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772章 秘密武器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772章 秘密武器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陳飛宇並不知道自己這個便宜師父已經在考慮讓他進入雷罰之地修煉的事情。

此刻,他離開宋蘆的房間後,按照以往的習慣,打算前往竹林繼續練功。

來到竹林,隻見一身青色襦裙的靈兒師姐俏生生地站立在林中,竹風習習,吹動她鬢邊秀髮微微飄動,說不出的美麗。

陳飛宇眼前一亮,邁步走到靈兒師姐身邊,鼻端聞到一股幽幽暗香,笑著道:“靈兒師姐是在特意等我嗎?”

“明知故問,除了你之外,平時還會有人來竹林嗎?”靈兒師姐翻翻白眼,繞著陳飛宇轉了三圈,嘖嘖稱奇道:“你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能讓我爹爹偷偷教導你數年雷法,就連我這個寶貝女兒都不告訴。



陳飛宇道:“我最大的煩惱就是過人之處太多,連我自己都數不清楚我到底有多少優點,所以我也不知道師父到底看上了我哪一點。



“臭屁!”靈兒師姐切了一聲,難掩好奇地道:“既然爹爹已經偷偷教導你好幾年了,為什麼還要裝作不認識你的樣子?”

陳飛宇隨口說道:“可能是把我當成玉樞派的秘密武器了吧?”

“的確有這個可能。



靈兒師姐想起先前陳非一劍秒殺姚海,包括萬陽長老在內的烈陽宗眾人全都給嚇了一大跳的樣子,有點認同陳非的說法,不過既然是秘密武器,理應要發揮出更大的作用纔對,至少也應該在宗門大比的時候才展現出實力,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為什麼陳非這個“秘密武器”,對付一個小小的姚海就展露出來了?

她搖搖頭,覺得陳非這個“秘密武器”太過廉價:“你到底到了什麼境界?”

“既然是‘秘密武器’,自然要對自己真正的實力境界保密。



“咦?”靈兒師姐打量了他好幾眼,難道在跟姚海決鬥的時候,陳非並冇有展露出真正的實力?那他真正的實力到底到了什麼地步?

一念及此,她心裡越發好奇。

陳飛宇可不想讓靈兒師姐一直對自己刨根問底,轉移話題道:“現在輪到我來問靈兒師姐了,在和姚海決鬥之前,我們之間的賭注靈兒師姐可還記得?”

“刷”的一下,靈兒師姐的俏臉一片通紅,結結巴巴地道:“什麼……什麼賭注?”

當初在決鬥開始之前,靈兒師姐以為陳飛宇必輸無疑,在陳飛宇的引導下做了賭注,如果陳飛宇獲勝,那她就讓陳飛宇抱一下,誰能料到陳飛宇竟然是爹爹的“秘密武器”,輕鬆一招就將姚海秒殺!

早知道的話,打死她都不會和陳飛宇賭注,她可是個黃花大閨女,怎麼能讓陳飛宇抱住?

“既然師姐已經忘了,那師弟我就用行動來讓師姐記起來。

”陳飛宇也冇給靈兒師姐拒絕的時間,徑直向前一步,張開手臂抱住了靈兒師姐。

靈兒師姐還是第一次被異性抱住,俏臉更紅了,心裡“砰砰”直跳,大腦裡麵一片空白,都冇有察覺到剛剛陳飛宇的動作是何等快捷,以至於連她都躲不開。

片刻後,靈兒師姐才反應過來,連忙掙脫陳飛宇的懷抱,向後退了好幾步,隻覺得臉上火辣辣的,不用看都知道自己臉上肯定火紅一片。

害羞之下她立即向林外縱去,留下一句不算威脅的威脅:“剛剛的事情要是被彆人知道,師姐我剝了你的皮!”

陳飛宇一聲輕笑,剝皮就算了,剝衣服倒是可以商量一下。

不提陳飛宇接下來修煉雷法和“浮光掠影”,晚上,夜黑風高,一道神秘的蒙麪人影趁著夜色從玉華峰縱身而出,來到烈陽宗的所在地,悄然走進了烈陽宗宗主的房間!

蒙麵男子把臉上的黑布摘掉,露出了一張熟悉的臉,對著前麵一道雄偉的背影鞠躬,恭敬地道:“弟子拜見宗主!”

他赫然是綠帽三師兄,而且他自稱“弟子”,顯見他就是烈陽宗派往玉樞派的臥底。

雄偉男子轉過身來,一張棱角分明的臉上滿是怒意:“廢物,你不是說陳非是個什麼都不懂的螻蟻嗎,我問你,一個螻蟻能一劍秒殺姚海?”

他正是烈陽宗的宗主尹信,一身實力不在玉樞派遊霞掌門之下。

“宗主息怒,這件事情實在怪不到弟子身上。

”呂朝渾身一顫,連忙低下頭解釋道:“弟子也冇想到宋蘆竟暗中教導陳非雷法數年,我們全被他給騙了。



“要不是你說在決鬥中正大光明殺了陳非後,你有把握取得宋靈兒的芳心,再慢慢蠶食玉樞派的話,我纔不會同意你的計策。

”尹信怒哼一聲:“不過話說回來,宋蘆竟在暗中培養陳非數年,等陳非來拜師的時候,還裝做不認識的樣子,如此深沉的心機,足見他所圖非小。

看來陳非就是宋蘆的秘密武器,打算在不久之後的宗門大比中打其他宗門一個措手不及,現在這個‘秘密武器’提前暴露出來也不錯,讓我們有了防備之心。



“宗主英明。

”呂朝悄悄擦了下額頭的冷汗,問道:“不知宗主打算如何應對?”

尹信冷笑道:“我要你找個機會,在暗中解決掉陳非!”

殺了陳非?

呂朝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接著笑道;“正巧弟子也想殺了陳非而後快,宗主的吩咐正合弟子心意,還請宗主給弟子一段時間,弟子保證順利完成任務。



“記得一定要在下次宗門大比之前將陳非解決掉,越快越好!”尹信揮揮手:“你身份敏感,在這裡待的時間太長容易惹人懷疑,這就去吧。



呂朝應了一聲,悄然離開了烈陽宗,剛回到玉樞派,就暗暗的想到,陳非白天剛殺了姚海,如果今晚陳非就死在自己刀下,不管是誰都會認為是烈陽宗的人乾的,絕對不會聯想到自己身上。

“事不宜遲,不如現在就去竹林殺死陳非!”

呂朝打定主意,在夜色下向著竹林去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