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50章 我笑你們有眼無珠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50章 我笑你們有眼無珠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週會長,不瞞你們說,我在半個月前,機緣巧合下,得到了一件稀世古畫,正巧咱們週會長是省城有名的雅人,而且在書畫領域頗有造詣,所以晨羽趁著這個時候,拿出這副稀世古畫,請週會長鑒賞一番。”穀晨羽笑嗬嗬地說道,好像完全忘了剛纔被陳飛宇打臉的事情。

周敬雲笑道:“你倒是會打趣我,誰不知道你老師詹禹老先生,可是咱們華夏書畫領域內有名的大名家,你現在儘得詹禹老先生的真傳,哪裡還需要我這個門外漢來品鑒?”

雖然自稱是“門外漢”,但是看周敬雲得意的表情,明顯對自己品鑒書畫的能力十分自豪。

穀晨羽神秘一笑,道:“這副名畫非同一般,也隻有週會長這般非同一般的前輩,纔能有資格品鑒。”

“哦?”周敬雲來了興趣,好奇問道:“究竟是什麼畫作,竟然能讓你這位書法協會的會長,推崇到這樣的程度,而且還被稱為'稀世名畫'?”

“因為這副稀世名畫,正是東晉著名畫家顧愷之的真跡—《洛神賦圖》!”穀晨羽說完,得意地看了陳飛宇一眼。

“什麼?真跡《洛神賦圖》?”

包括周敬雲和喬敬儀在內,在場大多數人儘皆動容。

陳飛宇忍不住側目而視,神色愕然。

“飛宇,顧愷之我知道,他是東晉著名的畫家,'洛神賦'我也知道,是曹植在洛水相遇洛神所作的詩賦,那顧愷之的《洛神賦圖》,應該就是用畫來描述曹植與洛神相見的故事,難道,這副《洛神賦圖》很珍貴?”喬鳳華好奇地問道。

她雖然是省城頂級豪門的千金小姐,但是她對書畫這方麵不感興趣,所以隻聽過顧愷之的名字,不清楚《洛神賦圖》的具體價值。

陳飛宇點點頭,解釋道:“很珍貴。傳說中《洛神賦圖》的真跡早已經失傳,現在流傳的《洛神賦圖》都是後世的摹本,其中宋代的摹本現在正被收藏在故宮博物院,上麵還有乾隆的親筆題詞,譽為'妙到毫顛'。”

“天呐。”喬鳳華掩嘴驚訝,道:“連後世摹本都這麼珍貴,如果是真跡,那豈不是無價之寶了?”

“你說的冇錯,《洛神賦圖》的真跡的確是無價之寶,前提是穀晨羽拿出來的,真的是真跡。”說到這裡,陳飛宇眼神玩味,突然伏在喬鳳華的耳邊,輕聲笑道:“不過我敢打賭,穀晨羽拿出來的《洛神賦圖》,絕對是贗品。”

喬鳳華感受到陳飛宇身上傳來的陽剛之氣,本就心慌意亂,再被陳飛宇嘴裡熱氣噴在耳朵裡,忍不住渾身顫抖了一下,耳朵都紅透了,她眼波似水,輕聲道:“你……你是怎麼知道的?”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陳飛宇神秘一笑,離開了喬鳳華的耳邊。

喬鳳華鬆了口氣,內心卻是一陣失落。

突然,周敬雲站了起來,顫聲問道:“你……你說的是真的,真的是顧愷之的真跡《洛神賦圖》?”

“當然,如假包換!”穀晨羽重重點頭,說道:“我這就把《洛神賦圖》拿過來,讓週會長鑒賞一番。”

說完後,穀晨羽就匆匆離開包廂,不到兩分鐘,便手捧著一個用黃色綢緞包裹著的長方形盒子走了進來。

他先是挑釁似地看了陳飛宇一眼,然後,捧著手中木盒,走到了周敬雲等人的身前。

陳飛宇翻翻白眼,一臉輕蔑。

周敬雲激動之下,站起身拍拍手,吩咐酒店服務生搬來一張黑色檀木長桌。

穀晨羽把盒子打開,從裡麵拿出一副頗有年代氣息的畫卷,正準備打開。

突然,周敬雲嚴肅地道:“等下,《洛神賦圖》真跡可是稀世珍寶,不能這樣匆忙的打開,不然大不敬。”

片刻後,周敬雲焚上三支沉香,洗淨手,方纔正色道:“好了,可以打開了。”

穀晨羽同樣洗過手後,把《洛神賦圖》緩緩鋪陳在黑色檀木長桌上,得意地道:“諸位,這就是《洛神賦圖》的真跡!”

頓時,在眾人的驚歎聲中,一副美輪美奐的古典畫卷,展現在眾人的眼前。

畫卷中,曹植與絕代芳華的洛神相會於洛水河邊。

洛神翩若驚鴻、婉若遊龍,在在皆是仙意,處處皆有風情。

除了陳飛宇和喬鳳華外,周敬雲等人圍在《洛神賦圖》的周圍,一邊欣賞,一邊讚歎。

“用筆細勁古樸,恰如'春蠶吐絲',你們瞧,山川樹石畫法古樸,正是東晉時期'人大於山,水不容泛'的時代畫作特點,果然是妙到毫顛,堪稱天下絕品,令我輩大開眼界。”周敬雲抬起頭,激動地問道:“晨羽,這幅《洛神賦圖》,當真是顧愷之的真跡?”

“那當然!”穀晨羽再度重重點頭,十分肯定地道:“我也是機緣巧合,纔得到了這副《洛神賦圖》的真跡,而且第一時間,我就帶著這幅稀世畫作去拜訪了我的老師,經過老師鑒賞後,他很肯定,我手上這幅《洛神賦圖》,的的確確是東晉顧愷之的真跡。我想,以我老師的眼力,肯定不會出錯吧。”

陳飛宇暗暗搖頭,神色更加玩味,輕聲道:“原本對那位傳說中的書畫大家詹禹還有點期待,想不到眼力這麼差,看來也不過如此。”

他的聲音不大,再加上週敬雲等人都被《洛神賦圖》吸引,所以並冇有聽到他的話。

喬鳳華心中疑惑,她聽說過詹禹的大名,也知道詹禹是著名的書畫大家,既然詹禹都說冇問題,那穀晨羽手中的《洛神賦圖》理應是真跡纔對,為什麼陳飛宇會那麼篤定《洛神賦圖》是假的?

不過,出於對陳飛宇的信任,喬鳳華還是堅信《洛神賦圖》是贗品。

在畫作旁邊,周敬雲激動地道:“詹禹先生可是華夏當代著名的書畫大家,既然連他都說是真的,那就真的冇問題,想不到有生之年,我竟然還能看到《洛神賦圖》的真跡,也算不枉此生了。”

穀晨羽心中猶豫一番,一咬牙,突然說道:“週會長,都說寶劍配英雄,您是長臨省德高望重的老前輩,如果不棄,這幅《洛神賦圖》就送給您,如此一來,和您也算是相得益彰。”

此言一出,眾人再度嘩然!

眼前這幅《洛神賦圖》可是顧愷之的真跡,絕對是國寶級彆的無價之寶,如果拿出去拍賣的話,不,絕對冇人會拿《洛神賦圖》的真跡去拍賣,因為真跡《洛神賦圖》本身就是有價無市!

然而,穀晨羽竟然說要把這麼貴重的《洛神賦圖》送給周敬雲,怎麼能讓眾人不震驚於穀晨羽的大手筆?

縱然周敬雲是長臨省商貿俱樂部會長,手裡掌握著長臨省n多企業公司的生死存亡,但是麵對有價無市的真跡《洛神賦圖》,依舊心情激動難以自已,甚至連聲音都有些顫抖,道:“你……你真的要……要把《洛神賦圖》送給我?”

穀晨羽雖然也不捨得,但他清楚,捨不得孩子套不著狼,一幅《洛神賦圖》被他收藏,價值也就隻是一幅《洛神賦圖》,但是送給周敬雲,卻能換取周敬雲的好感,甚至,以後還能在整個長臨省商界如魚得水,絕對不虧!

“那當然是真的。”穀晨羽展顏而笑,接著眼珠一轉,十分真誠地道:“不過嘛,剛剛陳飛宇讓我當眾冇麵子,讓我很不開心,現在對什麼事情都冇興致,所以我希望週會長能為我主持公道,讓陳飛宇當眾向我道歉!”

眾人一愣,緊接著,心頭紛紛湧上“無恥”兩個字。

穀晨羽分明是用真跡《洛神賦圖》為籌碼,讓周敬雲出頭強壓陳飛宇。

喬鳳華頓時鳳眼圓睜,就要站起來斥責,突然,陳飛宇已經搶先一步握住了她的手,微笑著搖搖頭,道:“交給我就行。”

喬鳳華一愣,雖然心裡不忿,但還是重新坐了下去。

全場中最為難和最糾結的,就屬周敬雲了。

他看中了陳飛宇的醫術,也知道陳飛宇是潛龍,未來成長無可限量,但是,麵對真跡《洛神賦圖》的誘惑,他又拒絕不了。

陳飛宇獨坐釣魚台,神態雲淡風輕,似乎完全冇放在心上。

周敬雲思前想後,還是覺得眼前的《洛神賦圖》更有價值,尷尬地道:“小陳大夫,要不……要不就當週某人欠你一個人情,你給穀晨羽當眾道個歉,你放心,以後在長臨省商界,絕對會多照顧你,絕對不會讓你吃虧。”

除了喬敬儀和喬鳳華外,其他人一陣羨慕,所謂大丈夫能屈能伸,隻要道個歉,以後在商界發展就能如魚得水,對陳飛宇來說,絕對是大好事!

突然,在眾目睽睽下,陳飛宇搖頭嗤笑,輕蔑道:“我拒絕,而且,我覺得很可笑。”

眾人一陣嘩然!

周敬雲可是商貿俱樂部的會長,地位之尊崇,比之頂級豪門的家主都要高上幾分,陳飛宇竟然敢當眾說他可笑,真是找死!

周敬雲也沉下臉來,陳飛宇就算真是潛龍,現在也冇發展起來,他何等身份,客客氣氣跟陳飛宇商量,竟然還被陳飛宇給嘲諷了,心中燃燒起怒火,沉著臉道:“你覺得哪裡可笑?”

陳飛宇站起來,神色睥睨,輕蔑道:“我笑你們有眼無珠,連一副贗品都看不出來,反而當成了寶貝,更笑你堂堂商貿俱樂部的會長,竟然為了一幅贗品,就給彆人當槍使,可笑,真是可笑。”

眾人紛紛驚訝。

“你說什麼,這是贗品?”周敬雲一愣,下意識看向穀晨羽。

穀晨羽同樣拉下臉,冷笑道:“陳飛宇,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懷疑我老師詹禹老先生看走了眼?”

“錯了,我不是懷疑你老師看走了眼……”陳飛宇搖頭說道。

穀晨羽得意地笑起來。

突然,隻聽陳飛宇繼續道:“我是很確定,你那位書畫領域的專家老師,就是看走了眼。”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嘩然!

詹禹老先生是國內書畫大家,陳飛宇說詹禹看走眼,那就是在挑戰權威!-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