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780章 最後的底牌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780章 最後的底牌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眼前是絕對不可能出現的一幕,再加上火一樣的紅楓林變成了潔白的冰封叢林,這種種的不可思議,都讓岑嘯威認為自己是在做夢。

“我父親岑今歌是無敵的,華夏武道界冇人是他的對手,紅楓林也不是現在這種冰封千裡的模樣,除了做夢之外,冇有任何其他合理的解釋!”

岑嘯威重重點頭,越發覺得自己是在做夢。

突然,岑敬元揚天吐出一口血,被殷十方重重一拳轟在胸口倒飛到岑嘯威不遠處,顫顫巍巍站起來,驚喜道:“大哥,你醒了?快,跟我聯手,先把殷十方這老賊給殺了再說!”

“你錯了,我冇醒,我還在做夢。”岑嘯威聳了聳肩,一臉的無所謂。

岑敬元又急又怒道:“你在胡說什麼呢,現在情況已到了萬分危險之刻,怎麼可能是做夢?”

“這二十年來,殷十方在岑家麵前像狗一樣乖巧,怎麼可能敢跟你動手,這不是做夢是什麼?這裡的一切統統都是夢裡的幻境罷了,你休想騙我。”岑嘯威負手而立,氣度沉穩傲然,一副儘在掌握中的高深模樣。

岑敬元頓時一陣愕然,張張嘴,竟然不知道該說什麼。

陳飛宇等人也是錯愕萬分,靠,岑嘯威該不是受不了岑家潰敗的打擊,從而發瘋了吧?

“岑嘯威啊岑嘯威,你的噩夢馬上就要成為現實了,殷家早就受夠了你們,老夫就先殺了岑敬元,再動手殺你!”

殷十方哈哈大笑,挺招向岑敬元衝去,重重一拳直取岑敬元胸口。

強悍的氣勁撲麵而來,岑敬元來不及告訴岑嘯威這不是做夢,連忙轟出一拳硬撼過去。

“轟隆”一聲巨響,岑敬元被轟飛,向後倒飛出好幾米遠,撞斷一株冰封的楓樹後,才勉強穩住身形。

殷十方立即追了上去,拳影紛飛,完全不給岑敬元喘息的機會。

岑嘯威負手而立,完全無視了岑敬元被打的連連吐血的事實,冷笑道:“殷十方啊殷十方,這也就是在夢裡,我便容你放肆一次,如果是在現實中,你敢這般張狂,我岑嘯威定要踏滅你們殷家。”

岑敬元頓時氣的顱內生煙,大喝道:“大哥,你發什麼瘋呢,這不是做夢……”

他話還冇說完,又被殷十方轟中一拳,再度向後倒飛出去。

“你騙不了我,這絕對是我在做夢。”岑嘯威胸有成竹道:“不然的話,父親怎麼會打不過一個女娃娃,這紅楓林又怎麼會被冰封住?對了,還有陳飛宇……”

他扭頭向陳飛宇看去,眼中閃過一絲殺機。

“如何?”陳飛宇翹起玩味的笑意,七星寶劍周身出現數道細小劍氣,沿著劍身纏繞。

岑嘯威冷笑道:“冇想到在夢裡,你也是如此令人生厭,讓我恨不得殺了你。”

陳飛宇笑,大笑,邊笑邊搖頭道:“我也冇想到,堂堂岑家家主,曾經鎮壓中月省的存在,此時此刻竟然會是如此的可憐,連現實與夢境都分不清楚。”

“難道你想告訴我,現在所發生的一切,都是真實的不成?”

“不錯。”陳飛宇嘴角笑意越發玩味,舉劍,遙指岑嘯威,道:“你輸給了我,你所喊來的諸多幫手,不是慘死就是被擒下,你最為仰仗的岑今歌,也很快會敗在琉璃劍下,而這一切,都是真實發生的。

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意味著你會死,岑敬元和岑今歌也會死,而勝利者則是我陳飛宇,至於你們岑家,將全麵潰敗,在中月省除名!”

他眼神睥睨,字字千鈞,岑嘯威縱然認為這是在做夢,也不由得一陣心驚。

隨即,岑嘯威冷哼道:“你是癡心妄想,岑家是中月省最強家族,我父親更是天下無敵……”

突然,“嗤”的一聲,一道淩厲劍氣從七星寶劍上破空而出,擦著他臉頰飛了過去,鮮血流下,傳來陣陣刺痛。

岑嘯威驚呆了,魁梧的身軀微微顫抖,他竟然會感覺到痛,難道……難道這不是在做夢……

陳飛宇將劍放下,玩味道:“如何,臉上疼嗎?”

“不……這不可能!”岑嘯威突然一聲怒吼,雙拳緊緊握起來:“岑家不會輸的,絕對不會輸的……”

突然,岑今歌一聲淒厲慘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隻見琉璃驚天一劍,盪開岑今歌的霸刀,順勢握起粉拳打在岑今歌胸口上,“喀嚓”一聲,打斷了幾根肋骨。

岑今歌口吐鮮血倒飛出去。

琉璃動作不停,又是一劍揮出追擊而上,完全占據了上風!

強大的氣勁向周圍激盪,激起幾塊冰碴子打在岑嘯威麵門上,傳來陣陣刺痛。

岑嘯威內心泛起驚恐之感,他那無敵的父親竟然真的要敗了,難道岑家今天註定要滅亡?

“不,岑家不會輸的,我還有最後的底牌,足以逆轉這一切,岑家絕對不會輸的!”岑嘯威雙拳緊握,歇斯底裡地仰天大吼。

“哦?你還有其他底牌?”陳飛宇微微訝異,不知道這是岑嘯威不願意麪對現實的逃避,還是真如他所說,還有最後的底牌?

武無敵倒是翻翻白眼:“連岑今歌都無力迴天,你還有什麼底牌能夠反敗為勝?”

岑嘯威雙眼瞪得大大的,像一隻發怒的蠻牛:“外界早就傳聞琉璃是‘傳奇後期’強者,你們以為,我在不知道我爸能否順利出關的前提下,隻邀請蛇躍光那幾個廢物來當援手嗎?”

陳飛宇眼中訝異更甚:“你的意思是,你還請了其他強者?”

“不錯。”岑嘯威冷笑道:“我瞞著所有人,請了一位傳奇後期強者來對付琉璃,算算時間,他應該也快到鳳凰山了。”

武無敵、鳳蓮生等人齊齊驚呼,“傳奇後期”強者?靠,岑嘯威還請了這樣的大佛,他們怎麼一點訊息都冇得到?

殷十方同樣嚇了一跳,攻向岑敬元的招式不經意間慢了幾分。

岑敬元精神一振,趁機擺脫殷十方的糾纏,縱身躍到岑嘯威跟前,驚喜道:“哥,你真的請了‘傳奇後期’強者?”

“不錯。”岑嘯威傲然道:“這場決戰如此重要,我怎麼可能不留後手,做好萬全的準備?”

彷彿是為了印證他的話,一股強悍如大海巨浪的氣勢湧來,籠罩整個紅楓林,壓得眾人心裡發悶,差點喘不過氣來。

琉璃也是一陣訝異,和岑今歌同時停手,向不遠處望去。

隻見已經被寒氣冰封的山路台階上,一名白髮老者邁步走來,氣度如山嶽,氣勢似驚濤,所過之處,周圍堅冰紛紛碎裂成冰晶,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眾人臉色大變,這位白髮老者的氣勢是如此強大,完全不在岑今歌之下,這說明來者的實力,絕對到了“傳奇後期”境界!

“他終於來了!”岑嘯威大喜過望,激動之下身軀微微顫抖:“琉璃就算再厲害,也不是兩位‘傳奇後期’強者的對手,岑家纔是笑到最後的勝利者!”

武無敵和鳳蓮生對視一眼麵麵相覷,暗暗後悔出手早了,萬一琉璃和陳飛宇輸了,岑家絕對不會放過他們。

“原來是開山老哥,一彆二十年不見,老哥的實力越發精純了,真是可喜可賀!”岑今歌大喜過望,他已經認出了來人,自信兩位“傳奇後期”強者聯手,絕對能夠順利斬殺琉璃和陳飛宇!

琉璃向後躍到陳飛宇旁邊,兩人對視一眼,露出怪異的神色。

因為邁步走來的人,正是之前在禹仙山上,和柳清風一同圍攻過琉璃的白陽宗宗主—開山老人。

當初柳清風搶走“佛骨舍利”後,開山老人忌憚陳飛宇的“裂地劍”,非但冇有趁著琉璃和陳飛宇重傷的時候繼續動手,反而態度曖昧,還開口邀請陳飛宇和琉璃一起前往他的白陽宗作客。

以至於陳飛宇和琉璃到現在都冇搞清楚,開山老人和他倆之間到底是敵是友?

眾目睽睽下,開山老人走了過來,看到岑今歌渾身負傷後,心中升起一抹訝異,不露聲色寒暄道:“多年不見,岑兄風采……風采更勝往昔,哈哈。”

接著,他環視一圈,看到琉璃和陳飛宇後頓時睜大雙眼,怎麼他倆也在這裡,難不成岑今歌身上的傷,是琉璃造成的?

他前些天接到岑嘯威的電話後,看在和岑今歌相識一場的份上,便點頭答應來鳳凰山助戰,並不知道岑家要對付的人是陳飛宇和琉璃,現在驟然見到兩人,心中驚訝不已。

“見過開山前輩。”岑嘯威微微鞠躬,並冇有看到開山老人的神色。

接著他轉過身來麵對陳飛宇和琉璃,得意大笑道:“我來給你們介紹下,這位氣度非凡的前輩是白陽宗的宗主開山老人,一身‘傳奇後期’實力通天徹地。

有開山前輩在此坐鎮,再加上我父親,琉璃絕對不是對手,今日,不隻是陳飛宇,凡是得罪過岑家的人統統都要死!”

說完之後,他和岑敬元哈哈大笑起來,彷彿勝券在握。

岑今歌也笑著點頭,有了開山老人聯手,琉璃必敗無疑。

武無敵、殷十方等人臉色頓時白了一下,心中湧出絕望之感。

突然,在岑嘯威等人囂狂的笑聲中,陳飛宇神色怪異,對開山老人道:“你怎麼來了?”

岑嘯威眉頭倒豎,喝道:“放肆,竟然敢對開山前輩如此說話……”

他的話還冇說完,開山老人已經拱手,笑道:“陳小友好,琉璃小姐好,一段日子不見,兩位彆來無恙否?”

看他神態語氣,比剛剛跟岑今歌打招呼時還要客氣許多。

周圍眾人一片嘩然,岑敬元的笑聲更是戛然而止!

岑嘯威和岑今歌神色微變,心中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