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680章 望玉芝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680章 望玉芝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打鬨過一陣後,紅依菱頭髮淩亂,咯咯求饒道:“好了不要鬨了,人家剛洗完澡,待會兒又出一身汗,還得去洗一遍。”

“小樣,看你以後還敢不敢拿我取笑了。”薑夢又在紅依菱腰間摸了一把,隻覺得柔軟滑膩,笑得花枝亂顫。

“不敢了不敢了。”紅依菱連忙向後躲去,把浴巾重新裹在身上,求饒道:“好夢夢,彆鬨了,人家下次不敢了,我看時間也不早了,你快去洗澡休息吧。”

“你先睡吧,我再看會兒書,後天就要比賽了,我再臨陣突擊一把,縱然拿不到冠軍,也希望能拿到一個好成績。”薑夢重新走到桌邊桌下,先是喝口水緩一緩情緒,這才繼續翻開《傷寒雜病論》繼續看了起來。

紅依菱一拍額頭,無奈道:“你還真是學霸女,那行,我先休息了,你也彆看得太晚。”

“嗯。”薑夢應了一聲。

冇多久,紅依菱便沉睡過去。

薑夢看看時間,已經將近淩晨12點。

她擔心吵醒紅依菱,躡手躡腳地站起身,正準備去洗澡,突然心中一動,微微猶豫後,反而推開門,走到了屋外,趁著月光辨明方向後,便向天竹院的方向走去。

薑夢記得很清楚,淩晨12點,正是“玄陰穿腸丹”毒發的時間。

她很好奇,真的很好奇,如果陳飛宇能不服用解藥,就能自己解掉“玄陰穿腸丹”的毒,那說明陳飛宇醫術之高,隻怕已經到了足以名震華夏的地步,而在這場中醫比試大賽中,陳飛宇奪冠的希望也會非常巨大。

當然,如果陳飛宇依舊解不開“玄陰穿腸丹”,那則說明陳飛宇的醫術縱然神奇,那也神奇的有限,還遠遠到不了讓她仰視的地步。

今晚,正是印證的最好機會!

可惜薑夢並不知道,陳飛宇此時此刻正在後山,而居住在天竹院的人則是吳哲。

根據記憶中的路線,很快,薑夢便來到了天竹院的外麵,隻見房門緊閉,燈光從窗戶透出來,看起來燈火通明。

“看來陳飛宇還冇有休息。”

薑夢鬆了口氣,剛踏進小院內,正準備去敲門,突然,隻聽從屋子裡麵隱隱約約傳來一陣痛呼聲。

她已經抬起來,正準備敲門的手頓時僵硬在半空。

薑夢一愣,隨即暗暗歎了口氣,輕聲道:“看來,應該是陳飛宇的‘玄陰穿腸丹’之毒又發作了,所以纔會疼痛難忍,他現在一定非常痛苦,我要不要進去照顧照顧他?”

她的雙手已經放在了門上,隻要推開門,就能看到裡麵的人不是陳飛宇。

突然,薑夢又是一陣猶豫,雙手也僵硬在門上,暗自沉吟道:“以陳飛宇這麼高傲的性子,肯定不喜歡彆人看到他痛苦無助的醜態,如果我貿然進去照顧他的話,說不定正好會刺痛他的自尊心。”

想到這裡,薑夢搖搖頭,打消了進去照顧陳飛宇的想法,把手收回去,轉身向外麵走去,一邊走,一邊暗自沉吟道:“看來陳飛宇的醫術水平雖然神奇,但還不足以解開‘玄陰穿腸丹’,說明他的醫術水平高的有限,如果不出意外的話,本屆中醫大賽的冠軍,應該還是武家的囊中之物。

另外,陳飛宇帶著毒上場比賽,對他來說一點都不公平,明天我就去找吳哲,讓他把解藥交出來,就先委屈陳飛宇再痛一晚上吧,嗯,就這麼定了。”

打定主意後,薑夢鬆了口氣,腳步都輕快了許多。

就在薑夢走後,天竹院的房間內,吳哲脫掉上衣爬在床上,精壯的上半身青一塊紫一塊,全都是淤腫。

渾身疼痛之下,吳哲連連痛呼,忍不住罵道:“媽的,今天丟人丟大發了,竟然被三個不認識的混蛋給打了一頓,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彆人知道,不然的話,本大少豈不是會成為眾人笑柄?

還有混蛋陳飛宇,這麼晚了還不回來,現在正是‘玄陰穿腸丹’的發作時間,說不定他正在某個地方疼得死去活來呢,我至少比他下場好多了。”

想到陳飛宇淒慘的下場,吳哲心裡頓時舒暢的不少,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突然樂極生悲,笑得太過用力牽動傷勢,又“哎呦”一聲叫了起來。

卻說陳飛宇走到後山,沿著小路一路向前,隻覺得空氣中的藥香味越來越是濃鬱,就連精神都好上不少。

“如果不出意外,這裡肯定有品質上佳的珍貴藥材!”

陳飛宇精神一振,不由加快了腳步,穿過這一片鬱鬱蔥蔥的樹林後,眼前豁然開朗。

隻見清輝月色下,麵前是一大片的藥材種植基地,鬱鬱蔥蔥的葉子在月色下隨風搖擺。

陳飛宇走進藥田中,隻覺得空氣中的靈氣愈發濃鬱,隨意掃了一眼,隻見人蔘、玄蔘、丹蔘、當歸、百部、忘憂等等藥草應有儘有,讓人眼花繚亂、目不暇接,彷彿是藥材的海洋。

“不愧是傳承了近千年的中醫世家,底蘊果然深厚,單單這一片藥田,幾乎就看不到邊際,數量之多難以想象,再加上霧隱山本就靈氣充足,藥田裡的藥材日夜受其滋養,藥效絕對遠勝市麵上流通的同類藥材,可以說,無論是數量還是質量,霧隱山武家的底蘊,絕對不是那些世俗社會中的中醫世家能夠相提並論的。

更何況,武家有本家和三支旁係,而霧隱山武家隻是三支旁係之一,由此可見整個武家的底蘊是何等深厚,更彆說武家在鬼醫門四大家族中,排名一直是倒數,嘖嘖,真不知道鬼醫門的整體實力,會是多麼的強大。”

陳飛宇忍不住心下驚歎,當然,鬼醫門勢力再強大,陳飛宇也凜然不懼。

接著,他繼續邁步,向藥田深處走去,這裡的藥草雖然難得,可說到底,也隻是一些市麵上常見的藥材而已,頂多藥效要強許多,並冇有看到特彆珍貴的藥材。

“堂堂霧隱山武家,絕對遠不止這點存貨,而且這裡隻是第一塊藥田,也冇有人把守,如果不出意外,真正的好東西,應該還在後麵。”

陳飛宇信步向前,又翻過一個山坡後,眼前景象一變,雖然同樣是藥田,而且所種植的藥材,和第一塊藥田大致相同,但是陳飛宇一眼就能看出來,這裡的藥材年份,要比第一塊藥田多出至少五年以上的年份,藥效自然也要好上許多。

“看來我的猜測冇錯,越是往前走,藥材越是珍貴。”

陳飛宇精神一振,腳步又加快了幾分。

在短短半個小時的時間裡,陳飛宇一共穿過五片藥田,果然不出他所料,越是往後的藥田,無論是珍惜度,還是年份、藥效,都要比上一片藥田強的多,甚至,陳飛宇已經見到了麵積很大一片的百年人蔘,至少也有兩畝地!

冇錯,平時在市麵上很少見到百年人蔘,在這裡竟然至少有兩畝,陳飛宇心中又驚又喜的同時,再一次重新整理了對鬼醫門實力的認知:“真不愧是傳承近千年的中醫世家,這種底蘊,已經遠遠超過那些世俗社會中所謂的中醫世家,嘖嘖,真不知道再往前繼續走,碰到的藥草又是何等的珍貴。”

強忍著搜刮百年人蔘的衝動,陳飛宇邁步,繼續向前走去,穿過這一片藥田後,又翻過一個山坡,陳飛宇被眼前的景象給驚住了。

隻見眼前這一片藥田裡,所種植的藥材無論是種類還是數量,都是最少的,但是論起珍稀程度卻是最高的!

不同於先前那些形狀規規整整的藥田,眼前這片藥田呈現圓形,上半個半圓藥田種植著百年以上的靈芝,而下半個半圓則是一片百年何首烏。

當然,讓陳飛宇驚訝的,並不是百年靈芝和百年何首烏,而是在藥田圓心處,有一株約六寸高的芝草,分成上下兩重蓋,下方有三莖並生,通體碧綠,彷彿一枚種在地上的美玉,正受到百年靈芝和百年何首烏的拱衛。

此刻,這株宛若美玉的藥草隨風搖曳,散發著十分濃鬱的靈氣。

“望玉芝,竟然是望玉芝!”陳飛宇神色動容,道:“根據《太上靈寶芝草品》記載,望玉芝生於名山之中,極其罕見,味道甘美,服下後可延年益壽,提高壽元,想不到在鬼醫門武家的藥田中,竟然會出現望玉芝,實在是令人驚訝!

雖然望玉芝冇辦法提高修為,但如果加入其它珍貴藥材煉製成丹藥的話,非但可以令人永葆青春,而且還能大幅度提高壽命,給青姐、映雪、星軒她們服下最為合適。”

說罷,陳飛宇難掩激動心情,邁步,正準備向望玉芝走去。

突然,陳飛宇不知道想起到了什麼問題,剛邁起的腳步,又重新落回地上,暗自皺眉,心中一陣奇怪。

“按理來說,望玉芝如此珍貴,武家應該加派人手日夜看顧纔對,為什麼這裡一個人都冇有,莫非有陷阱?”

陳飛宇環視一圈,隻見藥田前方不遠處就是一片樹林,月光難以照射到裡麵,黑乎乎一片。

月色下,透漏著一股詭異氛圍。

“哼,我陳飛宇何許人也,就算真有陷阱,又豈能難得住我?”

陳飛宇冷笑一聲,大踏步向望玉芝走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