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86章 一封訣彆信,流放半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86章 一封訣彆信,流放半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燈火通明的彆墅大廳內。

喬全坤心中憤怒而又絕望,甚至,還有一絲絲的悔恨。

從一開始,他就不應該主動招惹陳飛宇,不然的話,他也不會麵臨今天這種絕望的境地!

“我耐心有限,一句話,簽還是不簽?”陳飛宇淡淡道。

與此同時,赤練微微用力,手中匕首已經輕輕劃破喬俊峰的脖頸,一縷鮮血流了出來。

傷口很淺,不會要命,卻足以嚇破喬俊峰這種二世祖的膽子。

“爸……爸你快簽了吧,不然我真會被他們殺死的……”喬俊峰嚇得臉色如土,語無倫次,要不是後衣領被赤練提著,估計已經軟癱在地上了。

喬全坤臉色變換不休,最終,一咬牙,道:“我簽!”

說罷,拿起筆,在檔案上簽下自己的名字,並且按上了手印。

做完這些後,喬全坤彷彿一下子冇了精氣神,癱坐在沙發上。

他苦苦經營了半輩子,這一下全完了。

陳飛宇向赤練使個眼色,赤練會意,剛放開喬俊峰,“撲通”一聲,喬俊峰站立不穩,直接摔在了地上,一臉的後怕。

陳飛宇搖搖頭,說道:“想喬家的喬清源老爺子,好歹也是名震省城的商界大佬,你作為他的孫子,卻如此不濟,也不知是可悲還是可笑。”

喬俊峰心中充滿了驚懼,聽到陳飛宇的話後,哪裡還敢反駁?

赤練走過去,拿起檔案檢查了下,向陳飛宇道:“主人,冇錯。”

“很好。”陳飛宇站起來,道:“我會給你們一千萬華夏幣,你們是留在國內也好,還是出國定居也罷,愛去哪裡去哪裡,總之,不要再留在省城了,也不要在出現在鳳華姐的麵前,否則,後果自負。”

喬全坤炸毛了一樣,猛地從沙發上站起來,歇斯底裡地喊道:“一千萬?才一千萬華夏幣?你知不知道,就憑著我手中喬氏集團的股票,光每年的分紅就不止這麼一點錢,你竟然想一千萬華夏幣就打發了我,你當我喬全坤是要飯的嗎?”

原本一臉後怕的喬俊峰也反應過來,急忙道:“對啊,一千萬華夏幣怎麼夠,我買一輛跑車的錢就得幾百萬,而且每個月泡妞的零花錢,至少也得幾十萬才行,一千萬華夏幣根本就就活不下。”

赤練眼中閃過嘲諷之意,命都快冇了,竟然還想著跑車和女人,就這種無能富二代,竟然還想和主人作對,真是自不量力。

“你以為這一千萬,是用來買你手中股票的?錯了,這一千萬華夏幣,是用來買你們性命的,而且……”陳飛宇嘴角笑意逐漸嘲諷起來,道:“而且,泱泱華夏十三億人,多少人一輩子都賺不到一千萬華夏幣,彆人能活下去,憑什麼你們就活不下去?難道,你們自以為比其他人高貴?”

喬全坤和喬俊峰心中不以為然,他們是世家子弟,是普通人眼中的貴族,生來就習慣了高高在上,在他們看來,他們自然比底層老百姓要高貴很多。

喬俊峰原本還想反駁,但是看到陳飛宇嘲弄的神色,明智地閉上了嘴。一千萬華夏幣,雖然感覺少了低,但總比丟了性命強,隻不過以後跑車彆想了,泡妞的話,應該也很難泡到知名女明星了。

陳飛宇繼續道:“另外,你們再寫下一封訣彆信,內容就寫上你們如何設計對付喬鳳華,所以心中有愧,不但把股權轉移給她,而且還打算遠離省城贖罪,讓他們不用掛念,至於具體的內容,就不用我詳細說了吧?”

喬全坤驚呼一聲,陳飛宇這是打算誅心啊,如果真按陳飛宇這麼寫,他的罪證就會掌握在陳飛宇手中,以後再無翻身的機會。

“十分鐘內,把這封信寫好。”陳飛宇不由分說,更不容喬全坤拒絕,說完後向彆墅外麵走去。

赤練很及時地拿出一張白紙,放在了喬全坤的麵前。

在赤練凜冽殺氣的威壓下,喬全坤顫顫巍巍拿起筆,神色猶豫不決。

喬俊峰連忙爬到喬全坤身前,小聲道:“爸,你真的要寫嗎?一旦寫下去,就再也冇有回頭路了。”

赤練淡淡瞥了他一眼,突然道:“如果現在不寫,不但冇有回頭路,而是還會送你們去陰陽路。”

喬俊峰接觸到赤練飽含殺機的眼神,恐懼下不敢再多說。

喬全坤歎了口氣,現在他為魚肉,陳飛宇為刀俎,一絲一毫反抗的餘地都冇有,隻能按照陳飛宇所說的內容,老老實實寫了上去。

赤練檢查了一遍,確定冇什麼問題後,把一個黃色檔案袋放在茶幾上,寒聲道:“這裡麵是一千萬華夏幣的支票,以及今晚離開省城的兩張高鐵票,你們收拾一下,立馬離開。

雖然主人答應過喬鳳華不殺你,但從冇說過不讓我動手,如果我以後再在省城看到你們,我會直接動手,殺了你們。”

說完後,赤練轉身離去,而在檔案袋上,放著一柄鋒利的匕首。

喬全坤和喬俊峰父子頓時打了個寒顫。

彆墅外麵,赤練來到陳飛宇身前,剛剛麵對喬全坤父子時的凜冽殺意頓時消失,眼神中柔情萬種,柔聲道:“主人,這份股權轉移協議,明天要交給喬小姐嗎?”

“不用,明天我還有彆的事情要辦,這份股權協議先留著吧,過些天我再送她一個驚喜。”陳飛宇解決了一個隱患,心情很不錯,忍不住大笑,笑聲很開懷。

赤練看著主人意氣風發的樣子,嘴角含笑,眼神中充滿了崇拜。

第二日,臨近中午,富麗堂皇的妙天水榭外麵。

呂恩陽一早就站在大理石台階上,在他的旁邊,還有一身黑色露肩長裙,身材高挑的馬紅欣。

呂恩陽站在這裡,目的隻有一個,那就是等待陳飛宇的到來。

昨晚的時候,陳飛宇親口說過會來,所以呂恩陽一早推掉了今天所有的事情,專程過來等陳飛宇。

“恩陽,你說待會陳飛宇……哦不,是姐夫,如果姐夫見到我,不會找我的麻煩吧?”馬紅欣憂心忡忡,上午的陽光照在她身上,不但感受不到一點溫度,甚至,她還從內心湧起一股恐懼之意。

昨晚的時候,馬紅欣是真的被陳飛宇給嚇住了,她原本以為陳飛宇隻是明濟市謝家的小人物,哪想到,陳飛宇竟然是長臨省地下世界的霸主、而且還是征服呂寶瑜的男人。

得罪這樣一個強大的男人,讓馬紅欣心生畏懼,生怕陳飛宇今天找她的麻煩。

呂恩陽搖頭,說道:“不會,陳飛宇的心胸格局冇這麼小,你彆擔心。”

馬紅欣應了一聲,這才心下稍安。

臨近中午,不少人來妙天水榭聊天喝茶,看到呂恩陽站在這裡等人後,不由得暗暗稱奇。

“這偌大的省城,究竟是誰有這麼大的麵子,能讓這位大少主動在外麵等這麼長時間?”

眾人心中紛紛猜測,甚至不少人還停留在原地,想看看呂恩陽等的人,究竟是誰。

“來了。”突然,呂恩陽眼睛一亮,下意識說道。

周圍眾人紛紛看去,隻見一輛銀灰色的限量版賓利,出現在眾人目光中,由遠而近駛過來,一個漂亮的甩尾過後,穩穩噹噹的停在停車場中。

眾人眼睛紛紛一亮,能開得起這輛限量版賓利的人,絕對非富即貴,心中更加好奇車的主人是誰。

下一刻,車門打開,身穿紅色風衣、身材惹火、成熟美豔的赤練走了下來。

眾人頓時一陣驚豔,雖然呂恩陽身邊的馬紅欣已經很漂亮了,但是論起美貌和氣質,還是這位紅色風衣女子更加優秀。

“難道,呂恩陽大少等的人,就是這位大美女?這麼美麗的女人,的確值得在外麵等待。”

眾人紛紛點頭,都覺得猜測的不錯。隻是,呂恩陽大少明明有未婚妻了,又為什麼對這位美豔女子這麼看重?

赤練走到副駕駛前並打開了車門後,恭敬地道:“主人。”

下一刻,陳飛宇嘴角含笑走了出來,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並且帶著赤練,向妙天水榭走去。

主人?這個美麗的不像話的女人,是這個少年的侍女?

眾人紛紛大跌眼鏡,不知道這個少年究竟是什麼身份,竟然能擁有這麼美豔的侍女。

呂恩陽看到陳飛宇後,立馬拉著馬紅欣迎了上去,主動笑著打招呼道:“姐夫。”

馬紅欣跟在呂恩陽的身邊,怯生生地道:“姐夫好。”

陳飛宇點點頭,笑道:“讓你們久等了,一起進去吧。”

馬紅欣鬆了口氣,嘴角綻放出笑容,跟著陳飛宇一起向妙天水榭走去。

然而,周圍眾人看著陳飛宇的背影,已經陷入震驚的狀態中。

堂堂的呂恩陽大少,竟然喊這個少年“姐夫”?

整個省城上流社會誰不知道,呂恩陽的姐姐是呂寶瑜,而呂寶瑜是整個省城上流社會中,最為優秀、出色、美麗的女人之一。

“難道,這個少年已經征……征服了呂寶瑜?”

眾人想到這裡,紛紛震驚,繼而石化。

卻說陳飛宇走進妙天水榭裡麵後,呂恩陽輕聲說道:“姐夫,今天除了你之外,還有彆人也來找我姐姐了。”

“是嗎?”陳飛宇心中好奇,以呂寶瑜高傲的性格,竟然能讓她接待的,看到對方的身份,肯定不一般。-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