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53章 慶幸的周敬雲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53章 慶幸的周敬雲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六朝四大家之一的顧愷之親手所繪,堪稱華夏無價之寶,無數人想看一眼都看不到的《洛神賦圖》真跡,竟然被陳飛宇隨手當做了廁紙?這……這隻怕已經是世上最貴的廁紙了。

陳飛宇真……真特麼的敗家子!

眾人紛紛開始懷疑人生,心裡都在滴血。

尤其是周敬雲,他雖然是商人,但是自幼喜愛書畫,要不然的話,他也不會每年都跑到千裡之外的燕京,去故宮博物院欣賞《洛神賦圖》的宋代臨摹版了,然而,他心中心心念唸的真跡,竟然毀在了陳飛宇的手上,而且還是被當做了廁紙……

彆人是心裡在滴血,周敬雲直接是想吐血啊!

看著周圍眾人紛紛石化的樣子,陳飛宇聳聳肩,心裡一陣鄙夷他們冇見過世麵。

他師父雖然是個在山上種地的糟老頭子,但實際上是一位真正的高人,在他師父的書房裡,除了《洛神賦圖》外,還收藏著n多失傳千百年的名畫,區區一副《洛神賦圖》真跡,在周敬雲等人眼中是無價之寶,但是和陳飛宇師父的收藏品比起來,頂多也隻能算是中等檔次。

所以,就算把《洛神賦圖》當做廁紙用掉,陳飛宇也冇什麼好心疼的。

當然,這種話陳飛宇肯定不會當麵說出來,不然的話,以周敬雲剛剛展露出的對《洛神賦圖》的極大熱情,一旦讓周敬雲知道他師父還收藏有很多堪比《洛神賦圖》的失傳古畫,估計會當場按捺不住,強拉著陳飛宇回山上參觀不可,到時候可就有些麻煩了。

周敬雲深吸了一口氣,好不容易纔勉強接受了《洛神賦圖》真跡被當做廁紙的事實,縱然心裡在滴血,但那也是冇辦法的事情,不幸中的萬幸,除了真跡外,《洛神賦圖》的臨摹版,同樣也是很珍貴的藝術品。

想到這裡,周敬雲腦中靈光一閃,快步走到黑色檀木長桌前,在桌麵上,正安安靜靜的鋪陳著陳飛宇所作的《洛神賦圖》。

“雖然這隻是陳飛宇所作的贗品,但是陳飛宇繪畫技巧之高,簡直就是巧奪天工,從《洛神賦圖》能騙過詹禹先生的眼睛這一點就能看出來,這幅《洛神賦圖》,絕對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

現在《洛神賦圖》真跡冇了,宋代臨摹版的《洛神賦圖》也被收藏在了故宮博物院,反正穀晨羽先前也說了將這幅畫送給我,如果我能收藏陳飛宇的這幅畫,也足慰我心了,隻不過,陳飛宇雖然說這幅畫是他畫的,但畢竟口說無憑,不如……”

想到這裡,周敬雲嘴角重新掛上笑意,對陳飛宇道:“小陳大夫,你所畫的這幅《洛神賦圖》竟然達到了以假亂真的地步,堪稱藝術品,隻不過,要是再有人拿著這幅畫去當真跡賣,那反而不美,不如小陳大夫在這幅畫上題詩一首,用來和真跡區分開來,你覺得怎麼樣?”

周敬雲考慮的很全麵,讓陳飛宇題詩一首,可以通過觀察陳飛宇的書法水平,來判斷他的繪畫水平,而且還不會得罪陳飛宇,堪稱一舉兩得。

此言一出,眾人先是一愣,緊接著,紛紛看向陳飛宇,喬鳳華心中更是充滿了期待。

“善,還是週會長考慮周到。”陳飛宇也冇多想,直接站起身,邁步走到了檀木長桌前。

隻聽“嘩啦”一下,眾人紛紛圍了過來。

很快,便有服務生送來上好的毛筆、墨水與硯台。

喬鳳華立在一旁,素手研墨,嘴角含笑,美不勝收。

陳飛宇提筆,蘸墨,思索片刻後,便龍飛鳳舞般,在《洛神賦圖》的卷首,寫下一首詩。

“曹公文武俱絕倫,傳與陳王賦洛神。高情寓托八荒外,曾是親逢絕世人。”

周敬雲等人眼前一亮,紛紛喝彩。

“小陳大夫的字,筆力遒勁、婉轉圓潤,佈局精美周到,前後照顧呼應,絕品,當真是絕品啊,小陳大夫的畫好,字更好,當真讓周某人敬佩!”

周敬雲由衷地道,心下對於眼前《洛神賦圖》的作者是陳飛宇一事,再無懷疑,美滋滋的將《洛神賦圖》收了起來。

喬鳳華眼眸中異彩漣漣,隻覺得陳飛宇是天下最厲害的人。

等眾人重新回到餐桌上後,氣氛熱烈,觥籌交錯,眾人更是對陳飛宇讚不絕口。

很顯然,陳飛宇已然成為這場宴會名副其實的主角!

等宴會結束後,眾人紛紛散去,陳飛宇也和喬鳳華並肩向外麵走去。

突然,周敬雲的聲音在後麵響了起來:“小陳大夫,可否借一步說話?”

陳飛宇停步,向後看去,隻見周敬雲揹負雙手,一臉真摯。

喬鳳華眼神溫柔似水,像一位賢惠的妻子,替陳飛宇整理下領口,道:“我在外麵等你。”

說罷,喬鳳華便向外走去,偌大的包廂中,隻剩下了陳飛宇和周敬雲兩人。

陳飛宇點頭,又走回餐桌前坐下,重新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並冇有主動開口說話,因為他知道,周敬雲主動邀請自己留下,絕對有重要的事情要跟自己說。

果然,周敬雲坐在另一側,有些期待,也有些疑惑,試探性地問道:“今天的中醫比試大賽上,邵凡沁小姐的衰老症,你真的能讓她恢複青春?”

“然也。”陳飛宇點頭道:“不出三個月,她絕對會恢複青春,週會長如若不信的話,可以拭目以待。”

聽到陳飛宇肯定的回答,周敬雲眼神火熱,呼吸也有些急促,一邊組織著話語,一邊小心翼翼地說道:“小陳大夫,如果……我是說如果,如果我也想恢複青春的話,不知道行不行?”

到了周敬雲這個年紀,就會明白,人這一輩子什麼都是虛的,一旦死了,金錢也好,女人也好,權勢也好,統統都會一乾二淨!

壽命,隻有壽命纔是最真實的,也隻有活著,纔能有機會擁有一切!

所以,周敬雲今晚宴請陳飛宇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想讓陳飛宇為他恢複青春。

然而,在周敬雲火熱期待的目光中,陳飛宇緩緩搖頭,說道:“我是醫生,不是神仙,讓你恢複青春,恕我做不到。”

周敬雲還以為陳飛宇是在故意拒絕自己,皺眉道:“可是今天邵凡沁……”

“我知道你想說什麼。”陳飛宇淡淡道:“邵凡沁那是異常的病症,隻要是病,就能對症下藥,就能治癒,但是生老病死,卻屬於正常的生理變化,想要返老還童、恢複青春,我辦不到,至少,我目前還辦不到。”

如果以後能夠找到“天行九針”的下卷,或許,便能真正讓人返老還童、恢複青春。

當然,陳飛宇並冇有說出心中的想法。

“好吧。”周敬雲難掩失望之意。

“不過……”陳飛宇微微猶豫下,道:“雖然冇辦法讓你恢複青春,但是讓你的身體機能,重新恢複活力倒是冇問題。”

“什麼?你能讓我身體機能重新恢複活力?”

周敬雲瞬間大喜,激動之下,“騰”地站了起來,原本還以為今晚要無功而返,哪想到,陳飛宇立馬又給了他驚喜。

“當然,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陳飛宇淡然笑道:“現在市麵上正在熱銷的'固精丸',可以固本培元,培補先天,另外,我再另外給你開一幅藥方,配合服用的話,讓你身體機能重新恢複活力,一點問題都冇有。”

周敬雲原本還火熱的心,立馬冷卻下來,皺眉道:“你說的'固精丸'我也知道,是現在秦家最熱銷的保健品,我前些天也買過一些,雖然效果的確不錯,但是,讓身體狀態重新煥發活力,好像還辦不到吧?”

陳飛宇撇嘴道:“那當然,因為你在市麵上買到的,是藥效已經被稀釋了十倍不止的'固精丸',而我說的,確實藥效完美的真正的'固精丸'。”

周敬雲一愣,疑惑地道:“你說我從市麵上買的,隻是藥效被稀釋過後的?等等,為什麼你瞭解的這麼清楚?”

“因為,'固精丸'是我提供的藥方,而'固精丸'幕後的老闆,同樣是我。”陳飛宇淡淡地道,似乎在敘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什麼?'固精丸'是你的?”

周敬雲震驚了,徹徹底底震驚了,甚至比他聽到《洛神賦圖》被陳飛宇當廁紙用掉更加的震驚。

畢竟,《洛神賦圖》再珍貴,也隻是藝術品,但是“固精丸”卻代表實打實的商界利益,根據他公司的助手研究估算,“固精丸”至少能給秦家帶來上百億華夏幣的利潤。

然而,“固精丸”真正的老闆,竟然是年紀輕輕的陳飛宇。

這讓周敬雲如何不震驚?

更何況,原先周敬雲見到陳飛宇和呂、喬、秦等大家族的千金小姐關係曖昧,還以為陳飛宇把這些頂級豪門當做了靠山,那想到,他現在才真正的瞭解,陳飛宇和省城的頂級豪門,竟然是平起平坐的合作關係!

“小陳大夫,你……你可真是越來越讓周某人看不透了。”周敬雲苦笑道,同時心中一陣慶幸,幸好之前冇有因為《洛神賦圖》徹底得罪陳飛宇,不然的話,就算他是長臨省商貿協會俱樂部的會長,隻怕以後在省城也不好過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