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566章 陳飛宇冇死?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566章 陳飛宇冇死?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元禮妃曾答應過陳飛宇,等她交接完古然集團的總裁業務後,就會辭職來飛青集團,為陳飛宇工作。

陳飛宇讓飛青集團入駐玉雲省,正巧可以讓元禮妃來出任玉雲省這邊的負責人,有了元禮妃高超的商業手腕,再加上魏家這邊的提供幫襯,飛青集團短時間內成為玉雲省最強大的資本公司之一,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當然,前提是陳飛宇真的能夠將黃家等大家族的資產收購……不,並不是收購準確來說,應該是收割!

陳飛宇立即給元禮妃打了電話,跟元禮妃商量完後,又給韓木青打去電話,讓她儘快來玉雲省一趟。

不提陳飛宇的安排,此刻,在裴家彆墅裴靈慧閨房中,顏雨晴趴在鬆軟的大床上,一身藍色的連衣裙有些淩亂,露出一雙潔白的雙臂,拿著手機百無聊賴地玩著,突然把手機扔一邊,略微有些煩躁地道:“靈慧,你說我們什麼時候才能去銀湖市?再這樣繼續下去,飛宇說不定就從銀湖市離開了。”

裴靈慧坐在梳妝檯前,眉宇間有一絲愁容,苦著臉道:“我也想出門啊,可誰知道我哥把我關了禁閉,不讓我出去,也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纔會取消禁足令,好雨晴,你就再在這裡陪我幾天吧。”

原來前些天顏雨晴和裴靈慧來到裴家後,就一直住在裴家,原本顏雨晴還想去銀湖市,和陳飛宇來一場“美麗的邂逅”。

然而也不知道怎麼回事,裴楓突然給裴靈慧下了禁足令,嚴禁她出門,甚至還派了兩個人在監視裴靈慧。

裴靈慧雖然氣憤,但也隻能老老實實地待在家裡,而顏雨晴作為裴靈慧的好閨蜜,眼見裴靈慧被關在家裡一個人無聊透頂,隻好一直在裴家陪著她,暫時取消了前往銀湖市的計劃。

此刻,顏雨晴不知道想到了什麼,從床上跳了起來,猜測道:“你說,會不會是你哥知道咱們想去銀湖市找陳飛宇,所以纔會對你下禁足令?”

“應該是吧……”裴靈慧冇說完,突然啐了一口,略微有些心虛地道:“呸,誰想去銀湖市找陳飛宇了,我隻是想陪著你而已。”

看著好閨蜜欲蓋彌彰的模樣,顏雨晴“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走過去挽住裴靈慧的胳膊,順著她的話點頭道:“是是是,不愧是我的好閨蜜,真是為我著想,不過,我覺得你單單做到這種程度,還差了一點意思。”

“哪裡差了?”裴靈慧好奇問道。

顏雨晴眼眸一轉,突然進一步摟住裴靈慧的纖腰,在她耳邊笑道:“你也知道,陳飛宇身邊那麼多美女,而且一個比一個優秀,我想把陳飛宇搶過來的話,自己一個人有些孤掌難鳴,你要真為我著想的話,不如你跟我聯手,咱倆姐妹同心,一起勾引陳飛宇,絕對能把陳飛宇的魂給勾過來。

到時候,你再把陳飛宇給甩了,既能報複他,而且最後陳飛宇身邊也隻留下我一個人,徹底讓陳飛宇的心放在我身上,咱們兩個各自達到自己的目的,你覺得怎麼樣?”

裴靈慧心裡一跳,以前顏雨晴也提起過類似的建議,隻是當時開玩笑的成分居多,但是現在,裴靈慧能感覺出來,顏雨晴這次是認真了。

她莫名一陣意動,但是說起這個話題,眼眸中閃過一抹羞澀,連耳垂都紅了,道:“咱倆……咱倆勾引陳飛宇,你說陳飛宇真的會動心嗎?”

顏雨晴眼眸一亮,心知有戲,立即挺挺胸,展露出驕傲的飽滿本錢,道:“那當然,咱倆可是玉雲省雙花,縱觀整個玉雲省,除了白玉清還有任夢雨等寥寥幾個大美女能跟咱們相比外,還有哪個女人比咱們更優秀?

縱然陳飛宇身邊的女人再漂亮,頂多也隻能跟咱倆在伯仲之間,咱們兩個如花似玉的大美女主動出擊,陳飛宇肯定會拜倒在咱們兩人的石榴裙下,成為咱們的裙下之臣。”

顏雨晴真的很喜歡陳飛宇,但她也知道,陳飛宇身邊的女人們都很優秀,想要競爭過其她的女人把陳飛宇搶回來,單憑她自己一個人,難免有些孤掌難鳴,所以她現在急需裴靈慧的相助。

當然,以她對裴靈慧的瞭解,也能隱隱約約看出來,裴靈慧對陳飛宇有一絲朦朧的好感,不然的話,她可不會主動拉裴靈慧下水。

聽完顏雨晴的話,裴靈慧有些心動了,不過她可不會承認自己喜歡陳飛宇,而是在心裡不斷暗示自己,自己這樣做,完全是為了報仇。

裴靈慧正要點頭同意,突然,從門外麵響起一陣敲門聲,同時傳來裴楓的聲音:“靈慧,是我。”

裴靈慧和顏雨晴同時皺眉,接著,顏雨晴便鬆開了裴靈慧的纖腰,整理了下衣裙。

下一刻,裴楓推開門走了進來。

他嘴角含笑,眉宇間意氣風華,彷彿是遇到了天大的喜事。

裴靈慧一見他,心裡就是一陣怨氣,當即一點好臉色都不給他,道:“你都把我禁足,現在來找我又想要乾嘛?”

裴楓笑道:“我來是為了告訴你,從現在開始,你可以自由行動了。”

“真的?”裴靈慧眼眸一亮,取消禁足令,也就意味著她可以去銀湖市了,當即,她和顏雨晴對視一眼,都看到了對方眼中的喜色。

裴楓似乎是看出了裴靈慧的想法,眼中閃過一抹精光,輕描淡寫道:“你們是不是打算去銀湖市找陳飛宇?我勸你們還是不用去了,免得浪費時間,因為陳飛宇去了花溪市文湖山。”

聽到裴楓說破自己的心事,裴靈慧心裡一慌,接著聽到後半句後,下意識問道:“陳飛宇去文湖山乾什麼?”

顏雨晴同樣一陣好奇。

裴楓答非所問地道:“不但陳飛宇去了文湖山,就連康長鳴先生也去了。”

“康先生也去了,難道……難道是為了對付陳飛宇?”裴靈慧頓時驚呼一聲,康長鳴可是裴家的宗師後期強者,實力強悍,堪稱是裴家真正頂梁柱級彆的存在,甚至連她的父親都對康先生十分尊重,現在康先生和陳飛宇都在文湖山,除了對付陳飛宇之外,她實在想不出第二種可能性。

顏雨晴同樣嚇了一跳,但緊接著,她就鬆了口氣,表麵卻不動聲色,道:“我見識過陳飛宇的實力,他曾以一己之力,在櫻花庭院斬殺三位宗師強者,康先生的實力雖然很強,但絕對不是陳飛宇的對手。”

裴靈慧也暗暗鬆了口氣。

裴楓繼續笑道:“單憑康先生的實力,的確不是陳飛宇的對手,可惜這次文湖山之行,除了背叛玉雲省的魏家、已經被陳飛宇踏滅的桑家、以及不願意出麵的白家外,其他七大家族,包括黃家在內,一共十幾位宗師強者,全都派去了文湖山圍殺陳飛宇。”

此言一出,裴靈慧和顏雨晴花容失色,驚呼道:“這麼多宗師?那……那飛宇豈不是凶多吉少?”

她倆極度驚慌之下,連掩飾都忘了,直接喊了“飛宇”。

但緊接著,裴靈慧似乎是心存僥倖,道:“不過……不過飛宇會‘裂地劍’,那可是劍仙之招,連傳奇強者都能斬殺,縱然有十幾位宗師圍攻,飛宇就算勝不了,但……但逃走應該不成問題吧。”

感受到裴靈慧對陳飛宇的過分關懷,裴楓並冇有過多在意,甚至,他覺得帶給兩女的震撼還不夠,自傲道:“你彆忘了,我也知道陳飛宇會‘裂地劍’,又怎麼可能不加防範,這次前往文湖山的,除了十幾位宗師外,還有黃家的傳奇強者—宮正天!

宮正天可是玉雲省第一強者,實力已經到了傳奇中期境界,遠不是長臨省方鵬清能夠相比的,當初陳飛宇斬殺方鵬清就已經氣喘籲籲,麵對實力遠勝方鵬清的宮正天,陳飛宇隻會戰鬥得更加艱難,再加上十多位宗師在旁圍攻,陳飛宇哪裡還有機會逃命?”

裴靈慧和顏雨晴臉色瞬間蒼白,這種陣容,幾乎是玉雲省最為頂尖的戰力,如果不出意外,陳飛宇可以說是毫無生還的希望!

兩女隻覺得一顆芳心緊緊揪了起來,難受的甚至連呼吸都是疼痛。

相反,裴楓卻是紅光滿麵,整個人意氣風發,散發著勝利者的神采,甚至眼中都閃過狂熱之色,道:“陳飛宇的死亡是註定的,他從一開始,就不應該跟我作對,縱然他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天縱之才,最終還不是要死在我的算計之下,隻有我裴楓,纔是真正笑到最後的人!”

他的話剛說完,突然,管家急急忙忙推門走了進來,連門都忘了敲,如果是在平時,裴楓肯定神色不悅,但他現在心情大好,笑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

管家臉色十分難看,甚至眼中都有驚恐之色,道;“裴少,大事……大事不好了,陳飛宇派人……派人把康先生的遺體送回來了……”

此言一出,裴楓臉色瞬間大變,接著腦中“嗡”的一響,隻剩下一個念頭:難道陳飛宇冇死?不可能,絕對不可能!-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