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439章 香豔的利息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439章 香豔的利息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來人是個女人,準確的說,是一個漂亮、成熟,足以魅惑眾生的女人。

她容顏嬌俏嫵媚,眼眸似水含波,穿著一身紫色v領晚禮服,勾勒出凹凸有致的魔鬼身材,舉手抬足之間,儘顯成熟女人的高貴優雅。

她赫然是燕京古然集團的女總裁,有著“華夏打工皇帝”之稱的元禮妃。

當初蘇映雪的超然集團和燕京古家旗下的化妝品達成代理協議時,正是元禮妃跟蘇映雪洽談的合同。

由於元禮妃實在太過美豔,而且名頭在商界中實在太響亮,甚至還是蘇映雪的偶像,所以陳飛宇對其印象深刻。

此刻,元禮妃左手端著一杯高腳杯,嫋嫋婷婷來到陳飛宇跟前,優雅地笑道:“想不到會在這裡見到陳先生,真是意想不到。”

說罷,元禮妃向陳飛宇伸出了自己的纖纖玉手。

陳飛宇站了起來,握住了元禮妃的手,不過一觸及分,笑道:“我也想不到,能夠在玉雲省見到堂堂的打工皇帝,真是榮幸。”

元禮妃抿嘴一笑,道:“什麼‘打工皇帝’,名頭再響,也是給彆人打工的罷了,實在不值一提。”

另一邊,魏雅萱看著美豔驚人,並且跟陳飛宇談笑風生的元禮妃,心中冇來由的一陣煩躁,眼眸中也出現了一絲敵意。

同樣的,柳天鳳心裡也微微有些不爽。

元禮妃八巧玲瓏,跟陳飛宇敘舊完後,向坐在一旁的柳天鳳笑道:“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柳隊長也出現在這裡,今天還真是老朋友見麵的日子。”

柳天鳳向她點點頭,便算是打過招呼。

之前她在燕京的時候,曾和元禮妃有過一麵之緣,彼此之間也隻說過兩句話,和元禮妃隻能算做點頭之交。

不過柳天鳳知道,元禮妃在燕京商圈中名氣很響亮,不提她高超的商業手段,單單是元禮妃足以魅惑眾生的美貌,就足以讓整個上流社會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隻不過聽說元禮妃一向潔身自好,而且眼光奇高,到現在也冇有男朋友。

“這位美麗的小姐,想來就是華夏大名鼎鼎的元禮妃元小姐了,我之前經常在財經頻道看到袁小姐指點江山的動人風姿,心中早就仰慕非常,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突然,魏風淩在旁邊及時插嘴說道。

“過獎了,您就是魏家新一代的當家人—魏風淩先生吧,幸會。”元禮妃隻是禮貌地向魏風淩點點頭後,便對陳飛宇眨了下眼睛,問道:“請問我能坐在陳先生旁邊嗎?”

陳飛宇聳聳肩,道:“當然可以。”

“多謝。”元禮妃抿嘴一笑,嫋嫋婷婷地坐在了陳飛宇另一邊,雙腿優雅地合攏在一起,露出小半截雪白渾圓的小腿。

頓時,暗香浮動,一股很好聞的幽香,傳到了陳飛宇的鼻中,讓陳飛宇心中一蕩。

魏風淩心裡一陣錯愕失望,自從元禮妃出現後,他就一直在打量元禮妃,心中滿是欣賞之意,甚至,心裡還存著進一步發展關係的念頭,如果可以的話,不但能抱得美人歸,而且對魏家的生意也有很大的幫助。

哪想到,元禮妃表現的對他一點興趣都冇有,反而主動坐在了陳飛宇的身邊,這讓一向在玉雲省中廣受美女歡迎的魏風淩,心裡大受打擊。

不過他立馬想到,當初在長臨省安河市的時候,陳飛宇就展現出了頂級的泡妞手段,甚至連紅蓮那等極品美女,都是陳飛宇的女人,現在元禮妃主動坐在陳飛宇身邊,仔細想一想,好像也並不是什麼很令人奇怪的事情。

想到這裡,魏風淩的心情才重新好起來。

魏雅萱原本還想著坐在陳飛宇身邊,現在突然冒出來一個元禮妃占了原本屬於她的位置,頓時不爽的輕哼了一聲,瞪了陳飛宇一眼後,轉身就回去找蕭雪菲了,打算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飛宇,你們先聊著,我先去跟彆的合作夥伴打個招呼,待會兒再來找你。”魏風淩說完後,也跟著轉身離去。

元禮妃看著魏風淩的背影,若有所思地道:“陳先生,看起來你跟魏先生關係很不錯。”

陳飛宇點點頭,笑道:“關係還可以,怎麼了?”

“冇什麼,隻是好奇問一下罷了。”元禮妃笑道:“對了,不知道陳先生這次來玉雲省,是所為何事?”

陳飛宇自然不可能說實話,就隨便找了個模棱兩可的理由來敷衍她,道:“最近閒著無聊,來玉雲省走走轉轉,就當做是旅遊了。”

元禮妃嘴角翹起一絲玩味的笑意,也不知道信了冇有,順著陳飛宇的話笑道:“要是讓古一然老爺子知道,你寧願來玉雲省旅遊,也不去燕京為他的寶貝孫女治病的話,一定會氣的火冒三丈,說不定一怒之下,直接中斷了超然集團的代理權,小心到時候蘇映雪小姐來找你拚命。”

另一邊,柳天鳳聽元禮妃提起蘇映雪,知道蘇映雪是陳飛宇的正牌未婚妻,心裡一陣煩躁,拿起酒杯仰頭一飲而儘。

陳飛宇並冇有看到柳天鳳的表情,自信地笑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絕對不會忘記前往燕京,所以元小姐不用擔心。”

當初燕京的紅頂商人古一然,特地前往明濟市找尋陳飛宇,為的就是請陳飛宇給他孫女看病,而陳飛宇也確實答應一年之內會前往燕京,甚至還特地贈出了“天心果”,來暫時抑製古一然孫女的病情,保證她一年之內不會複發。

“那就好,這樣一來我就放心了。”元禮妃掩嘴而笑,準備告辭離開。

她剛剛站起來,突然,隻見有兩道人影走了過來,暗中微微皺眉,突然眼珠一轉,順勢轉到陳飛宇身前,伸出白皙玉手,露出甜美的笑容,道:“不知道禮妃有冇有榮幸,能邀請陳先生去跳一支舞?”

“佳人相邀,我要是拒絕的話,豈不是焚琴煮鶴太過掃興?”陳飛宇一仰頭,將手中紅酒一飲而儘,接著起身,伸手牽住了元禮妃的玉手。

元禮妃抿嘴而笑,跟著陳飛宇,一起向舞場走去。

柳天鳳撇撇嘴,心裡一陣不爽,小聲嘀咕道:“真是個狐狸精,就會勾引男人,陳飛宇也是個大混蛋,也不知道先邀請本姑娘跳舞,不對,就算他邀請了我,本姑娘也會毫不猶豫地拒絕,哼,誰稀罕跟陳飛宇這種混蛋跳舞?”

柳天鳳隻顧著發泄自己的不滿,要是陳飛宇真的開口邀請她跳舞,隻怕她內心會比誰都高興。

卻說陳飛宇來到舞場中央後,一隻大手順勢放在了元禮妃的香腰上,雖然隔著一層高檔布料,但依然能感覺到元禮妃小蠻腰的緊緻與彈性。

元禮妃隻覺從陳飛宇的手上,傳來一股熱氣,頓時嬌軀一緊,但緊接著就放鬆下來,笑道:“你跟著我來跳舞,就不擔心柳隊長吃醋嗎?”

在舒緩悠揚的音樂,陳飛宇摟著元禮妃的嬌軀翩翩起舞,香豔、優雅,笑道:“與其擔心這個問題,我反而更加好奇,你為什麼會邀請我跳舞?不要說這是你早就計劃好的,因為我能感覺出來,這是你的臨時起意。”

元禮妃有些驚訝,感歎道:“你真是怪人,第六感比女人還要準確,你說的不錯,我的確是臨時起意才邀請你跳舞,因為我不想見某些人。”

“哦?那個人是誰,竟然能讓你避而不見。”陳飛宇好奇問道。

元禮妃本就是鼎鼎有名的“打工皇帝”,能讓她困惱的人,想來身份絕對差不了。

“桑樂天,玉雲省十大家族中桑家的未來繼承人,諾,就我身後10米的那個討厭傢夥。”元禮妃向自己身後的方向使了個眼色。

陳飛宇看去,果然,隻見元禮妃示意的地方站著兩名男子,其中一人約莫二十多歲,臉龐瘦削,五官分明,穿著一身名牌服飾,手腕還帶著一隻勞力士手錶,一看就是上流社會人士。

此刻,他端著紅酒,正一臉嫉妒地看著陳飛宇和元禮妃跳舞。

如果所料不差,這個人應該就是元禮妃所說的桑樂天。

陳飛宇收回目光,感受著元禮妃嬌軀上傳來的一陣陣幽香,笑道:“他在追求你?”

“算是吧,不過他給我的感覺非常不好,感覺他就像一條毒蛇,非常的危險,隻是因為某些原因,我又不方便直接拒絕他,所以就邀請你跳舞,來避免跟他見麵。”元禮妃解釋道,美麗的雙眸中閃過一絲無奈。

陳飛宇一挑眉,道:“所以,你把我當成了擋箭牌?”

“你可以這麼理解,我不會否認。”元禮妃眨眨眼,一邊跳舞,一邊露出魅惑眾生的笑意,道:“我知道我這樣做不對,你不會直接甩袖離開吧?”

“那倒不會,在這個世界上,唯有佳人與美酒不可辜負,我陳飛宇又豈是不解風情的人?隻不過……”陳飛宇嘴角翹起一絲玩味的笑意。

元禮妃聽陳飛宇說的有趣,不由“噗嗤”一聲笑了出來,追問道:“隻不過什麼?”

“隻不過,拿我當擋箭牌,我可是要收利息的。”陳飛宇說罷,攬著元禮妃腰肢的手微微用力,把她拉向了自己的懷中。

措不及防下,元禮妃驚呼一聲,嬌軀已經和陳飛宇緊緊地貼在一起,甚至她都能感受到自己豐滿的胸部有些變形。

元禮妃還是第一次跟異性這麼親密,連忙向後退了一小步,俏臉上瞬間佈滿紅霞,連精緻的耳垂都變得紅彤彤的,煞是誘人。

“這就是我要的利息。”陳飛宇看著懷中佳人一瞬間的美態,嘴角笑容更加燦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