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538章 低頭認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538章 低頭認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段新雨竟然主動擁抱了陳飛宇?難道,段新雨口中所說的非常要好的朋友,就是陳飛宇?不不不,這哪是好朋友,簡直都快到男朋友的待遇了!

周圍眾人紛紛長大嘴巴,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

黃子耀更是心中震驚,感覺臉上火辣辣的,原本還想藉助段新雨這位京圈大小姐來打臉陳飛宇,那想到,原來段新雨和陳飛宇的關係這麼好,甚至段新雨還特地跑玉雲省來找陳飛宇,日,太特麼打臉了!

葉敬揹負雙手站在一旁,嘴角露出欣慰的笑意,對於陳飛宇,他還是蠻看好的,隻不過唯一一點,陳飛宇這小子太花心了,不是良配啊。

在眾人視線焦點處,陳飛宇同樣伸出雙手,抱住了段新雨,在她耳邊笑問道:“你怎麼會來玉雲省找我?”

段新雨俏臉一紅,在陳飛宇耳邊小聲道:“待會兒在告訴你。”

接著,她從陳飛宇懷中起來,轉過身望向黃子耀,瞬間冷若冰霜,鳳眸含煞。

黃子耀心裡一凜,心頭湧上一股不祥的預感。

縱然他是黃家大少,但是麵對燕京權勢滔天的段家,黃家依舊顯得落入下風,輕易之下,他絕對不會得罪段新雨。

段新雨拉著臉,走到黃子耀身前兩米處,道:“我記得,你剛剛領我去見飛宇的時候,還在出言諷刺飛宇吧?”

她當時見到陳飛宇的時候很激動,一時間冇顧上黃子耀嘲諷陳飛宇,可這不代表她就忘了,現在已經和陳飛宇見了麵,在最初的激動過後,她自然要秋後算賬。

畢竟,女人都是小心眼!

柳天鳳靠在陳飛宇身邊,小聲說道:“看,有人要替你出氣了,雖然本姑娘現在有些吃醋,不過看到黃子耀吃癟,心裡還是蠻開心的。”

陳飛宇笑了笑,對於段新雨的舉動,他內心也有些感激,而且,讓女人替自己出頭,當一回小白臉,這感覺好像還蠻不錯的。

黃子耀臉色微變,雙拳緊緊握著,道:“是,不過,我不知道段小姐和陳飛宇是朋友。”

說完後,他心裡一陣罵娘,靠,要是早知道陳飛宇和段新雨關係這麼好,他傻了纔會當著段新雨的麵罵陳飛宇!

段新雨眼神閃爍不休,似乎是在思考應該怎麼懲罰黃子耀,才能讓陳飛宇解氣。

不遠處,葉敬睜開眼睛,看向段新雨,向她微微搖頭。

段新雨立即明白了葉敬的意思,不管怎麼說,黃家都是玉雲省最強大的家族,而且還有傳奇強者坐鎮,縱然她是燕京段家的大小姐,但是在玉雲省這一畝三分地,還是得給黃家三分薄麵,不能做的太過火,萬一黃家撕破臉皮,那對誰都冇有好處,尤其是對陳飛宇來說,隻會讓黃家更加記恨陳飛宇!

想到這裡,段新雨暗中歎了口氣,她這才道:“飛宇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諷刺他就是諷刺我,原本,我應該狠狠懲罰你纔對,不過黃家家主和我父親畢竟相識一場,看在黃伯父的麵子上,我不與你一般計較,這樣吧,你當麵向飛宇道歉後,你就可以離開了。”

黃子耀臉色頓時一變,他堂堂黃家大少,站在玉雲省最頂端的人,一向隻有彆人向他道歉,哪裡有他向彆人道歉的份?一旦現在他向陳飛宇道歉,如果傳了出去,豈不是告訴整個玉雲省,他向陳飛宇認慫了?

可如果不向陳飛宇道歉的話,段新雨必然不會善罷甘休,縱然黃家是玉雲省第一大家族,也難以承受燕京段家的雷霆怒火!

“媽的,邀陳飛宇過來,原本想給陳飛宇來個下馬威,逼迫他離開玉雲省,結果現在反而被陳飛宇給打臉了!”

一時之間,黃子耀內心又是後悔又是糾結,臉上一陣青一陣白,站在原地左右為難。

周圍那群富二代都看傻眼了,堂堂黃家大少,什麼時候被人逼到過如此難堪的境地?

他們對燕京段家的權勢有了更深刻的瞭解,同時對陳飛宇也更加的敬畏。

段新雨陰沉著臉道:“我的時間很寶貴,冇時間跟你在這裡耗著,一句話,道歉還是不道歉?”

麵對段新雨的最後通牒,黃子耀心裡一發狠,媽的,男人能屈能伸,道歉就道歉!

想到這裡,他走到陳飛宇跟前,一咬牙,彎腰鞠躬,道:“陳先生,對不起。”

“嘩!”的一聲,周圍那群富二代們一陣嘩然,堂堂黃家大少,竟然真的向陳飛宇道歉了?這要是傳出去,絕對會在玉雲省引起一片轟動!

陳飛宇輕哼了一聲,神色睥睨,道:“你道歉與否,對我來說根本無關緊要,因為你黃子耀在我眼中根本不值一提,你回去告訴黃家的家主,如果想對付我陳飛宇,有什麼手段儘管施展,我陳飛宇一一接下!”

段新雨張張嘴,最後還是歎口氣,把想說的話又嚥了回去。

黃子耀豁然挺身,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轉身就往電梯門口的方向走去,他今天不但大庭廣眾下向陳飛宇道謙,而且還被陳飛宇貶低的一文不值,這對他來說,簡直就是奇恥大辱!

“難怪陳飛宇敢來玉雲省這麼囂張,甚至連我們黃家都不被他放在眼裡,原來他的背後還有段家的支援,這件事情非同小可,我必須儘快把這件事情告訴父親才行。”

黃子耀想到這裡,心裡憤怒之餘,神色也凝重下來,額頭出現了一絲冷汗。

那群富二代見黃子耀離去,頓時冇了主心骨,連忙跟著黃子耀走了,生怕再待在這裡,會被陳飛宇和段新雨遷怒,畢竟,連堂堂黃家大少都認慫了,他們這群普通富二代又算得了什麼?

很快,原本還頗為熱鬨的空中花園,隻剩下了陳飛宇、柳天鳳、段新雨和葉敬四人。

段新雨再度轉身看向了陳飛宇,臉色由陰轉晴,眼角含情,嘴角蘊笑,依然是甜美可人的哲學教師,哪裡還有剛剛麵對黃子耀時的冷漠嚴厲?

“葉前輩好。”陳飛宇向葉敬拱拱手。

葉敬對陳飛宇頗有好感,嗬嗬笑道:“你這小子真不是個安生的主,這纔來玉雲省多久,就把玉雲省折騰的夠嗆。”

陳飛宇聳聳肩,笑道:“不是我不安生,而是玉雲省太小,禁不住我折騰罷了。”

葉敬先是一愣,隨即哈哈大笑道:“你小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囂張霸氣,好,很好,我喜歡!”

柳天鳳也跟著笑了出來,眼眸流轉間,滿是對陳飛宇的柔情蜜意。

“葉前輩過獎了。”陳飛宇接著看向了段新雨,越發覺得她甜美動人,笑道:“這次多謝你了。”

段新雨搖搖頭,道:“不客氣,而且我知道,就算冇有我,黃子耀也會被你踩下去,對了,我隻讓黃子耀道歉後就讓他離開了,你不會怪我自作主張吧?”

“不會。”陳飛宇笑道:“黃子耀本就是一隻螻蟻,就算讓他安然離去也不會有什麼影響,而且我知道你也是為了我著想,擔心在這裡把黃子耀教訓的太狠,黃家會因此更加記恨我,從而對我動手。”

段新雨眼眸一亮,為陳飛宇說中自己的心事更高興,心裡有一種心有靈犀的感覺,俏臉微微紅潤,道:“你能這樣想,我很高興。”

頓時,一股曖昧的氣氛,在兩人中間出現,甚至連周圍空氣都變成了粉紅色。

柳天鳳撇撇嘴,心裡一陣吃醋,直接親密挽住了陳飛宇的胳膊,笑道:“柳小姐這次遠道而來玉雲省給飛宇幫忙,我替飛宇謝謝你了。”

示威,絕對是示威!

三個女人能組成一台戲,而兩個女人,則能形成一場戰爭!

陳飛宇暗中苦笑了一聲。

段新雨一陣愕然,上下打量了柳天鳳一眼,隨即笑道:“當時在長臨省的時候,我記得柳隊長對飛宇還是充滿了成見,一副要打要殺的,怎麼來了一次玉雲省,就和飛宇這麼親密了?”

柳天鳳俏臉一紅,隨即昂首笑道:“打是情罵是愛,在長臨省的時候,我和飛宇就郎有情妾有意,打打罵罵那隻是我們**的方式,段小姐是局外人,理解不了我和飛宇的相處方式很正常。”

“局外人”這三個字,段新雨聽起來十分刺耳,嘴角依舊掛著甜美的笑容,話中的內容卻是針鋒相對,道:“在長臨省就郎有情妾有意?可據我所知,飛宇在長臨省的時候就已經有女朋友了,我們學校的校花段詩揚,跟飛宇可是好的蜜裡調油,還有另一個校花何香霖,這段時間可是一直向我打聽飛宇的下落,你該不會趁著和飛宇一起來玉雲省,開始撬我們學校學生的牆腳吧?那我這個做老師的可不能答應。”

“撬牆角?”柳天鳳雖然惱怒,可表麵上卻掩嘴輕笑,眼波流轉間,得意道:“如果飛宇真能被我撬走,那恰恰說明,你們學校的校花還不夠優秀,嗯,或許不是校花本身不夠優秀,也有可能是因為老師教的不好吧。”

兩女針鋒相對,陳飛宇夾在中間一陣頭疼,下意識向葉敬看去,想讓葉敬出聲,來緩解下現在的尷尬。

葉敬翻翻白眼,直接一轉身,向外麵走去,開玩笑,你小子沾花惹草,後果就得自己承擔!-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