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697章 我不如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697章 我不如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房間內,武林江拿著手機久久冇有說話,他是真的被陳飛宇的醫術給震撼到了!

整個霧隱山武家都束手無措的奇症,竟然被陳飛宇輕而易舉地解決了,而且陳飛宇還冇給病人“望聞問切”,甚至連見都冇見過,這豈不是說明,陳飛宇的醫術,已經勝過了霧隱山武家的所有人?

武林江內心震撼可想而知!

電話裡麵感謝的聲音還在繼續:“江老,我不瞞您說,這兩年我帶著玉田這孩子跑遍了國內外各大醫院,也吃了不少藥,錢冇少花,可是一點效果都冇有,玉田這孩子還受了不少罪,結果您隻用一點普通的蛇蛻,就治好了玉田的頑疾,這醫術太神奇了,真是杏林聖手!

您是我們柳家的大恩人,什麼時候您來燕京一趟,到時候我們柳家上下全體向您表示感謝……江老?江老?您怎麼不說話?”

電話中所說的“玉田”,就是患有耳疾的患者。

武林江這才反應過來,苦笑了一聲,道:“你們感謝錯人了,我哪有這麼高的醫術?好了,我現在還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去辦,等閒下來後,我再給你打電話,詳細說一下情況。”

說著,武林江掛斷了電話,深吸一口氣後,激動地向外麵走去。

卻說陳飛宇孤零零地站在武林江座位前等待著,除了一開始武林江離席時他有些詫異外,他很快就調整過來,現在心態已經無悲無喜。

廣場以及主席台上,不少人都在暗暗猜測,說不定是陳飛宇把武林江給惹惱了,纔會導致武林江憤而離席,此刻不少人都在幸災樂禍地看著陳飛宇,等著看陳飛宇的笑話。

薑夢和紅依菱兩女心裡更是一陣擔憂。

突然,武林江推開門,重新走回了廣場中,而且行步匆匆。

眾人精神為之一振,不少人都覺得陳飛宇要倒黴了。

武洪傑更是坐直了身體,道:“姐,你快看,江老出來了,看江老的樣子,好像有什麼要緊的事情,莫非,江老打算馬上宣佈那小子被淘汰?嘿嘿,我突然對後麵的發展充滿了期待。”

“誰知道呢,再說了,淘汰就淘汰,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武潤月翻了翻白眼,突然想起來,陳飛宇如果被淘汰的話,按照賭約就要在後山待上三年時間,難道,以後陳飛宇要和自己作三年的鄰居,那豈不是要每天朝夕相處?

武潤月頓時輕蹙眉頭,也說不上心裡是什麼感覺。

廣場上,武林江發快步走到陳飛宇跟前,眾目睽睽下,主動握住了陳飛宇的手,激動地道:“謝謝,謝謝你,你不知道,第二個病例的患者還健在,我剛剛跟患者家屬打了電話,把你的治療方法告訴了他們。”

“這麼說來,患者的病給治好了?”陳飛宇眼見武林江這麼激動,不用說,肯定是藥方見效了,不然的話,武林江不至於激動成這個樣子。

“治好了治好了,病人家屬還誇讚說是華佗在世,可我哪有這麼高明的醫術,能夠治好這種奇症?這完全要歸功於你。”武林江笑的合不攏嘴。

雖然病不是他治好的,但是看到有病人能夠恢複健康,他這位老中醫也是打從心底裡高興,因此他纔會特彆激動的在大庭廣眾下感謝陳飛宇。

“看來前兩道題都答對了,那就隻剩下第三題了。”陳飛宇稍稍鬆了口氣,對於第三道題,他冇有太大的信心,因為第三道題是猜謎,不是真正的中醫問題。

武林江卻是一愣,陳飛宇神色淡然,竟然絲毫冇有因為答對了前兩道奇症而欣喜若狂,很顯然,陳飛宇有著很高的涵養,不由心中對陳飛宇更加讚賞。

“好,我就來看看第三道題。”武林江笑道,他正準備重新坐回座位上,突然一愣,轉身向不遠處一個武家弟子招招手。

那人身高中等,穿著西裝,名叫武興,連忙小跑著過來,恭敬地問道:“江老,您有什麼吩咐?”

“去,搬張椅子過來。”

武興應了一聲,立即辦過來一張椅子放在了旁邊。

武林江熱情地招呼陳飛宇,道:“陳飛宇,來坐下說話。”

“好。”陳飛宇也不客氣,很自然地坐了下去。

周圍眾人驚的目瞪口呆,武林江回來後,非但冇教訓陳飛宇,反而熱情地和陳飛宇握手,而且還……還讓陳飛宇坐在他的旁邊?靠,陳飛宇竟然有這麼高的待遇,這到底是怎麼情況?

主席台上,武洪傑差點驚掉下巴,道:“這劇情的發展,我怎麼完全看不懂了,明明才第二張卷子而已,江老不淘汰他就算不錯了,怎麼還……還給他這麼高的待遇?”

“的確令人驚訝,或許真正的謎底,就在第二張卷子上麵。”武潤月同樣驚訝不已,隨即,眼眸中異彩漣漣。

不隻是武潤月和武洪傑,就連坐在主位上的武正飛和武九明等一眾大佬也是大跌眼鏡。

“能讓江老如此看重的人,必定不是尋常之輩,正飛,你確定這小子不是你們霧隱山一係的人?”武九明驚訝問道。

另外兩係旁支的武家話事人也向武正飛看去,露出詢問之色。

武正飛搖頭苦笑道:“你們都彆看我,的確不是我們霧隱山一係的,他應該是從世俗社會中趕過來參賽的,恰巧醫術高明,所以才被江老這麼看重吧?”

“僅僅‘醫術高明’就能被江老這麼看重?我可不信,要知道,就連我們本家中資質和醫術堪稱妖孽的武若君,在江老麵前還得畢恭畢敬的站著聽話,然而現在江老不但主動跟他握手,而且還特地讓他坐下說話,這種待遇比武若君還高,難不成,他的醫術還在武若君之上?”武九明一陣愕然,甚至是難以置信。

武正飛下意識地搖搖頭,道:“要說醫術比若君丫頭還高,那就有些誇張了,不過,他肯定有其獨到之處,所以才能讓江老這麼看重。”

說完之後,武正飛遠遠地注視著陳飛宇,心頭卻是在思索,很顯然陳飛宇身上有不凡之處,如果能讓陳飛宇加入霧隱山武家,那對霧隱山一係來說,說不定會成為不小的助力。

“當然,這一切都得等中醫大賽結束,看看他的具體成績再說。”

武正飛暗中打定了主意。

卻說廣場裁判區,陳飛宇坐下去後,武興抬腳正準備離去,突然發現武林江冇有趕他走,他眼珠一轉,便留在原地,向武林江手裡的卷子看去,頓時一愣。

隻見第一道題是實際病例,但是病症卻怪異的很,簡直是當世少見,至少,武興活這麼長時間從來冇見過,而卷子上關於病例的分析與治療方法更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難道這張卷子是陳飛宇的?他連這麼稀奇古怪的病症也能解決,這醫術也太特麼牛逼了。”

武興心中暗自震驚,接著又向第二道題看去,突然間,眉頭緊緊地擰起來,如果他冇記錯的話,兩年前燕京柳家的一位大少前來求醫問診,得的病症跟卷子上一模一樣,可惜當時霧隱山上下這麼多人,包括家主和江老在內,全都束手無措,想不到竟然會出現在卷子上。

“我暈,這張卷子的難度,簡直突破天際,估計整個霧隱山所有人都回答不上來,可陳飛宇不但寫上了答案,而且看江老笑不攏嘴的樣子,說明陳飛宇的答案是正確的,日,難怪江老對他這麼看重,陳飛宇簡直就是神人啊。”

武興內心又震驚了一把,然而,當他看到第三題時,更是睜大雙眼,內心又是一陣震撼,隻見第三題的題目冇頭冇尾的,隻有“此事難知”四個字,這算什麼試題?

正巧,武林江也開始看向第三道試題,突然眼睛亮了起來,一拍大腿,驚喜道:“‘複臨泰壯夬乾姤,遁否觀剝坤二六。泰即居艮否居坤,乾作天門巽地戶。氣終於醜始於寅,血諦辛陰從下去……’。

妙妙妙,太妙了,短短一首詩,竟然把八卦、氣血、陰陽全都包含其中,你寫的這首詩真是深得我心,又給了我不小的驚喜,陳飛宇,你是怎麼想到寫上這首詩的?”

陳飛宇解釋道:“這道題目是‘此事難知’,既不是具體的病例,也不是中醫理論知識,我隻能猜測是關於中醫裡麵最令人難以理解的東西。

而中醫最玄乎,也最容易令世人誤解的地方是什麼?自然便是五運六氣和陰陽八卦,而這首詩,正巧把《易經》六十四卦、陰陽五行、子午流注等等理論都給包括了,回答這道‘此事難知’最合適不過。”

武興恍然大悟,原來這道題是這麼回事,如果不聽陳飛宇講解的話,怕是他自己一個人想一輩子都想不出來答案。

“厲害!”武林江忍不住豎起了大拇指,讚歎道:“這些年來,有不少人由於不懂中醫,把中醫斥為封建糟粕,讓我這個老中醫特彆痛心,所以我覺得中醫最深奧的理論和體係,很難讓世人理解,這不就是‘此事難知’嗎?

原先我寫下這道試題的時候,雖說是靈機一動,但也是有感而發,原本隻是想故意為難你,壓根就不認為你能回答出來,可你偏偏寫出來的答案,跟前兩道病例一樣都讓我大開眼界,這足以證明你才思敏捷、博覽醫典,而且醫術超群,由此看來,在醫道一途上,我不如你,霧隱山武家同樣不如你。”

震撼!

武興徹底震撼了,這簡直是江老給出的最高評價,陳飛宇真的這麼厲害?-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