓他給跑了。”

那名宗師強者大喜過望,在半空中穩住身形落在地上後,結結巴巴地道:“陳……先生,您不殺我?”

另外兩名宗師武者也是一臉的驚訝與希冀。

陳飛宇搖搖頭,道:“我的目標從始至終,隻有布羅姆一人而已,至於你們,隻是小嘍囉罷了,殺你們我還嫌費力氣呢,趁著我冇改變主意之前,你們走吧。”

“是是是,多謝陳先生不殺之恩。”

三名宗師大喜過望,以最快的速度向山下衝去,連頭都不敢回。

雪地之中,隻剩下了陳飛宇和武若君二人。

武若君在陳飛宇胸口上捶了下,嗔道:“好你個陳飛宇,竟然連我都被你給騙了。”

突然,陳飛宇“哇”的一聲,嘴裡吐出一口鮮血。

武若君花容失色,連忙扶住陳飛宇:“你怎麼樣了?”

“剛剛我隻是虛張聲勢,最後調動劍意傷了內息,現在得儘快下山找個安全的地方療傷才行。”陳飛宇擦點嘴邊鮮血,神色凝重地道:“布羅姆隨時都會發現被騙趕回來,甚至不排除還有山上的其他人也會一起來追殺我們,此地不宜久留,趁著現在後麵冇人,我們快走。”

武若君連連帶頭,運起全身的真元,帶著陳飛宇快速下山。

卻說布羅姆趕到一處僻靜荒涼的地方後才停了下來,第一眼就是朝後麵看去,隻見陳飛宇並冇有追過來,這才稍稍鬆了口氣。

“冇想到陳飛宇還有這一手,真是太陰險了,幸好我帶著三個炮灰,讓他們為我拖延了時間,不然的話,說不定我已經死在陳飛宇的劍下了。”

布羅姆擦掉了額頭的冷汗,皺眉道:“我已經在陳飛宇麵前露過臉了,而且他還知道我是西方教廷的人,難保以後他不會找我報仇,以陳飛宇逆天的資質和實力,我以後哪裡逃得了?

不行,我得去找其他人一起幫忙,必須得趁著陳飛宇虛弱的時候殺了他,以後睡覺才能安穩。”

說到這裡,他就要重新上山,把陳飛宇的狀況說出去,找一些誌同道合的人聯手圍殺陳飛宇。

突然,自他的身後,傳來一個悅耳卻極其冷淡的聲音:“你要去找人殺陳飛宇?”

布羅姆頓時一驚,連忙轉過身看去,隻見一名極其漂亮,氣質高貴的女人站在他三米之外,渾身散發著一絲寒意。

正是澹台雨辰!

“你是跟陳飛宇一起來富池山的女人,你想做什麼?”布羅姆心中升起不祥的預感,這個女人是什麼時候出現在他身後的,他竟然完全冇察覺到。

這隻能說明一點,這個女人的實力要強於他,而且他也已經看了出來,澹台雨辰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中期”境界,絕對遠勝於隻有“傳奇初期”境界的他。

“這一路,我一直跟在你們後麵,你的所作所為令人厭惡,而你想對陳飛宇下手,更是其罪當誅。”澹台雨辰緩緩抽劍而出。

殺意、劍意,沖天而去。

布羅姆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色厲內荏道:“你想殺我?我可是西方教廷的‘天使之矛’,你對我動手,那就等同於招惹了整個西方教廷,你將麵對西方教廷無休無止的追殺!”

“西方教廷?笑話而已。”澹台雨辰持劍,修長的劍身上,綻放出五色光芒。

布羅姆再度向後退了一步,就當澹台雨辰認為布羅姆想要逃走的時候,布羅姆出乎意料的突然發難,右手並指如刀,整個人全速向澹台雨辰衝去。

因為速度過快,他右手手刀與空氣劇烈摩擦,出現肉眼可見的金色光芒,包裹住整個右臂,彷彿成了一柄金色的長矛。

這一招正是布羅姆的成名絕技,將所有的力量彙聚於一點,在一瞬間所形成的爆發力和衝擊力,絕對不亞於“傳奇中期”強者一擊。

布羅姆有信心,出其不意之下,這一招肯定能夠逼退澹台雨辰,然後他再趁機逃走。

畢竟,就算他招式再厲害,也僅僅隻有“傳奇初期”境界而已,能暫時逼退澹台雨辰讓他逃命就夠了,他可不指望真的能夠戰勝對方。

他的手刀距離澹台雨辰越來越近,信心也越來越足。

突然,他眼前五彩光芒閃耀,還冇反應過來,澹台雨辰已經出現在他的身後,而他的脖子上,也出現了一道傷口。

鮮血飆濺,布羅姆睜大難以置信的雙眼,“噗通”一聲倒在了血泊中,到死都冇想明白,澹台雨辰展現出的實力,為什麼會比“傳奇中期”強者高那麼多?

澹台雨辰收劍回鞘,手中五彩光芒閃爍,已經將秋水長劍放進虛空之中,看都不看布羅姆的屍體一眼,快速下山向陳飛宇的方向追去。

正如她剛剛跟布羅姆所說的,她先前在山巔上發現有人要對陳飛宇不利,告彆柳清風後,立馬追了上去,果然見到布羅姆等人跟在陳飛宇身後。

原本她想直接出手,將布羅姆等人全給斬殺掉,隻是她心裡也很好奇,麵對如此絕境陳飛宇又會有怎麼樣的表現,所以便躲在暗中,將先前發生的一切全都看在了眼裡。

而陳飛宇也的確冇讓她失望,僅僅憑著三寸不爛之舌,便嚇走了包括布羅姆在內的所有武道強者,讓她刮目相看的同時,也忍不住有些想笑。

等陳飛宇把布羅姆嚇走後,她心知布羅姆這樣的“傳奇”強者絕對不會善罷甘休,便悄然跟上來,為陳飛宇除掉一個威脅,這纔有剛剛的一幕。

卻說陳飛宇和武若君以最快的速度下山之後,冇有了高海拔的低溫,周圍已經是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

兩人第一時間就打算找一個隱秘的山洞,先把傷勢調養好,平安渡過這一段艱難的時期。

在樹林中左轉右轉之後,突然,隻見在前方不遠處的鬆樹下,俏生生地站立著一位絕美女子,正如遺世而獨立的絕代佳人。

正是澹台雨辰。

陳飛宇立即鬆了口氣,知道最危險的時期已經度過了,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問道:“我們見麵的次數不算少,但這是我最高興見到你的一次,柳清風呢?”

澹台雨辰嘴角翹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立馬又消失,道:“我跟前輩約好了,他先回華夏,過幾天後我再回去。”

“多謝。”陳飛宇知道澹台雨辰擔心自己,所以過來幫忙解圍,內心一暖。

武若君雖然不喜歡見到澹台雨辰,但是在海寧島上,澹台雨辰畢竟救過她一次。

是以,她臉色雖然不怎麼好看,但依然向澹台雨辰點點頭,道:“你怎麼在這裡,你一直在跟蹤我們?”

除了跟蹤之外,武若君實在想不到還有其他的可能性,能讓澹台雨辰及時出現在這裡,可是澹台雨辰既然一路跟在後麵,卻冇在她和陳飛宇遇到危險時出手,這讓武若君心裡有些不爽。

澹台雨辰也不解釋,看向陳飛宇,道:“你們要去哪裡?”

“原本要隨便找個安全的地方調理傷勢。”陳飛宇聳聳肩,道:“不過你既然來了,我覺得可以找個更舒適也更安全的地方,不如去大良市伊賀流吧。”

原本陳飛宇擔心甲賀萬葉與伊賀千針知道自己狀態虛弱後,會趁機對自己下手,但是現在有澹台雨辰這個超級強者在,就算給甲賀萬葉他們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再起其他的心思。

“那就走吧。”澹台雨辰點點頭,轉身向前走去。

陳飛宇向武若君笑道:“我們也走吧。”

武若君哼了一聲,這纔不情不願地向前走去,隻是身體更加靠向陳飛宇,似乎是在向澹台雨辰示威。

澹台雨辰一路當先,半路中碰到幾波來狙殺陳飛宇的人,澹台雨辰連劍都冇出,便將對方全部解決。

在澹台雨辰的護送下,到了第二天白天,終於到達伊賀流駐地。

陳飛宇二話不說,便找了一間靜室進行療傷,卻駭然發現,施展《天行九針》秘法的後遺症,比他原先想象中還要嚴重!-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