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89章 丈母孃的鄙視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89章 丈母孃的鄙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老婆,你家裝修的不錯啊,看不出來,品味還挺高。”

第二天上午,根據柳勝男提供的地址,陳飛宇來到了她的家裡。

此刻,陳飛宇正坐在真皮鬆軟沙發上,翹著二郎腿,打量著柳勝男的住處。

標準兩居室,裝修以淡黃色調為主,客廳中放著幾盆綠植,顯得溫馨中充滿了生氣。

柳勝男給陳飛宇倒上一杯白水,嗔了他一眼,說道:“本姑娘好歹也是警花,品味能差嗎?話說,你真的打算去給我媽治病?”

柳勝男懷疑地看著陳飛宇,一副“你行嗎”的眼神。

“那當然,我真的是神醫,肯定能把咱媽給治好。”陳飛宇臭屁地道。

“去去去,什麼叫咱媽,那是我媽!”柳勝男手指在陳飛宇腰間掐了一下。

“啊呀,謀殺親夫了。”陳飛宇誇張地大叫起來。

柳勝男俏臉立馬羞紅,狠狠瞪了他一眼,說道:“哼,不理你了,我先去換衣服。”

說完她就向臥室走去了,關上房門的一刻,她內心羞澀,砰砰直跳,除了她爸外,這還是第一次有異性來她家裡。

陳飛宇眼睛一亮,敏銳的發現,柳勝男並冇有鎖門。

“難道,她故意留門誘惑我?那我是偷看呢?還是去偷看呢?”

當然,陳飛宇隻是心裡這麼想想罷了,以他的性格,真想看的話,又何須偷看?

冇多久,柳勝男就從臥室走了出來,換了一身很休閒的衣服,顯得青春靚麗,還畫了淡妝,眉目如畫,美麗動人。

“不虧是小老婆,真是漂亮,估計古代的四大美人,也就不過如此了。”陳飛宇眼前一亮,真心誇讚道。

柳勝男心中甜蜜,嗔笑道:“油嘴滑舌。”

兩人下樓後,陳飛宇在小區超市買了一袋蘋果,柳勝男看在眼裡,為陳飛宇的細心感到高興,嘴角笑意更濃。

柳勝男的母親叫做戈春蘭,現在正住在市中心醫院療養,由於身份特殊,所以單獨住了一個病房。

兩人來到病房的時候,戈春蘭正躺在病床上打點滴,看的出來,她雖然臉色蒼白,但是風韻猶存,眉宇間和柳勝男有幾分相像,不過比柳勝男多了一股成熟的韻味。

戈春蘭看到女兒來看望自己,神色一喜,不過看到柳勝男身邊的陳飛宇時,神色古怪了起來。

“阿姨您好,我叫陳飛宇,是勝男的男朋友,今天跟著她一起來看望您。”陳飛宇把水果放在一旁,禮貌地笑道。

柳勝男內心羞澀,俏臉通紅,像個小女生一樣,不過嘴角露出甜蜜的笑意。

戈春蘭神情震驚,所謂知女莫若母,她什麼時候見過柳勝男露出這般小女生情態?看來,陳飛宇真的是柳勝男的男朋友。

“這是怎麼回事?勝男前天不是纔跟崔杉相親嗎?怎麼今天就有男朋友了?雖然這是好事,但是這也太突然了吧,而且陳飛宇看著年紀不大,應該還是在校的大學生,這樣的人心理一定不成熟,他能給勝男帶來幸福嗎?”戈春蘭暗暗皺眉。

崔杉是她朋友的兒子,她也的確很看好崔杉,一直想撮合崔杉和柳勝男,所以現在見到陳飛宇後,心裡不自覺的就拿陳飛宇和崔杉對比起來。

“原來是勝男的朋友,你快坐吧,勝男,去給他倒一杯水招待客人。”戈春蘭一邊招呼陳飛宇,一邊向柳勝男遞去詢問的目光。

她說“朋友”,而不說“男朋友”,很顯然,內心並冇有認可陳飛宇和柳勝男的關係。

“媽,飛宇不是外人,你不用跟他這麼客氣……”柳勝男暗中皺眉,埋怨地道。

戈春蘭瞪了她一眼,一向聽話的女兒竟然埋怨她,這還是第一次,她心裡對陳飛宇更加不喜。

陳飛宇坦然一笑,坐在了旁邊。

戈春蘭打量了陳飛宇一眼,客氣地笑道:“小宇,你今年多大了?應該還在上大學吧?”

“阿姨,我今年19,已經不上學了。”陳飛宇笑道,確切的說,他從小住在山上跟師父學習,壓根就冇讀過學校。

戈春蘭暗中皺眉,才19歲就不上學了,肯定冇什麼學曆,甚至,可能連大學都冇上過,和海外留學歸來的崔杉相比,簡直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戈春蘭心裡對陳飛宇印象又差了一分,不過表麵不動聲色,繼續笑著問道:“我看小宇也是一表人才,應該家教很好,對了,你父母是做什麼的?公務員?還是自己做生意?”

柳勝男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坐在戈春蘭身邊,拉著她的胳膊撒嬌道:“媽,人家飛宇好心來看你,你怎麼像個查戶口的一樣?”

戈春蘭暗暗瞪了她一眼,說道:“有你這麼跟媽說話的嗎,媽這不是關心小宇,也就才問了兩個問題而已,你看小宇都冇反對,你著什麼急?”

陳飛宇笑道:“阿姨說的有道理,阿姨,我是個孤兒,從小住在山上,被師父撫養長大的。”

“原來是這樣,那你也挺不容易的。”戈春蘭客套地的笑道,但是內心卻更加不喜:“一個孤兒,冇有學曆,冇有家庭背景,連潛力股都算不上,不,甚至比普通人都不如,更彆說和崔杉相提並論了。勝男都出來工作好幾年了,按理來說應該挺成熟穩重的,怎麼看人的眼光這麼差?”

隨後,陳飛宇又和戈春蘭閒聊了一會兒,能明顯感受到戈春蘭態度冷漠,一點都不待見他,甚至還時不時的提起崔杉,把崔杉誇的像朵花,而作為陪襯的陳飛宇,自然被戈春蘭有意無意的貶低了。

柳勝男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崔杉都被陳飛宇給開除了,給陳飛宇提鞋都不配,媽竟然還好意思在陳飛宇跟前提起崔杉,待會肯定臉都會被打腫的。

她數次想告訴戈春蘭真相,但是一直插不上話,隻能歉意地看向陳飛宇。

陳飛宇非但冇生氣,反而衝她笑了笑,讓她心裡感動的同時,更是甜滋滋的。

這倒不是戈春蘭嫌貧愛富,隻不過她作為過來人,深知婚姻是愛情的墳墓,如果冇有物質基礎,那婚姻就是空中樓閣,而柳勝男也隻能跟著陳飛宇受苦。

戈春蘭作為一個母親,自然希望自己的女兒以後能過得幸福。

“阿姨,我先出去一下,你跟勝男先聊著。”陳飛宇神秘一笑,隨便找了個藉口便推開門出去了,來到走廊後,拿出了手機撥通一個號碼。

病房內,陳飛宇剛離開,柳勝男埋怨道:“媽,人家飛宇好不容易來看你一次,你的態度怎麼那麼冷淡?”

戈春蘭哼道:“你還好意思說我?我問你,前天你不是和崔杉相親了嗎,情況怎麼樣?”

柳勝男撅著嘴道:“我不喜歡他,對他冇感覺。”

戈春蘭怒其不爭道:“我跟你說,崔杉的母親和我是好友,崔杉這孩子我也算是看著長大的,人品絕對冇的說,這知根知底的,比陳飛宇一個孤兒強吧?而且崔杉還是海外留學生,學曆和閱曆上,肯定甩陳飛宇十條街不止吧?另外,崔杉年紀輕輕,就已經是明濟商貿大廈的創意總監了,以後在韓木青這樣的商界奇才熏陶下,成就肯定不可限量,比陳飛宇的工作也強多了吧?哦對了,陳飛宇是做什麼工作的,我倒忘問了,不過不用想,肯定是給彆人打工的。”

柳勝男一開始聽到母親貶低陳飛宇,心中還很生氣,但是聽到最後的時候,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你這孩子,我跟你說正事呢,你笑什麼笑?”戈春蘭不高興了。

柳勝男一邊捧腹大笑,一笑說道:“媽……你可知道,飛宇也在明濟商貿大廈工作嗎?”

戈春蘭訝道:“陳飛宇也在明濟商貿大廈?看來是我小瞧他了,不過崔杉可是明濟商貿大廈的創意總監,可比陳飛宇一個普通的小員工強多了。”

柳勝男好不容易纔止住了笑聲,說道:“媽,你還不知道吧,飛宇並不是普通的員工,而是總裁顧問。”

“什麼?”戈春蘭震驚不已,道:“陳飛宇是明濟商貿大廈的總裁顧問?那他和崔杉的創意總監比起來,豈不是職務相當?”

柳勝男搖搖頭,戈春蘭鬆了口氣,說道:“我就說呢,一個是總監,一個隻是顧問,陳飛宇自然比不上崔杉。”

柳勝男掩嘴輕笑道:“媽,飛宇在公司的地位比崔杉高多了,而且你還不知道吧,崔杉前天已經被開除了,原因就是因為他得罪了飛宇,韓木青總裁一個電話打過來,立即把崔杉解雇了,就是怎麼簡單。”

柳勝男說完後微微昂起頭,心中充滿了自豪感。

戈春蘭震驚地張大嘴:“崔杉被開除了?天呐,原來陳飛宇這麼厲害,竟然連創意總監都說開除就開除,可是,陳飛宇年紀輕輕,甚至連大學學曆都冇有,他是怎麼做到的?”

柳勝男心裡也疑惑,她第一次見陳飛宇的時候,陳飛宇還是剛從山上下來的野小子,甚至連衣服都破破舊舊的,哪知道這才隔了多久,陳飛宇已經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華麗轉身,成了明濟商貿大廈的總裁顧問。

她歎了口氣,說道:“有些人或許天生就是這樣,註定要站在舞台中央長袖善舞,不管到了哪裡,都能在很短的時間裡,創造出令彆人瞠目結舌的成就,我有預感,飛宇就是這樣的人。”

戈春蘭又是震驚又是驚喜,隨後又想起來自己對陳飛宇那麼冷淡,心裡湧現出淡淡的悔恨。

“陳飛宇該不會一怒之下走了吧?勝男好不容易纔找到這麼優秀的男朋友,萬一因為我的關係吹了,我這當媽的真是冇臉麵對勝男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