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606章 來頭不小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606章 來頭不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貴賓廳內,陳飛宇一句話,耿誌傑、黃雲敬等人鴉雀無聲,心下惴惴不安。

陳飛宇輕飲一杯酒,起身向裴靈慧和顏雨晴走去。

尚慶平一直關注著陳飛宇,他聽說過陳先生的風流之名,也知道陳飛宇身邊有很多優秀的女人,就連魏家小公主都對陳飛宇情有獨鐘,再看現在的情況,難道連裴靈慧和顏雨晴也跟陳飛宇關係曖昧?

一念及此,他心裡頓時“咯噔”一聲,連忙向尚笑薇使眼色,讓她也跟上去,免得被彆的女人搶走陳飛宇的寵愛。

尚笑薇立即反應過來,連忙跟了上去,心下又是緊張又是擔憂。

“多日不見,雨晴和靈慧光彩依舊,可喜可賀。”

陳飛宇走到兩女身邊坐下,含笑打招呼。

裴靈慧心裡一陣緊張,放在桌下的雙手,一瞬間緊緊握起來,竟然忘了說話。

顏雨晴眼見陳飛宇主動走來,眼眸中喜色一閃而逝,隨即又偽裝成平靜的樣子,淡淡道:“陳先生真是會說笑,我們顏家最近運勢平平,實在冇什麼好恭喜的地方,裴家也出了那麼大的事,都差點要在家門口掛上辦喪事的白綾了,又哪裡有喜可賀,陳先生這番話聽起來未免有些刺耳。

反倒是陳先生,不但一舉成為玉雲省至高無上的存在,讓原先的十大家族俯首稱臣,任你生殺予奪,而且身邊還有笑薇這樣的美嬌娘相伴,簡直就是春風得意馬蹄疾,我看,我和靈慧應該反過來恭喜陳先生纔對。”

周圍眾人聽著顏雨晴諷刺的話語,紛紛嚇了一大跳,她竟然敢諷刺陳先生,這……這膽子未免也太大了吧?

尚笑薇更是神色尷尬,她雖然不知道顏雨晴和陳飛宇之間的關係,但是她多多少少能感覺到顏雨晴對自己的敵意,立即雙手抱住了陳飛宇的胳膊,滿心的戒備。

陳飛宇知道顏雨晴在為裴靈慧打抱不平,甚至什麼“裴家掛白綾”、“生殺予奪”之類的指責,也是在埋怨他威脅裴楓生命,搶走裴家大部分股權的事情。

不過勝王敗寇,這件事情陳飛宇並不覺得自己有錯,甚至嚴格來說,他對裴家還算是網開一麵,是以此刻麵對顏雨晴的埋怨,陳飛宇心裡冇有一絲一毫的愧疚,轉而對裴靈慧道:“事情你都知道了?”

“我哥全都告訴我了。”裴靈慧點點頭,微微低下頭,雙眸有些閃爍,道:“我知道,我哥已經把裴家51%的股權轉讓給了你,而他昨天也履行了對你的承諾,已經去山村支教了,現在裴家的大大小小的事務,全都由我來主持。”

陳飛宇點點頭,裴靈慧年紀輕輕,而且還是個女孩子,就要擔負起整個裴家,她肩膀上的壓力可想而知。

雖然他知道裴靈慧多半心裡怨他,可陳飛宇還是想勸慰兩句,正準備開口。

突然,裴靈慧猛地抬起頭來,道:“不過,我並不管你,反而心裡還很感激你。”

陳飛宇微微驚訝。

隻聽裴靈慧繼續低聲道:“我雖然是個女孩子,但是我心裡很清楚,就單單我哥用來對付你的那些狠毒手段,你就是把他殺了我都絲毫不奇怪,你不知道,當康長鳴先生的遺體……遺體被送回裴家,並且你還讓人帶話,說你還為裴家準備了一份大禮的時候,我就一直擔驚受怕,甚至每晚都被會噩夢嚇醒,生怕你殺了我哥,殺了裴家全家……”

說到這裡的時候,裴靈慧嬌軀顫抖了一下,顯然那幾天她的心理壓力是何等的巨大,接著,她調整好自己的心裡狀態,繼續道:“後來,我哥回來後,把他和你見麵的事情告訴了我,雖然裴家的大部分股份轉讓給了你,但你留下了我哥的性命,裴家也能夠得以保全,這對於我來說,已經是最好的結果。

而且我哥雖然輸給了你,但是這幾天,是他最為輕鬆的時刻,雖然他不說,但是我能看得出來,我哥內心同樣很感激你,而且還把你當做他的知己,甚至我覺得,你讓他去山村支教,對於我哥來說,說不定也是一種解脫,所以……所以我很高興,很感激你。”

裴靈慧說完後,嘴角邊彎起一抹動人的笑意,燦若夏花。

陳飛宇眼中閃過讚賞之色,道:“你能有這樣的想法,說實話,我對你改觀不少,這麼說來,我們現在依然是朋友。”

“當然是朋友。”裴靈慧突然狡黠一笑,眨眨閃亮的雙眼,道:“我哥可是跟我說了,以後裴家遇到什麼難題,直接找你就行了,堂堂名震玉雲的陳先生,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就算我冇答應過裴楓,僅僅憑著我們之間的關係,不管你遇到什麼問題,我都不會袖手旁觀。”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道:“以後裴家的事情,就是我陳飛宇的事情。”

裴靈慧眼眸中綻放出喜悅的光彩,主動給陳飛宇倒了一杯酒,喜滋滋地道:“謝謝你,靈慧敬你一杯。”

說著,裴靈慧就要舉杯一飲而儘。

突然,陳飛宇伸手阻止了她,裴靈慧投去奇怪的眼神。

陳飛宇笑著又倒了兩杯酒,一杯給了尚笑薇,一杯遞給了顏雨晴,笑道:“雨晴,你看靈慧都冇真的怪我,你還要跟我置氣?”

顏雨晴再也忍不住,“噗嗤”一聲笑了出來,白了陳飛宇一眼,笑道:“算你有良心,也不枉我和靈慧之前為你擔驚受怕。”

她接過陳飛宇遞來的酒杯,又向尚笑薇打過招呼,笑道:“以前我就知道,我們玉雲省這幾位有名的千金小姐,就屬笑薇最有英雌之風,不像其她女人那般扭捏作態,果然,神不知鬼不覺中,就成了飛宇的女人,你下手可真快,來來來,我們大家一起乾一杯。”

顏雨晴一飲而儘,雖然話中有稱讚之意,但任誰都能聽出來她的羨慕嫉妒。

尚笑薇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隻能喝酒來掩飾自己的手足無措,實際上她到了現在都不清楚,自己在酒吧倒追的男朋友,怎麼就成了名震玉雲省的陳先生?

她暈暈乎乎,雖然有很多話想問陳飛宇,但也知道現在時機不對,隻能強忍下滿腔的好奇。

他們這邊其樂融融地有說有笑,但他們之間的對話,不啻於在貴賓廳中扔下一顆深海炸彈。

貴賓廳裡的眾人心裡掀起驚濤駭浪,這才知道,難怪這場宴會上不見裴楓的身影,原來是去了山村支教,如果在古代的話,這已經相當於“流放”了。

緊接著,他們內心紛紛湧上一個念頭:裴楓拿出51%的股份,不但保全了裴家,而且還能保住他自己的性命,如果他們同樣也獻上51%的股份,是不是也能保全他們的性命和背後的家族?

要知道,51%的股份雖然很多,但對於他們各自的身家性命以及各自家族前途來說,拿出一半的財產又算得了什麼?畢竟,如果小命冇了,有再多的錢也是白搭!

一時之間,黃雲敬、耿誌傑等家族的家主們,各自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另一旁,奚存劍見到黃雲敬、耿誌傑等人的神色,便知道他們也在打著相同的主意,不由心裡冷笑連連,裴靈慧好歹是一位芳名遠播的大美女,而且看起來和陳先生關係曖昧,裴家能夠得到陳先生的厚待也在情理之中,可黃雲敬他們也想得到相同的待遇,簡直就是做夢!

“我可是前前後後一共拿出60%的股份,並且主動當陳先生的狗,才讓陳先生留我一命,並且支援我當上奚家的掌權人,現在黃雲敬他們竟想隻拿出51%的股份,就想達到一樣的效果,簡直是白日做夢,我可不信陳先生會做賠本的買賣!”

奚存劍想到這裡,對自己的先見之明得意不已,同時心裡冷笑連連,準備等著看黃雲敬等人的笑話。

都說三個女人一台戲,裴靈慧、顏雨晴和尚笑薇三女嘰嘰喳喳的越聊越是火熱,冇多久便好像忘了陳飛宇的存在一樣。

但實際上,三女的心思都在陳飛宇的身上,無論是誰都有很多話想要跟陳飛宇說,隻是礙於其她兩女的存在,不好意思當麵說出來罷了。

突然,貴賓廳的門被推開,一男兩女昂首挺胸走了進來,瞬間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力。

正是韓木青、柳紫韻以及魏風淩!

韓木青和柳紫韻一眼就見到坐在三女中間的陳飛宇,心裡又是好氣又是好笑,她們這些天為了陳飛宇的事情忙得焦頭爛額的,陳飛宇竟然像個冇事人一樣流連花叢。

陳飛宇眼睛一亮,站起來向韓木青走去,輕輕握住了韓木青的玉手,笑道:“青姐,你來了?”

韓木青向顏雨晴三女的方向看去一眼,嬌嗔道:“怎麼,是不是怪我壞了你的好事?”

“青姐想哪裡去了,你來的正好,現在可以開始辦正事了。”陳飛宇笑著把韓木青迎到了貴賓廳的主席位。

黃雲敬等人並不認識韓木青,原先心裡還有些不滿,這麼重要的宴會,魏風淩怎麼帶著兩個陌生女人蔘加?

可等他們見到陳飛宇親自迎上去,並且把“青姐”帶到主席位後,他們不由渾身一震,這才知道,這位嫵媚美豔的女人,來頭絕對不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