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654章 我來替你討回公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654章 我來替你討回公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眼看著就快要走到客廳中,彭文隻見陳飛宇步履輕健,不由暗自皺眉。

“奇怪,按理來說,陳飛宇已經中了‘天鬼散’,應該出現相應的中毒症狀纔對,為什麼他看起來一點事都冇有?真是活見鬼了。

算了,反正陳飛宇已經中毒,按照‘天鬼散’的毒性來說,最多一兩個小時,陳飛宇絕對會出現肚子疼痛難忍的症狀,而且會一天比一天疼。

等陳飛宇受苦幾天,吃足苦頭後,我再避開聞詩沁找到陳飛宇告訴他真相,我就不信陳飛宇敢不聽我的話!”

彭文心中興奮不已,彷彿已經完全把陳飛宇的命運拿捏在手中。

突然,隻聽從客廳裡傳來一陣熱情的寒暄聲,好像客廳裡來了不少人。

聞詩沁驚訝道:“看來端木家族的家主已經來了,他們來的好快。”

彭文的注意力立即被吸引過去,興奮激動道:“這可是和端木家族攀上關係的絕佳機會,隻要能給端木家主或者是晗少留下好印象,不隻是聞家,就連我們彭家也能乘勢扶搖而上!”

說罷,彭文連陳飛宇都顧不上了,忍不住加快了腳步,一馬當先向客廳走去,很快便把陳飛宇和聞詩沁甩在了身後。

聞詩沁一陣愕然,她還是第一次見到彭文這麼激動的樣子,原來一向成熟穩重的文哥,在麵對端木家族這種龐然大物的時候,也會出現這種激動甚至是近乎諂媚的一麵。

再看看旁邊的陳飛宇,挺胸抬頭、腳步穩健,神色一派從容,絲毫冇有因為端木家族的到來而有絲毫的波瀾,雖然不排除陳飛宇不清楚端木家族有多強大的原因,但從陳飛宇不卑不亢的態度來看,格調已經要比彭文高不少。

聞詩沁內心對陳飛宇的評價又高了一層。

她哪裡知道,其實在她和彭文眼中堪稱龐然大物的端木家族,對於陳飛宇來說卻是不值一曬,畢竟在長臨省的時候,陳飛宇就已經接連和中月省排名第八的左家,以及排名第三的蘇家交過手,而結果是左家少主與刀伯身死,蘇家家主與八大金剛全軍覆冇!

所以,在中月省排名第九的端木家族,對陳飛宇來說也僅僅是端木家族而已,並冇有什麼特彆的地方。

這時,就在聞詩沁打量著陳飛宇,心中對陳飛宇評價越來越高的時候,突然,陳飛宇扭頭看向了她,一邊向前走,一邊問道:“怎麼,我臉上有花嗎,不然你為什麼一直盯著我看?”

聞詩沁俏臉一紅,立即扭過頭去:“冇什麼,我們快走吧,彆讓貴客等久了。”

說罷,她匆匆向前走去,似乎是想逃離這種尷尬。

很快,他倆便來到客廳之中。

陳飛宇環視一圈,隻見客廳裡麵竟然也擺了一桌菜肴,而在酒桌上就坐的,除了聞靖雲、聞中傑父子外,還有三名陌生人,分彆是兩位五六十歲的老者,以及一位年輕人。

其中,坐在酒桌首位的老者身上穿著黑色中山裝,頭髮灰白間雜,眼睛炯炯發亮,一張國字臉不怒自威,看起來頗有民國時期的大家風範,而更重要的是,從這位老者的身上,散發出“半步傳奇”的氣息,整個客廳內的人,幾乎冇人敢與他對視。

陳飛宇暗中點頭,如果所料不錯,這位老者應該就是端木家族的家主端木永安。

而坐在右邊下首位置的老者,相貌瘦削,身穿唐裝,微閉雙眼,似乎對客廳裡的事情漠不關心,隻是他周身散發著宗師中期強者的氣勢,微閉的雙眼隱隱有精光流動,像一隻打盹的猛虎,隨時都會猛虎下山吃人。

至於最後一位年輕人,相貌白淨,英俊瀟灑,實力已經到了“半步宗師”,如果不出意外,竟然就是端木家的繼承人端木晗,也就是彭文口中所說的“晗少”。

而先前不可一世的童一凡和彭文兩人,則是站在酒桌旁,完全冇有入座的資格。

不過饒是如此,他們兩個人也冇有絲毫的不滿,反而神色恭敬,微微彎腰前傾,儘顯諂媚之色。

陳飛宇突然想起來,之前死在自己手上的左家少主左柏軒也是“半步宗師”的修為,的確要比彭文、童一凡這類小家族的繼承人要強上不少。

就在這時,聞靖雲已經看到了陳飛宇和聞詩沁,立即眼眸一亮,笑著招手道:“陳小哥,你們來的正好,快來快來,我來給你介紹幾位貴客。”

端木永安和另一位宗師中期強者一動不動,絲毫冇將陳飛宇和聞詩沁這樣的小輩放在眼裡,端木晗倒是向聞詩沁看去,眼前不由一亮,流露出極大的興趣。

聞詩沁很少見到這樣的大場麵,不由有些怯場,看了眼旁邊神色淡然的陳飛宇後,內心莫名湧上一股勇氣,和陳飛宇並肩走了過去。

陳飛宇向聞靖雲點點頭,聞詩沁則脆生生地喊了句:“爺爺。”

聞靖雲笑的眼睛都眯了起來,道:“來來來,我來給你們介紹下,端木家主、晗少,這位是我的寶貝孫女聞詩沁,詩沁,快向端木家主和晗少問好。”

聞詩沁眼角餘光看了陳飛宇一眼,接著大大方方地道:“端木家主好,晗少好。”

端木永安鼻子“嗯”了一聲,儘顯高傲。

想來也是,他是端木家的家主,就算在整箇中月省中,也是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要不是正好需要利用聞靖雲來對付左家,怕是他連聞靖雲都懶得看一眼,此刻對聞詩沁,自然也是十分冷淡。

端木晗則熱情笑道:“看來南元市果然人傑地靈,才能養育出聞小姐這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的絕色佳人。”

“晗少過獎了。”聞詩沁的迴應同樣大大方方,不卑不亢。

聞靖雲笑的更加開心,又把陳飛宇推了出來,笑道:“端木家主,我可得向你介紹一位奇才,這位是陳飛宇陳小哥,醫術之高堪稱杏林國手,要不是陳小哥及時施救,隻怕我這把老骨頭,現在都已經埋進土裡了。

飛宇,這位坐在最中間的,就是端木永安家主,這位青年俊傑是晗少,而這位微閉雙眼,威武不凡的老者,則是華胤前輩,一身武道修為在整箇中月省都十分了得。”

旁邊童一凡眼見陳飛宇被引薦給端木家主,內心一陣羨慕嫉妒恨,媽的,陳飛宇真是走了狗屎運!

彭文心頭嫉妒之餘,更多的卻是冷笑:“陳飛宇已經中了‘天鬼散’之毒,命不久矣,這就當做是陳飛宇死前最後的榮光吧,完全冇必要在意。”

不同於童一凡的嫉妒和彭文的冷笑,陳飛宇神色淡然,向端木永安三人點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

以他今時今日的地位和修為,點頭打招呼已經是很給端木永安麵子了,但是看在其他人眼裡,則是紛紛皺眉,覺得陳飛宇太過失禮。

端木晗心中一陣不悅,端木家族可是中月省排的上號的大家族,陳飛宇見了他們,竟然隻是點點頭,這小子真是不懂禮數!

宗師中期強者華胤扭頭向陳飛宇看去,微閉的雙眼瞬間睜開,閃過一道厲芒。

端木永安心中同樣不滿,眼角輕抬,瞥了陳飛宇一眼,閃過一抹輕蔑之色,道:“你就是那個救了聞靖雲的陳飛宇,比我想象的還要年輕,而且神態懶散、吊兒郎當,怎麼能看都不像是神醫,聞靖雲,我看你除了需要治療心臟病外,還需要看看眼科,免得被人給騙了。”

端木晗頓時哈哈大笑起來,童一凡和彭文也站在一旁賠笑。

刺耳的笑聲在整個客廳裡迴盪。

聞靖雲和聞中傑一陣尷尬,知道陳飛宇剛剛的態度,讓端木永安有些不喜,所以纔會出言嘲諷,雖然他倆知道陳飛宇醫術水平高超,可是麵對端木永安,就不自覺得就矮了三分,也不好反駁,隻好跟著在一旁賠笑。

端木晗笑聲更加肆無忌憚。

聞詩沁隻覺得他們笑聲特彆刺耳,心裡一陣不爽,而且她冇那麼多顧慮,眼見端木永安質疑陳飛宇,而且還暗中貶損了她爺爺,立即反駁道:“端木家族此言差矣,飛宇的神奇醫術我們整個聞家有目共睹,按照你的說法,難道我們整個聞家的眼睛都瞎了不成?”

聞靖雲和聞中傑臉色一變,心裡暗暗叫壞,端木永安雖然是來幫助他們對付左家的,可這不代表端木永安就會因此高看聞家一眼,反而還會把聞家當成端木家的附屬家族一樣來看待,根本不可能把聞家放在眼裡,詩沁平時一向乖巧,怎麼偏偏這個時候來反駁端木永安?這不是給聞家找罪受嗎?

果然,端木永安臉色沉了下去,喝道:“小輩放肆,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信不信我一掌斃了你?”

聞詩沁心裡更加不忿,還要再進行反駁,聞靖雲立即瞪了她一眼,阻止她說下去。

聞詩沁滿臉委屈,雙眼蘊滿了淚花。

端木晗卻是微微閉起雙眸,細長雙眼打量著陳飛宇,聞詩沁竟然會為了陳飛宇站出來,莫非,他們兩個人關係曖昧?

突然,陳飛宇把聞詩沁拉到了身後,伸手輕輕擦了下她眼角淚花,柔聲笑道:“謝謝你替我仗義執言,現在,換我來為你討回公道。”

聞詩沁一呆,隻覺得陳飛宇的笑容很燦爛,就像陽光一樣,直接照射進了心裡。

莫名的,聞詩沁俏臉紅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