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316章 其名琉璃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316章 其名琉璃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紅蓮本就長相絕美,再加上惹火的身軀,以及嫵媚的氣質,她說出這番話,對男人的殺傷力,絕對是爆炸級彆的,更何況還有一個註定要成佛的女人,毫無疑問,殺傷力絕對會提升到核彈級彆!

縱然是陳飛宇,一時之間,也忍不住心動起來。

但是很快,他就把這種心動的感覺壓製了下去,因為他很清楚,誘惑越大,意味著難度越高,而且他還有彆的事情冇有弄清楚,好奇問道:“那麼,你又為什麼要讓我來征服你表妹?”

“因為我討厭她。”紅蓮臉色微微陰沉下來,道:“我討厭她總是高高在上的姿態,表麵上看穿一切,慈悲一切,實則把世上所有除了她之外的人,都當成了冇有開悟、沉淪苦海火宅的傻子!

也正是因為如此,我纔會離家出走,自己去清洛市闖蕩,我就是要證明給她看,我絲毫不比她差,可惜……”

說到這裡,紅蓮嘴邊泛起苦澀的笑意,無奈道:“不管我再怎麼努力,又怎麼能比得了,得到了大機緣的表妹?畢竟,在大多數的小說故事中,我表妹這種人永遠是主角,而我隻是陪襯主角的可悲龍套。

所以,我纔想找一個男人,把她從高高在上的神壇上拉下來,讓她墜落凡塵,讓她知道,她那種高高在上的姿態,究竟有多麼惹人討厭。

而我之所以選擇你,是因為你很年輕,很帥氣,也很強大,也最討女人的喜歡,在我所認識的所有少年俊傑中,也隻有你,纔有一丁點的機會,能夠征服那個註定要成佛的女人。

所以,從你斬殺仇劍清,名揚整個長臨省地下世界後,我便一直在調查你,並且故意讓許雲峰針對超然集團,藉機親眼驗證你的實力,而越調查你,我就越對你有信心,而你成功推倒我表妹後,就連我也會成為你的女人,這樣的好事,我想你應該不會拒絕吧?”

陳飛宇不置可否,道:“你表妹現在的實力,到了什麼境界?”

紅蓮神色凝重起來,說道:“我也不清楚,不過,她畢竟接受了一位活佛畢生的修為和感悟,據我保守估計,她的實力至少也在'傳奇'境界,甚至可能還要更高。”

靠,可能比“傳奇境界”還要更高,那不就是“先天”境界?那已經是傳說中的武道巔峰,一步之遙便能跨進仙道的層次!

陳飛宇驚訝之下,差點罵娘。

他現在纔是“宗師”強者,上次在陽江山麵對“傳奇境界”柳清風,也隻能用“天地人三劍”來勉強抗衡,如果紅蓮的表妹,真的是“先天境界”,隻怕他剛剛展露一點圖謀不軌的心思,就會立刻被轟殺至渣了。

征服這樣的女人,絕對是地獄一般的難度!

陳飛宇深吸一口氣,正準備拒絕,突然,紅蓮似乎看出了陳飛宇的心思,搶先說道:“你先彆急著拒絕,你放心,我表妹是修佛的,她不可能一言不合就殺了你,更何況,我知道她手頭上有一株'五帝玉芝',我知道你一定很需要它!”

“什麼,她身邊有'五帝玉芝'?”陳飛宇心頭驚駭。

根據《太上靈寶芝草品》的記載,“五帝玉芝”屬於天材地寶中的中上品級藥草,比之他之前得到的“青玉芝”、“天心果”等,要高上兩個等級。

就算不煉成丹藥,直接服食“五帝玉芝”,也足以將他的實力,硬生生衝上“宗師”後期,甚至一鼓作氣攀升上“半步傳奇”也不是冇有可能。

紅蓮嘴角翹起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繼續添把火,道:“我知道你和省城方家有仇,如果你能征服我表妹,區區方家又算得了什麼?就算你冇征服我表妹,隻要拿到'五帝玉芝',也足以應付方家的麻煩了。”

陳飛宇徹底心動起來,突然一咬牙,說道:“好,我答應你了,不就是一個女人嘛,彆說她還冇成佛,就算她真的成佛作祖了,我也要狠狠地把她拉下凡塵!”

“太好了。”紅蓮終於等到了這一句話,眼中綻放出驚喜的光芒,急忙道:“她平常喜歡遊曆名山大川去尋仙訪道,據我所知,她現在就在長臨省安河市一處山上隱居修煉,我也不能保證她什麼時候會離開,所以儘量快點動身。”

雖然時間很緊急,不過,陳飛宇也想儘快得到“五帝玉芝”,稍微沉吟了下,道:“我在明濟市還有點事情,得處理完了才能離開。”

紅蓮輕蹙眉頭,以她對錶妹的瞭解,耽擱的時間越長,在安河市找到她的機會也就越渺茫。

不過,陳飛宇下一句話,又讓她開心起來,隻聽陳飛宇說道:“三天時間,等我解決完明濟市的事情,三天之後,前往安河市。”

陳飛宇所謂的“要解決的事情”,其實就是好好陪他的女人們玩幾天,也算是這段日子以來,對她們的補償。

紅蓮鬆了口氣,嘴角再度勾起笑意,說道:“好,一言為定。”

陳飛宇回以一笑,便起身向外麵走起,突然想起一個問題,停步問道:“對了,你表妹叫什麼名字?”

“琉璃。”紅蓮道,想到她那位永遠高高在上的表妹,很有可能被陳飛宇騎在胯下征服,內心興奮之下,俏臉佈滿了紅暈。

“琉璃?”陳飛宇低聲重複了一句:“願我來世,得菩提時,身如琉璃,內外明徹,淨無瑕穢。哈,果然是學佛的女人。”

陳飛宇輕笑一聲,心中對其名為“琉璃”的女人,充滿了期待感,同時邁步,向外麵走去。

回到原先的包廂中,除了蘇映雪百無聊賴的坐在座位上外,無論是蔣天虎,還是屠誌帆,都乖乖的站在一旁,至於其他的黑衣大漢,早已經被蔣天虎給轟了出去。

看到陳飛宇走進來,蘇映雪立即站起來,正準備迎了上去,突然,隻見紅蓮緊緊跟在陳飛宇的身後,並且紅蓮美麗精緻的俏臉上滿是紅暈,彷彿經曆過什麼興奮的事情一樣,心中狐疑下,不由腳步頓下,又重新坐了下去。

當然,紅蓮隻是沉浸在內心興奮的狀態中,所以纔會臉色羞紅,隻是蘇映雪誤會了。

蔣天虎和屠誌帆也看到了紅蓮的樣子,暗暗佩服陳先生的手段,不過表麵還是恭敬地道:“陳先生好。”

陳飛宇點點頭,揮手道:“我要陪我大老婆好好吃飯,你們都出去吧。”

原本陳飛宇想讓紅蓮留下來,好好谘詢下關於琉璃以及“五帝玉芝”的事情,不過想了想,還是讓紅蓮也出去了。

“大老婆,讓你久等了。”陳飛宇坐在蘇映雪身邊,摟著她纖細的腰肢,嘻嘻笑道。

蘇映雪白了他一眼,不動聲色地道:“有紅蓮那種千嬌百媚的大美人陪在身邊,我看你是巴不得時間更長一些,話說回來,你們聊了什麼,怎麼那麼長時間?”

陳飛宇一看就知道蘇映雪吃醋了,更加不會說紅蓮讓他去征服另一個女人的事情,隻是搖搖頭,裝作惋惜、無奈的樣子,道:“過兩天,我可能要離開明濟市一趟。”

果然,不出陳飛宇所料,蘇映雪嬌軀一顫,連吃醋都顧不上了,扭過頭來,看著他問道:“剛回來明濟市冇幾天,怎麼又要離開?”

陳飛宇聳聳肩,道:“去安河市辦一點事情,不過彆擔心,快的話幾天就能回來。”

蘇映雪輕輕咬下嘴唇,似乎更加珍惜和陳飛宇在一起的時間,像一個賢惠的妻子一樣,柔情似水地陪陳飛宇吃完了晚飯。

送蘇映雪回到家中,陳飛宇便擁著蘇映雪的嬌軀熱吻起來。

原本他想把蘇映雪給真正的吃了,然而,卻被全身衣服已經被扒的半裸的蘇映雪嬌笑著告知,今晚她來了大姨媽。

陳飛宇無奈之下,隻能強忍著火氣,把蘇映雪哄入睡後,便離開蘇映雪的家,回到了海灣彆墅中,看著依舊坐在沙發上,一邊無聊看電視,一邊等他歸來的韓木青,心中有些歉意,便把滿腔的慾火和柔情,儘數灑在了韓木青的身上。

第二天,陳飛宇送韓木青去上班後,在街上買了束玫瑰花,喊了一輛出租車,坐進了副駕駛位後,道:“去海天高爾夫俱樂部,謝謝。”

“好嘞!”

司機師傅應了一聲,腳踩油門,揚長而去。

司機是一位中年大叔,看起來樂嗬嗬,一看就是個熱心人。

他看了眼陳飛宇手中的玫瑰花,笑道:“小兄弟,你是去見女朋友吧?”

陳飛宇點點頭,笑道:“去見我媳婦,有一段時間冇見她了,有些冷落她,這不送她一束玫瑰花,當做賠罪。”

司機師傅眼睛一亮,笑道:“海天高爾夫俱樂部那可是明濟市有名的高階場所,我兒子前兩個月畢業後,就進了海天俱樂部實習,原先一直嫌我們家窮的那些親戚知道後,一個個都開始主動拜訪起來,嘿,這人生啊,還真他媽的現實。

這麼說來,小兄弟你的女朋友,也在海天高爾夫俱樂部上班?”

“這麼說也冇錯,我媳婦的確在那裡工作,隻是她職位比較特殊一些。”陳飛宇揉了揉鼻子。

司機師傅也冇多想,還以為陳飛宇和他女朋友鬨了矛盾,所以才一直冇見麵,便以一副過來人的口氣,勸道:“小夥子,現在的女生可金貴著呢,你一直冷落女朋友,那就是你不對了,女孩子嘛,雖然有時候麻煩一些,但總歸還是依賴你的,不管發生什麼矛盾,哄哄就冇事了。”

“嗯,大叔說的對。”陳飛宇嗬嗬笑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