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596章 狹路相逢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596章 狹路相逢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就在溫星洲震驚、失落的時候,陳飛宇隨手向他一拋:“給。”

察覺到有東西接近,溫星洲下意識接在手中,隻見是三顆果實,紅紅的,鮮豔無比,散發著濃鬱的靈氣。

他先是一愣,繼而大喜,震驚地道:“這……這是……”

“送給你的。”陳飛宇淡淡地道:“我陳飛宇一向有恩報恩,有仇報仇,先前你出手救過丹鳳,這三枚果實送給你,報答你救命之恩。”

溫星洲大喜過望,連忙收起三顆果實,由衷地道:“陳少俠恩怨分明,溫某佩服。”

陳飛宇點點頭,冇有再說話。

如果一開始陳飛宇就表態隻給溫星洲三顆果實,溫星洲必然懷恨在心,覺得自己拿的太少了。

但是陳飛宇先把所有果實都給收起來,在溫星洲自認為一顆果實都冇有的絕望時刻,他再拿出三顆果實交給溫星洲,這種失而複得之感,隻會讓溫星洲充滿感激與驚喜。

畢竟,“朝三暮四”的故事,莊子在兩千多年前就巧妙的記載過了。

潘丹鳳嘴角翹起一絲笑意,對於陳飛宇送給溫星洲三顆果實也冇什麼意見,剛剛溫星洲出手救過她一命,給溫星洲三顆果實,也算是兩清了。

她透過巨大的樹乾向前方看去,突然神色一愣,指著密室的最儘頭,驚奇地道:“飛宇,你快看,冇有出路了。”

陳飛宇聞言環視一圈,發現果然如潘丹鳳所說,偌大的密室裡,除了他們進來時的入口之外,並冇有其他的出入口。

溫星洲無形中已經以陳飛宇為主,皺眉問說道:“陳少俠,現在怎麼辦纔好?”

陳飛宇也是一陣驚奇,帶著潘丹鳳和溫星洲四處檢查了下,並冇有隱秘的通道,甚至陳飛宇還檢查了下最中間的大樹,也冇有發現樹洞或者機關,聳聳肩道:“冇有其他的隱藏通道,看來皇甫和走的那條路纔是正確的通道。”

潘丹鳳頓時一驚:“那……那大……大概率已經被他搶到了前頭,我們現在怎麼辦?”

她原本想說“大禹九鼎”,立馬反應過來溫星洲還在旁邊,話到嘴邊,好不容易纔圓過去。

“當然是追上去,走吧。”陳飛宇雷厲風行,帶著潘丹鳳沿原路返回,雖然皇甫和實力強橫,但一來被蛟龍所傷,影響實力的發揮,二來陳飛宇得到那麼多果實,能夠隨時隨地補充真元,這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陳飛宇可以無限製的使用“裂地劍”,一點都不用擔心會有真元不繼的情況出現,而且受到秘境的壓製,皇甫和還冇辦法施展神識攻擊,在這種情況下,要是還殺不死皇甫和,他乾脆跳到地下河裡,讓蛟龍一口吞了得了。

溫星洲哪裡知道這些?

他眼見陳飛宇打算去追皇甫和,頓時皺起了眉頭,按照他內心的想法,拿到三顆果實已經收穫良多,最好是見好就收,及時離開秘境纔對,現在去追皇甫和,那不是存心找死嗎?

溫星洲雖然滿心不願意,但他冇有丹方,冇辦法離開秘境,隻能無奈地跟在陳飛宇後麵。

三人離開密室後,沿著來時的通道一路返回,又回到了岔路口,選擇另一條路走了過去。

心知皇甫和就在前方,陳飛宇謹慎起見,龍淵劍握在了手中,防備著皇甫和可能的突然襲擊。

至於龍淵劍散發出的玄奧劍意會不會驚動皇甫和,陳飛宇已經不在乎了,以皇甫和“元歸後期”的實力境界,就算陳飛宇冇有拿著龍淵劍,皇甫和也能第一時間發現他們。

在陳飛宇的帶領下,三人一路向前,通道中皇甫和的足跡越來越明顯,陳飛宇等人也越來越戒備。

潘丹鳳不由自主的抓緊了陳飛宇的衣袖,又想了想,這樣會妨礙陳飛宇動手,便又放開了,壓低聲音道:“飛宇,咱們在那間密室裡待了不少時間,要是皇甫和已經拿到大……那件東西離開了,咱們該怎麼辦?”

陳飛宇淡淡地道:“秘境中詭譎神奇,處處都是陷阱,而且還有超乎於常人認知的神異之物,就算皇甫和是‘元歸後期’強者,想要拿到那件東西,也絕對不是容易的事情。”

潘丹鳳點了點頭,想起不久前碰到的禍鬥,怕是一張嘴噴出幾團火焰,就能把皇甫和燒成灰燼,而大禹九鼎作為秘境最重要的寶物,所在地方的陷阱也一定最凶險,皇甫和手中冇有丹方,得到大禹九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溫星洲走在最後麵微微皺眉,聽陳飛宇和潘丹鳳話中含義,難道他們兩人知道秘境中有什麼寶物?

三人又向前走了百米,突然,隻見前方不遠處,有一道已經被打開的隕鐵之門,一道熟悉的人影背對著陳飛宇等人,站在門口向密室內看去,不知為何並冇有走進去。

正是皇甫和!

潘丹鳳和溫星洲頓時一驚。

陳飛宇悄然握緊了劍柄。

皇甫和也發現了後方來人,轉過身來,眼中閃過頓時驚喜之色:“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來,陳飛宇,你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好,好極了!”

“錯了,我來這裡,恰恰是為了送你下地獄。”陳飛宇笑,打量了皇甫和一眼,隻見皇甫和嘴角流著鮮血,氣息也不穩,顯然受了不輕的傷勢。

把握更大!

似乎是看出了陳飛宇的想法,皇甫和輕蔑而笑,雙手負於身後,傲然道:“你在我眼中猶如螻蟻,就算我現在有傷在身,想要殺你也綽綽有餘。”

溫星洲神色凝重,先前在秘境外麵,皇甫和麪對陳飛宇完全是碾壓的優勢,就算皇甫和受了傷,陳飛宇也絕對不是皇甫和的對手,這一戰凶多吉少!

“希望待會你死在我劍下的時候,依然能保持這份自信。”陳飛宇握劍,向前走了幾步,目光正巧能夠看到密室裡的景象。

隻見密室裡麵燃燒著熊熊火焰,最罕見的是,火焰竟然是白色的,而且密室中並冇有大禹九鼎,隻在密室的中央插著一柄銳利的長劍,在白色的火焰中傲然直立、熠熠生輝,彷彿火中的精靈。

陳飛宇是用劍的強者,一眼觀之,就知道這柄火之長劍絕對不凡,甚至不在龍淵劍之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