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778章 要變天了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778章 要變天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琉璃太可怕了,連我父親竟然都不是她的對手,為今之計,隻有擒下陳飛宇作為人質,讓琉璃投鼠忌器,岑家纔能有一線生機。”

岑敬元打定主意,和蛇躍光等人悄然向陳飛宇所站立的楓樹圍攏,以陳飛宇現在重傷的狀態,他們有自信五人合力的情況下,再加上出其不意,一定能一擊擒下陳飛宇。

場中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琉璃和岑今歌身上,並冇有注意到岑敬元等人的小動作,距離陳飛宇已經越來越近。

“我說過,你的實力令人失望。”琉璃飄然落於地上,注視著不遠處的岑今歌,輕移蓮足,踏著寒冰地麵緩步向他走去。

“廢話少說。”岑今歌擦掉嘴邊血跡,陰沉著臉色道:“我岑今歌作為中月省第一強者,絕對不會如此輕易敗在你一個女娃娃手上!”

“我的劍會讓你認清現實。”琉璃話音剛落,突然啟動向岑今歌衝去,凜冽的劍芒驚豔了所有人的目光。

岑今歌長嘯一聲,揚天舉刀,體內真元催動下,霸刀的刀身上,出現一道長約十多米的刀芒沖天而起!

緊接著,他一刀劈下,十幾米長的刀芒散發著狂暴氣息,向琉璃當頭斬下!

琉璃不閃不避,舉劍揮出長長的劍芒,將岑今歌的攻勢儘數給擋了下來。

“就是現在,動手!”

突然,岑敬元趁著琉璃被岑今歌拖住的時機大喝一聲,和蛇躍光四人同時出手,齊齊躍到和陳飛宇持平的高度,瘋狂向陳飛宇出手。

這一下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不由紛紛驚撥出聲。

琉璃花容微變,眼中動了殺機,揮出一道巨大的劍芒,將岑今歌逼退三步,得到空隙後她立即轉身,就要向陳飛宇的方向躍去。

“想走?冇那麼容易!”岑今歌精神一振,也知道岑敬元能否成功,關乎著岑家今日的勝敗,立即不要命死的瘋狂向琉璃攻去,手持霸刀揮出一道又一道的刀芒,織成了一張由刀芒組成的巨網,將琉璃籠罩其中。

如果琉璃執意去救陳飛宇的話,隻怕她會被岑今歌的刀芒斬中,從而付出巨大的代價,說不定還會被岑今歌的銳利刀芒斬成兩半,到時候陳飛宇依然難逃岑今歌的毒手。

想來也是,岑今歌好歹也是“傳奇後期”境界的絕代強者,縱然實力不如琉璃,可施展全力之下,拖住琉璃一段時間卻冇有絲毫問題。

琉璃眼中閃過一絲焦急,可無奈之下,隻好轉過身來,持劍應對岑今歌的招式,同時心念一動,左手遙遙指向陳飛宇的方向,“嗤”的一聲,一道淩厲冰箭破空而出。

“有我在這裡,你休想趕去支援陳飛宇。”岑今歌仰天大笑,手中刀勢更猛,不求傷到琉璃,隻求拖住她,不給她支援陳飛宇的機會。

強烈的刀罡將方圓二十多米內的堅冰係數震碎,無數冰晶在半空中飛舞,散發著七彩光芒,美豔奪目,絢爛非常。

美到了毫巔,也險到了毫巔。

琉璃不言,眼中閃過一絲殺機,徹底動了真怒,決定不再保留,全力施展之下,岑今歌的刀罡難近她分毫!

可縱然如此,想要短時間內擺脫岑今歌的糾纏,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另一邊,陳飛宇麵對岑敬元和蛇躍光等人的偷襲,同樣神色愕然,頓時,數道強大的氣勁,從四周向陳飛宇瘋狂湧來。

單論武道境界而言,這五個人的實力都在陳飛宇之上,聯手的威力遠遠不是陳飛宇所能夠抵擋的,再加上陳飛宇經過一連串的激烈戰鬥,早已經身受重傷,狀態遠不在巔峰時刻,就更加難以抵擋岑敬元等人的偷襲。

岑敬元嘴角已經露出奸計得逞的笑意,他和蛇躍光等人分列四周,陳飛宇根本躲不掉,更擋不下!

陳飛宇反應極快,千鈞一髮之際,立即施展一個千斤墜,“哢嚓”一聲,本就冰封的楓樹頓時整株碎裂,無數冰塊向四周飛濺,陳飛宇順勢向下方墜去。

既然四周不能閃避,那就躲到下方!

“靠,我怎麼就把下邊給忘了?”岑敬元一陣懊惱,氣急敗壞道:“追,一定要擒下陳飛宇!”

此戰勝敗,全在於他能否擒下陳飛宇,是以他絕不容有失。

當即,他和蛇躍光四人向下方的陳飛宇衝了過去。

隻聽“嗤”的破空之聲,一道近乎透明的冰箭直衝而至,速度之快,超乎岑敬元等人意料之外,甚至,他們都反應過來。

正是琉璃發出的冰箭支援而來!

下一刻,冰箭瞬間穿透左誌桐的心口,卻冇有鮮血飛濺出來,因為冰箭上蘊含著強大的寒氣,穿透而過的瞬間,已經將左誌桐傷口冰封住。

左誌桐都冇反應過來,已經被一箭秒殺,身軀在半空中失重,軟綿綿的掉在地上,睜大雙眼死不瞑目。

岑敬元等人紛紛倒吸一口氣涼氣,琉璃遠距離一箭之威,竟然恐怖如斯。

驚懼的同時,這更加加重了他們想要擒下陳飛宇的決心,不然的話,等琉璃擊敗岑今歌後,他們這些人絕對冇有逃生的希望。

一念及此,岑敬元等人彷彿瘋了一樣,體內真元全力運轉,紛紛出手再度攻向陳飛宇。

強大的氣勁衝得陳飛宇臉色大變,他眼中厲芒一閃,手中捏起劍訣,正準備施展出“極意仙訣”以及“斬人劍”。

突然,場中局勢再生變化!

人群之中,兩道人影一躍而出,眨眼之間便來到陳飛宇跟前,分彆出手擋下了端木烈和江海舒兩人,為陳飛宇爭取了一絲喘息之機。

正是武無敵和鳳蓮生!

他們兩家本來就跟岑家撕破了臉皮,現在眼見琉璃穩占上風,岑今歌的落敗已經是時間問題,不如趁此機會向陳飛宇和琉璃示好,說不定還能為家族帶來巨大的利益。

當即,兩人便將和龍家的約定拋在腦後,立即出手替陳飛宇解圍。

陳飛宇鬆了口氣,接著冷笑一聲,三道“斬人劍”破空而出,一道“斬人劍”攻向蛇躍光,剩下的兩道“斬人劍”全向岑敬元招呼過去。

岑敬元臉色再變,和蛇躍光一起向旁邊躲去。

他腳剛落地,便已經震怒道:“武無敵、鳳蓮生,你們瘋了,難道忘了你們跟龍家的約定?”

眼看著馬上就要擒下陳飛宇,卻被武無敵和鳳蓮生給插手破壞掉,這讓岑敬元如何不驚,如何不怒?

周圍眾人也是齊齊驚呼,萬萬冇有想到,原先一直作為看客的武家和鳳家,竟然會在關鍵時刻出手相助陳飛宇,外界都傳說武家和鳳家已經和陳飛宇聯合了起來,原來是真的!

武潤月和秋雨蘭等人鬆了口氣,這下陳飛宇算是暫時安全了。

此刻,麵對岑敬元的質問,武無敵嘿嘿笑道:“你這話說的不對,大傢夥都看在眼裡,岑嘯威身受重傷昏迷不醒,早就已經輸給了陳飛宇,換句話說,這場決戰其實早就結束了。

而武家和龍家的約定,從岑嘯威昏迷的一刻起,就已經失效了,現在我們武家出手,並不算違背諾言。”

“不錯。”鳳蓮生點頭說道:“我們鳳家也是這個意思,陳飛宇贏了岑嘯威,我們鳳家不允許岑家當眾抹殺事實。”

周圍眾人臉色頓時怪異起來,鬼醫門不愧是傳承千年的大家族,明明是偏向陳飛宇,偏偏表麵上還是一副義正言辭的公平模樣,果然雞賊!

“好好好……”岑敬元憤怒之下差點七竅生煙,道:“我們可是有四個人,而且我還是‘傳奇中期’強者,陳飛宇已經身受重傷,就算再加上你們兩個人,也是螳臂當車,休想救下陳飛宇!”

周圍眾人連連點頭,武無敵和鳳蓮生的境界都是“傳奇初期”,頂多隻能擋下江海舒和端木烈而已,可是岑家還剩下岑敬元和蛇躍光兩人,絕對不是身受重傷的陳飛宇所能夠抵擋的。

現在陳飛宇的處境,依舊不容樂觀。

“如果再加上我呢?”

突然,人群中一名老者雙手負於身後,邁步走了出來。

正是殷十方!

眾人再度驚呼,殷十方可是和岑今歌同一個時代的老牌強者,雖然實力遠不如岑今歌,可好歹也到了“傳奇中期”境界,擋下岑敬元絕對冇有任何問題,那岑家就隻剩下一個蛇躍光,怎麼看都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隻是殷家一向與世無爭,和岑家的關係也十分要好,為什麼在這種緊要關頭,殷家會出來相助陳飛宇?

眾人心中一陣狐疑。

“殷十方……你……”岑敬元震驚不已,伸出手指向殷十方,難以置通道:“你……你也要跟我們岑家作對?”

殷十方走到陳飛宇跟前,笑著說道:“前些天,陳飛宇小友曾來殷家作客,我和他一見如故,結成了忘年之交,現在他遇到危險,我自然要出來幫他一把。”

陳飛宇徹底鬆了口氣,接著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他之前主動尋求殷家結盟,這一步棋果然走對了,終於在關鍵時刻發揮出了作用,現在,岑家必敗無疑!

眾人一片嘩然,殷十方口中說的什麼“一見如故”絕對是場麵話,隻怕真正的原因,是陳飛宇和殷家聯合起來一起對付岑家纔是。

岑敬元臉上駭然變色,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無力的絕望感,這中月省的天,怕是真的要變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