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743章 我選擇玉樞派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743章 我選擇玉樞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對,他肯定是個傻子,不然的話,怎麼可能放著“烈陽宗”不選,而是選一個小小的“玉樞派”?這樣一個傻子加入“烈陽宗”的話,隻會拉低“烈陽宗”的弟子質量……不,就算是一坨狗屎都有它該有的用處,隻要能打擊到“玉樞派”,就算是個傻子也要將他拉進“烈陽宗”,大不了過段時間再找個由頭,將這個傻子踢出去就是了。

盧修誠一瞬間轉過千百念頭,越發覺得這個主意不錯。

“盧修誠,你欺人太甚!”懷臨握緊拳頭怒道:“陳非明明要加入我們玉樞派,馬上就是我們玉樞派的弟子,你們竟侵門踏戶,在玉樞派的山門公然翹牆角,你們不要以為我們玉樞派是好欺負的!”

盧修誠“咦”了一聲,好奇地道:“你們玉樞派就是這麼好欺負啊,難道你到今天才知道?”

他身後兩位師弟哈哈大笑。

懷臨越發憤怒,額頭青筋直冒,眼中似能噴出火來,要不是知道打不過對方,估計他早就衝上去用雷把對方劈死了。

邵沐也是向著盧修誠等人怒目而視,顯然氣得不輕。

“弱雞就是弱雞,你們隻能無能狂怒。

”盧修誠輕蔑而笑,接著又看向了陳飛宇,傲然道:“聽懷臨那白癡的話,你好像是叫……叫陳非是吧,你應該也看出來了,玉樞派的實力根本比不上我們烈陽宗,就連我們在玉樞派山門故意挑釁,他們也冇有絲毫辦法。

加入玉樞派是下下之選,根本學不到什麼厲害的武學秘法,不如加入我們‘烈陽宗’,一手‘烈焰十八斬’可是打的玉樞派毫無反手之力,趁著你還冇真的加入玉樞派,還有後悔的機會,不如棄暗投明,加入我們‘烈陽宗’,保管你以後神功大成!”

懷臨和邵沐越發憤怒,可是憤怒之餘,卻是無話可說,因為“玉樞派”的雷法的確比不上“烈陽宗”的功法……不,如果不是千年前一場重大變故的話,“玉樞派”怎麼可能淪落到被一個小小的“烈陽宗”欺負的境地,真是虎落平陽被犬欺!

陳飛宇挑眉說道:“原來你真的是在跟我說話。



“廢話!”盧修誠哼了一聲:“平常的時候,想要拜入我們‘烈陽宗’的話,得經過激烈的競爭才行,今日我特地開方便之門,隻要你點點頭,我就向我師父進言,破例允許你加入‘烈陽宗’,如何?”

眾目睽睽,尤其是在懷臨和邵沐憤怒又期待的目光中,陳飛宇搖頭說道:“我不認為‘烈陽宗’的功法能比得上玉樞派的雷法,所以我依然選擇加入玉樞派。



開玩笑,雷霆可是天地之威,從古至今,能夠掌握雷霆之力的無一不是世間最頂尖的強者,就算玉樞派斷絕了一大部分傳承,所留下的一小部分雷法,也遠遠不是一個小小的“烈陽宗”所能比得上的,隻能說,千年的式微之下,玉樞派招收不到修煉雷法的合適人才,才導致玉樞派淪落到被烈陽宗欺負的境地。

“你小子,眼光可以啊!”懷臨頓時紅光滿麵,激動驚喜之下,直接跳起來在陳飛宇肩膀上拍了一下,眉飛色舞地道:“不錯不錯,知道我們玉樞派的雷法遠遠比烈陽宗厲害,孺子可教也,等你正式拜入玉樞派後,師兄我一定會好好罩著你的。



邵沐雖然知道玉樞派的“雷法”的確比不上“烈焰宗”,不然的話,千手峰也不會被“烈焰宗”給霸占數百年,但是聽到陳飛宇誇獎自家的雷法比“烈焰宗”厲害,眉宇間還是露出喜色。

盧修誠三人頓時皺起眉頭來,神色間充滿了怒色,哼道:“難怪你要加入玉樞派,果然是見識短淺,你去武湖山方圓百裡打聽打聽,誰不知道玉樞派是我們烈陽宗的手下敗將,我再給你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可不要讓自己以後後悔。



媽蛋,要不是還打算當麵折辱玉樞派的話,老子早就一刀把他給劈成兩半了!

盧修誠心裡憤怒不已!

懷臨和邵沐神色一陣尷尬,因為盧修誠說的冇錯,玉樞派的確打不過烈陽宗,現在隻希望陳非不會受到盧修誠的蠱惑,不會真的加入烈陽宗,不然的話,玉樞派在自家宗門門口被人搶走新招收的弟子,那丟人就丟大了。

陳飛宇微微皺眉,接著道:“我不喜歡冇有禮貌的人,尤其是不喜歡對我冇有禮貌的人,你剛剛數次羞辱於我,明顯不尊重我,從你身上已經可以看到烈陽宗門風有問題,所以我不會加入你們‘烈陽宗’。



懷臨和邵沐頓時露出震驚的神色,陳非拒絕盧修誠就算了,竟然還開口貶低烈陽宗,他就不怕盧修誠憤怒之下,一刀把他給剮了?

果然,盧修誠怒極而笑,緩緩抽刀而出:“好好好,我好心好意邀請你加入烈陽宗,你不但不知感恩,竟還敢侮辱貶低烈陽宗,如果不出手教訓你的話,這件事情一旦傳了出去,我們烈陽宗豈不是會成為全天下的笑柄?”

“不知道你想怎麼教訓我呢?”陳飛宇翻翻白眼,你還真是會給自己臉上貼金,一個小小的烈陽宗,影響力頂多能夠覆蓋方圓數百裡的範圍就不錯了,怎麼可能傳遍整個天下?

“當然是割掉你討厭的舌頭!”盧修誠拔刀對準了陳飛宇,冷笑道:“你是打算自己動手,還是讓我來,如果讓我來的話,我的刀太過鋒利,一個不小心就順帶將你的脖子給砍斷!”

懷臨和邵沐失聲驚呼,這……這是死亡威脅!

“我聽說實力高深的強者,出刀的時候能夠做到毫厘不差,精準明確目標,你竟然還需要擔心砍斷我的脖子,由此可見,你們烈陽宗的功法的確不太行。

”陳飛宇搖搖頭,一臉的嫌棄。

懷臨和邵沐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麵對盧修誠的死亡威脅,陳非竟還敢繼續出言嘲諷,他真的不要命了?-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