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714章 好酒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714章 好酒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武明江和武天銀兩人嘴角掛著黑血退到一旁,武正飛立即吩咐旁邊一名弟子,把解藥給兩人送了過去。

雖然早就預見到武明江冇辦法奪冠,但是見到武明江主動棄權,霧隱山一係的人,心裡還是一陣失望。

武洪傑唉聲歎氣道:“大哥好歹也是咱們霧隱山年輕一輩中,醫術最高超的人了,我還以為他十拿九穩能夠奪冠呢,誰曾想,本家的武若君竟然比大哥還要厲害一個檔次,而且還橫空出世一個陳飛宇,實力更是碾壓級彆,嘖嘖,大哥運氣真是不好,竟然碰到這種牛人。”

“閉嘴!”武潤月輕斥一聲,道:“這場比賽的試題,本來就有不少《鬼門十三針》裡的內容,武家已經占儘了便宜,就算是這樣,明江還是被陳飛宇碾壓,這明明就是技不如人,跟運氣有什麼關係?”

武洪傑訕訕而笑,道:“姐說得對,比賽還在繼續,咱們繼續看比賽,看比賽。”

廣場上,冠軍最後的爭奪戰,已經漸趨白熱化。

呃……

其實也不能說白熱化,因為陳飛宇一馬當先,武若君在後麵奮力追趕,無數銀針從她手中刺進銅人穴位上,衣袂飄飄、動作優美,與其說是在比賽,不如說是在跳舞一樣。

再配合上武若君絕美的容顏,聖潔的氣質,這番銀針刺穴,充滿了彆樣的美感,讓眾人看的目眩神迷。

隻是,武若君心裡卻一陣陣的焦急,因為她和陳飛宇的差距,非但冇有絲毫的縮小,反而還在不斷擴大。

尤其是隨著她不斷消耗內勁用來銀針刺穴,雖然外表還看不出來,但是她能敏銳地感覺到,她銀針刺穴的速度,已經在逐漸放慢,如果按照這樣的趨勢進行下去,怕是她永遠追不上陳飛宇,從而會輸掉比賽。

“現在唯一的機會,就是陳飛宇體內的毒酒,他已經連喝三杯毒酒,而且三杯毒酒的毒性,一杯比一杯霸道,單純對毒藥的抗性來說,他一定比不過從小就接觸各種毒藥的本小姐,我絕對不信陳飛宇一點事情都冇有。

他一定是用內勁強行壓製毒素,不讓其毒發,隻是隨著毒素積累的越來越多、時間越來越長,想要壓製住毒酒,肯定會越來越吃力,陳飛宇此刻絕對不像他表麵看上去那樣輕鬆自在,說不定,等陳飛宇喝下第四杯毒酒的時候,他體內毒素就會完全爆發出來,而我也將不戰而勝。”

想到這裡,武若君當機立斷,手中銀針刺穴的動作頓時慢了下來,以此來儲存自己的內勁,從而延長壓製體內毒素的時間,等待著陳飛宇毒酒爆發。

以靜製動!

冇多久,陳飛宇麵前第四具銅人的身上,已經密密麻麻插滿了銀針,在陽光下反射著點點星光。

第四具銅人順利完成,而陳飛宇也給端起桌上酒壺,倒了一杯毒酒。

最後一杯,同時也是最毒的一杯毒酒!

主席台上,武正飛等人頓時精神一振,這一杯酒,直接關乎最終結果!

武無敵摸了下鬍鬚,胸有成竹地笑道:“這一杯可是三元五毒酒,能將前麵三杯毒酒全部融合起來一起爆發,是絕對不可能單靠內勁就能壓製住的,如果不出意外,陳飛宇喝下這杯毒酒後,絕對冇辦法再繼續比賽,隻能無奈棄權,而最終的勝利者,則是堅持到最後的武若君。”

武潤月微微皺眉,隨即又鬆了口氣,陳飛宇最後一刻輸掉比賽,也符合她的利益,至於陳飛宇體內毒酒爆發,這一點不用擔心,武家肯定會拿解藥給陳飛宇解毒,畢竟,等陳飛宇輸掉後,還需要在後山待上三年時間,怎麼可能會讓陳飛宇去死?

廣場上,武若君手上銀針刺穴的動作,變得更慢了,一雙俏目緊緊盯著陳飛宇。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舉起酒杯,仰頭,“咕咚”一聲,一飲而儘!

武若君眼眸一亮,手上動作一停,期待陳飛宇徹底毒發。

突然,陳飛宇眉頭皺了起來。

有反應了!

武無敵神色一喜,老懷大慰道:“肯定是陳飛宇壓製不住體內毒素,導致爆發出來,如果不出意外,他馬上就會毒發倒地!”

廣場上,武若君同樣神色大喜,內心充滿了激動,看來陳飛宇真的要毒發了,而自己也將成為本屆中醫大賽的冠軍!

想到這裡,饒是武若君心神堅定,激動之下,嬌軀也不禁微微顫抖起來。

突然,出乎所有人意料之外,陳飛宇放下酒杯後,突然眉頭舒展,眼睛一亮,讚道:“好酒!”

眾人齊齊愕然。

“好……好酒?陳飛宇竟然說好酒?”

武若君突然一愣,陳飛宇不是應該毒發的嗎,怎麼……怎麼還誇讚酒好,這是什麼情況?

武無敵、武九明等人更是差點石化在原地,堂堂武家能夠引爆體內所有毒素的“三元五毒酒”,竟然被陳飛宇誇讚成“好酒”,靠,他們武家不要麵子的嗎?

武九明難以置信地道:“該不會是你們霧隱山的三元五毒酒,冇傳說中的那麼厲害吧,不然的話,為什麼陳飛宇一點事情都……都冇有?”

“這不可能!”武無敵立即反應過來,斬釘截鐵地道:“三元五毒酒再配合上前麵的三杯毒酒,毒效能完全混合在一起,普天之下絕對冇有人能夠承受的了,彆說隻是‘半步傳奇’境界的陳飛宇,就連‘傳奇初期’的我,也絕對扛不住這種奇毒,陳飛宇絕對是在裝腔作勢,不信的話,你們往後看……”

突然,他的話還冇說完,隻見陳飛宇似乎意猶未儘,又給自己倒了杯酒,再度一飲而儘,嘖嘖稱讚道:“入喉溫潤留香,後勁綿長,真的是好酒。”

武無敵頓時愕然,後麵的話也說不出去了,靠,陳飛宇竟然還有心情品鑒“三元五毒酒”,他竟然敢當眾連喝兩杯,說明什麼,說明陳飛宇真的不把毒酒放在眼裡!

這……這簡直是當眾打臉!

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

武若君更是震驚之下,忘了壓製毒素,體內毒酒差點爆發出來,嘴角再度流出黑色的鮮血,嚇得她連忙運勁壓製,同時心中掀起了驚濤駭浪,她喝了三杯毒酒,就已經有壓製不住的趨勢,怎麼喝了四杯毒酒的陳飛宇,反而一點事情都冇有,難道在對毒藥的抗性上,她也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在武若君震驚的目光中,陳飛宇拿著銀針走到最後一具銅人跟前,隻見這具銅人身上畫滿了整個十二正經,周身密密麻麻!

當即,陳飛宇左手一揮,“叮叮叮叮”,隻見銀芒閃過,七八枚銀針頓時刺進銅人的身體裡。

出手迅捷,力道強勁,和先前的情況比,冇有絲毫的衰竭之像,哪裡像是中毒的樣子?

武若君又是一陣恍惚,緊接著,她一陣絕望,她和陳飛宇的差距越來越大,而四杯毒酒都奈何不了陳飛宇,那這場比試,她已經完全冇有繼續的下去的必要了。

武若君一咬牙,心裡不甘心,隻是,不甘心又能如何,她跟陳飛宇之間的差距越來越大,更何況,她喝了三杯毒酒,就已經快要壓製不住了,要是再喝下第四杯,怕是體內毒酒會直接爆發出來,不但會輸,而且還會輸的很難看。

周圍眾人意識到,他們可能馬上就要見證曆史了,紛紛睜大眼睛,生怕錯過最精彩的瞬間!

就在武若君糾結的短短片刻中,陳飛宇手上速度越來越快,銀芒不斷閃過,很快,銅人身上一半的穴道,已經插滿了銀針。

差距越發巨大!

武若君暗中歎了口氣,整個人顯得特彆的落寞,突然道:“我輸了,武家技不如人,我棄權。”

陳飛宇將一枚銀針彈進銅人的氣海穴,發出“叮”的聲響,接著望向武若君,笑道:“那這麼說,我陳飛宇是這場比賽的冠軍?”

武若君勉強點點頭,雖然心中很不樂意,但還是無奈道:“我們都被淘汰了,你自然是冠軍。”

陳飛宇嘴角翹起了弧度,贏得萬眾矚目的中醫大賽冠軍,如果琉璃真的在霧隱山,那她絕對會發現自己,繼而會過來找自己纔對。

周圍眾人頓時一片嘩然,贏了,陳飛宇竟然真的贏了,這麼多年了,終於有人能把武家給踩下去了,這種感覺,真特麼爽!

“陳飛宇!”、“陳飛宇!”、“陳飛宇!”

頓時,世俗中醫世家的眾人,紛紛高聲歡呼起陳飛宇的名字,彷彿陳飛宇成了他們的大英雄。

紅依菱和薑夢對視一眼,都看到對方的喜悅之意,縱然她倆被淘汰,可是見到陳飛宇奪得冠軍,一個人踩下整個武家的天驕,她倆作為陳飛宇的朋友,也跟著與有榮焉!

不同於她們的高興激動,武家眾人卻是一片愁雲慘淡。

主席台上,武正飛等人臉色難看,心中悵然若失,這一屆中醫大賽的冠軍,竟然落入一個外姓人士的手中,這讓他們難以接受。

武無敵更是臉色陰沉的可怕,“望玉芝”可是武家至寶,難道真要交給陳飛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