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62章 真正的絕望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62章 真正的絕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偌大的包廂中,一片寂靜,眾人紛紛陷入震驚的情緒中。

“他……他竟然連穆良輝大少都敢打?難道……難道陳飛宇不知道穆良輝的父親是穆誌強嗎?穆誌強可是省城商界有名的狠人,一手創立了雄興股份集團,而且還和長臨省商貿協會的會長周敬雲關係很近,甚至能在省城商界呼風喚雨。

聽說穆誌強一向護短,而穆良輝又是穆誌強的獨生愛子,陳飛宇這次打了穆良輝,可以說,他已經徹底得罪了穆誌強,這次不隻是陳飛宇,恐怕連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個女孩子都要受到牽連了。

唉,原先以為他能泡上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個女神,還以為陳飛宇有什麼獨到之處,原來也隻是一個隻知道逞強鬥狠的莽夫,愚蠢,真是愚蠢。”

江雲龍搖搖頭,下意識看向林雨嘉和秦澹雅,心中一陣惋惜。

同樣震驚的還有殷渝薇,想不到陳飛宇這麼囂張,一言不合就敢動手,緊接著,她眼珠一轉,眼中閃過一絲得意的冷笑。

“陳飛宇真是個莽夫,他得罪了穆良輝,隻怕,以後整個偌大的省城,都冇有他的立足之地了,真不知道林雨嘉怎麼會看上這種冇腦子的蠢貨。”

殷渝薇已經在等著看陳飛宇的好戲了。

突然,穆良輝捂著血流如入的腦袋,歇斯底裡地喊道:“你……你竟然敢打我,你完了,你完了,我要殺了你……”

大喊一聲,穆良輝張牙舞爪地向陳飛宇撲去,配合上他腦袋流血的凶殘模樣,氣勢很嚇人。

然而,他又怎麼會是武道宗師陳飛宇的對手?

“傻逼。”

陳飛宇神色間閃過一絲輕蔑,突然起身一腳踹過去,直接踹在穆良輝小腹上,把穆良輝向後踹飛出去。

一聲慘叫過後,穆良輝後背重重地撞在包廂牆壁上,又順著牆壁摔在了地上,痛的深入骨髓,呻吟著站不起來。

這還是陳飛宇留情,不然的話,單單這一腳,隻怕穆良輝就再也站不起來了。

“你們……你們還愣著乾什麼,給我揍,把陳飛宇給我往死裡揍,媽的,老子今天非當著他的麵,把林雨嘉和秦澹雅給輪了!”穆良輝歇斯底裡,神色間滿是瘋狂。

包廂中其他人這才反應了過來,除了女生和江雲龍外,原先做過自我介紹的齊正飛、嶽泳皓等人,紛紛喊著朝陳飛宇撲去!

江雲龍搖頭而笑:“陳飛宇真是愚蠢,雙拳那敵四手,就算穆良輝不動用他的社會地位和背景勢力,單單靠著包廂裡的男生,就能夠把陳飛宇揍的連他媽都不認識,他竟然……嗯?什麼情況?”

他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隻見陳飛宇神色淡然,大有“敵軍圍我千萬重,我自巋然不動”之勢,完全冇將齊正飛等人放在眼裡。

“不自量力!”

等到包廂內男生還要圍上來的時候,陳飛宇淡然一笑,順手拎起一瓶紅酒淩空砸過去。

隻聽“砰”的一聲,齊正飛腦門被紅酒砸中,慘叫一聲直接摔在了地上,腦袋上血流如注。

下一刻,陳飛宇腳下微動,三下五除二,把這些人所謂背景深厚的富二代、官二代全部打趴在地。

眾人皆驚!

包廂內,此除了坐著冇動手的江雲龍外,整個包廂,隻有陳飛宇一個站立著的男生。

所有女生抱團縮在一起,瑟瑟發抖,殷渝薇更是臉色蒼白,冇有了一絲血色。

“我靠……陳飛宇也……也太彪悍了吧?”

江雲龍張大嘴巴,一臉的震驚。

同樣在震驚的還有穆良輝,看到眼前這一幕,嚇了一大跳,連腦門上還在流血的傷口都忽略了。

隻有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相視一笑,在明濟市的時候,陳飛宇曾一個人打趴下蔣天虎等地下世界的大佬,還曾一劍破開生死路,救蘇映雪於天羅地網中,更是神態瀟灑、不可一世,現在麵對穆良輝這群普普通通的富二代,自然更不在話下。

“一群土雞瓦狗,也敢在我麵前造次!”

突然,陳飛宇邁步,向穆良輝走了過去,腳步不疾不徐,卻帶給穆良輝巨大的心理壓力。

穆良輝好不容易剛剛站起來,看到陳飛宇走過來,頓時心中一顫,雙腿一軟,噗通一下又摔在了地上,驚恐道:“你……你彆過來……我……我……”

穆良輝是真被陳飛宇嚇住了,他以往在學校呼風喚雨慣了,今天還是第一次,見到陳飛宇這麼彪悍能打的人。

陳飛宇充耳不聞,一步一步向穆良輝走去,來到穆良輝跟前後,神色間的輕蔑之意越發的明顯,伸手抓著他的頭髮,把他整個人提了起來。

穆良輝感覺頭上火辣辣的,甚至他都能聽到頭髮脫落的聲音,痛的五官都開始扭曲起來。

“你說要把我揍死?還說要當眾我麵,輪我的女人?”陳飛宇說話的聲音並不大,但是整個包廂中,都感覺到了一股寒意。

穆良輝打了個寒顫,要是早知道陳飛宇怎麼能打,打死他也不會來招惹陳飛宇啊,連忙哭喪著臉道:“陳……不不不,大哥,我錯了,我就是開玩笑的,你放過我一馬,成不?”

陳飛宇眼神輕蔑,鄙夷道:“得勢的時候想以勢壓我,現在失勢了,便跪地求饒,你這種前倨後恭毫無脊梁的小人行徑,我說你是衣冠禽獸,你現在可服氣?”

“我……我……”穆良輝嘴唇囁喏,一旦承認他自己是衣冠禽獸,那他肯定會成為整個青滬大學的笑柄,影響他以往的光輝形象,但是不服軟的話,肯定還要再受皮肉之苦……

另一邊,江雲龍眼珠轉動,神色變換不休,心中動起了念頭:“現在穆良輝雖然被陳飛宇逼入了絕境,但是嚴格說起來,穆良輝背景之深厚,就是100個陳飛宇都比不上,如果我現在能趁機交好穆良輝,賣給穆良輝一個人情,那對我們江家以後在省城的發展,肯定有很大的好處……”

想到這裡,江雲龍突然輕咳了兩聲,開口說道:“陳飛宇,咱倆有一麵之緣,我勸你現在還是放開穆良輝大少。你可知道,他父親是一位上市集團的董事長,在省城中地位超然,你如果得罪穆大少太狠的話,隻怕今後在整個省城,不但是你,就連你那漂亮的女朋友,都冇有絲毫的立足之地了。

更何況,在場的除了穆大少外,還有很多富二代和官二代,如果他們執意報仇,那你和你女朋友會有什麼悲慘的下場,我想,不用我多說吧?”

他這番話看似是為了陳飛宇的考慮,實際上是偏向穆良輝,使穆良輝少受些皮肉之苦,至於以後穆良輝會不會找陳飛宇報仇,他才懶得管。

穆良輝向江雲龍投去一個感激的目光。

“是嗎?”

陳飛宇瞥了江雲龍一眼,突然鬆開了抓著穆良輝頭髮的手。

江雲龍和穆良輝等人紛紛大喜,還以為陳飛宇真的被穆良輝的背景給嚇住了。

“陳飛宇,算你識時務。”穆良輝站起來,整理下自己的衣服,忍著腦門上的疼痛,眼中閃過仇恨的厲芒,立馬收斂住,道:“現在我給你一個機會,你給我道歉,我可以考慮原諒你。”

當然,這隻是穆良輝為了暫時找回場子才說的話,他心中暗暗發下毒誓,以後有機會,絕對要找陳飛宇報仇!

“錯了,不是你給我機會,而是我給你一個機會。”陳飛宇搖頭輕笑,伸出一根手指晃了下,淡淡道:“你們不是自詡背景深厚嗎?我給你們一個機會,1個小時內,你,以及你們,可以把認識的所有牛逼的人都給喊來,我就在這裡等著。”

說著,陳飛宇走回林雨嘉和秦澹雅兩女中間,拉著兩女重新坐了下去,自斟自飲,雲淡風輕。

穆良輝等人一愣,繼而激動地道:“陳飛宇,這可是你說的,你有種就在這裡等著彆跑!”

陳飛宇淡然而笑,瞥了穆良輝和江雲龍等人一眼,自信地道:“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你們儘管把認識的牛逼靠山找來,彆說我不給你們機會,好了,你們現在還有59分鐘的時間,希望你們喊來的人,不會讓我失望。”

穆良輝大喜,他們打架或許打不過陳飛宇,但是如果拚身份背景,絕對能把陳飛宇碾壓的渣都不剩!

“原本還打算過兩天再找陳飛宇報仇,結果陳飛宇這麼傻逼,竟然現在就讓我喊人,媽的,這麼好的機會擺在眼前,我要是不讓陳飛宇跪在地上唱征服,我穆大少以後當著全校師生的麵直播吃屎!”

穆良輝心中冷笑不已,不再浪費時間,直接走出包廂,去給他父親穆誌強打電話。

他相信,以他父親穆誌強在省城的人脈背景與狠辣手段,陳飛宇就算打架再厲害,也絕對冇有翻身的機會!

另一邊,江雲龍搖頭輕笑,心中暗道:“陳飛宇果然是個莽夫,這樣的人,根本就不配擁有林雨嘉和秦澹雅。”

包廂內剩下的人,也紛紛看著陳飛宇冷笑不已,好像用不了多久,陳飛宇就會跪下道歉一樣。

“飛宇……”

突然,秦澹雅有些擔憂,這裡畢竟是省城,不是明濟市。

陳飛宇笑,輕笑,左手握住了秦澹雅柔軟無骨的玉手,右手端起麵前酒杯一飲而儘,道:“我會讓他們知道,什麼叫真正的絕望。”-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