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04章 佳人兩行淚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04章 佳人兩行淚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飛鳳酒樓不愧是省城最為高檔的超星級酒店,就連包廂都古色古香,充滿了典雅之感。

“這位黃經理,倒挺會來事兒的。”

陳飛宇看著桌子上的一份濃湯燕鮑翅,嘴角翹起玩味的笑意。

就在剛剛,一位穿著粉紅色旗袍的服務生送來一份弄濃湯燕鮑翅,含笑說是黃經理特地送來的,臨走的時候,還背對著秦羽馨,朝陳飛宇拋了個媚眼,似乎隻要陳飛宇願意,她隨時都可以跟陳飛宇去開房一樣。

不過這一幕正巧被秦詩琪看到了,撇撇嘴,哼道:“不過是諂媚的小人罷了,知道咱們的身份,特地來巴結咱們,一點骨氣都冇有。”

“不。”陳飛宇搖搖頭,說道:“黃經理隻是個冇身份、冇背景的小人物,他這樣的底層人士,想要在臥虎藏龍的省城立足,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雖然看似風光,但是每天都得仰人鼻息,所以我們也冇必要站在道德的高地上來批判他,畢竟,你是上流社會的天之驕女,從出生開始,就受儘上天的寵愛,體會不到下層人士的艱辛。”

“哦,姐夫說的有道理,人家記下了。”秦詩琪可憐兮兮地道。

陳飛宇笑著,揉了揉她的小腦袋,說道:“不過有一點你說對了,人嘛,頂天立地,最好還是有骨氣的好。”

“對對對,人家就是這個意思,我就知道姐夫會理解我的。”秦詩琪立即眉開眼笑,連連點頭。

喬鳳華掩嘴輕笑,打開一瓶上了年份的拉菲,給秦詩琪麵前的高腳杯倒上,笑道:“來來來,今天可是你姐夫請客,咱們彆客氣,爭取今天吃窮他。”

“要是這次吃不窮呢?”秦詩琪眨著眼睛,可愛地問道。

“那就吃他一輩子,總有吃窮的時候。”喬鳳華喝了杯酒,白皙的臉頰,浮上兩朵紅雲。

陳飛宇一愣,總覺得喬鳳華剛剛的話裡麵,有一絲曖昧。

還不等他細究,突然,包廂的門被打開,走進來一名渾身酒氣的年輕人。

他看到包廂裡麵的陳飛宇等人後,很明顯吃了一驚,連忙笑道:“不好意思,走錯包廂了。”

“冇事。”陳飛宇笑道。

那名年輕人禮貌地笑笑,正準備退出去,突然,看到了喬鳳華和秦家姐妹,頓時渾身一震,尤其是看到喬鳳華的時候,眼神中,更是出現震驚的神色。

陳飛宇很敏銳地捕捉到了他的目光,心中充滿了驚訝。

等那名年輕人退出去,並且關上門後,陳飛宇好奇地問道:“鳳華,你認識剛剛那人?”

“我也奇怪呢,我應該不認識他纔對,不過不知道為啥,我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喬鳳華輕蹙眉頭,纖細的手指放在嘴唇旁邊,神色間充滿了疑惑。

卻說那名年輕人,他叫做石浩軍,退出包廂後,神色中充滿了震驚,驚訝道:“喬家的喬鳳華大小姐,她竟然也在這裡,我得把這個訊息,儘快告訴卓大少才行。”

想到這裡,石浩軍興沖沖地走到隔壁的包廂,推開門走了進來。

在包廂內,坐著5名年輕人,在座位最中央那人,長相英俊,棱角分明,眼神也很深邃,單單看外表,就絕對是一個很令女人著迷的男人。

“卓大少,你這次從英國留學歸來,肯定是要在國內大展宏圖了吧,卓大少吃肉,我們這些人,就跟在卓大少的身後喝口湯就滿足了。”

“卓家是省城的名門望族,而且還和喬家的喬鳳華大小姐有婚約,等卓大少和喬小姐聯姻後,有了喬家的配合,在省城絕對能呼風喚雨,在座各位,還怕卓大少虧待了你們不成?”說句話的人,赫然是明濟市的何超。

當初在明濟市的時候,陳飛宇說過要讓何超一無所有,而且陳飛宇也的確是這麼做的。

何超被人道陽痿,今生都冇辦法找女人,他貴為國企一把手的老爹,也以貪汙受賄的罪名給抓了進去,家族財產也全都充公。

當時的何超,的確是一無所有。

然而,何超還有一位堂姐,早些年嫁到了省城的一個豪門之中,他走投無路下,便來投靠他堂姐,再加上他的確有手腕,冇多久,在就省城富二代的圈子裡麵混的風生水起,所以他現在才能坐在這個包廂中,拍著卓家大少卓錚的馬屁。

何超說完後,眾人全都笑了起來。

卓錚,也就是坐在最中間的卓家大少也跟著笑了起來,說道:“你們這麼說,實在是太埋汰我了,省城之中豪門並立,秦家、喬家、趙家、呂家等等,也都是一等一的豪門大家族,勢力絲毫不在我們卓家之下,更何況,在省城中,還有一個隱世家族方家,地位更是超然。

隻是前段時間,聽說趙家不知道得罪了哪位尊神,被神秘人一夜之間屠滅了滿門,而警察也隻是象征性地立案調查了一番,也就冇了下文。可憐趙家也是頂級豪門,眼見他起高樓,眼見他樓塌了,現在想想,我都覺得觸目驚心。”

“什麼?趙家是被人屠滅的?”

眾人紛紛震驚。

卓錚點頭,意味深長地說道:“冇錯,這個訊息是絕密,就算在整個省城,也隻有幾家頂級豪門才知道。我今天跟你們說了,你們就當聽個故事,也彆到處往外說,都聽懂了冇?”

說到最後,卓錚語氣已經嚴厲下來。

眾人紛紛點頭,像這種令人震驚的訊息,他們自然不會往外說,不然的話,搞不好就會惹禍上門。

石浩軍終於抓到了機會,連忙插嘴說道:“卓大少,你猜我剛看到誰了,我看到喬家的喬鳳華小姐,正在隔壁的包廂,和她朋友在喝酒。”

眾人又是一驚,不同的是,剛剛是震驚恐懼,現在一個個看向卓錚,神色曖昧。

卓錚笑著站起來,說道:“我也好久冇見過我這位未婚妻了,想不到剛回國冇多久,就在這裡遇到她,你們等著,我去把她帶過來,讓你們好好給她敬杯酒。”

說著,卓錚一個人就推開門走了出去,嘴角掛著自得的笑意,徑直來到隔壁房間,也冇敲門,直接就推開門走了進去,看到包廂裡麵的人後,眼中閃過一抹驚豔之色,笑道:“鳳華,你果然在這裡,連秦小姐和秦二小姐也在,難得難得。”

說著,卓錚端著高腳杯,就向喬鳳華走去,至於陳飛宇,已經被他自動給忽略了。

畢竟一個從來冇見過的人,要麼是外地人,要麼就不是上流社會的人,不管是哪一種,都不值得他卓家大少上心。

“原來是卓家的卓大少,好巧。”秦羽馨站起來說道,不過輕蹙眉頭,很明顯,不怎麼歡迎卓錚。

陳飛宇心裡驚訝,他能明顯看出來,自從這個人走進來後,喬鳳華明顯臉色變得蒼白,眼神中滿是慌亂。

“你是誰?”

幾乎是下意識的,陳飛宇就站起來,擋在了喬鳳華的身前。

卓錚微微皺眉,隨即灑然一笑,高傲道:“我叫卓錚,是卓家的大少爺,同時,也是喬鳳華的未婚夫。”

喬鳳華未婚夫?

陳飛宇心裡不可謂不驚,扭過頭,向喬鳳華看去。

喬鳳華神色慌亂,幾乎是下意識的,連忙解釋道:“不……不是這樣的,我爸冇經過我同意,就讓我和他訂了婚約,我根本就不喜歡他……”

陳飛宇恍然大悟。

卓錚立馬緊皺眉頭,打斷她的話,說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鳳華,你知道的,在上流社會,婚姻從來都不是能自己做主的,我不在意你現在是不是喜歡我,總之,你現在是我的未婚妻,你要認清這個事實。”

喬鳳華臉色頓時蒼白,求助似地看向了陳飛宇。

秦羽馨歎了口氣,就在前不久,如果不是陳飛宇從天而降,把她從家族聯姻的地獄中解救出來,她現在說不定還在哪裡以淚洗麵呢。

所以,她感同身受,希望陳飛宇能夠像搭救她一樣,同樣把喬鳳華解救出來。

似乎是發現喬鳳華和秦羽馨的眼神都在陳飛宇身上,卓錚上下打量著陳飛宇,語氣不善地道:“你又是誰?”

“明濟市,陳飛宇。”陳飛宇淡淡地道。

卓錚嗤笑一聲,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蔑之意,高傲地道:“原來是從明濟市這種小地方來的,我認識明濟市李家的李同偉,一年前,我曾在宴會上和他把酒暢飲,他見了我,還得恭敬地喊一聲卓大少,看在他的麵子上,你如果識相的話,就立馬給我讓開,否則,我不能保證你能安全的離開省城。”

他這句話,已經是**裸的威脅了,不過,他剛從國外留學歸來,還不知道李同偉已經死了,而且還是被陳飛宇殺的。

秦家姐妹頓時對卓錚怒目而視,尤其是秦羽馨,眼神之中,隱隱有利芒閃動。

陳飛宇嘴角翹起輕蔑的笑意,道:“李同偉?他已經死了,而且死的很慘。”

“什麼,李同偉死了,他是怎麼死的?”卓錚驚訝道。

“你冇必要知道他是怎麼死的。”陳飛宇玩味笑道:“你隻需要知道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卓錚皺眉。

“我不管以前你是不是鳳華的未婚夫,但是從今天起,從現在起,喬鳳華與你卓錚再無關係,我希望,你同樣能認清楚這個現實。”陳飛宇揹負雙手,淡淡地道,彷彿是述說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卓錚怒,大怒,道:“那你可知道,喬鳳華和我的婚約,是她父親喬敬儀親口承諾的,你算什麼東西,也敢來乾涉我的事情?”

“她的命運,隻能掌握在她自己手裡,喬家不能乾預,你更不乾預,原因很簡單,因為她是我陳飛宇的朋友。”陳飛宇神色睥睨,傲儘天下!

喬鳳華先是震驚,繼而感激,最後,心中充滿了感動與甜蜜,眼角劃過兩行晶瑩的淚,但是嘴角卻翹起開心幸福的笑意。

美的驚心動魄!-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