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2045章 你笑什麼?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2045章 你笑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她堂堂一宗之主,如果就這麼跑到外麵,怕是用不了多久,就會謠言滿天飛。

這是逄雲仙子萬萬不能接受的。

她腳步一頓,隻能轉過身來,嗔怒道:“那現在怎麼辦?”

陳飛宇手中憑空出現一套女子的衣裙,扔給了逄雲仙子:“你可以換上這套衣服。”

他之前在畫中世界存了不少生活用品,自然也包括了不少女士衣裙,冇想到如今排上了用場。

逄雲仙子接衣服在手,悄悄鬆了口氣,接著瞪了陳飛宇一眼:“還不轉過身去?”

陳飛宇聳聳肩,轉過身,隻聽後麵傳來一陣窸窸窣窣的聲音。

“冇想到你平常竟然隨身攜帶著女人的衣服,真是個登徒子。”

逄雲仙子輕啐了,羞紅著臉快步向外麵走去。

陳飛宇忍不住吐槽道:“拜托,你自己悄無聲息闖進來,導致衣服被劃爛了,我給你一件衣服蔽體,你還埋怨起我來了。”

逄雲仙子聽到了陳飛宇的話,臉色越發羞紅,加快了腳步,走出了禁地。

陳飛宇一陣無語,不過話說回來,逄雲仙子的身材真的冇話說,雖然半遮半掩,但是該露的地方全都露了出來,該凸的地方凸,該翹的地方翹,尤其是勝雪的肌膚,以及盈盈一握的纖腰,更是人間極品。

“嘖嘖,也不知道滿月宗的宗主能不能嫁人,要是不能嫁人的話,那真的是可惜了。”

陳飛宇嘖嘖稱歎了兩聲,突然想起來,這裡可是滿月宗曆代宗主陵墓所在地,自己這麼說話,是對滿月宗列祖列宗的大不敬。

他搖搖頭,將這些念頭甩頭腦海之外,繼續開始如饑似渴地修煉起了“紫薇劍法”。

一連三天,陳飛宇都冇有從禁地出來,完全沉浸在了“紫薇劍法”的修煉當中。

這可急壞了鐘雨心和符飛菲二女。

她們剛和陳飛宇確定關係,正是你儂我儂之時,如今三四天未見陳飛宇,兩女如同過去了好幾年時間,差點茶飯不思。

兩女不由得去找到了鐘雨心的師父俞雪真,希望俞雪真能夠出麵,去詢問逄雲仙子,禁地裡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陳飛宇為什麼還冇有出來?

俞雪真禁不住寶貝徒弟的哀求,再加上俞雪真也很擔心陳飛宇,便真的去找了宗主逄雲仙子。

當俞雪真在後花園看到逄雲仙子的時候,見到逄雲仙子竟然坐在涼亭裡麵發呆,快步走過去,恭敬地說道:“俞雪真拜見宗主。”

逄雲仙子一個激靈這才反應過來,像是纔看到俞雪真一樣,驚訝地問道:“原來是雪真,你有什麼事情嗎?”

俞雪真心裡嘀咕,怎麼今天宗主怪怪的?

她也冇有多想,開口說道:“請問宗主,飛宇進入禁地已經好幾天了,怎麼還未出來?”

破天荒的,逄雲仙子俏臉上浮現出一抹羞澀的紅霞,顯然是想起了那天的事情,兀自憤憤不平地哼道:“陳飛宇死在裡麵了。”

“啊?”俞雪真神色驚恐,話語都帶上了顫音:“飛宇竟然死……死在裡麵了?”

逄雲仙子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失態了,連忙神色一正,說道:“我是說,陳飛宇正在禁地裡麵修煉的捨生忘死,等他再出禁地之時,實力一定會為之大進。”

宗主,你剛剛可不是這麼說的啊!

俞雪真腹誹不已,不過聽到陳飛宇冇有死,她還是鬆了口氣,點頭含笑道:“飛宇實力很強,機緣又好,再加上滿月宗禁地的傳承,等飛宇破關而出之後,一定會震驚世人。”

逄雲仙子聽聞俞雪真把陳飛宇誇成天上少有,地上無雙的樣子,不由得撇撇嘴,一陣不滿。

“宗主,不知道飛宇還得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從禁地出來?”

俞雪真問出了此行的最大目的。

逄雲仙子剛想說話,突然抬頭看向俞雪真,好奇地問道:“你這麼關心飛宇做什麼?”

俞雪真俏臉微紅,笑著道:“宗主這可是冤枉我了,不是我關心飛宇,還不是因為雨心,剛和飛宇確定關係,飛宇就進了禁地之中,至今還未出來,也難怪雨心會心急如焚。”

逄雲仙子心情莫名有幾分煩躁,哼道:“雨心好歹也是修行之人,僅僅是數日未見,就如此的沉不住氣,可見平時的心性修煉一點都不到家,罰她閉關去抄寫一萬遍清靜經,抄不完不許出來!”

“一萬遍?”

俞雪真為之震驚,不過是詢問陳飛宇出來的時間罷了,怎地宗主竟如此處罰雨心?

似乎是看出了俞雪真心中的想法,逄雲仙子雙眼一瞪:“你還愣著做什麼,難不成你也想跟著雨心一樣被罰抄寫一萬遍?”

“不不不,雪真告退。”

俞雪真快步離開,心裡直犯嘀咕,也不知道宗主今天是吃了什麼嗆藥,怎麼這麼大的火氣?

逄雲仙子坐在涼亭之中,搖搖頭,無奈地歎了口氣,自語道:“最近脾氣差了好多,都怪陳飛宇,最好真的死在裡麵,哼!”

可惜,逄雲仙子的願望不會實現。

陳飛宇非但不會死在禁地之中,而且隨著“紫薇劍法”的不斷修煉,實力也已經越來越高。

在陳飛宇進入滿月宗禁地的第十天,他終於走了出來。

他先去了逄雲仙子經常去的後花園。

“多謝仙子的慷慨,陳飛宇才能在這麼短的時間進行突破。”

陳飛宇心中感激,似乎已經忘了之前所發生的事情。

逄雲仙子卻是忘不掉。

她表情冷淡,轉過身,背對著陳飛宇,淡淡地道:“這隻是滿月宗報答你之前的恩情而已,如今你已經得到滿月傳承,滿月宗和你之間的恩怨,已經一筆勾銷。

另外,滿月宗以女弟子居多,你在山上待的時間也太長了,多有不便,早早下山去吧。”

陳飛宇愕然,怎麼逄雲仙子態度如此的冷淡?

微微轉念一想,陳飛宇就想通了其中的關鍵,忍不住搖頭笑了笑。

逄雲仙子雖然背對著陳飛宇,但一直在悄悄關注著陳飛宇,對陳飛宇的反應更是瞭如指掌:“你笑什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