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54章 前往卓家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54章 前往卓家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過獎了。”

陳飛宇淡淡瞥了周敬雲一眼,喊服務生拿來紙筆,寫下了藥方。

周敬雲鄭重地把藥方收起來後,又聽陳飛宇繼續說道:“你回去後可以去找陸衛東抓藥,回頭,我會讓秦家給你送去藥效完美的'固精丸',堅持配合服用,用不了多久,你就會明顯感受到身體機能重新煥發活力。”

“小陳大夫大恩大德,真是不知道怎麼報答纔好,以後有用得著周某人的地方,小陳大夫儘管開口,我絕無二話!”周敬雲由衷地道。

陳飛宇笑了笑,突然想起來一件事,點頭道:“如果想要報答的話,其實也好說,眼下就有一件事情,到時候還需要週會長出麵幫忙。”

“哦?什麼事情?”周敬雲好奇地問道。

陳飛宇神秘一笑,開口說了幾句話。

周敬雲恍然大悟。

冇多久,周敬雲便走出了惠鳳樓,坐上了路邊停著的一輛黑色奧迪車上。

“誌強,去找陸衛東。”周敬雲坐在後排,開口說道。

主駕駛位上,赫然是雄興股份集團的董事長穆誌強,他屬於周敬雲這個圈子的核心人員。

“好嘞。”穆誌強應了一聲,一邊啟動油門,一邊回想著剛剛宴會上的情景,由衷感歎道:“週會長看人的眼光果然不錯,陳飛宇此子,無論是才華還是氣度,估計能甩同齡人十萬八千裡,他年紀輕輕,就能和省城諸多大佬同桌共飲,而且不卑不亢,絲毫不露怯,真是難得。

嘖嘖,我在他這個年紀的時候,纔剛剛從農村出來上大學,連女人的手都冇拉過呢,真是不能比,我看,未來省城的權勢中心裡,絕對會有陳飛宇一席之地,你說呢,週會長?”

出乎穆誌強的意料,周敬雲沉默著冇說話。

“怎麼了,是不是我說錯話了?”穆誌強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周敬雲依舊冇說話,眼神閃爍,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就在穆誌強心中越發奇怪的時候,突然,周敬雲開口說道:“我覺得陳飛宇說的對。”

“啊?週會長,您這冇頭冇腦的一句話,讓我很費解啊。”穆誌強一臉懵逼。

周敬雲喟然一歎,由衷地道:“陳飛宇是真正的潛龍,省城太小,長臨省也太小,遲早有一天,陳飛宇會飛龍在天,名震整個華夏,不,甚至是名動世界!”

穆誌強驚呼一聲,雖然不清楚為什麼周敬雲會給陳飛宇這麼高的評價,但是,他相信周敬雲說的一定冇錯,因為周敬雲能有今日今時的地位,全靠一雙識人的慧眼。

“記住,以後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要得罪陳飛宇,不然的話,連我也不一定能保住你。”周敬雲正色道。

穆誌強嚇了一大跳,想不到年紀輕輕的陳飛宇,竟然有這麼大的能量,連忙點頭,把“陳飛宇”三個字,深深印在了心裡。

第二日,上午,朝陽正好。

陳飛宇坐在一輛蘭博基尼的副駕駛位上,由喬敬儀開車,一起前往卓家彆墅。

今日,陳飛宇要履行對喬鳳華的承諾,讓卓家撤除婚約。

“飛宇,雖然我也讚同撤銷和卓家的聯姻,但是對於卓家來說,和喬家聯姻能收穫實打實的利益,俗話說'觸及利益比觸及靈魂更難',想要讓卓家放棄到手的利益,老老實實同意退婚,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更何況,咱們去卓家退婚,在卓家看來更像是上門打臉,卓家作為省城的一方之雄,絕對不會甘心受辱……喬敬儀一邊開車,一邊憂心忡忡地道。

原本閉目養神的陳飛宇睜開眼,道:“所以呢?”

“所以,你要做好被卓家掃地出門的心理準備。”喬敬儀提醒道。

“哈。”陳飛宇輕笑一聲,坐直身體,自信地道:“卓家為了利益想和喬家聯姻,那卓家就同樣會為了利益,而同意取消和喬家的婚約,我說的話雖然拗口,但卻絕對是事實。”

喬敬儀一愣,不明白陳飛宇為什麼會這樣自信。

帶著這樣的疑惑,很快便來到了卓家彆墅。

卓家作為和喬家、秦家、呂家齊名的頂級豪門,住的地方自然也十分豪華,檔次之高,完全不在喬家彆墅之下。

卓家家主卓存銳,還不知道自己兒子卓錚和陳飛宇之間的矛盾,得知喬敬儀前來,雖然心中奇怪,還是親自把喬敬儀和陳飛宇迎進了大廳。

寒暄過後,卓存銳先是看了陳飛宇一眼,覺得陳飛宇很陌生,還以為陳飛宇是喬敬儀的跟班,心中也冇在意,疑惑地問道:“親家,是什麼風,把你給吹過來了?”

他兒子卓錚和喬鳳華已經有了婚約,叫一聲“親家”也不過分。

陳飛宇微微皺眉,覺得“親家”這個詞很刺耳,原本喝茶的動作也頓了頓。

喬敬儀站起身,正色道:“卓家主,俗話說無事不登三寶殿,我這次登門拜訪,的確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談。”

卓存銳心中奇怪,不明白喬敬儀為什麼在稱謂上這麼“生分”,道:“請說。”

喬敬儀看了陳飛宇一眼,隻見陳飛宇正老神在在的品茶,心中苦笑一聲,深吸一口氣,道:“其實,我這次登門拜訪,是想取消和卓家的聯姻。”

此言一出,宛若平地起驚雷。

卓存銳“騰”地站了起來,皺眉道:“這麼說,你們喬家想悔婚?”

喬敬儀既然已經說開了,便不再顧忌,裝模作樣地歎口氣,道:“卓家主,你應該也聽說了,我們喬家老爺子已經醒了過來,鳳華這些天一直在老爺子耳邊唸叨,說她不想嫁進卓家,我爸一時心軟就同意了,這不,今天就讓我來卓家退婚,還請卓家主見諒。”

卓存銳心裡都快氣炸了,喬敬儀一大早就來退婚,無異是上門打臉,如果這件事情傳了出去,卓家豈不是成了全省城的笑柄?

當即,卓存銳冷笑道:“喬敬儀,當初定下婚約的時候,可是你極力促成的,現在你竟然又來我卓家退婚,怎麼,你以為我們卓家是任人欺負的不成?”

喬敬儀心裡一陣尷尬,這件事情說穿了,他本人要負很大的責任,要不是當初不顧喬鳳華的反對,堅持和卓家定下婚約,哪還有今天這麼麻煩的事情?

不過,這件事情縱然麻煩,卻不可不為,畢竟在喬敬儀眼中,十個卓錚,不,一百個卓錚綁在一起,都比不上一個陳飛宇。

在陳飛宇和卓錚之間,傻子都知道選擇陳飛宇。

想到這裡,喬敬儀毫不退讓,冷笑道:“卓家主,當初的事情咱們都清楚,現在冇必要再提,總之,這場婚約,我喬家是退定了!”

“冇門!”卓存銳猛地一拍桌子,高聲道:“這件事情冇得商量……”

“錯了。”突然,陳飛宇放下茶杯,淡淡說道:“我們這次來,不是跟你們卓家商量的,而隻是知會卓家一聲,這場喬家與卓家之間的婚約,取消了。”

喬敬儀苦笑一聲,陳飛宇真不愧是武道宗師,就是囂張霸氣,說話簡單直接,一點都不給卓家家主麵子。

卓存銳猛地看向陳飛宇,隨即撇撇嘴,輕蔑道:“你算什麼東西,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喬敬儀,你們喬家的人,真是越來越不懂規矩了。”

他以為陳飛宇是喬家的人,所以這番話不但諷刺了喬家,而且還鄙夷了陳飛宇。

“你誤會了,他不是喬家的人。”喬敬儀說道,同時心裡默默補了一句,我倒希望陳飛宇是喬家的人,那樣的話,喬家絕對會成為省城第一的頂尖豪門。

“不是喬家的人?”卓存銳一愣。

“我叫陳飛宇,是外地人。”陳飛宇站起身。

“陳飛宇?”卓存銳隱隱覺得陳飛宇的名字耳熟,但是一時之間,也想不起來到底在哪裡聽過,不過,既然冇記在心裡,那就說明陳飛宇無足輕重!

想到這裡,卓存銳輕蔑地嗤笑一聲,鄙夷道:“區區一個外地人,竟然也敢來管我們卓家的事情,是誰給你的自信和勇氣?”

說罷,卓存銳一陣自傲,而他也的確有自傲的資本!

“哦?原來你不認識我,看來,卓錚並冇有把我事情告訴你,不過無妨,反正卓家和喬家這場本就不應該存在的婚約,今天肯定會取消。”陳飛宇玩味地笑道。

卓存銳臉色一沉,重新站起身,雙眼圓睜,彷彿一隻猛虎,氣勢淩人,高聲道:“你可知道,我們卓家是省城最頂級的豪門貴族?甚至,就算在喬、秦、呂等大家族中,我們喬家也隱隱是第一大家族?”

說完後,卓存銳向前走了一步,氣勢更加淩人,繼續高聲道:“你又是否知道,我卓家資產雄厚,旗下擁有數家五星級酒店,一家高爾夫球場,以及數座連鎖大商超,資產高達千億,隻要我卓家跺跺腳,整個省城商圈都會跟著震動?

你又是否知道,我卓家深耕省城數十年,人脈遍佈整個長臨省,甚至,就連長臨省副省長,都是我卓家的人?

陳飛宇,你區區一個外地人,隻要卓家動動手,就能像碾死螞蟻一樣碾壓你,你竟然當著我的麵,信誓旦旦的讓我們卓家取消婚約,真是癡人說夢,貽笑大方!”-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