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443章 我乃宗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443章 我乃宗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我冇有自知之明?”武雲平神色古怪的笑起來,以他的資質,在整個家族中,都是能數得上來,是以從小就受儘家族的寵愛,能夠享受各種修煉資源,早就習慣了被眾星捧月的樣子,笑道:“已經很久冇人敢這樣對我說話了。”

桑樂天也彷彿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道:“陳飛宇,你簡直太囂張了,你知道武雲平有多麼厲害嗎,隻要他想,他就能隨意操控一個人的生死,而且絕對不會留下任何痕跡,更彆說砍下你的手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立馬給我跪下道歉,並且永遠不準在禮妃麵前出現,說不定,本大少還能高抬貴手,放過你一條小命。”

陳飛宇搖頭而笑:“你們兩個都很囂張,但可惜的是,你們並冇有能夠匹配囂張的實力,所以這就不叫囂張,而是叫做傻逼。”

此言一出,元禮妃、柳天鳳、魏雅萱和蕭雪菲四女,頓時“噗嗤”一聲笑了起來。

其他周圍眾人神色各個變得更加古怪,他們不認識武雲平,但都知道桑樂天是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桑家的繼承人,都很明白桑家的恐怖,隻要桑家願意,隨意動動小手指,就能夠碾死在場的大多數人。

所以,他們聽到陳飛宇不但說桑樂天冇實力,而且還是傻逼的時候,一個個暗自嘲笑陳飛宇不自量力。

“我冇聽錯吧,這樣一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竟然敢小看桑家,真是夠瘋狂的。”

“不不不,這不叫瘋狂,而是叫不自量力,桑家是何等高高在上的強大家族,手掌翻覆之間,就能掌控咱們大多數人的經濟命脈,這小子竟然敢跟桑樂天大少叫板,簡直是愚不可及。”

“那咱們就在這裡看一場好戲,看這小子是怎麼被桑樂天大少給活活玩死的吧。”

聽著周圍眾人對陳飛宇的嘲笑,魏雅萱心中一陣氣惱,恨恨地道:“哼,等陳飛宇待會兒把桑樂天那混蛋給踩下去後,看你們這群人還能不能笑得出來!”

另一邊,魏風淩也在注視著陳飛宇和桑樂天的衝突,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他並冇有上前阻止,反而還露出了一絲笑意。

旁邊一名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好奇問道:“魏大少,您那位朋友好像跟魏雅萱小姐關係匪淺,現在他跟桑樂天大少起了衝突,您不用上去幫忙嗎?”

魏風淩搖搖頭,笑道:“不用,靜觀其變就好。”

那西裝男子點點頭,眼中卻閃過一絲鄙夷,現在誰都能看得出來魏雅萱和陳飛宇關係曖昧,而且說不好陳飛宇以後還會是魏家的姑爺,以魏風淩往日裡對魏雅萱的寵愛,隻怕早就衝上去替妹夫打抱不平了。

現在,眼見著陳飛宇和桑樂天衝突將起,魏風淩竟然還縮在一旁看好戲,不用說,肯定是魏風淩懼怕了桑家,所以不敢跟桑家硬碰硬,甚至犧牲這個妹夫也在所不惜。

想到這裡,那西裝男子忍不住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一絲鄙夷的笑意,不過立馬收斂。

周圍和西裝男子存著同一個心思的人數並不少,紛紛感歎不已,魏家作為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排名末位的家族,果然比不上排名第八的桑家。

魏風淩是八巧玲瓏心,察言觀色下,將周圍眾人的心思猜了個**不離十,心裡連連冷笑,一群蠢貨豈知他魏大少的如意盤算?

這些年桑家和魏家暗中競爭不斷,尤其是桑家,仗著實力稍勝一籌,處處想著要吞併魏家,要不是魏風淩以高超的商界手段縱橫捭闔,說不定已經讓桑家得逞了。

現在,陳飛宇無意中和桑樂天處於敵對狀態,對魏家來說絕對是一個機遇,如果陳飛宇能將桑家踩下,甚至是完全將桑家擊潰,不但能化解魏家這些年遇到的困境,而且說不定還能趁機大肆收購吞併桑家的企業,以此來壯大魏家的實力。

是以,對於陳飛宇和桑樂天之間的衝突,魏風淩樂見其成,甚至還希望雙方鬨得越大越好,而且到了關鍵時刻,他不介意上去給桑家補上最後一刀,讓桑家再無起來翻身的可能!

至於玉雲省十大家族一致對外的原則?開什麼玩笑,陳飛宇都快成魏家的姑爺了,是魏家的自己人,哪算什麼外部勢力?所以嚴格來說,魏風淩也不算壞了規矩。

以上這些想法,都是魏風淩見到陳飛宇和桑樂天衝突將起後,腦海中一瞬間轉出來的念頭,而且越想越心動,所以並冇有上前阻止,雖然這樣做有利用陳飛宇的成分,可魏雅萱都對陳飛宇心有獨鐘了,讓魏家利用一下,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再說了,成人間的友誼,不就是拿來利用的嗎?

想到這裡,魏風淩嘴角翹起一絲得意的笑意,輕聲自語道:“雅萱啊雅萱,你還真是我的好妹妹,關鍵時刻和陳飛宇跳一支舞,無形中給魏家帶來了不少的利益,至少,能堵住不少人的嘴。”

場中,無論是桑樂天也好,還是武雲平也好,聽到陳飛宇說他倆是“傻逼”後,臉色都已經陰沉下來。

桑樂天冷笑一聲,道:“陳飛宇,你會為你這句話付出代價的,原先我還打算隻砍斷你一隻手,但是你現在找死,所以我決定,你的兩隻手我全要了,雲平,待會兒教訓陳飛宇的時候不用留手,他要是反抗太激烈,就先打斷他一條腿,讓他失去反抗能力再說。”

此言一出,周圍眾人紛紛驚呼一聲,雖然早就知道桑樂天為人囂張跋扈,但怎麼都冇想到,桑樂天竟會狠到如此地步。

武雲平頷首道:“好,不過我不認為他有反抗的機會,因為在他眨眼的一瞬間,我就能把他的手給打斷。”

他很自信,他雖然年紀才二十歲出頭,但是在家族的儘心培養下,他一身修為,已經到了“通幽後期”,對付陳飛宇這樣的普通人,眨眼之間就能秒殺。

陳飛宇搖頭而笑,道:“我說過,你一點都不懂‘自知之明’的道理,你以為,區區‘通幽後期’的實力,能夠對我產生一絲一毫的威脅嗎?”

武雲平瞳孔在一瞬間放大,震驚道:“你……你能看出來我的修為?”

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嘲諷的弧度,道:“能看透你的修為,很了不起嗎?”

武雲平額頭瞬間出現一層冷汗,陳飛宇能看出來他的修為,而他卻看不透陳飛宇,這隻能有一個解釋,那就是陳飛宇的實力比他強,而且要比他強的多!

可他現在已經是“通幽後期”的境界,隻差一步,便能夠突破到宗師境界,成為世人眼中高高在上、宛若神龍一樣的強者,而陳飛宇的實力比他還要強,莫非……

幾乎是瞬間,一個不可思議的可能性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武雲平震驚之下,忍不住向後退了一步,顫聲道:“你……你莫非……”

“我乃宗師。”

陳飛宇傲然而立,接著,包括武雲平在內,眾人還冇反應過來時,他突然動了。

隻見陳飛宇順手拎起旁邊的一瓶紅酒,瞬間出現在武雲平身前,握著的酒瓶狠狠向武雲平腦袋砸去。

陳飛宇這一下速度奇快,快的不急眨眼,快的轉瞬即逝。

幾乎是在瞬間,眾人隻聽“砰”的一聲響,紅酒砸在了武雲平腦袋上,酒瓶猛然爆裂,紅色的葡萄酒,混合著武雲平腦袋上的鮮血流了下來。

可憐武雲平堂堂“通幽後期”的強者,都來不及反應,便被陳飛宇這一招猶如街頭混混打架一樣的招式打的滿頭開花。

武雲平慘叫一聲,隻覺得眼前一黑,跌跌撞撞向後退了好幾步,差點暈了過去,他心中隻存了一個念頭:“陳飛宇是宗師……他竟然是宗師……媽的,我竟然得罪了一位宗師……”

周圍眾人都驚呆了,剛剛陳飛宇動作太快了,他們的眼睛都捕捉不到,隻見到眼前一花,接著又聽到一陣酒瓶爆裂聲,武雲平腦袋就被砸中,向後退了好幾步。

他們一臉懵逼同時,心中充滿了震撼之意。

桑樂天更是懷疑自己看錯了,連忙揉了揉眼睛,隻見武雲平的確捂著腦袋,額頭上滿是鮮血,至於陳飛宇,手握半截酒瓶,雖然隻是簡簡單單站在原地,但是氣勢凜然,眼神凜冽,令人心驚膽戰!

頓時,桑樂天眼中滿是震撼之意,他一向最為依仗的武雲平,竟然不是陳飛宇的一合之敵?不由震驚地道:“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元禮妃更是驚訝地長大了小嘴,表情又是可愛又是誘人,喃喃道:“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陳飛宇怎麼會這麼厲害?”

突然,柳天鳳略帶譏諷的聲音在她耳邊響了起來,道:“桑樂天他們在你看來或許勢力很強大,但是在飛宇眼中,不過是一群螻蟻罷了,你就在這裡乖乖的坐著,看飛宇怎麼教訓桑樂天吧。”

元禮妃心中震驚更甚,看著陳飛宇傲意凜然的背影,喃喃道:“是嗎,原來陳飛宇這麼強大。”

不遠處的魏雅萱嘴角翹起一縷笑意,得意地道:“對,就這麼打,最好再把桑樂天也給狠狠地教訓一頓,看他以後還敢不敢和我們魏家叫板!”

另一邊,魏風淩同樣翹起笑意,事情的發展和他料想的差不多有,他知道事情還冇完,這纔剛剛開始而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