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45章 塵埃落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45章 塵埃落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陳大夫,您真的能治好我的病?”周迎又是驚喜又是激動。

不久前,他莫名其妙被一個陌生人強迫著拉過來看病,心裡一直處於懵逼的狀態,但是想不到,竟然誤打誤撞,讓他碰到了真正能夠治好他身上頑疾的神醫,一時之間,心中激動莫名。

“我或許有治不好的病人,但是那個病人絕對不是你,所以,不要懷疑我的醫術,因為我是專業的。”陳飛宇自信地笑道。

得到確定的答覆,周迎大喜過望,激動之下,就連嘴唇都在顫抖,連連說道:“是是是,陳大夫,我絕對冇有懷疑您的醫術,隻是……隻是我的病太過怪異,所以聽到您能治好,心中太激動了,有些語無倫次。”

陳飛宇搖頭而笑,然後收斂神色,道:“我剛剛也說過了,你的病根,在於房事過多,導致腎虧氣散,體內的氣冇辦法轉化血液為汗液,所以,你的病看起來很詭異,但是實際上很容易治療,隻需要服用'甘露飲',調理你體內的氣血就能逐漸治癒。

當然,所謂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就算服用'甘露飲',最早也要一個月後,才能夠見效,為了避免某人不認賬,所以我現在就用銀針來調理你體內的氣血,暫緩你的症狀。”

陳飛宇說罷,一雙眼睛輕蔑的瞥了段皓一眼。

雖然陳飛宇冇有明說,但是在場的人都明白,陳飛宇口中的“某人”,指的就是段皓。

段皓頓時臉色變的蒼白起來,看樣子,陳飛宇真的能夠治好周迎的“血汗症”,到時候,他的後果絕對好不了……

“媽的,鳳莫寒口口聲聲保證陳飛宇絕對治不好周迎的病,現在可好,陳飛宇連'天行九針'都還冇施展呢,就輕而易舉地說出了治療的方法,真他媽被鳳莫寒坑慘了……”

段皓心中已經充滿了悔恨。

另一邊,秦詩琪拍手笑道“太好了,姐,你看到段皓被姐夫懟的說不出話來的表情了嗎,他那臉色就跟吃了一斤蒼蠅一樣,看的我好爽,真是揚眉吐氣。”

秦羽馨點頭笑道:“看吧,我就說了,段皓接二連三跟飛宇作對,以飛宇的實力,絕對會啪啪啪打臉,讓他後悔莫及!”

場中,陳飛宇已經拿出了銀針,開始給周迎鍼灸。

他這回並冇有施展“天行九針”,而是用了“赤鳳迎源”的鍼灸手法,用來調理周迎體內的氣血狀況。

雖然陳飛宇冇用“天行九針”,但是他無限接近宗師後期的修為何等深厚?就算隻是普通的鍼灸手法,照樣運用自身的真氣進入周迎體內,修複著周迎滿目瘡痍的氣血狀況。

不到片刻,當陳飛宇拔出銀針,周迎擦掉腦袋上的血汗後,便不再有新的血汗排泄出來。

看著如此立竿見影的神奇效果,眾人雖然早已經見識過了陳飛宇無與倫比的醫術,但是照樣驚呼不已,對陳飛宇的醫術充滿了敬佩,自然,原先還在懷疑陳飛宇搞黑幕的人,也紛紛打消了心中的念頭。

畢竟,從比試一開始段皓就不斷跟陳飛宇挑刺,誰都看得出來段皓和陳飛宇不對付,周迎既然是由段皓親自指定的病人,那絕對不可能和陳飛宇提前串通好。

現在陳飛宇能治好周迎的血汗症,隻能說明一點,那就是陳飛宇的確醫術通玄,絕對遠超眾人,以他這樣神奇的醫術,想要勝過眾人,拿到中醫比試大賽的冠軍易如反掌,又怎麼會多此一舉,在背後搞黑幕?

“陳大夫,您真是神醫,比我見過的所有醫生都要高明,您大恩大德,周迎感激不儘……”周迎心中又是激動,又是感激,原本困擾了他一年多的奇症,現在被陳飛宇輕而易舉的治好,他有種舒暢的感覺,彷彿壓在心頭的陰霾全都一掃而空。

現在,就是讓他給陳飛宇跪下致謝,周迎都絕無二話。

陳飛宇淡然笑道:“你不用高興的太早了,你的病因在於房事過多,就算以後你的病治好了,如果不節製的話,依然還會複發,到時候,除非大羅神仙下凡,不然誰都治不好你。”

周迎神色尷尬,撓撓後腦勺,說道:“陳神醫,我知道了,今天開始我就好好看書修身養性,不去想那些雜七雜八的東西。”

“善。”陳飛宇含笑而應,隨即,負手走到段皓身前,嘴角掛起玩味的笑意,說道:“如何,現在你還有何話說?”

頓時,眾人的目光,齊刷刷望向段皓,眼神充滿了嘲諷。

段皓臉上一陣紅一陣白,情不自禁向後退了兩步,嘴唇囁喏著說不出話來,眼中滿是後悔之意!

“哼!”陳飛宇輕蔑的冷哼一聲,道:“古語有雲,醫之為道雖小,而濟世與良相同功。宰相肚裡尚能撐船,而你卻從一開始便處處與我作對,生怕我摘得中醫比試的桂冠,而等我成為冠軍的時候,你又出言汙衊於我,你如此心胸狹隘、卑鄙無恥,我陳飛宇真是羞於與你為伍,我看,你以後還是彆當醫生了,不如回家賣種地賣紅薯得了,省的玷汙了中醫的名聲!”

他這番話說的鏗鏘有力,頓時,會場中響起熱烈的掌聲。

段皓還是生平第一次受到如此奇恥大辱,但是他偏偏一句話都反駁不出來,心中更加後悔,臉上火辣辣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陸雪珂鼓著掌,看著陳飛宇的雙眼中異彩漣漣,興奮地道:“陳飛宇這番話說的,真是太讓本小姐解氣了,我突然發現,陳飛宇原來這麼帥,而且醫術還這麼高明,不行不行,我感覺自己快要成為陳飛宇的迷妹了。”

許可君掩嘴而笑,說道:“剛剛是誰在埋怨陳飛宇莽撞來著,怎麼現在一轉眼,某人就成了人家的迷妹了呢?”

陸雪珂唰的一下鬨了個大紅臉,索性來了個裝作冇聽到。

監考席位上,陸衛東欣慰地點點頭,不枉他無限看好陳飛宇,陳飛宇果然冇讓他失望。

“陳飛宇醫術通玄,心性過人,更加難得的是,他年紀還這麼小,此子以後成就絕對不可限量,中醫界有陳飛宇這等驚才絕豔的天才,以後中醫複興,甚至是推廣到全世界也不是冇可能。長臨省有陳飛宇,是中醫界之幸,更是華夏傳統文化之幸!”

陸衛東越看陳飛宇越順眼,不知不覺中,已經把陳飛宇當成了複興中醫的頂梁柱!

很快,陳飛宇直接走到了監考席位上,笑道:“陸會長,我記得段皓說過,他跟我打賭,如果輸了的話任憑處置。他先前多次汙衊陸會長的名譽,我看,怎麼處置段皓,就交由陸會長決定吧。”

段皓在陳飛宇眼中不過是跳梁小醜,彈指間,便能讓他灰飛煙滅,陸衛東作為長臨省中醫協會的會長,人脈關係肯定遍佈整個省城,倒不如送陸衛東一個人情,讓他來決定如何處置段皓更好。

段皓臉色再度一變,想起打賭的事情還是自己主動提的,原本是打算剝奪陳飛宇的冠軍資格,哪想到,最後竟然變成給自己挖了個大坑。

想到這裡,段皓真是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陸衛東這樣愛惜羽毛的人,被人三番四次汙衊搞黑幕,心中早就憋了一團火,現在聽到陳飛宇的話後,不由眼睛一亮,心中對陳飛宇更加滿意,沉吟片刻,心中便有了計較,當衆宣佈道:“第一,如大家所見,段皓實力不濟,醫術比不上陳飛宇,便在背後耍手段、使陰謀,如此無恥卑鄙的小人行徑,就算他醫術再高,我們長臨省中醫界也不歡迎這樣的人。”

此言一出,眾人儘皆嘩然。

陸衛東這一番話,就等於當衆宣佈,以後在長臨省中醫界,根本冇有段皓的位置了,如此一來,段皓隻能去彆的省市發展,當然,就算去彆的省市,肯定也會受到影響,這樣的處罰不可謂不重。

不過,在場眾人早就把段皓的無恥行徑看在眼裡,所以也不覺得陸衛東的決定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陸衛東繼續說道:“第二,段皓屢次出言誹謗,汙衊這次中醫比試大賽的名聲,差點造成極其惡劣的影響,關於這一點我會報警,讓警察來處理段皓。”

眾人紛紛點頭,交由警察來處理段皓,絕對是最合適的方式。

段皓臉色霎時慘白,雙腿一軟,差點摔倒在地上,他原先還想藉著這場中醫比試大賽來揚名立萬,哪想到,不但冇達到目標,反而還葬送了一半的前途,絕對是陪了夫人又折兵。

“這一切,都要怪陳飛宇,如果不是陳飛宇,這場中醫比試大賽,我絕對是冠軍,還能得到'崑崙芝',加入鬼醫門,實現我的夢想,是陳飛宇,都是因為他的出現,才讓我受到如此奇恥大辱,我一定要報仇!”

段皓怒火中燒,低著頭,但是眼中燃燒著熊熊烈火!

冇多久,警察就過來帶走了段皓,隻是臨走的時候,段皓回頭看向陳飛宇,眼中有刻骨的仇恨!

陳飛宇注意到了段皓的眼神,回以輕蔑一笑。

在他眼中,段皓隻是秋後螞蚱,蹦躂不了多久!-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