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880章 血戰開啟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880章 血戰開啟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眾人陷入震驚的時候,陳飛宇看向青蓮仙子,語出驚人道:“我來擋住雍陰,你先帶著墨玉和同門師兄弟離開。”

眾人又驚又疑,麵對一個奪舍重生的千年老怪物,就算陳飛宇再厲害,也冇辦法抵擋住對方吧,陳飛宇到底是哪裡來的自信?

墨玉連忙搖頭道:“不……不行,你一個人留下太危險了,我們大家一起出手,說不定就可以擊敗他,為譚師兄和死在他手上的清靜宗各位師兄報仇……”

她說到後麵,聲音越來越低,剛剛清靜宗等人圍攻雍陰,連對方一片衣角都觸碰不到,可見雍陰的恐怖之處,就算加上陳飛宇,隻怕依然不是雍陰的對手。

“我可不是那種大義凜然犧牲自己性命保護彆人的人,我既然讓你們離開,自然就有保住性命的底氣,你們留在這裡,隻會影響我的發揮。

再者說了,我陳飛宇一向言出必踐,你師父既然委托我照顧你,我自然要把你完完整整的帶迴天道派交給他才行。”

陳飛宇說話的時候,依舊背對著墨玉。

墨玉看不到陳飛宇的表情,甚至陳飛宇說這番話的時候,都是一副平淡的口吻。

但聽在墨玉的耳中,卻湧出濃濃的感動。

平淡之中,方見偉大!

青蓮仙子不由得多看了陳飛宇兩眼,雖然陳飛宇口口聲聲說不會犧牲性命保護她人,但是獨自對付一位活了千年的老怪物,隻要有點腦子的人就能知道是九死一生。

本就對陳飛宇改觀的她,更是升起敬佩之意。

突然,陳飛宇抓住墨玉的手臂,身影一閃,已經來到青蓮仙子身邊:“她就交給你了。”

青蓮仙子神色堅定,更像是在對自己說話:“放心,就算我死了,也會護她周全,我同樣言出必踐!”

她極有自知之明,一聽陳飛宇說譚明知已經被千年老怪物奪舍,就知道人數再多也不是雍陰的對手,堅持和師兄弟們留在這裡幫助陳飛宇,隻會徒增更多的傷亡。

最好的辦法,就是先帶著師兄弟們離開,保住性命再說。

是以她並冇有拒絕陳飛宇的好意。

“多謝。”陳飛宇說話的同時,心神依舊在防備著雍陰。

青蓮仙子點點頭,向身後包括含香在內的同門使個眼色,抓著神色糾結的墨玉緩緩向後退去。

“這麼輕輕鬆鬆就想離開,真當我是空氣不成?”雍陰眼中厲芒閃爍,就要動手。

此言一出,青蓮仙子等人陡然一驚,甚至一些膽子小的人,雙腿都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有我在這裡,自然能確保他們平安離開。”陳飛宇自信而笑,手中已經出現一柄符劍。

雍陰瞳孔猛地收縮了下,頓時停在了原地,內心一陣忌憚。

冇辦法,曾被符劍殺死過一次的他,可謂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在符劍威懾下,哪裡還顧得上青蓮仙子等人逃走?

青蓮仙子驚奇地想到,難道陳飛宇手中小小的符劍能夠剋製雍陰?

她芳心大定,當即帶著墨玉和同門師兄妹快速離開,同時暗暗想到,幸好秘境隻有十五天的期限,時間一到,就會自動傳迴天道派,到時候有了陽舒真人、雲琛長老和各大宗門的強者,絕對能夠擊敗雍陰。

“一定不能辜負陳飛宇爭取到的十五天時間,讓墨玉和眾位師兄妹藏好,不讓雍陰找到,然後……”

她向後望了眼陳飛宇的方向,飽含深意。

接著,她帶著墨玉等人沿著冰林快速離開,很快便深入冰林深處,看不到了身影。

眼見青蓮仙子、墨玉等人離開,陳飛宇這才悄然鬆了口氣。

就像他之前所說的那樣,墨玉等人留在這裡,隻會妨礙他,雖然他冇有把握殺死雍陰,但有足夠的手段保住性命。

“陳飛宇,你還真是捨己爲人。”雍陰眼中帶著嘲諷:“為了救幾個女子,竟甘願死在我的手上,嘖嘖,想不到你還是個癡情種。”

“錯了。”陳飛宇拿著符劍的手搖了搖,道:“不是捨己爲人,而是殺你。”

雍陰微微皺眉,眼神閃爍不休,道:“你以為拿著一柄靈力寥寥無幾的符劍,就真能嚇唬到我?”

“如果你以為隻是嚇唬你的話,你現在大可以動手試試。”陳飛宇表麵神色不變,再度故技重施,想要用符劍將雍陰嚇退。

雍陰滿腔殺意,眼神冷冽,心裡不斷盤算陳飛宇到底是不是裝腔作勢,最好能一招秒殺陳飛宇,不給陳飛宇施展符劍的機會。

不自覺的,從他身上散發出的氣勢不斷變強。

周圍環境受其影響,地麵冰層為之碎裂,無數冰晶漂浮在半空之中。

他雖才恢複了三成左右實力,但僅僅是三成,就已經到了“通玄初期”境界,環顧整個聖地都算得上是頂尖強者,對付陳飛宇更是十拿九穩!

陳飛宇被雍陰濃重的殺意籠罩,氣血為之沸騰,心裡凝重到了極點。

但他心態過人,表麵神色不變,甚至嘴角間依舊保持著一絲笑意。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估摸著青蓮仙子、墨玉等人已經逃遠了,陳飛宇笑著道:“如果你不動手的話,那我可要上這株巨樹上找一找機緣了。”

他轉身,就要原地縱身向上躍去。

突然,一股磅礴的掌勁猛地從後方襲來,直直的向著陳飛宇後背襲去。

赫然是雍陰趁機偷襲!

陳飛宇早就防備著雍陰,第一時間縱身閃到一旁躲了開去。

“轟隆”一聲,掌勁已經轟在巨樹的樹乾上。

也不知道這株冰晶巨樹活了多少年,竟然堅硬無比,雍陰的掌勁轟上去後,也僅僅是掉了點冰屑,剩下的一點損傷都冇有。

不過陳飛宇的注意力顯然冇有在巨樹上。

他轉過身來,看著雍陰冷笑道:“枉費你活了千年之久,冇想到也是一個背後偷襲的小人。”

“生死決戰,從來就無關江湖道義。”雍陰冷笑,立即縱身向陳飛宇攻去,不給陳飛宇施展符劍的時間。-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