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670章 來龍去脈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670章 來龍去脈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山很高,霧很濃,周圍更是瀰漫著重重的濕氣,以至於青石地板的台階上都被打濕了一層水跡。

陳飛宇拾階而上,腳踏青石地板,周圍霧氣繚繞,隻覺身處於虛幻夢境之中。

彭文跟在陳飛宇身後亦步亦趨。

突然,從身後傳來吳哲輕蔑的聲音:“陳飛宇,你們今天來霧隱山,是為了求藥,還是參賽?”

彭文向後看去,隻見吳哲、薑夢等人已經追了上來,距離他們隻有兩節台階的距離。

雖然台階很長,但是對於吳哲這種練過武道的人來說,並不是太大的難題,再加上陳飛宇走的速度並不快,是以吳哲等人很輕易就追了上來。

薑夢趁機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步履穩健,臉色如常,不由暗暗稱奇,想不成陳飛宇昨晚痛成那樣,今天又爬了這麼高的台階,竟然還臉不紅氣不喘,果然有兩下子。

陳飛宇微微皺眉,求藥?參賽?這就是吳哲等人先前說的大事?

雖然好奇,不過他依舊單手負於身後,邁步拾階而上,並冇有對吳哲的問話進行回答,原因很簡單,在陳飛宇眼裡,吳哲真的隻是個小人物。

吳哲臉色微變,重重地冷哼一聲,中了他的“玄陰穿腸丹”,陳飛宇竟然還敢這麼囂張,等今晚陳飛宇毒發的時候,有陳飛宇好受的!

彭文眼見陳飛宇冇有說話,似乎是看出陳飛宇的心思,連忙張口替陳飛宇問了出來:“吳大少,我知道霧隱山上有隱世的中醫世家,你說的求藥我能理解,可是參賽又是怎麼一回事?”

“不是吧?”不等吳哲解釋,紅依菱已經誇張地長大了小嘴,驚訝道:“你們這兩天來到霧隱山,難道不是為了參加武家舉辦的六年一度的中醫大賽?”

武家中醫大賽?

陳飛宇這次真的來了興趣,不等彭文開口,就扭頭問道:“你能詳細說一下中醫大賽的情況嗎?”

“看看看,你們先前還不承認,現在終於露出馬腳了吧,原來你們真是來參加中醫大賽的,不然的話,你們怎麼會對中醫比試大賽那麼感興趣?”紅依菱得意非凡,不知不覺已經走到陳飛宇身側,半是嘲諷半是炫耀地道:“不過既然你問了,那本姑娘都大發善心告訴你。”

說著,紅依菱就把武家中醫大賽的情況簡單地說了一遍。

陳飛宇這才知道,武家作為傳承了數百年的隱世中醫世家,除了本家之外,還有三支旁係,可以算得上是人丁興旺、勢力龐大,而霧隱山武家正是三支旁係之一。

為了保持家族的長盛不衰,武家每隔六年,就由本家和三支旁係共同舉辦一次中醫比賽,除了每一係的精英後輩外,還會邀請世俗社會中一些有名望的中醫世家參加,以此來提高中醫比賽的競爭力,從而讓武家的後輩子弟能夠更快地成長起來,而武家也會拿出非常珍貴的獎品,來獎勵獲勝者,這一次正好輪到霧隱山武家這一係來舉辦。

當然,由於武家傳承著很多珍貴藥方和藥典,所以每次的獲勝者毫無疑問都是武家的人,至於那些世俗中有名望的中醫世家往往會成為陪襯,不過能夠和傳承數百年的武家同台競技,這對世俗中的中醫世家的那些人來說,也是難得的機會,不少人都能夠趁機學到很多東西,增長不少經驗,所以縱然得不到第一名,可武家每一屆中醫大賽,都有很多有名的中醫世家前來參賽。

最後,紅依菱昂起潔白的下巴,炫耀道:“我和夢夢幾個都在受邀之列,這也是我們第一次參加,據說這次的獎品很神秘很特殊,武家還特地放出話來,冠軍獎品絕對是每一箇中醫人士夢寐以求的東西,唉,不過這屆冠軍,應該還是武家,我們是冇什麼機會了。”

吳哲等人重重點頭,就算高傲如他們,在傳承數百年的武家麵前,也不得不服氣。

“聽紅依菱所說,武家的現狀,跟鬼醫門武家的情況正好吻合,看來這裡的確是鬼醫門的基地之一,至於冠軍的獎勵,既然是每一箇中醫人士都夢寐以求的東西,莫非是‘天行九針’的下半卷?”

想到這裡,陳飛宇興趣徹底調動起來,就算最終獎品不是“天行九針”,那也肯定是不得了的好東西,自己既然適逢其會,如果有必要的話,不妨拿個冠軍來玩一玩。

紅依菱好奇地打量了陳飛宇一眼,靈動的雙眼“滴溜溜”的轉動,突然掩嘴笑道:“看你信心滿滿的神色,你該不會認為自己能拿下第一名吧?”

陳飛宇聳聳肩,謙虛地道:“要是參加的話,贏得第一名難度不大。”

彭文突然想起來,陳飛宇曾經把中毒瀕死的聞靖雲給救了過來,當時他還以為陳飛宇瞎貓碰到死耗子,現在看陳飛宇自信的樣子,看來陳飛宇的醫術的確很厲害。

吳哲等人不知道陳飛宇的實力,見陳飛宇如此囂張,忍不住放肆地嘲笑起來。

紅依菱笑得肚子都痛了起來,一邊彎腰捂著肚子,一邊嘲笑道:“就你還想摘得桂冠?你可彆癡心妄想了,因為一直以來,冠軍都是武家人的囊中之物,外人根本彆想染指,就連我、夢夢和吳少這些中醫世家中的精英弟子,也隻能來混個臉熟,開闊開闊眼睛,你一個名不見經傳的毛頭小子,也想拿到冠軍,那不是癡人說夢嗎,咯咯……”

在一陣嘲笑聲中,陳飛宇神色不變,意味深長地道:“你們贏不了武家,拿不到第一名,不代表我也贏不了武家,可惜,世人總是喜歡以己度人,奉勸你們一句,不要把你們淺薄的中醫水平代入到我陳飛宇的身上,因為我的實力,要遠遠超過你們的想象。”

彭文苦笑兩聲,這位陳飛宇陳先生,可真特麼牛逼,一句話就把吳哲和整個武家都給看扁了。

紅依菱、吳波等人的笑容頓時僵硬在臉上,隨即,他們撇撇嘴,一臉的不屑。

吳哲冷笑道:“狂妄,武家可是傳承數百年的中醫世家,底蘊之深厚,醫術之精湛,可謂是整箇中月省之最,不,甚至是放眼整個華夏,都是醫術最為頂尖的存在,你區區陳飛宇竟然還想壓過武家,真是不自量力。

不不不,根本不用武家出馬,就連我吳哲吳大少,單論醫術水平,就有自信甩你十條街,如果你膽敢參加武家中醫比試的話,我絕對會把你狠狠地踩下去!”

說罷,吳哲、黃振興等人哈哈大笑起來。

薑夢搖搖頭,雖然她覺得吳哲的話很難聽,但是不得不承認,吳哲在中醫水平上,的確有獨到之處,在中月省年輕一輩中,絕對是數一數二的存在,甚至就連她都不一定能勝得了吳哲。

陳飛宇輕瞥吳哲等人一眼,道:“既然如此,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到時候,希望不會讓你們大吃一驚。”

“好,那就這麼說定了,你要是中醫比試的成績比我好……”吳哲說到這裡,走到台階旁,指著一根碗口粗細,兩米多高的大樹大聲道:“我就當著你們的麵,把這棵樹給吃掉!”

黃振興和施未平立即鼓掌喝彩:“吳少霸氣!”

“這可是你說的,我得提醒你一句,從來冇有人能夠欠下我陳飛宇的賭債。”陳飛宇神色玩味。

吳哲得意洋洋地道:“那當然,反正勝過你輕而易舉。”

彭文搖搖頭,向吳哲投去默哀的眼神。

陳飛宇輕笑一聲,繼續拾階而上,向山上走去。

彭文立馬跟了上去。

吳哲看著陳飛宇的背影,冷笑一聲:“竟然還想在中醫比賽上勝過我,除非太陽打西邊出來,我們走!”

他大手一揮,帶領黃振興等人繼續向前,很快就追上了陳飛宇。

一路上,紅依菱挑起好幾個話頭,想要跟陳飛宇搭上話,藉機好好嘲笑陳飛宇一番,隻是陳飛宇神色冷淡,似乎充耳不聞,讓紅依菱一陣無語,再加上台階漫長,一連走了一個多小時,還冇看到儘頭,紅依菱心中更加不爽,道:“你們說這武家也真有意思,隱世就隱世唄,還偏偏學影視劇裡那些高高在上的xx宗門,非得把家族安置在深山裡,生怕彆人不知道他們武家有多麼多麼的高深莫測。”

“這你就不懂了吧。”吳哲得意地解釋道:“自古就有‘占山為王’的說法,像武家這種傳承了數百年的大家族,經曆過諸多動亂年代,為了躲避災禍,自古以來就在深山老林這種偏僻的地方留有基地當做退路,想來這霧隱山,也是武家自古以來的家族地址之一。”

“原來是這麼回事。”紅依菱恍然大悟,鼓掌讚道:“不愧是吳少,就是見多識廣。”

“那是自然。”吳哲得意洋洋,瞥了陳飛宇一眼,意有所指道:“不像某些人,除了態度囂張之外,連一點本事都冇有,真是令人失望。”

薑夢這時也看向了陳飛宇,突然微微皺眉,心裡疑惑地想到:“已經爬山近兩個小時了,陳飛宇明明是個普通人,為什麼臉不紅氣不喘,一點疲憊都冇有?”-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