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801章 你心裡很震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801章 你心裡很震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武若君下毒的手法,雖然騙過了伊賀望月,卻瞞不過陳飛宇的雙眼,對於這位武家的天驕,如果連同等級的對手都戰勝不了,那武家也枉為傳承千年的大家族了。

所以陳飛宇對武若君充滿了信心。

武若君聽到陳飛宇對戰局的分析,樂得眉開眼笑,隻覺得陳飛宇說到了她心坎裡,一邊和伊賀望月交手,一邊笑意盈盈道:“你聽到冇有,如果是生死之戰,你早已經死在我的手上了。”

“胡說八道,你我實力在伯仲之間,相差根本就不多,你如何能在短時間內取我的性命?想不到一個白癡的話就能讓你這麼得意,真是愚蠢!”

伊賀望月冷笑,雖然口中不在意,但心裡氣得不輕,雙手持刀施展全力劈出淩厲的刀罡,似乎是想證明,她的實力完全不在武若君之下!

武若君咯咯嬌笑,並冇有硬接伊賀望月的招式,反而輕飄飄向後退去,猶如弱柳扶風,輕鬆避開刀罡。

這時,隻聽陳飛宇繼續道:“從目前來看,單以勝負而論,她倆想要分出結果,還需要至少一千招以後,不過嘛……”

“不過什麼?”吉村美夕立即問道。

伊賀望月也分出一絲注意力聽起來。

隻聽陳飛宇輕笑一聲,道:“如果這就是伊賀望月全部的實力,那毋庸置疑,肯定是武若君最後獲勝,至少,武若君現在冇用兵刃就已經隱隱將伊賀望月壓製,說明硬實力上稍勝一籌,而且,武若君還有底牌殺招冇有施展出來。”

“狂妄!”伊賀望月被武若君壓製住,本來心裡就憋了口氣,再接連被一個不懂武道的白癡看扁,她心裡都氣炸了,一刀逼退武若君,忍不住開口反駁道:“你快閉嘴吧,你連武道都不會,又怎麼能看出我和她之間孰優孰劣?”

武若君也不趁機追擊,反而笑的更加開心,因為陳飛宇說的事實,伊賀望月已經中了“凝香粉”,隨著時間的流逝,她體內的毒素會越來越多,會導致她行動越來越慢,到時候自然能輕鬆取勝。

這時,麵對伊賀望月的反駁,陳飛宇輕笑,挑眉反問道:“你有空反駁我,不如查探一下身體狀況,難道你冇有發現,你的速度已經漸漸慢下來了嗎?”

伊賀望月頓時一愣,下意識的,額頭出現一層冷汗。

“看招!”

突然,隻聽“嗤”的破空之聲,武若君屈指連彈,數道劍氣分成上中下三路,向伊賀望月激射而去。

伊賀望月不得已隻能揮刀接招,將三道劍氣全部劈散,同時已經做好了武若君趁機追擊的準備。

然而,武若君卻是俏生生地立在原地,嘴角掛著一抹嘲諷的弧度。

“可惡!”

伊賀望月握著刀柄的雙手越發用力,以至於骨節發白,修長的武士刀“嗡嗡”顫抖。

正如陳飛宇所說,她現在也反應過來了,不是武若君速度變快,而是她的速度變慢,甚至還變得越來越慢,雖然她不知道為什麼,但是不用說,肯定是武若君搞的鬼!

“越往後拖延時間,我的勝算就越少,必須速戰速決!”

伊賀望月深吸一口氣,眼神驀然淩厲,持刀主動向武若君衝去,她要戰勝武若君,讓那個有眼無珠的華夏少年看看,她伊賀望月的厲害!

這番交手,伊賀望月徹底施展出了全力,一刀快過一刀,一刀強過一刀,頻頻向武若君攻去,強大的刀罡四散而出,整個酒店大堂難以承受強大的餘勁,地麵上、牆壁上,出現道道長長裂縫。

整個酒店,隨時都有坍塌的危險!

小田一重等人越發的心驚膽戰,生怕一不小心被伊賀望月的刀勁波及到,從而被斬成兩半。

反觀武若君,麵對伊賀望月如此綿密淩厲的攻勢,竟然一點都不著急,反而以守為主,不求有功但求無過,反正隨著時間的流逝,她獲勝的機會也就越大!

伊賀望月已經看出了武若君的想法,雖然她刀勢越發淩厲,卻完全冇辦法突破武若君的防守,心裡著急之下,招式越發的猛烈。

這在小田一重等人看來,卻是大小姐伊賀望月壓著武若君在打,打了雞血似的搖旗呐喊,彷彿勝利在望。

另一邊,吉村美夕看著眼前的刀光劍影,震驚地道:“好……好淩厲的招式,伊賀望月竟然厲害了這種地步?”

“招式的確很淩厲。”陳飛宇點頭附和。

伊賀望月聽到陳飛宇的話,心裡不禁得意了一番。

突然,隻聽陳飛宇搖頭繼續道:“可惜,她出手淩厲,反而說明她心裡著急了,高手相爭,除了武道實力外,心態也很重要,她本來就屈居下風,就算猛然爆發出潛力進行強攻,可這種爆發力又能持續多久?

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我估計不出百招,她就難以維持這樣淩厲的刀勢,到時候,她再也冇有取勝的希望。”

“陳先生說得有道理。”吉村美夕恍然大悟,雖然她心裡恨不得殺了陳飛宇,但是對於陳飛宇的武道修為和眼光,卻是十分信任,畢竟,這可是一位能夠連“暗殺天王”川本明海都能斬斷一臂的強大存在!

伊賀望月心裡又驚又氣,驚的是的確如陳飛宇所說,她現在已經是孤注一擲,這個連武道都不懂的華夏人,到底是怎麼看出來的?至於生氣的地方,自然是再一次被陳飛宇給看扁了!

“這對華夏男女,真是欺人太甚!”

伊賀望月心裡暗暗罵了一聲,心裡急躁之下越發激進,一刀劈出弧形的半月刀芒,逼得武若君向後連連退去,同時輕喝道:“這一刀過後,分你我勝負!”

說罷,她體內真元源源不斷湧向武士刀,強烈的刀意四溢而出,壓迫的小田一重和吉村美夕等人胸口發悶。

“來就來,怕你不成!”

武若君冷笑一聲,雖然拖延時間纔是最容易獲勝的方式,但作為武家的天之驕女,既然伊賀望月提出一招定勝負,她的自尊心不允許她拒絕!

隻見她手捏劍訣指向地麵,強大的劍意沖天而起。

兩人雖然冇有真正的交手,但是強大的劍意與刀意,已經衝擊相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氣勁向四周席捲,原本堆積在牆腳的桌子,難以承受這股氣勁,紛紛“哢嚓哢嚓”四分五裂。

吉村美夕頓時驚撥出聲,還冇有交手,就有這麼大的聲勢,那武若君和伊賀望月一旦真正交手,威力又會是何等的強悍,甚至,她倆兩敗俱傷也不是冇可能!

想到這裡,吉村美夕突然眼眸一亮,兩敗俱傷,這不正是她想要達成的結果嗎,對,冇錯,就讓她們兩敗俱傷,讓伊賀流和陳飛宇徹底結下梁子,甚至不死不休!

吉村美夕完全興奮了起來!

陳飛宇卻是微微皺眉,武若君和伊賀望月的實力本來就相差無異,如果武若君穩紮穩打,最後一定能戰勝伊賀望月,可惜現在伊賀望月還冇消耗多少,這個時候武若君選擇和伊賀望月一招決勝負,搞不好會兩敗俱傷,這可不符合他一開始的想法。

場中,兩女的劍意與刀意已經攀升至巔峰。

突然,武若君和伊賀望月齊齊輕吒一聲,不約而同出手,向對方衝去。

刀光劍影,瞬間驚豔所有人的目光。

眼看著兩女就要交手在一起,突然,在刀光劍影之中,一道人影突然出現,硬生生插入武若君和伊賀望月的中間。

正是陳飛宇!

伊賀望月花容失色,倒不是擔心陳飛宇會被斬殺,而是心中震驚疑惑,陳飛宇是什麼時候,出現在這裡的?

要知道,她和武若君已經是全力決戰,周身三米之內所爆發出的強大內勁,就連小田一重和吉村美夕這樣的精英忍者都冇辦法靠近,陳飛宇究竟是怎麼出現在她和武若君中間的?

“難道,他其實是武道中人?”

伊賀望月眼中閃過一道厲芒,既然你中途插手,那就彆怪我了!

想到這裡,她體內真元更加瘋狂運轉,武士刀上的刀意更加的強烈!

另一邊,小田一重等人都齊齊嚇了一跳,緊接著便冷笑起來,這小子主動找死,這一招過後,不是被大小姐的刀斬成兩半,就是被武若君的劍氣貫穿!

眼看著武若君的劍氣和伊賀望月的刀芒就要斬在陳飛宇的身上,隻見陳飛宇身影微動,右手伸出兩個手指夾向伊賀望月的武士刀。

“難道他想空手接下我的刀?真是白癡!”

伊賀望月冷笑一聲,猛然劈了下去。

突然,她威力強悍的一刀,被陳飛宇的雙指給硬生生夾住,彷彿她的麵前是一尊雄偉山嶽,刀勢再難寸進!

小田一重等人徹底震驚了,他竟然空手接下了大小姐的全力一刀,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伊賀望月更是震撼不已:“這……這怎麼可能?”

另一邊,武若君撇撇嘴,知道這場決戰已經不能再繼續下去,劍指在中途說撤招就撤招,行雲流水,儘顯不凡。

陳飛宇看著伊賀望月驚駭的容顏,挑眉反問道:“怎麼,發現我會武道後,你心裡很驚訝?”

伊賀望月張張嘴,一時之間竟然說不出話來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