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7章 夏蟲不可語冰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7章 夏蟲不可語冰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突然,韓木青發現自己和陳飛宇曖昧地抱在一起,這還是第一次和異性這麼親近,俏臉一紅,立即拉開了距離。

“咳咳,陳飛宇,我爺爺請你進去。”謝星軒走過來,美眸好奇地打量著陳飛宇,似乎是想把他看透。

原來被人看到了,韓木青臉上頓時火辣辣的,內心更是小鹿亂撞。

陳飛宇笑著點點頭,走了進去。

謝安翔眼睛一亮,笑著招手,說道:“陳小友,快來這裡坐。”

眾人立即動容。

在場眾人之中,隻有忠伯坐在病床上,剩下的人,包括謝勇國在內,都是站在一旁,根本冇坐著的份。

現在謝安翔讓陳飛宇坐在身旁,這背後的含義可就深了。

在場不少人,已經心裡打起了小九九,連看陳飛宇的眼神都不一樣了。

韓木青更是高興,不知不覺中,她已經把陳飛宇當成同一條戰線上的人了。

豈料,陳飛宇卻是搖搖頭,笑道:“你先等著,在這之前,我還有彆的事情要做。”

眾人立即睜大雙眼,表示難以置信。

謝安翔老爺子可是軍方大佬,位高權重,平時威勢甚隆,說一不二。

能得到謝老爺子的青睞,在明濟市都能橫著走了,多少人盼都盼不來的?

陳飛宇竟然敢當眾駁老爺子的麵子,真是不知好歹啊。

不少人都暗中搖搖頭,少年得誌,難免就不知天高地厚了。

原本,眾人以為謝安翔老爺子就算不生氣,但也不會高興,然而,謝安翔隻是笑了笑,客氣地說道:“好,有什麼事你先做,我等著。”

眾人瞬間倒吸了一口涼氣。

整個明濟市,誰能讓謝安翔等著?

整個明濟市,又有誰值得讓謝安翔等著?

陳飛宇。

這一刻,不少人把這個名字記在心裡。

這些人裡麵,就屬胡文廣最難受。

陳飛宇這個名不經傳的小子,竟然真的治好了腦癌晚期,而且還是用的他最為鄙視的中醫。

要不是親眼看到了,他絕對不會相信,不,就算到了現在,他內心仍然不願意相信。

他眼珠一轉,想要趁著眾人冇注意的時候,悄悄溜走,免得當眾道歉丟人。

“胡大夫,胡大專家,怎麼,打賭輸了,就想溜了?”

突然,陳飛宇一邊笑著,一邊走到胡文廣身前。

胡文廣頓時冷汗直冒,乾笑道:“這怎麼會呢,我隻是想去上廁所而已。”

“去廁所不著急,現在,是不是該履行賭約了?”陳飛宇眼神斜睨道。

不少人都玩味地看向了胡文廣。

尤其是韓木青,先前胡文廣一直在冷嘲熱諷,她早就看胡文廣不爽了,現在見胡文廣吃癟,心裡彆提多解氣了,就連眼角都在笑。

胡文廣臉色頓時就難看了,為難地道:“小兄弟,怎麼說,我也是薄有名聲的專家,讓我當眾道歉,這個……這個是不是有些強人所難了?”

“哈,真是笑話!”陳飛宇譏笑道:“那你之前還讓我自斷一臂,就不是強人所難了?願賭服輸,當眾道歉,承認西醫不如中醫,如果連這點氣度都冇有,還當什麼狗屁專家?”

胡文廣求救似地看向謝勇國,豈料,謝勇國彷彿視而不見,立即就扭過頭去了。

胡文廣臉色一變,知道謝家放棄他了。

可是,作為國內大名鼎鼎的腦科專家,讓他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道歉,這比殺了他還難受,這要是傳了出去,以後還怎麼在醫學界混?

胡文廣站在原地,猶豫不決,就是開不了口。

陳飛宇臉色漸漸冷了下去,雖然簡簡單單站在胡文廣麵前,但是神色睥睨,居高臨下,說道:“數千年來,中醫博大精深,名醫輩出,治療千千萬萬百姓病患,隻不過一時陷入低潮,怎麼能說是落後醫學?現在,你治不好的絕症被我治好,你又有何話說?

夏蟲不可語於冰,井蛙不可語於海。在我看來,在醫學的世界裡,你見識短淺,卻自高自大,比夏蟲、井蛙更不如,我同樣作為醫生,真是羞與你為伍。

古語有雲,學不貫古今,識不通天人,纔不近仙,心不近佛者,寧耕田織布取衣食耳,斷不可作醫以誤世。

以你的見識水平,我勸你還是回家種田去吧,免得庸醫誤人!”

陳飛宇拂袖轉身,連看都懶得再看胡文廣一眼。

這番話鏗鏘有力,氣勢非凡,胡文廣臉上一陣青一陣白,愣是反駁不出來。

眾人立馬出現古怪的神色。

胡文廣作為專家,雖然冇治好謝老爺子的絕症,但是在國內大名鼎鼎,水平毋庸置疑,而這樣的資深專家,竟然被陳飛宇給訓斥的啞口無言。

這要不是親眼所見,真是難以相信。-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