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663章 一石二鳥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663章 一石二鳥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走吧,我們也回大廳去吧,免得惹人懷疑。”巴正陽說完,帶著祝玉泉向大廳走去。

等兩人離開後,從遠處的陰影中走出兩名美麗的女子,主動遮蔽了自身的氣機,確保不會被滿月宗的弟子發現。

這兩名神秘女子,正是萬冷雪和謝纖兩人。

“陳飛宇果然夠囂張。”萬冷雪嘴角翹起笑意,帶著幾分驚訝幾分欣賞:“他殺死正派人士一點都不手軟,倒是有幾分我們邪派中人的風采。”

“小姐是不是越發想招攬陳飛宇了?”謝纖抿嘴笑道。

“不錯,陳飛宇這種快意恩仇、殺伐果斷的性子,簡直是天生為了我們邪派而生的,他加入我們萬幽門一定能夠大放異彩,而萬幽門也會因為陳飛宇的加入而聲勢大漲。”萬冷雪說到這裡,眼眸中閃爍著光芒,彷彿陳飛宇已經是她囊中之物一樣。

“有小姐親自出馬,招攬陳飛宇一定能夠馬到成功!”謝纖神態恭敬,繼而想起一件事情,皺眉問道:“剛剛洛書劍派的祝玉泉和巴正陽說‘事以密成’,莫非他們來滿月宗另有目的?隻是洛書劍派和滿月宗同屬正道宗門,且實力還在滿月宗之上,洛書劍派來滿月宗到底是為了什麼事情?”

萬冷雪輕蹙秀眉,微微沉吟後,突然冷笑了一聲,道:“我以前曾聽我爹爹提起過,滿月宗裡麵有一處神秘的禁地,曆代滿月宗宗主進入禁地後,都會實力暴漲,是一處非常神秘的存在。

據說除了滿月宗的宗主之外,普天之下再無人能夠知道滿月宗聖地的具體位置,我想來想去,也隻有滿月宗的禁地,才能夠引起洛書劍派的興趣。”

“滿月宗禁地?”謝纖神色驚訝:“屬下還是第一次聽說滿月宗還有聖地。

我觀陳飛宇和滿月宗關係不錯,如果我們將洛書劍派的目的告訴陳飛宇的話,陳飛宇必定會感激我們,到時候再想拉攏陳飛宇,也會容易許多。”

“不急。”萬冷雪搖搖頭,神秘地笑道:“我對滿月宗的禁地也很好奇,如果洛書劍派能夠找到滿月宗的禁地,我們可以趁機闖進去,來一個漁翁得利。”

“小姐聖明,那陳飛宇那邊呢?”謝纖恭敬地問道。

“至於陳飛宇嘛……”萬冷雪自信而笑,道:“你剛剛也聽到巴正陽的話了,到了必要時刻,巴正陽可是打算除掉陳飛宇的。

等洛書劍派的人找到禁地後,我們可以通知給陳飛宇,讓陳飛宇和巴正陽鬥起來,我們坐山觀虎鬥,等到關鍵時刻,再出手相助陳飛宇不遲。”

謝纖眼睛一亮,說道:“對啊,出手相助陳飛宇,他肯定對我們感激不儘,這可比單純把洛書劍派的目的告訴陳飛宇強的多。

而且有了陳飛宇牽製巴正陽,小姐極有可能得到滿月宗禁地的秘密,一石二鳥,小姐英明!”

萬冷雪嘴角翹起得意的笑意。

卻說陳飛宇和琉璃二人一路跟著鐘雨心,冇多久便來到了書房的外麵。

鐘雨心站在門外,恭敬地道:“宗主,師父,陳飛宇和琉璃來了。”

“進來吧。”房間裡麵傳來了逄雲宗主的聲音。

“是。”鐘雨心推開門,帶著陳飛宇和琉璃走了進去。

隻見古色古香的書房內,逄雲仙子坐在書桌的後麵,一如既往的姿態優雅,但是她美麗的眉宇間卻有一絲疑慮和憂愁。

俞雪真憂心忡忡地站在逄雲仙子的對麵,見到陳飛宇走進來後,才悄然鬆了口氣,彷彿有陳飛宇在這裡,滿月宗所麵臨的困難就能迎刃而解一樣。

“兩位貴客來了。”逄雲仙子站了起來,笑著招呼道:“請坐吧。”

坐下之後,陳飛宇道:“宗主特地請我們過來,必定有要事相商,不如我們開門見山。”

“不愧是傳聞中將整個聖地都攪的天翻地覆的陳飛宇,果然爽快。”逄雲宗主眼眸中閃過一抹讚賞,吩咐鐘雨心給陳飛宇和琉璃倒茶後,開口說道:“那我也不客氣了,我先前聽雨心說,她無意中偷聽到了祝玉泉和巴正陽的談話,他們二人意圖對滿月宗不利,想要探究滿月宗禁地的秘密。”

陳飛宇和琉璃對視一眼,果然是這件事!

緊接著,陳飛宇點頭說道:“雨心也跟我們說過這件事情。”

“原以為洛書劍派及時趕過來,是為了相救滿月宗,哪想到他們竟然狼子野心,真是知人知麵不知心。”逄雲仙子眉宇間閃過怒容:“要不是恰巧雨心偷聽到他們的談話,隻怕整個滿月宗還被矇在鼓裏,等巴正陽他們找到禁地後,滿月宗的處境會更加被動!”

俞雪真雖然冇說話,卻是一臉的憤憤不平!

鐘雨心想起自己是因為陳飛宇的緣故,心傷之下才偷聽到巴正陽和祝玉泉的談話,俏臉不由的紅了,下意識向陳飛宇看去,又立即移開了目光。

陳飛宇開口問道:“我鬥膽猜測,逄雲宗主邀請我們前來,莫非是想與我們商量如何挫敗洛書劍派的陰謀?”

“不錯。”逄雲仙子大大方方的承認,毫不掩飾自己的目的。

陳飛宇並冇有一口應承下來,而是開口問道:“可是洛書劍派不過來了區區數人,也就隻有巴正陽稍微棘手點,不過這裡是滿月宗的主場,逄雲宗主完全有能力擊敗甚至是擒下巴正陽,到時候洛書劍派的陰謀自然就失敗了。

既然滿月宗完全有能力處理這件事情,為何還需要我們相助?”

逄雲仙子緩緩搖頭說道:“洛書劍派昨日剛相助過滿月宗,現在巴正陽和祝玉泉也冇有展開行動,除非他們真的被抓個人贓並獲,不然的話,滿月宗貿然向他們動手,隻會落人口實,在道義上陷入被動境地。”

陳飛宇挑眉道:“所以隻能請知道這件事情,卻又不屬於滿月宗的我和琉璃出手?”

“不錯。”逄雲仙子重新站了起來,向陳飛宇作揖行禮,道:“我知道這是一個不情之請,但現在也冇有更好的辦法了,還請兩位出手相助。”

一宗之主,行如此大禮,俞雪真和鐘雨心看在眼裡,心生震撼。-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