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550章 獨挑一眾強者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550章 獨挑一眾強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決戰剛剛開始,陳飛宇便已然處於絕境之中!

趁著陳飛宇和俞經過招的一瞬間,奚海潮等五位宗師齊齊出手,隻見奚海潮、康長鳴、耿毅龍三人在正前方出手,桂丹青在左,符萬清居右,圍攻向陳飛宇!

他們很自信,五大宗師聯手,絕對能把陳飛宇斬殺於在此!

招未到,勁已至。

五大宗師聯手的威力,那是何等的恐怖,強大的氣勁衝擊得陳飛宇腳下地麵竹葉紛飛,沙飛石走,甚至連泥土地麵都出現一道道的裂縫,場麵浩大,宛若世界末日。

俞經已經顧不上受傷的右手,連忙向後退去,生怕被奚海潮等人的攻擊給波及到。

麵對如此強悍的圍攻,陳飛宇神色凜冽,幾乎是冇有絲毫猶豫,瘋狂調動真元的同時,將原先暫時儲存在體內的俞經內勁也一併調動,輕喝一聲,瞬間一劍橫揮!

隻見銀光乍現,揮出一道半月形的巨大劍芒,向著前方的奚海潮、康長鳴和耿毅龍揮去,同時腳下微轉,麵向了左側的桂丹青,同時連續向後撤了兩步,將後背完全留給了符萬清。

宮正天搖頭而笑,陳飛宇此舉完全是自尋死路,須知,無論是奚海潮還是康長鳴,每一個人的硬實力,基本都跟陳飛宇相差無幾,他一道半月劍芒,如何能夠抵擋住奚海潮、康長鳴和耿毅龍三人的聯手攻擊?

另外,陳飛宇揮出一道劍芒後,理應施展了全力,在這種狀態下,又要如何應對全盛狀態下的耿丹青?更彆說,陳飛宇還將後背完全不設防的露給了符萬清,須知符萬清一掌下去,陳飛宇不死也會重傷!

宮正天再一次確定,這一招過後,陳飛宇必死無疑!

“原本還以為陳飛宇是個值得重視的對手,哪想到,單單奚海潮六人,就能將陳飛宇置於死地,這場文湖山之行,未免令人掃興。”

宮正天搖搖頭,已經準備轉過身離去了。

就在這時,半月形劍芒與奚海潮等人已經相距不足三寸。

原本在奚海潮三人看來,縱然陳飛宇的劍芒再淩厲,他們靠著三人聯手,也能輕而易舉地將其壓製住,進而重傷陳飛宇。

然而,當劍芒逼至身前時,奚海潮等人隻覺得這道劍芒淩厲非常,遠勝他們其中任意一人,甚至,就算比之他們三人合力,也隻是稍遜一籌而已。

這一道劍芒,其實彙聚了陳飛宇的全力,以及俞經的內勁,再經由銳利的“天祭劍”加持,這才能爆發出如此強悍的力量,以至於能夠達到近乎奚海潮等三大宗師合力的水平。

隻是這其中奧妙,奚海潮等三人又哪裡知道?

奚海潮三人臉色微變,心中更是震驚不已,陳飛宇的實力竟然強悍到如此地步,難道,他也是傳奇強者?

不容他們細想,劍芒已經逼至身前,三人齊齊出手,將劍芒擋了下來。

頓時,隻聽“轟隆”一聲巨響,一股強烈的氣勁噴湧而出,向周圍瘋狂肆虐,奚海潮三人“蹬蹬蹬”向後退了好幾步,身形頗為狼狽,不由得對視一眼,心中各自震撼!

宮正天原本正準備離開,看到這一幕後,驟然停下離去的腳步,雙眼更是驀然睜大,陳飛宇一道劍芒,竟然能迫退奚海潮等三位宗師後期強者?這……這怎麼可能?

“難怪能將玉雲省攪得天翻地覆,陳飛宇果然有兩下子,僅憑這一道劍芒,他的實力就已經遠超宗師後期境界了,莫非他也是傳奇強者?不,絕對不可能,如果他真是傳奇強者的話,這一道劍芒,就不是迫退奚海潮他們,而是將他們徹底斬殺了,真是怪哉。

不過,這一道劍芒應該就是陳飛宇的全力了,縱然迫退了奚海潮三人,他也無力應付符萬清和桂丹青的前後夾擊,陳飛宇仍舊是死路一條。”

宮正天承認之前小看了陳飛宇,不過依舊認為陳飛宇必死無疑!

場中,符萬清眼見陳飛宇後背大露,到處都是破綻,眼中先是閃過一抹異色,緊接著神色大喜!

“既然你找死,那就怪不得我!”

符萬清眼中閃過一道厲芒,右掌高高舉起,掌心彙聚了全力,以更加迅猛的速度,向陳飛宇衝去。

而在陳飛宇對麵,桂丹青同樣全速向陳飛宇衝來!

麵對兩位宗師後期強者的前後夾擊,陳飛宇似乎完全放棄了抵抗。

下一刻,符萬清已經躍至陳飛宇身後,全力一掌按在陳飛宇後背掌心,眼中更是閃過嗜血瘋狂的光芒,將整個玉雲省鬨得天翻地覆的陳飛宇,即將死在他的掌下!

包括宮正天在內,所有人都認為陳飛宇不死也會重傷的時候,陳飛宇嘴角卻翹起一絲莫名的笑意,運轉“無極拳”的法門,將符萬清的內勁納於體內!

頓時,陳飛宇眼中精光大盛,接著,右腳猛踏地麵,整個人已經向麵前的桂丹青激射而去,手中“天祭劍”更是爆發出一陣強烈的光芒。

劍意沖天!

這一下遠遠超出眾人意料之外,紛紛大跌眼鏡。

尤其是符萬清,更是震驚不已,怎麼都想不明白,陳飛宇硬受自己一掌,非但冇有受傷,反而還有如此強悍的實力,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轉瞬之間,陳飛宇距離桂丹青越來越近,強烈的劍意,衝擊得桂丹青頭髮飛舞,臉頰生疼,心頭更是大驚失色,原本以為陳飛宇已經是強弩之末,哪想到,竟然還如此強悍!

不過桂丹青畢竟是玉雲省有名的宗師後期強者,在最初的震驚過後,心情立馬恢複過來,眼中厲芒閃過,右手並指如刀,揮舞出一擊刀罡,以迅猛絕倫之勢,向陳飛宇斬去!

“雕蟲小技!”

陳飛宇冷笑一聲,持劍猛然下劈,劍芒觸碰到刀罡,在“天祭劍”的加持下,劍芒瞬間將刀罡斬成兩半。

桂丹青臉色陡變,不過他雖驚不亂,手刀斜劈,準備再度劈出一擊刀罡。

就在這時,陳飛宇眼中精光一閃,速度陡然加快,整個人彷彿化作一顆流星迫近桂丹青身前,在桂丹青手刀中的刀罡將出未出的一刹那,陳飛手中的“天祭劍”瞬間向桂丹青脖子抹去。

一股死亡的威脅,將桂丹青籠罩其中。

桂丹青畢竟是宗師後期強者,心中察覺不妙,立即撤招回退,腳尖在地麵一點,整個人已經向後躍去。

然而,陳飛宇的劍式何等迅捷,“天祭劍”又是何等淩厲?縱然桂丹青已經第一時間躲開,但手臂還是被天祭劍的劍芒擦中,瞬間出現一個深可見骨的傷口,流出猩紅的鮮血,將衣服都染成了紅色,看上去觸目驚心!

桂丹青臉色大變,伸出手指在傷口周圍點了幾點,纔將血液給止住。

另一邊,陳飛宇立在原地,內心一陣遺憾,剛剛他運用“無極拳”的法門,將符萬清打在他背後的掌勁暫時納於體內,藉助這一部分的內勁,再加上“天祭劍”之威,這才能傷到桂丹青。

然而,這畢竟是藉助的外力,多少有些不適應,施展出來的招式也冇辦法做到真正的完美,如果他剛剛能全力施展出本身的力量的話,剛剛那一劍,絕對能將桂丹青重創!

不提陳飛宇心中暗自遺憾,周圍眾人卻都已經驚呆了。

剛剛一瞬間,陳飛宇首先與俞經互相交手一招,讓俞經右手首創,接著麵對五大宗師的聯手圍攻,一道劍芒迫退奚海潮三位宗師,又硬受符萬清一掌絲毫無事,甚至還有餘力刺傷桂丹青的手臂,整個過程猶如行雲流水一般。

可以說,陳飛宇以一己之力,不但破解了六位宗師後期強者的圍攻,甚至還傷了其中兩人,隱隱占據了上風,此等戰績委實令人心驚,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打死他們都不相信陳飛宇竟然會如此厲害!

宮正天神色已經陰沉了下來,眼光精光閃爍,陳飛宇難怪能將玉雲省搞得天翻地覆,甚至還得出動玉雲省所有頂尖戰力圍攻,此子果然了得!

“陳飛宇年紀輕輕就如此厲害,要是再給他二三十年,不,隻需再給他十年時間,隻怕連我都不是他的對手,幸好今天設下陷阱,讓陳飛宇深陷絕境,必須趁此機會,徹底將陳飛宇斬殺,將他扼殺在萌芽中!”

想到這裡,宮正天內心殺機大作。

場中,在眾人或驚疑或震撼的目光中,陳飛宇深吸一口氣,感受到體內真氣已經恢複,再度源源不絕地沿著周身經脈運轉,心中信心大增,右手持劍平舉,指向了周圍的桂丹青、奚海潮等人,露出挑釁的目光。

奚海潮等人臉色微變,他們可都是玉雲省成名已久的宗師後期強者,何曾聯手圍攻過彆人?然而,今天不但六人合力對付陳飛宇,反而還被陳飛宇傷了其中兩人,這對他們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另一邊,陳飛宇眼神凜然,持劍環視一圈,道:“今日,文湖山紫竹林,我陳飛宇一人,獨挑玉雲省一眾強者!”

他手中“天祭劍”發出嗡嗡的劍鳴之聲,戰意滔天!-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