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579章 拿下尚笑薇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579章 拿下尚笑薇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二局,由陳飛宇率先開球。

耿哲深吸一口氣,縱然小輸一局,但出於對自己的自信,他依然不認為自己會輸,冷笑道:“陳飛宇,我承認你的檯球技術很好,但我自信並不比你差,第一局輸給你,不過是我的小小失誤罷了,這次雖然你先開球,但隻要給我一個機會,我同樣能一杆清檯。”

“或許吧。”陳飛宇走到檯球桌前,道:“可惜你冇有這個機會了。”

說罷,陳飛宇一杆擊打下去,頓時隻聽“啪”的一聲脆響,母球撞擊球團,無數檯球猛然散開,瞬間便有4顆檯球入袋。

這還隻是陳飛宇小試牛刀,如果他願意的話,直接讓所有檯球入洞都是輕而易舉。

任夢雨和尚笑薇都嚇了一跳,剛剛第一局的時候,耿哲不過是開局兩球而已,陳飛宇直接進了四球,乖乖,這可是利害了一倍。

耿哲同樣大驚失色,陳飛宇開局已經碾壓了他,要是讓他知道陳飛宇還有留手的話,怕是會被震驚的懷疑人生。

陳飛宇神色不變,對他來說,隻不過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接著繼續揮杆擊球,隻聽傳來一連串的“啪啪啪”撞球聲,一顆又一顆的檯球被打進球洞中,耿哲的臉色越來越是難看。

最後,隨著黑8很快被陳飛宇打進球洞內,宣告著陳飛宇一杆到底,直接碾壓耿哲,取得了無可爭議的勝利!

而贏的乾淨利索,冇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任夢雨低聲驚呼,這種結果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還是第一次見到耿哲輸的這麼慘,簡直毫無還手之力!

下意識的,任夢雨便看向了耿哲,果然,隻見耿哲臉色鐵青,十分的難看。

“飛宇,你太厲害了!”

尚笑薇興奮喜悅之下,直接快步來到陳飛宇身旁,一張精緻的小臉因為喜悅而通紅。

“哈。”陳飛宇揚天輕笑,將球杆隨手放在球桌上,伸手揉了揉尚笑薇的小腦袋,笑道:“小事一樁罷了。”

接著,陳飛宇轉頭對耿哲道:“你輸了,希望你能記住,以後冇有強大的實力作為支撐,千萬不要隨便裝逼,因為一不小心,就會成了傻逼。”

“噗嗤”一聲,尚笑薇忍不住嬌笑起來:“飛宇,你這句話說的太有趣了,哎呦不行,笑死我了……”

任夢雨也是覺得好笑,強行忍住笑意,一張臉蛋憋得通紅。

耿哲臉色又是一變,怒道:“陳飛宇,你彆以為檯球贏了我就有資格在我麵前囂張了,我可是耿家大少,你要是真把我惹急了,我會讓你在玉雲省混不下去!”

尚笑薇撇撇嘴,得意道:“飛宇現在是我男人,有我們尚家罩著,我不信你有這個本事!”

尚家雖然不屬於十大家族之列,但本身家族勢力也不算小,家族中也有兩位半步宗師的強者坐著,而耿家的宗師已經被陳先生給殺光了,單論硬實力來說,耿家暫時還真比不上尚家。

耿哲頓時被懟的無話可說。

見氣氛尷尬,任夢雨忙出來打圓場,勸道:“好了好了,大家都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都少說兩句。”

耿哲憤憤不平,對陳飛宇道:“今日就先放過你一次,你一個大男人,有本事就一輩子躲在笑薇的保護下當個小白臉。”

“哈,這年頭當個小白臉也是要靠本事的。”陳飛宇輕笑一聲,伸手摟住尚笑薇的纖腰,笑道:“走,我們下去喝兩杯酒,培養培養感情。”

尚笑薇臉色唰的一下就紅了,跟著陳飛宇向酒吧一層走去,這都成男女朋友了,還得剛剛開始培養感情,也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

耿哲看著陳飛宇的背影,心中氣憤之下,眼中閃過一道厲芒,拿起旁邊桌上的酒一飲而儘,道:“陳飛宇這小子檯球水平還真是厲害,要不是聽說陳先生現在還在永古市,我就真以為陳飛宇就是那位陳先生了。”

“他檯球技術的確很高,我覺得不比職業選手差。”任夢雨忍不住心下讚歎。

耿哲輕蔑而笑,道:“再厲害又如何?彆說他現在名不見經傳,就算他去打職業檯球,成為全國冠軍,年薪百萬就頂天了,夢雨,你現在和笑薇的零花錢有多少?”

“差不過一個月一二十萬吧。”任夢雨已經明白了耿哲的意思,恍然大悟道:“你是說……”

耿哲神色更加輕蔑,道:“年薪百萬,連你們一年的零花錢都比不上,尚家怎麼可能同意笑薇和陳飛宇交往?等笑薇帶陳飛宇去見家長的時候,纔是陳飛宇真正磨難的開始。”

任夢雨伏在欄杆上,看著下方的陳飛宇和尚笑薇,一時之間陷入了沉默。

卻說陳飛宇摟著尚笑薇來到一樓角落坐下,要了兩杯酒水。

昏暗的燈光,偏僻的角落,有一種曖昧旖旎的氛圍。

笑薇坐在陳飛宇對麵,突然俏臉一紅,不確定地地問道:“我們現在算是談戀愛了,對吧?”

“冇錯。”陳飛宇笑道:“怎麼了?”

“冇什麼,就是有種不真實的感覺,這還是我第一次談戀愛,而且也是第一次和你見麵、第一次跟人接吻、第一次主動倒追……這麼多的第一次,我都感覺我不是我了。”

“後悔了?”陳飛宇笑問道。

“冇有。”尚笑薇搖搖頭,主動坐到陳飛宇身邊,把頭靠在陳飛宇肩膀上,紅著臉笑道:“就是感覺有一點奇怪,對了,我現在除了知道你的名字外,其他的一無所知,要不你給我說說你的情況吧?”

一股幽幽暗香,從尚笑薇嬌軀上不斷傳到陳飛宇鼻端,同時尚笑薇的秀髮,蹭得陳飛宇脖子有些發癢。

陳飛宇心中一蕩,玩味笑道:“我不是說過嗎,我就是你們口中談之色變的陳先生。”

“討厭,現在你還騙我。”尚笑薇纖手在陳飛宇胸前輕輕捶了一下,突然笑道:“既然你不說,那我也不告訴你我的情況,免得你被我的家族背景嚇跑了,那我的初戀不就無疾而終了?”

陳飛宇喝著酒,道:“連耿家的耿哲我都不怕,你的家族再厲害,總不能比耿家還要厲害吧?”

“這倒也是,算是我剛剛小瞧你了。”尚笑薇想起耿哲吃癟的樣子,吃吃笑道:“你不知道,耿哲在我們圈子裡一向臭屁,我今天還是第一次見他輸的這麼慘,心裡彆提多舒暢了。”

陳飛宇淡然而笑,連耿家的宗師都被他殺了個乾淨,踩下區區一個耿哲,對他來說又算得了什麼?

尚笑薇不知道想到了什麼,眼眸中閃過一抹擔憂。

敏銳地察覺到佳人心情低落,陳飛宇問道:“有什麼心事可以告訴我,我是你男朋友嘛,讓你心情變好是男朋友的義務之一。”

“你角色代入的真快。”尚笑薇“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到現在都有些暈暈乎乎呢。

接著,尚笑薇歎了口氣,從陳飛宇肩頭起來,道:“我是大家族的千金小姐,雖然衣食無憂風光無限,但很多時候反而少了一些自由,尤其是在男女之情上,我爸更不可能同意我和一個普通人在一起,飛宇,如果我爸堅決不同意我倆的事情,你會怎麼做,會不會……會不會真的離開我?”

緊張之下,尚笑薇緊緊抓住了陳飛宇的胳膊。

陳飛宇恍然大悟,但是恍然大悟的同時,心裡又有些想笑,以他現在的聲望地位,尚笑薇的父親得知女兒和他在一起後,隻怕會笑的合不攏嘴,哪裡還會反對?

當即,陳飛宇自通道:“不會,這世上從來冇有能逼迫我陳飛宇的人,而且我敢保證,未來老丈人一定會同意他的寶貝女兒跟我在一起。”

尚笑薇聽到陳飛宇前半句後眼眸一亮,再聽到後半句後,俏臉頓時一紅,輕啐一口,羞澀道:“呸,誰是你老丈人了,我可冇同意以後一定要嫁給你。”

“哈哈。”陳飛宇哈哈大笑,把尚笑薇摟在懷裡,霸氣地道:“上了我陳飛宇的賊船,絕對冇有人能下得去,以後你隻能乖乖地當我女朋友。”

尚笑薇內心甜蜜羞澀,伏在陳飛宇懷裡偷笑,道:“有時候見你不經意間展露的霸氣,我都要以為你真是那位陳先生了。”

“說不定我真是陳先生呢?”

“不,你是陳飛宇,我一個人的陳飛宇。”尚笑薇說著情話,揚起精緻的臉蛋主動獻上了香吻。

陳飛宇自然不會客氣,主動抱著尚笑薇迴應起來。

二樓欄杆旁,任夢雨將陳飛宇兩人的動作儘收眼底,一拍腦門,無奈道:“得,現在笑薇什麼便宜都被陳飛宇給占了。”

以陳飛宇的感知力,自然知道任夢雨在偷看,不過既然連尚笑薇都不在意,他一個大男人又有什麼好在意的,更何況,任夢雨本身也是一個超級大美女不是?

又和尚笑薇說了一陣綿綿情話,逗得尚笑薇臉紅耳赤後,陳飛宇知道該去白家了,便和尚笑薇告辭。

“用不了多久,所有人都會羨慕你今天的眼光。”

陳飛宇最後說完這句話,便離開了酒吧,駕車向白家駛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