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694章 賽場上的異樣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694章 賽場上的異樣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武洪傑驚訝道:“我記得老爹分明說過,這次的試題難度非常高,這個叫陳飛的傢夥,不到一分鐘就交卷,他該不會是答不出來,所以主動放棄了吧?”

“應該不是。”武潤月想起陳飛宇自信的樣子,不由輕蹙秀眉,也懶得糾正武洪傑喊錯了陳飛宇的名字,道:“或許,是因為他真的答完試題了。”

武洪傑撇撇嘴,道:“要麼是他瞎答一通,要麼就是他運氣好,正要碰到一個簡單的題目,對,絕對是這樣。”

“誰知道呢?”武潤月搖搖頭,盯著陳飛宇的身影,道:“等待會兒看陳飛宇是晉級還是淘汰就清楚了。”

主席台主位上,霧隱山武家家主武正飛也看到了交卷的陳飛宇,眼睛亮了一下,笑道:“竟然這麼快就有人答完第一道題了,看來這一屆的中醫比試大賽,也有了一些值得重視的人才,難得,真是難得。”

一直和他並肩而坐的武九明撫了下白鬚,不以為然地笑道:“他雖然答題的速度快,可這並不能代表他醫術高,說不定他正好碰到了擅長的題目,運氣比較好而已,當然了,不管他醫術是否真的高超,這屆中醫大賽,終究還是咱們四脈之間的競爭。”

“這倒是。”武正飛點頭而笑,心裡卻是一陣凜然。

這次主家派來的參賽選手,可是號稱武家百年來最有中醫天賦的武若君,雖然年僅二十多歲,可醫術之高,就連武家一些長老級的人物都不是對手,堪稱是這屆中醫大賽的奪冠熱門人選,在武正飛看來,武若君絕對會成為他們霧隱山一係最大的對手!

是以,武正飛雖然依舊在看著陳飛宇,可是眼中已經冇有了陳飛宇的存在,心裡隻想著怎麼才能讓霧隱山一係獲得冠軍。

卻說廣場上參賽的選手們同樣注意到了陳飛宇,眼見陳飛宇這麼快交卷,紛紛愕然之餘,隻覺得壓力更大。

薑夢看了眼陳飛宇的背影,又看了看自己卷子上才寫了三分之一的‘百病賦’,剩下的三分之二還得冥思苦想連蒙帶猜,不由一陣苦笑,難道自己跟陳飛宇的差距,真的有這麼大?

很快,陳飛宇便拿著卷子拿到了其中一位裁判的麵前,道:“你好,我答完了。”

這名裁判是一位穿著白大褂,戴著黑邊眼鏡,並且頭髮花白的老者,估摸得有七八十歲左右,並且在他麵前桌子的桌腿旁邊,放著厚厚一大摞典籍,足足有近一米高。

裁判驚奇地看著陳飛宇,道:“這麼快就答完了?”

他叫武林江,在武家中輩分很高,甚至比武潤月的爺爺武無敵的輩分都要高一輩,這次他毛遂自薦來當裁判,冇想到會遇到這麼快交卷的選手,不由多看了陳飛宇兩眼。

陳飛宇聳聳肩,道:“卷子上的題不是很難。”

“好囂張的小子!”

武林江微微皺眉,心裡有些不喜,心裡打定主意,要是陳飛宇回答的不對,立即淘汰掉陳飛宇。

他接過陳飛宇的卷子,先是看了眼卷子上的題目,背寫出《長生歌》?

武林江心頭一陣驚訝,他學醫五六十年,不客氣的說,連他都是今天第一次聽到《長生歌》,難道眼前這小子全寫出來了?

當即,武林江從旁白堆積得厚厚的典籍裡找到《養生秘旨》這本書,從裡麵找到《長生歌》後,仔仔細細和陳飛宇的卷子覈對了一遍,越看越是驚訝,答案竟然完全正確,甚至就連錯彆字都冇有。

“你叫什麼名字?”武林江抬起頭,對陳飛宇產生了一絲好奇,當然,僅僅默寫成功《長生歌》還不能說明什麼,說不定陳飛宇這幾天恰好看過《長生歌》,瞎貓碰到死耗子罷了。

“陳飛宇。”

武林江點點頭,把陳飛宇的卷子放在左手邊,道:“你可以晉級下一輪試題了,你可以選擇現在就答題,也可以選擇稍微休息一下,等其他人都答完試題後再一起開始。”

“不用那麼麻煩了,對我來說都一樣,現在就開始吧。”陳飛宇淡淡道,胸有成竹。

“真是個囂張的小傢夥。”武林江嘀咕了一聲,搖頭道:“既然你這麼自信,那我就成全你。”

說著,武林江隨手抽出一張卷子,看了眼題目,上麵寫著“請解釋‘百病皆生於六氣’的原理,以及相應的病例”,這道題難度適中,但是範圍卻很廣泛,一不小心就有錯答或者是漏答的可能性。

武林江遞給陳飛宇,道:“這張卷子給你,拿回去答題吧,不過彆怪我冇提醒你,萬一答錯了,你就被淘汰了。”

陳飛宇看來眼卷子上的題目,並冇有接過卷子,而是說道:“這道題同樣很簡單,我直接把答案說出來吧,也省的浪費時間。”

“你要直接把答案說出來?”武林江越發驚奇。

“不可以嗎?”陳飛宇好奇地反問道。

“當然可以,既然你想現在口頭答題,我冇理由阻止你。”武林江暗暗搖頭,這個叫陳飛宇的年輕人實在是太囂張了,解釋“百病皆生於六氣”,這道題所涉及的範圍非常廣泛,如果冇有宏觀、係統的中醫知識,就算在卷子上寫出來都很容易出現錯漏,更何況是臨時性口答?

在武林江看來,陳飛宇這麼自以為是,隻怕會在這一道題上栽跟鬥,從而被淘汰。

“既然可以,那我就開始答題了。”陳飛宇稍微組織了下語言,道:“人有五臟,地有五行;人有六腑,天有六氣。六氣分彆是風、寒、暑、濕、燥、火。風有風寒、風熱。風寒者,發散祛風,則風自解。風熱者,疏散熱鬱,則風自平……”

當即,陳飛宇將“六氣”的病因與症狀分彆說了一遍。

武林江越聽越是驚奇,他發現陳飛宇邏輯清晰,答案也自成係統,並且深入淺出,短短幾句話,便將“六氣”的特征給概括了,這說明什麼?說明陳飛宇在中醫一途上,絕對有著自己獨到的見解,以及擁有宏觀、係統的學識。

自然而然的,武林江對陳飛宇又高看了一層,難掩欣賞之意,點頭稱讚道:“你回答的很好,想不到這一屆中醫比賽中,還有你這樣的少年俊傑,也不枉我特地毛遂自薦來當裁判了。”

陳飛宇自信地笑道:“這麼說來,我這一道題算是過關了。”

“當然過關了,不過你先彆得意……”武林江忍不住想再考校陳飛宇一番,又抽出一張試卷遞給陳飛宇,道:“你來回答下這道試題。”

陳飛宇低頭看了下,隻見上麵寫著“中風中氣之彆”。

“這有何難?中氣與中風相似,而兩者之間的區彆,風中身溫,氣中身冷……”當即陳飛宇將其論述了一番,最後道:“根據《原病集》記載,中氣乃七情所傷,氣厥而暈,所以身寒氣冷,這就是中風與中氣的區彆。”

武林江眼睛越來越亮,他已經很少見到像陳飛宇這等醫學人才了,老懷大慰之下,不由一時技癢,又抽出幾張卷子來考驗陳飛宇。

而陳飛宇也冇讓武林江失望,不管是多麼難的中醫試題,在陳飛宇眼中一點難度都冇有,答案更是信手拈來。

於是乎,比賽現場就出現極為奇怪的一幕。

廣場上三百位參賽選手絞儘腦汁的答題,而在廣場最前端,武林江和陳飛宇一問一答,彷彿旁若無人,由於裁判的位置距離其他人比較遠,彆人也聽不清楚他倆在聊什麼。

很快,所有人發現了陳飛宇和武林江那邊的情況,好奇之下,不少人都開始指指點點,甚至就連主席台上武正飛和武九明等一眾高層大佬,也覺得心下奇怪,竊竊私語起來。

“江老可是武家的老前輩,一向眼高於頂不問世事,這次好不容易他心血來潮出山當裁判,怎麼……怎麼跟一個外姓人士聊那麼長時間,難道那小子有什麼獨到之處?”武正飛盯著陳飛宇,心頭一陣狐疑。

武九明搖頭道:“這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能讓江老都感興趣的人,想來不是什麼平凡之輩,看來本屆中醫大賽,除了咱們四脈之外,要再出一匹黑馬了。”

“或許吧,到時候關注下那小子,看看他是否能順利晉級正式比賽再說。”武正飛微微皺眉,心裡對陳飛宇開始多了一絲關注,當然,也僅僅是“一絲”關注而已。

另一邊,武洪傑同樣驚訝,道:“姐,江老跟那小子怎麼聊了那麼長時間,難道他們之前就認識?”

“你用你腦子想一想,江老二十年都冇下過霧隱山了,你覺得能認識嗎?”武潤月瞪了他一眼,隨即望向陳飛宇,低聲道:“看來連江老都開始察覺到他的不一般了,嘖嘖,他真是個不管到哪裡,都能很快成為目光焦點的人,真是臭屁。”

廣場上,陳飛宇又遊刃有餘地回答了幾道難題,武林江驚豔之餘,也發現了周圍眾人對這邊投來的奇怪目光,知道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心頭暗道一聲可惜,隨即笑道:“不錯,很不錯,你等下,我再給你一張卷子,你拿回座位上慢慢做,如果能答出來,我就直接讓你晉級正式比賽。”

說罷,武林江並冇有抽出卷子,而是拿出一張空白的a4紙,刷刷刷在上麵寫下試題後,遞給了陳飛宇。

陳飛宇接過後,頓時皺起眉頭,隻見上麵一共有三道試題,而且難度奇高!靠,這不是欺負人嗎?

武林江看到陳飛宇無語的樣子,頓時一陣洋洋得意,小樣,我就不信你能全答出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