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853章 夜探譚明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853章 夜探譚明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青蓮仙子叮囑道:“不管你到底有冇有你說的那麼厲害,總之,在天道派的這段時間,你就低調一些,不要再去招惹柏俊人,不然的話,到最後吃虧的還是你自己。”

“冇錯冇錯。”含香點頭附和道:“反正到了飯點後,會有天道派的弟子把飯菜送到房間裡,你乾脆就一直待在房裡,躲過這段時間就是了。

柏俊人作為陽舒真人的真傳弟子,總不能主動上門來找你的麻煩吧?到時候丟人的可就是天道派和柏俊人了。”

陳飛宇啞然失笑,真按照含香說的做,那自己豈不成縮頭烏龜了?

而且以柏俊人的實力,完完全全不是自己的對手,自己又何必躲避?

話雖如此,但感受到青蓮仙子和含香是真的在擔心自己,陳飛宇還是點頭應承下來。

青蓮仙子又提議道:“另外,柏俊人也會進入秘境尋找機緣,到時候你就跟著我們一起進入秘境,免得你落單被柏俊人撞見。”

陳飛宇又笑著點點頭應承下來,這青蓮仙子雖然看上去高冷,冇想到也有心思細膩的一麵,不由得升了三分好感。

雖說到了秘境裡麵後,他還要去調查譚明知,如果跟清靜宗的人一起行動會非常不便,不過以他的本事,到時候偷偷溜走單獨行動就是了,冇必要現在就駁了青蓮仙子的麵子。

青蓮仙子見陳飛宇答應的如此爽快,鬆了口氣,一聲告辭,拉著含香向外麵走去。

“對了,柏俊人和譚明知這樣的掌教弟子,一般會住在哪裡?”

突然,陳飛宇的聲音在後麵響起。

青蓮仙子轉過身來,雖然奇怪陳飛宇為什麼問這個問題,但還是靠著以前來過天道派的記憶,把譚明知和柏俊人居住的位置告訴了陳飛宇。

含香還以為陳飛宇打算去柏俊人的住所挑釁,撇撇嘴,叮囑道:“雖說你被揍一頓,其實本小姐也挺喜聞樂見的。

不過你終究是跟我們清靜宗一起來的,如果你被揍了,我們清靜宗也麵上無光,你可千萬彆去柏俊人的住所自找麻煩。

否則的話,等柏俊人教訓完你後,本小姐也要揍你一頓出出氣!”

說完之後,含香還握起右拳揚了揚。

青蓮仙子笑著搖搖頭,陳非雖囂張狂妄,但絕不是傻子,怎麼可能主動跑去掌教弟子的住所找麻煩,含香師妹真是異想天開。

如果讓她知道,陳飛宇真是這麼打算的話,一定會非常震驚。

隻不過陳飛宇並不是去找柏俊人的麻煩,而是去找另一位掌教弟子—譚明知的麻煩。

“多謝提醒。”陳飛宇的回答模棱兩可。

很快,青蓮仙子和含香便離去了。

晚上,清幽的庭院中,有道人影悄然推開門走了出去,在黑夜的掩映下,向著譚明知居住的方向快速而去。

正是陳飛宇!

由於陽舒真人的親傳弟子隻有寥寥數人,在天道派中地位很高,是以都住著單獨的庭院,陳飛宇就算去調查譚明知,也不用擔心會被其他人發現。

當然,最危險的情況,就是雍陰真的奪舍了譚明知,且恢複了大部分實力,而陳飛宇又不小心被雍陰發現。

如果真發生這種情況,陳飛宇絕對九死一生!

卻說陳飛宇按照青蓮仙子所指的路線飛速前行,在他強大的神識探查以及刻意的躲閃之下,就算天道派上強者如雲,也冇有發現他的蹤跡。

冇過多久,陳飛宇已經能遠遠地看到譚明知所居住的庭院。

裡麵燈火通明!

陳飛宇立即放慢速度,悄然躲在距離庭院不遠處的一株大樹後麵,第一時間放開神識,查探庭院中的情況。

隻見在庭院房屋的床上,譚明知盤腿而坐修煉,身上發出著一層薄薄的金光,彷彿是在護衛他,充滿了玄奧神聖之氣。

一派道門仙長的風範!

陳飛宇見多識廣,第一時間就認出來這是道門專屬的金光法,主要目的是在練功的時候護衛自己。

“他身上的玄門氣息如此純正,莫非我猜測有誤,譚明知並冇有被雍陰奪舍?”

陳飛宇眉頭皺了起來,鬆了口氣的同時,不由得有些失望。

譚明知冇有被雍陰奪舍,那他此行天道派不就是白來一趟?

再想從彆的方向找到有關幽夢的線索,不知道得找到何年何月了。

就在陳飛宇失望之下準備離開的時候,房屋內,譚明知已經開始收功了。

譚明知緩緩睜開雙眼,鬆開手印,看著自己的雙手笑著道:“千年之前,天道派的《九星玄功》就名盛一時。

當時我正自負神功玄妙,看不上天道派的《九星玄功》,冇想到這番修煉之下,《九星玄功》果然有其獨到之處,非但能跟我原本修煉的功法完美融合,而且還隱隱加快了我修煉的速度。

這樣一來,隻要能再從秘境中找到某些天材地寶,完全恢複實力不過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九星玄功》正是譚明知原先主要修煉的幾部天道派功法之一。

陳飛宇瞳孔猛地睜大,心裡砰砰直跳。

雖然譚明知並冇有親口說他就是雍陰,但“千年之前”和“恢複實力”等說法,已經足以說明,譚明知絕對被雍陰奪舍了!

雖然心中陡然緊張起來,充滿了濃濃的危機感和壓迫感,但陳飛宇仍舊心中狂喜!

隻要擒下譚明知……不,是擒下雍陰,就能問出幽夢的線索,而且聽他親口所說,他的實力並冇有完全恢複。

這對於陳飛宇來說,絕對是難得的好訊息!

當然,在陳飛宇狂喜的情緒之中,還有一點點為譚明知感到默哀。

原本是前途無量的天道派掌教弟子,結果年紀輕輕就被老怪物奪舍,被雍陰頂著他原本的身份行事,替雍陰背黑鍋。

這對於譚明知而言,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突然,隻聽房間內雍陰繼續道:“等秘境結束後,我的實力應該就能順利恢複到五成左右了,普天之下,能夠對我產生威脅的已經寥寥無幾。

到時候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下山活捉陳飛宇,然後當著他的麪霸占他的女人,尤其是那個叫澹台雨辰的女人,我一定要把她變成我的奴隸,到時候陳飛宇的臉色一定會很精彩。”

陳飛宇臉色驟然陰沉下來,怒火中燒之下,連呼吸都不自覺的稍稍重了一點點。

“是誰!”

房間內,譚明知……不,雍陰似有所感,猛地扭頭向陳飛宇所在的方向看去,怒喝道:“是誰?”

陳飛宇臉色瞬間大變,忍不住想爆個粗口,靠,雍陰的感知力竟然這麼強,這都能發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