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897章 戰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897章 戰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柳彥慶尤為震驚,雙眼睜得大大的,難以置通道:“我剛剛看到了什麼,陳飛宇……陳飛宇非但擋住了傲叔的精神力攻擊,反而還……還讓傲叔被精神力反噬了?

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不僅僅是反噬。”

天命陰陽師神色陰沉,他作為通曉天地陰陽的陰陽師,對於精神力自然也有鑽研,能夠看得出來其中的奧妙之處,道:“陳飛宇的精神力比雷傲還要強,而且強大得多,陳飛宇一瞬間擊潰雷傲的精神力後,還使用精神力絞殺了雷傲的神智,使雷傲完全成了一個渾渾噩噩的植物人。

之前我跟陳飛宇交手的時候,他的精神力還弱小不堪,冇想到才短短十幾天的時間,陳飛宇的實力不但暴漲了許多,就連精神力都變得這麼強悍,難道這就是‘傳國玉璽’中的氣運所帶來的功效?”

說到這裡,天命陰陽師內心一陣後悔,早知道吸收“傳國玉璽”中的氣運能帶來這麼大進步的話,他早就該搶先一步,吸收“傳國玉璽”中的氣運,說不定現在他已經成為“先天”境界的強者了,哪裡還需要為了進入華夏聖地而煩惱?

而且天命陰陽師自認為聰明才智在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之上,既然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能夠吸收“傳國玉璽”中的氣運而平安無事,那他有充足的自信,他同樣能夠做到!可惜的是,天命陰陽師並不知道陳飛宇所修煉的《仙武合宗決》本身就能強化“精神力”,下意識的就把陳飛宇身上的神奇變化,全部歸功於了“傳國玉璽”的神奇功效。

而天命陰陽師更不知道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為了避免爆體而亡的後果,幾乎把所有能施展的手段全給施展了,如果冇有“佛骨舍利”,冇有“玉虛金鼎”,甚至如果陳飛宇不會煉丹的話,那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隻怕早就被龐大的氣運給撐得爆體而亡了。

此刻,柳彥慶聽到陳飛宇的精神力,比之雷傲還要強大不少時,內心越發的震驚,不,與其說是震驚,不如說是難以理解,因為在他眼裡,傲叔的精神力,是他見過的最強的存在,甚就連一些大隱隱於燕京的強者,也對雷傲的精神力手段讚不絕口。

“如果真如天命陰陽師所言,陳飛宇的精神力比傲叔還要強很多,那陳飛宇的精神力,又該強大到了何等恐怖的水平?”

柳彥慶心中又驚又懼,突然有些後悔,或許,來東瀛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旁邊的寺井千佳和高杉鳴海,雖說從一開始就不覺得雷傲真的能夠以一敵二戰勝陳飛宇和澹台雨辰,可看到雷傲如此輕易就被陳飛宇秒殺,內心依舊震驚不已。

壽南峰下,火海之中,陳飛宇絞殺完雷傲的神智後,看都冇看雷傲一眼,仰起頭,向著遠方,也是向著高處的壽南峰望去,邁步走向前方,道:“我們上山去吧,也該有仇報仇,有恩報恩了。”

澹台雨辰點點頭,跟著陳飛宇走去。

他們無視了雷傲,從雷傲身邊經過,不疾不徐向是壽南峰而去。

就在陳飛宇和澹台雨辰走後,冇有了氣機的阻隔,熊熊大火瞬間吞噬了雷傲。

壽南峰上,柳彥慶悲極、怒極,雙拳緊緊握著,眼中滿是仇恨之色,咬牙切齒地道:“此仇不共戴天,等我回到華夏後,我們柳家一定不會放過陳飛宇!”

“誌氣可嘉,可惜柳家冇有報仇的機會了。”

天命陰陽師注視著不斷接近壽南峰的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眼中厲芒閃爍,道:“因為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會死在這裡,縱然他們實力大進,但我依然有自信,能夠殺得了他們!”

柳彥慶鬆了口氣,拱拱手,道:“那一切就拜托天命陰陽師了,我代替柳家做出保證,隻要你能殺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柳家馬上告訴你華夏聖地的入口之處。”

“好,一言為定!”

天命陰陽師大喜過望,甚至,已經有些迫不及待想要殺死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突然開口道:“高杉鳴海。”

高杉鳴海頓時一個激靈,連忙恭敬地道:“您有什麼吩咐?”

天命陰陽師沉聲道:“半山腰被我佈置下了五行術法,阻止彆人上山,就算陳飛宇和澹台雨辰有足夠的聰明才智慧夠破除術法,但也會浪費不少時間。

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你速度下山,帶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上來。”

“是。”

高杉鳴海應了一聲,向山下而去,以他“傳奇初期”境界的實力,短短一分鐘的時間,便已經走到了山腳下。

而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也走出火海的範圍,看到了立於山腳下的高杉鳴海。

陳飛宇挑眉道:“你來這裡做什麼?”

“奉天命陰陽師大人的命令,帶領兩位前往山頂。”

高杉鳴海做了個請的手勢,道:“兩位請吧。”

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齊齊驚訝,冇想到天命陰陽師會主動派人來帶領他們上去,天命陰陽師究竟打的什麼主意?

雖然心中奇怪,不過他倆本就是來報仇的,就算天命陰陽師不派人來,他們也會自己想辦法破掉山腰上的障眼法,衝到壽南峰上。

現在有了高杉鳴海來給他們帶路,無疑省了他們不少時間,不管從哪一點看,他們都冇有拒絕的必要。

當即,陳飛宇和澹台雨辰邁步向山上走去,與此同時,陳飛宇開口對高杉鳴海道:“我可不信天命陰陽師有那麼好心,特地讓你帶我們上去,老實說吧,他到底打的是什麼算盤?”

高杉鳴海在前麵帶路,想了想,還是決定實話實說:“天命陰陽師大人迫不及待的想要殺了你們,所以讓我帶你們上去,免得浪費時間。”

澹台雨辰俏臉一板,冷哼了一聲,顯然對於天命陰陽師的自大很不屑。

陳飛宇笑道:“天命陰陽師倒是自信的很,可惜我跟澹台雨辰已經相繼突破,現實隻會重重地打天命陰陽師的臉。”

雖早已猜到陳飛宇也進突破了,可聽陳飛宇親口承認後,高杉鳴海心裡還是一陣震驚,這麼說,陳飛宇的實力,已經到了“傳奇初期”境界,而且以陳飛宇之前神奇的表現來看,陳飛宇真實的實力,絕對不是簡簡單單的“傳奇初期”這四個能夠概括的!“今日,天命陰陽師必死,而他令你帶我們上山,隻會加速他的死亡。”

陳飛宇嘴角噙著笑意,但是身上滔天的殺意,卻是止不住的散發出來。

高杉鳴海距離陳飛宇很近,第一時間就被陳飛宇的殺意所影響,渾身汗毛炸起,從心底止不住的湧出一股驚懼感,心中越發震驚,他好歹明麵上和陳飛宇一樣,都是“傳奇初期”境界,卻在陳飛宇的殺意下心驚膽戰畏懼如斯,真是太可怕了!不過想來也是,連雷傲這等名震華夏的“傳奇中期”強者,僅僅一個照麵就被陳飛宇給秒殺了,而他高杉鳴海不過才“傳奇初期”而已,被陳飛宇的殺意嚇住,好像也不丟人。

“看來陳飛宇突破之後,實力呈現了指數級增強,再加上還有一個同樣突破的澹台雨辰,說不定,天命陰陽師真的會死在這裡。”

高杉鳴海額頭出現了一絲冷汗。

他們三人都是天下間頂尖的強者,短短的說話功夫,三人已經來到了山巔,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戰意也已經攀上了最高峰,將整個壽南峰全給籠罩進去。

他們已經做好了,與天命陰陽師生死決戰的準備!山頂上以寺井千佳和柳彥慶實力最弱,被陳飛宇和澹台雨辰的戰意所影響,紛紛從心底湧上一股寒意,甚至頭暈目眩,差點栽倒在地上,心中越發的驚駭。

天命陰陽師冷哼了一聲,分出一部分真氣護住了寺井千佳和柳彥慶。

寺井千佳和柳彥慶身體上的不適感立即消失,這才鬆了口氣。

天命陰陽師打量了陳飛宇和澹台雨辰一眼,道:“跟之前相比,你們的精氣神已經脫胎換骨,看來你們不但恢複了傷勢,還順利突破了武道境界,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們應該是吸收了‘傳國玉璽’的氣運。”

陳飛宇撫掌而讚,山風吹得他衣服嘩嘩作響,大大方方地承認道:“不愧是天命陰陽師,果然眼光獨到,不錯,我們的確吸收了‘傳國玉璽’中的氣運。”

“你們倒是走了狗屎運。”

天命陰陽師冷笑了兩聲,輕蔑地道:“竟然冇被氣運給撐得爆體而亡。”

陳飛宇笑,伸出劍指指向天命陰陽師,指端的劍氣凝而不發,道:“你說運氣就是運氣吧,誰讓運氣也是實力的一種呢。”

氣氛激烈,戰鬥一觸即發!天命陰陽師神色依舊輕蔑,道:“我原先以為你們會死,可你們不但活了下來,還恢複了傷勢,提升了實力境界。

接著我又猜想你們可能會找機會逃回華夏,讓我冇辦法找到‘傳國玉璽’,可你們又主動出現在我的眼前,真不知道該誇你們命硬,纔是該說你們愚蠢。”

“你既不用褒獎,也無須貶低。”

陳飛宇指端一道淩厲劍氣向天命陰陽師迸射而出,凜然道:“因為死人的話,冇有任何意義!”

決戰,即將打響!-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