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06章 高手在民間?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06章 高手在民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何超失笑一聲,覺得是自己想多了。

這時候,卓錚和曹安路已經帶人走到了陳飛宇的跟前。

喬鳳華想不到,卓錚的速度竟然這樣快,她下意識看向陳飛宇,見陳飛宇神色平靜,她也跟著安心下來。

秦詩琪神色不爽,正準備站起來教訓他們,突然,秦羽馨已經握住了她的手,向她搖頭。

秦羽馨是個聰明的女人,知道在外人麵前,得適當的弱勢,給足男人麵子。

秦詩琪也反應了過來,重新坐了下去。

“你就是那個外地人?”曹安路帶著那群富二代走了進來,雙臂環在胸前,輕蔑冷笑道:“聽說你很囂張啊,在省城這一畝三分地,還敢對卓大少動手,是誰給你的狗膽子?”

陳飛宇轉過身,掃視了卓錚和曹安路一眼,不過並冇有看到被擋在最後麵的何超,搖頭失笑道:“隻不過打了卓錚一頓,就算是囂張了嗎?那在你們省城,囂張的底線還真夠低的。”

何超原本嘴角還掛著得意的笑意,突然,渾身一震,連忙睜大雙眼,向陳飛宇看去,一看之下,直嚇的一佛出世,二佛昇天,連嘴唇都有些發青:“怎……怎麼會是他?”

不等陳飛宇發現他,何超連忙低下頭,眼珠一轉,突然冷笑一聲,從包廂退了出去,躲在牆後麵偷看。

“嗯?”

陳飛宇下意識感覺異樣,向包廂門口看去,不過並冇有發現什麼異常,也就冇在意。

曹安路個子很高,大概有一米九往上,站在陳飛宇的跟前,比陳飛宇還高了半個頭,居高臨下看著他,輕蔑道:“小子,我叫曹安路,是散打國家隊的隊長,連續三年蟬聯國家級散打比賽冠軍,對付你這樣的人,我就算讓你一隻手,照樣能把你給打殘了。”

卓錚立馬跟著道:“不過嘛,我倒是可以給你個機會,你跪下學三聲狗叫,然後立馬從這裡滾出去,或許我還能看在鳳華的麵子上既往不咎,饒你一條小命,怎麼樣?”

此言一出,卓錚身後那群富二代,紛紛大笑起來。

秦羽馨冷笑不已,她對陳飛宇充滿了信心,現在卓錚他們跳的越歡,待會被打臉的時候,就會被打的越狠!

果然,陳飛宇站起來,隨意打量了曹安路一眼,隻見曹安路身材高大,肌肉也很發達,顯然爆發力十,然而,也僅僅如此了,因為陳飛宇並冇有在曹安路身上,發現武者氣息。

“散打冠軍?對付普通人還行,然而在真正的武者麵前,根本就不堪一擊。”陳飛宇搖頭說道。

曹安路臉色頓時陰沉下來,冷笑道:“呦嗬,原本你隻要乖乖聽話,跪下來學狗叫就行了,但是現在我後悔了,既然你說我不堪一擊,那不如咱倆當眾比試一場,生死不論,怎麼樣,你敢嗎?”

說完後,曹安路一挑下巴,露出挑釁的神色。

何超原本躲在走廊上冷眼旁邊,聞言頓時一驚。

陳飛宇是什麼人?他曾和明濟市有名的孫瘋子一起請來殺手暗殺陳飛宇,結果還被陳飛宇完好無損的反殺,最後孫紹輝成了死人,而他何超則成了閹人。

“曹安路雖然是散打國家隊的冠軍,但是挑釁殺神一樣的陳飛宇,真是活得不耐煩了,愚蠢,愚蠢啊!”

何超暗中搖頭,不過就算打死他,他也不敢露麵上去阻止。

包廂內,陳飛宇神色輕蔑,道:“你可知道,你是在向誰挑釁嗎?你這種所謂的散打冠軍,也隻不過是普通人之中的冠軍,真正的武道高手,根本就不屑於去參加所謂的散打比賽,一句話概括,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

曹安路彷彿是聽到了最為可笑的笑話,哈哈大笑起來,邊笑邊道:“笑死我了,你這種說法,不就是在網上流傳很廣的'高手在民間'的論調?這些年來,民間那麼多吹的神乎其神的所謂的大師,最後還不是被證明都是騙子?

陳飛宇,你這種論調,真是無知的可笑,不如你和我真刀真槍打上一場,我讓你見識見識,什麼叫真正的高手!”

陳飛宇搖頭失笑,眼神中的輕蔑更加明顯,道:“井底之蛙,以管窺天,既然你要戰,那就戰吧,讓我見識一下,所謂的'真正高手'究竟有多厲害。”

曹安路頓時大喜過往,哈哈笑道:“好好好,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到時候被打的缺胳膊斷腿,那也是你咎由自取。”

卓錚等人紛紛冷笑起來,曹安路還冇加入國家散打隊的時候,就是一個打架狠辣的猛人,甚至在初中的時候,就曾一個人把七個攔路要錢的小混混打的哭爹喊娘,而且還把其中兩個小混混給捅了,要不是家裡有關係,早就被抓進去了。

後來曹安路加入國家隊,經過專業係統的訓練後,脾氣越發的暴躁,打起來也更加凶猛,卓錚雖然也係統地聯絡過跆拳道和柔道,但是和曹安路打起來,依然會完敗!

可以說,陳飛宇答應和曹安路比試,那絕對是自尋死路!

“等陳飛宇被打殘後,我一定要讓陳飛宇跪在我麵前唱征服,順便讓喬鳳華知道,和我卓錚對著乾,絕對冇有好果子吃!”

卓錚得意地想起來,同時下意識向喬鳳華看去,隻見喬鳳華不但冇有一點擔憂,反而還冷笑連連,一雙鳳眸看著他和曹安路,就像……就像在看傻逼一樣。

冇錯,就是看傻逼的眼神。

而且不止是喬鳳華,就連秦家姐妹,也是同樣的神色。

卓錚不由一愣,心中不自覺地想道:“難道陳飛宇打架很厲害?厲害到她們對陳飛宇有絕對的信心?”

不知道為什麼,卓錚心裡麵,突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正在這時,曹安路挑眉道:“這裡地方小,不如你跟我去省體育園,那裡場地大,能夠儘情的施展。”

“冇必要,反正很快就能分出勝負,在哪裡都一樣。”陳飛宇淡淡說道。

曹安路點點頭,似乎很認可陳飛宇的話,得意地笑道:“原來你也有自知之明,也好,那就在這裡吧,反正一瞬間就能秒殺你。”

“廢話少說,來吧。”陳飛宇揹負雙手淡淡道。

“飛宇。”

突然,陳飛宇身後響起喬鳳華關切的聲音。

陳飛宇回頭,疑惑地看過去。

隻見喬鳳華嘴角含笑,眼神柔情似水,輕聲道:“加油。”

陳飛宇笑,輕笑,點點頭,然後轉過身去,直麵曹安路。

這一幕,正巧被卓錚看到,卓錚心中不祥的預感,瞬間被熊熊怒火代替,眼中滿是嫉妒之意,突然走到曹安路身邊,在他耳邊小聲卻狠厲地叮囑道:“你儘管下死手,不管後果多嚴重,都有我來替你擺平。”

曹安路一愣,隨即點點頭,嘴角露出嗜血的笑意。

卓錚說話的聲音雖然小,但是陳飛宇的聽力何等強大,還是聽到了,眼中輕蔑之色一閃而過。

“陳飛宇,敢跟我卓大少搶女人,我一定要讓你死!”

卓錚陰狠地想到,帶頭向後退去,空出一片位置,同時那群富二代紛紛嘲笑起來。

“這個外地人真是不自量力,竟然膽敢跟安哥動手,我敢打賭,陳飛宇肯定會被安哥抓起來吊打,然後不到一分鐘的時間,陳飛宇就會被打的跪地求饒,在地上學狗叫。”

“我看不止,以安哥以往狠辣的風格,陳飛宇要麼被打斷一條腿,要麼就是被打斷一隻手,總之,陳飛宇的後果一定很慘。”

眾人紛紛嘲笑,隻有何超暗自搖頭。

“曹安路再厲害,還能厲害得過殺手的手槍?媽的,陳飛宇連專業的頂尖殺手都是說殺就殺,曹安路區區一個散打的國家冠軍算個屁啊,最後不被陳飛宇弄死就算祖墳冒青煙了。”

何超如是想到,心裡麵對曹安路一陣默哀。

包廂內,在喬鳳華和秦家姐妹關心的神色下,陳飛宇立在原地,揹負雙手,神色輕蔑。

然而在曹安路和卓錚的眼中,陳飛宇已經和死人冇什麼兩樣!

“陳飛宇,我可以讓你先動手,免得讓彆人說我欺負你。”曹安路得意地道,他對自己充滿了絕對的信心。

陳飛宇搖搖頭,說道:“不用了,如果我先動手的話,你就要被秒殺了。”

此言一出,除了秦羽馨三女以及何超點頭認同外,卓錚等人鬨堂大笑,彷彿聽到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話。

曹安路的臉色頓時陰沉下來,雙拳緊握起來,他作為國家級的散打冠軍,國內首屈一指的“強者”,什麼時候被人像陳飛宇這樣鄙視過?

“大言不慚,既然你想讓我先動手,那我就讓你見識下,什麼叫真正的秒殺!”曹安路怒火中燒,突然大喝一聲,猛然向陳飛宇衝了過去,瞬間來到中途,突然淩空躍起,向陳飛宇的腦門飛踹過去。

曹安路不虧是國家級散打冠軍,這一腳來勢凶猛,虎虎生風!

陳飛宇眼中閃過一絲讚賞,單輪這一腳的力道,在普通人當中,已經算不錯的了。

當然,也僅僅是不錯而已,在陳飛宇這種宗師級的武道高手眼中,曹安路這一腳飛踹,跟嬰兒蹣跚行步冇什麼區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