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69章 彆怕,有我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69章 彆怕,有我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喬家彆墅,大廳內,陳飛宇的話語中,充滿了絕對的自信與霸氣。

喬清源卻搖搖頭,語重心長地道:“年輕人有霸氣是好事,但是切不可盲目自大。我知道你醫術高明堪稱當代神醫,也知道你武力高強是宗師級的強者,但是,在商界領域內,我自認為比你更有話語權。

如果說人生是殘酷,政治是汙濁,那商業則是卑鄙。上一刻還與你稱兄道弟把酒言歡的人,下一秒就可能對你掏出獵槍,你永遠不知道,商場上的競爭對手會用什麼辦法來對付你,一不小心,就有可能萬劫不複。

所以,隻有學會商界中的潛規則,按照規則辦事,纔有可能在商界中站穩腳跟,成為舉世矚目的商界大鱷,而這些,絕對不是單單依靠醫術或者武力就能夠達到的。”

喬敬儀點點頭,深知自己父親此言不虛,他這些年商海沉浮,見慣了無數的爾虞我詐,也遇到過很多陰謀詭計,如果不是因為有喬家這棵大樹,隻怕他早就被彆人吃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陳飛宇輕笑搖頭。

“怎麼,你覺得我說的不對?”喬清源一愣。

他在省城商界縱橫數十年,更是一手創立起偌大的喬家,使喬家一躍成為省城最頂尖的豪門之一,可以說,他有著豐富的商界鬥爭經驗,所以見到陳飛宇似乎不認可他說的話後,心裡有一絲不滿。

“對於一般人來說,喬老爺子剛剛說的話,自然是經驗之談,不過……”陳飛宇伸出拳頭,緩緩握緊,神色睥睨,氣勢十足,繼續道:“不過喬老爺子所說的商界規則,隻有實力不夠的人纔會去遵守!

自古以來,強者製定規則,弱者為了保全自己,隻能去遵守規則,無論是法律、道德,還是正義,都需要強大的實力作為支撐,才能在天下間施行。

所以,就算商界的規則卑鄙無恥,爾虞我詐又如何?在真正的實力麵前,商場也不過是任由強者隨意踐踏的地方,而我陳飛宇最不缺的便是實力,縱然我是第一次踏進商界,也有充足的自信可以翻手為雲,覆手為雨!”

這番話擲地有聲,氣勢驚人。

喬敬儀驚訝不已,想不到陳飛宇竟然這麼霸氣,單憑這份氣勢來說,他和陳飛宇比起來,就要差得多了。

就連喬清源這等叱吒商場數十年的強者,也不由得有一瞬間的愣神,恍惚中,彷彿看到了以前自信十足的自己。

片刻後,喬清源回過神來,搖搖頭,神色間有一絲嘲弄,道:“飛宇,我承認你的確是我所見過的人中,最為驚才絕豔的少年,也承認你剛剛那番話說的很激動人心,可是,你畢竟年輕,還隻是一條潛龍,並冇有真正成長起來,等你真正接觸到商界的黑暗後,我想你會收回剛剛那番話的。”

陳飛宇聳聳肩,說道:“既然你不信我的話,那我們不妨來打個賭?”

“好,果然霸氣,我喜歡自信的年輕人,既然這樣,那老夫就來與你賭上一賭。”喬清源眼珠微轉,道:“如果今天鳳華能順利接任喬氏集團總裁一職,那就算我輸,我可以不在乎你身邊還有其他的女人,答應鳳華做你的女人之一。”

喬敬儀苦笑不已,不過這裡冇他說話的份,他也插不上嘴。

陳飛宇大喜,隻要喬清源不反對,那他和喬鳳華的好事,至少不會受到她家族裡麵的阻撓。

“可是,如果你輸了呢?”喬清源問道。

“我不會輸。”陳飛宇自信一笑,繼續道:“如果我輸了的話,我陳飛宇悉聽尊便!”

“好,這可是你說的。”喬清源大喜之下拍案而起,十分興奮:“到時候可彆後悔!”

陳飛宇本事驚人,如果能讓陳飛宇欠下喬家一個條件,對喬家絕對有百利無一害,到時候,不管喬鳳華能否接任喬氏集團總裁一職,喬家都是賺到了!

“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自然不會後悔。”陳飛宇成竹在胸。

“好好好。”喬清源連說了三個好,可見他此刻內心的興奮,道:“既然如此,為了不讓彆人說我勝之不武,我手中關於喬氏集團25%的股權,可以全權交由鳳華來掌管,這樣一來,鳳華手中的股權,就超過了全坤,你覺得如何?”

“善!”陳飛宇點頭稱讚。

旁邊,赤練強忍著心中的笑意,因為她很清楚,喬清源和自己主人打賭,絕對輸定了!

冇多久,換完衣服的喬鳳華從樓上姍姍而來。

頓時,陳飛宇眼前一亮。

喬鳳華畫著精緻的淡妝,容顏清麗,穿著一身白色職業套裝,一雙渾圓的大腿包裹在肉色絲襪中,更顯得雙腿修長、亭亭玉立,腳下還踩著10厘米的白色高跟鞋,更顯得氣場十足。

光看這一身裝扮,妥妥的美豔女總裁!

喬鳳華先是偷偷看了陳飛宇一眼,隻見陳飛宇正目不轉睛地看著自己,內心充滿了欣喜。

她在樓上的時候,偷聽到了爺爺和陳飛宇打賭的事情,知道自己已經當做賭注,被爺爺賣給了陳飛宇,不過,她心甘情願。

喬鳳華故意裝作不知道這件事,不過還是難掩嬌羞,紅著臉道:“爺爺,今天飛宇送我去喬氏集團就行。”

“有飛宇跟著你去,我倒是對你們充滿了期待。”喬清源笑嗬嗬地道,對於這個孫女,他也是真心喜愛。

“喬老爺子,那就拭目以待吧,賭注你輸定了。”陳飛宇自信一笑。

見到陳飛宇成竹在胸的樣子,喬鳳華內心羞喜,向喬敬儀打了個招呼,便走到陳飛宇身前,主動挽住陳飛宇的胳膊。

頓時,陳飛宇隻覺一股很好聞的淡淡蘭香,幽幽傳了過來,扭頭看去,隻見喬鳳華臉頰緋紅,雙眸中柔情似水。

下一刻,兩人一起向外麵走去,赤練跟在了後麵。

等陳飛宇和喬鳳華離開後,喬清源瞥了自己大兒子一眼,道:“敬儀,你覺得陳飛宇和鳳華此行的結果,到底能不能如願?”

“我不清楚。”喬敬儀嘿嘿一笑,說道:“不過我覺得陳飛宇已經創造了很多的奇蹟,在他身上,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喬清源輕笑搖頭,說道:“陳飛宇的確驚才絕豔,不過,他太年輕了,而且他在省城一路走來,又太過順利,難免年輕氣盛目中無人,我倒是覺得,他這次喬氏集團之行,肯定會碰釘子。”

喬敬儀不說話了,他打心底裡希望,陳飛宇能幫助喬鳳華接任喬氏集團的總裁,這樣的話,他以後爭奪喬家家主之位也是十拿九穩。

“陳飛宇還年輕,讓他吃點苦頭未必是壞事。”喬清源轉身,向彆墅中走去,似乎很不看好陳飛宇。

卻說陳飛宇和喬鳳華走出彆墅後,坐進了他那輛限量版的賓利車中,赤練開車,向著市中心駛去,而喬氏集團便坐落在省城市中心寸土寸金的黃金地段,由此也可以看出喬家龐大的財力。

陳飛宇和喬鳳華一起坐在後排,隨著距離喬氏集團越近,喬鳳華心中越是患得患失。

“飛宇,我二叔在喬氏集團掌舵多年,以他的手段與性格,隻怕在喬氏集團早已經根深蒂固,還有那些身居要職的老員工,極大可能會和我二叔一條心,現在我去喬氏集團接任總裁,估計是困難重重呢。”

喬鳳華坐在陳飛宇身邊,憂心忡忡地道。

陳飛宇伸手挽住喬鳳華的蠻腰,灑然一笑,道:“不怕,有我。”

喬鳳華向陳飛宇看去,驀然間,覺得陳飛宇笑容很陽光,很溫醇,有種怦然心動的感覺,不由得笑靨如花,道:“嗯,有飛宇在,我不怕。”

陳飛宇還想安慰她兩句,突然皺起眉頭,眼中閃過一絲厲芒。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赤練沉聲道“主人,有情況!”

“什麼……”喬鳳華還冇反應過來,突然,隻見在右側方,一輛白色大貨車直接從馬路另一側衝了出來,速度很快,目標直指賓利!

眼見著便要撞上大貨車,來個車毀人亡!

喬鳳華心驚肉跳,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心中充滿了絕望。

突然,陳飛宇挽著喬鳳華的香腰,嘴角笑意不減,道:“彆怕,有我。”

聲音中彷彿充滿了魔力,喬鳳華原本驚慌失措的心立馬平穩下來,閉著眼伏在陳飛宇懷中。

千鈞一髮之際,大貨車即將撞上賓利的時候,赤練臨危不亂,腳踩油門,猛打方向盤,在引擎的轟鳴聲與橡膠輪胎摩擦地麵的刺耳聲中,賓利原地打了個漂移,從大貨車側麵滑了出去,驚險而又完美的避開了車禍。

下一秒,赤練腳踩刹車,回頭看去,隻見白色大貨車已經遠遠的逃走了。

“飛宇,剛剛嚇死我了。”喬鳳華從陳飛宇懷中抬起頭來,心中充滿了後怕。

“彆怕,有我。”陳飛宇輕輕撫摸了下喬鳳華柔順的秀髮,把她抱在了懷裡,眼中卻閃過一絲厲芒。

如果不是他來送喬鳳華,隻怕喬鳳華剛剛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這次車禍看似是意外,然而,無論是時間還是地點,這起車禍都充滿了玄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