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797章 東瀛第一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797章 東瀛第一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小田一重等人這才注意到陳飛宇,紛紛扭頭向陳飛宇和武若君打量過去。

頓時,他們被武若君的容顏所震驚,好漂亮的女人,竟然完全不在小姐之下。

武若君輕蹙秀眉,眼中閃過一絲不爽。

小田一重等人這才反應過來,隻覺得武若君豔光逼人,心裡不自覺得自慚形穢,連忙從武若君身上移開目光向陳飛宇看去。

頓時,他們的神色變得古怪起來。

他們都是伊賀流的精英忍者,實力大多都在“通幽中期”以及“通幽後期”,自然有獨到的眼光,原先見吉村美夕甘願當陳飛宇的女仆,還以為陳飛宇會是多麼的英雄了得。

結果發現陳飛宇身上一絲武者氣息都冇有,像這樣的普通人,他們伸出一根手指,就能輕鬆碾壓,心裡自然一陣輕蔑。

當即,小田一重不屑地道:“甲賀流中有名的刺玫瑰,竟然認了一個普普通通的華夏少年當主人,你們甲賀流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周圍眾人頓時鬨堂大笑,毫不掩飾嘲諷之意。

陳飛宇雖然聽不懂日語,但也能感受到小田一重等人的輕蔑,不由搖頭輕笑起來,所謂朝菌不知晦朔,就連傳奇中期的岑嘯威都看不出來他的深淺,更何況是這些隻有“通幽期”的小人物?

吉村美夕俏臉上露出怪異的神色,陳飛宇還“普普通通”?要是讓小田一重知道就連威名響徹整個東瀛的“暗殺天王”川本明海都敗在陳飛宇手上的話,不知道他們會做何感想?

當然,她巴不得陳飛宇和伊賀流爆發矛盾,纔不會好心的去提醒小田一重等人,當即冷笑道:“我家主人可是在華夏13億人中,都是首屈一指的人中之龍,豈是你們伊賀流這樣的小人物能夠看出深淺的?”

伊賀流眾人的笑聲戛然而止,眼中紛紛閃過一絲怒氣。

“在我們伊賀流的地盤上,還敢出言諷刺我們,吉村美夕啊吉村美夕,你就真不怕我們把你連同你的主人,一起悄無聲息的殺掉嗎?”

我也想讓你殺了,可問題是你辦不到啊!

吉村美夕心頭無語,接著輕蔑道:“伊賀流又如何?我家主人早就聽聞伊賀流忍者有獨到之處,才讓我帶路來拜會伊賀流的家主伊賀千針,並且賞臉來這家酒店用膳,你們不用心招待也就算了了,反而還充滿了敵意,嘿嘿,莫非伊賀流就是這麼待客的嗎?”

“想拜訪我們族長,就他?”小田一重忍不住輕蔑地笑了起來,扭頭看向陳飛宇:“你區區一個華夏人,有什麼資格見我們族長?”

吉村美夕立即翻譯了過去。

陳飛宇微微皺了下眉頭,覺得對方對華夏似有貶低之意,便有些不喜,挑眉道:“我想見他,而且我相信,他也一定會見我。”

小田一重等人彷彿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我們族長可是名震整個東瀛的忍者宗師,平時高高在上日理萬機,而你不過是個從華夏來的無名小輩罷了,何德何能見我們族長?”

說罷,小田一重突然右手虛抓,飯桌上一枚筷子淩空飛到他的手中,緊接著,他手輕揮,“啪”的一聲,筷子淩空穿透飯桌的桌麵後,硬生生插在堅硬的大理石地板上。

後麵幾名黑衣男子轟然叫好。

周圍被這邊動靜所吸引的客人們,見到這一幕後,紛紛驚撥出聲,好厲害!

小田一重眼中得意之色一閃而過,剛剛他已經用了全力,筷子的威力堪比子彈,絕對能把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華夏人給震懾住。

想到這裡,他下意識向陳飛宇和武若君看去,頓時一愣,隻見陳飛宇和武若君非但冇有被他震驚住,反而齊齊搖頭,那種感覺就好像……就好像他倆並不覺得有什麼了不起,甚至還有些上不了檯麵。

小田一重有些懵逼了,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個華夏人冇什麼見識,看不出來他這一手有多麼的難得?

他哪裡知道,他“通幽後期”的修為在伊賀流忍者中雖然還算不錯,但也僅僅是在伊賀流中不錯而已,不說放眼整個華夏,就算是在中月省內,有“通幽後期”實力的人就不知凡幾,甚至陳飛宇連“傳奇強者”都殺過好幾位,小田一重妄想以“通幽期”的實力來嚇住陳飛宇,這怎麼可能?

所以他剛剛足以自傲的一招,在陳飛宇和武若君看來,的確上不了檯麵。

吉村美夕更是神色輕蔑,她可是親身經曆過陳飛宇的恐怖,就算伊賀千針親自出手,都不一定能夠穩勝陳飛宇,更彆說小田一重隻是伊賀流一個區區精英忍者罷了,怎麼可能是威懾住陳飛宇?

察覺到陳飛宇等人的不屑,小田一重輕蔑地冷笑,緩緩站了起來:“想不到從華夏來的人,竟然是如此的囂張,難道在學校裡冇人教過你,什麼叫做‘入鄉隨俗’嗎?”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一聲:“我也冇想到,區區一個彈丸島國,竟然也有如此自大之人,難道你們古代祖先從華夏學習文化禮儀的時候,冇有把‘自知之明’這個成語帶到東瀛嗎?”

武若君抿嘴而笑,懟得好!

等吉村美夕把這句話翻譯過去後,在場眾人頓時齊齊大怒。

“看來你們是不見棺材不落淚了。”小田一重神色完全陰沉下來:“我雖然不知道你的身份,不過既然你跟甲賀流的人待在一起,那就是我們伊賀流的敵人!”

說罷,他向不遠處的酒店經理使個眼色,經理會意,指揮著幾名保安出麵,把大堂內用餐的客人全給請了出去。

很快,原本還很熱鬨的酒店大堂中,隻剩下了陳飛宇這一桌。

小田一重得意而笑,一揮手,身後的數名黑衣男子紛紛走上前,把陳飛宇、武若君和吉村美夕三人圍在了中央。

如果是在其他時候,吉村美夕落入伊賀流忍者的包圍中,肯定會手足無措,但是現在,有了陳飛宇和武若君在旁,她非但穩如談山,甚至內心還有坐山觀虎鬥之意,太好了,陳飛宇真的和伊賀流起了衝突!

“不管結果如何,隻有我吉村美夕,纔是最後真正的勝利者!”

吉村美夕興奮不已,激動之下,掩藏在桌麵下的雙手,緊緊地握在了一起。

“這裡是我們伊賀流的地盤,你今天插翅難飛,還有什麼遺言要交代的,趕快說出來,遲了就來不及了。”

小田一重得意洋洋,不經意間向武若君看了一眼,心中暗暗決定,等殺死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華夏少年後,他要把這個漂亮的不像話的女人給抓起來,如果能好好享用一番,就算是折壽十年也認了!

想到這裡,他望向武若君的眼眸中,變得火熱起來。

陳飛宇環視一圈,數了數,算上小田一重的話,對麵一共有六個人,實力全都是“通幽期”,說實話,這樣的小蝦米,讓他連動手的興趣都提不起來。

他和武若君對視一眼,挑眉道:“你來還是我來?”

武若君翻翻白眼,哪裡還不明白陳飛宇的意思,道:“那這東瀛第一戰,就讓本姑娘接下吧。”

說罷,她眼含輕蔑站了起來,頓時,高挑的身材,絕美的容顏,強大的氣場,儘數展現在小田一重等人眼前,淡淡道:“動手吧。”

小田一重等人被她豔光所逼,忍不住又向後退了一步,這種強大的氣場,他們隻在大小姐身上見到過。

武若君眼含輕蔑,搖頭輕笑:“真是一群跳梁小醜。”

這一句吉村美夕並冇有翻譯,但是小田一重等人看她的神色,就知道被這個美女給鄙視了,忍不住心裡一陣惱火,大手一揮,道:“上,乾掉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鄉巴佬,至於吉村美夕和這個女人,把她們全給擒下來。”

周圍黑衣男子大喝一聲,齊齊向前衝去。

奇怪的是,他們無一例外全都衝向了陳飛宇,冇一個人向武若君動手,好像生怕武若君受傷一樣。

陳飛宇忍不住搖頭笑了出來,他們要是真的認為武若君是個人畜無害的小白兔,那他們就大錯特錯了。

果然,武若君眼中寒芒一閃而逝,不願意動手和這些東瀛人肢體接觸,纖纖素手輕拍桌麵,隻聽“啪”的一聲輕響,桌麵筷子筒裡麵,不多不少六根筷子飛到了半空中。

武若君紫裙衣袖輕揮,破空之聲大作,六根筷子猶如六枚流星,分彆向小田一重等人激射而去。

霎時間,隻聽接連六聲慘叫,小田一重等人右手手心同一時間被筷子穿透,鮮血瞬間流了出來。

但是手上的疼痛,遠遠比不上小田一重等人心裡震撼來的強烈,這個女人一招之間將他們全部秒殺,這種實力已經直逼大小姐伊賀望月,怎麼在華夏中,也有能跟大小姐相媲美的女人?

“這東瀛第一戰,皆是土雞瓦狗,實在是令人失望。”武若君搖搖頭,一陣失望,重新坐了下去。

陳飛宇舉起酒杯喝了口酒,扭頭向小田一重望去,道:“我不殺你,你去把伊賀流中能說得上話的,並且懂華夏語的人喊過來,我在這裡等著他。”-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