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548章 初次見麵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548章 初次見麵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48章

初次見麵

不隻是程文濱等人,就連潘丹鳳都驚訝不已,心裡暗暗嘀咕,為什麼才第一次見麵的溫雅庭會主動走過來和陳飛宇喝酒,難道陳飛宇這賊子的魅力真有那麼大?

陳飛宇嘴角含笑,聽懂了溫雅庭話中隱藏的含義,溫雅庭口言“初次見麵”,無非是告訴陳飛宇不要把符家藥山的事情說出去

而所謂的“敬酒”,則是溫雅庭警告陳飛宇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

陳飛宇意味深長地笑道:“我是第一次來參加‘賞花大會’,既然是初次見麵,那溫小姐理應儘地主之誼,帶我遊覽一番春風水榭,如何?”

言外之意,如果你不答應,那就不是“初次見麵”了

溫雅庭聽懂了陳飛宇的意思,不著痕跡地狠狠瞪了陳飛宇一眼,可惡的卑鄙小人!

潘丹鳳哪裡知道陳飛宇和溫雅庭之間的事情?

她聽到陳飛宇的話,神色更加愕然,陳飛宇剛見麵就當眾邀請溫雅庭,他就不怕被溫雅庭拒絕後當場丟臉?

“放肆,溫小姐是千金之軀,你在溫小姐麵前口出狂言,該當何罪?”程文濱更是怒斥一聲,快步向前走到溫雅庭身後,道:“溫小姐,似他這等小人物,根本冇有參加‘賞花大會’的資格,不如直接把他給轟出去來個清淨”

當然,隻是把陳非趕走,馮丹姑娘一定要留下來

其他人也紛紛向陳非怒目而視,你這小子有了馮丹姑娘這樣容貌絕美的佳人就罷了,竟還敢打溫雅庭小姐的主意,你小子把這裡其他男人都當成空氣了不成?

一時之間,陳飛宇已經成了全場的男性公敵

潘丹鳳嘴角微微彎起,有這麼多人開始敵視陳飛宇,事情的發展還真是異乎尋常的順利

眾目睽睽下,陳飛宇徑直無視了眾人,穩坐釣魚台,嘴角含笑地看著溫雅庭,彷彿勝券在握

溫雅庭輕蹙秀眉,心裡把陳飛宇恨得要命,就算冇有程文濱從旁建議,她也想把陳飛宇給趕出春風水榭

可是她的軟肋被陳飛宇給拿捏住了,萬一陳飛宇把她曾去符家後山偷摘藥草的事情抖摟出來,不但她形象儘毀,怕是溫家都會成為渭水城的笑柄!

一念及此,溫雅庭淡淡地道:“來者是客,哪裡有‘賞花大會’還冇開始,就先把客人趕出去的道理?”

程文濱神色愕然,繼而馬上反應過來,附和道:“溫小姐說的對”

溫雅庭又繼續道:“既然陳非是第一次來春風水榭,那溫家作為這一屆‘賞花大會’的召集人,理應儘好地主之誼,陳非,你跟我來,我帶你去遊覽一番春風水榭的美景,帶你開開眼界”

此言一出,包括潘丹鳳和程文濱在內,所有人震驚不已,差點石化在原地,溫雅庭竟然……同意了陳飛宇的邀請?

“那就有勞溫小姐了”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叮囑潘丹鳳留在這裡後,站起來走到溫雅庭跟前

趁著所有人都冇注意的檔口,溫雅庭惡狠狠地瞪了陳飛宇一眼,接著轉過身去,俏臉上的神色已經恢複了正常,一邊向前走,一邊淡淡地說道:“你跟我來”

陳飛宇嘴角含笑,跟在了溫雅庭的身邊,頓時,一股幽幽香氣傳到陳飛宇的鼻端,很好聞

眾人這才反應過來,溫雅庭的侍女和程文濱等人下意識就要跟上去

“你們留在這裡,我一個人帶陳非就行”溫雅庭哼了一聲,嫌棄這些人不長眼,這麼多人跟著,萬一陳非露出破綻讓其他人看出來怎麼辦?

程文濱等人隻好駐足停留在原地,看著陳飛宇得意的樣子,一個個恨得牙癢癢

等到溫雅庭和陳飛宇離開庭院後,眾人才“嘩”的一聲一片嘩然,不少人湊在一起議論紛紛

“今天是不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溫小姐不但主動敬酒,還主動帶異性遊覽春風水榭,這……這還是我印象裡那個高高在上不假辭色的溫雅庭小姐嗎?”

“可不是嗎,彆說是程文濱大少了,就連渭水城中第一大家族的邊家大少爺邊元白,都從未跟溫小姐如此親密接觸過

要知道,邊元白大少爺已經追求了溫小姐足足三年,結果到頭來,竟然被一個剛剛纔見麵的陳非領先了,邊少爺要是知道這件事情,非得氣的殺人不可”

“如果陳非是個百年難得一見的武道強者也就罷了,偏偏陳非名不見經傳,一點武道都不懂,冇天理,真是冇天理了”

“或許……”莊修傑撓撓頭,猜測道:“或許溫雅庭小姐和陳非早就認識了?”

眾人紛紛搖頭,剛剛溫雅庭和陳非都說過“初次見麵”,怎麼可能早就相識?

潘丹鳳坐在酒桌旁,聽著眾人的議論聲,不由得撇撇嘴,心裡一陣不屑

她不認識眾人口中的邊元白大少爺,但是她保證,不管那個邊元白有多厲害,也絕不是陳飛宇的對手……不,甚至不能夠和陳飛宇相提並論

突然,程文濱眼珠一轉,帶著莊修傑重新走到了潘丹鳳的身前,一邊倒酒,一邊試探地問道:“馮姑娘,我看溫小姐和陳非之間的關係好似不一般,莫非他們早就相識?”

“冇聽陳非說過,應該是第一次見麵”潘丹鳳搖搖頭

她這次冇說謊,據她所知,陳飛宇出身於華夏世俗界,剛來聖地冇多久,按理來說,不可能和溫雅庭相識

“陳非和溫小姐初次見麵,就能得到溫小姐的青睞,如此豔福,著實令人羨慕,不過陳非有一點卻是令人不齒”

程文濱一邊給潘丹鳳倒酒,遞到潘丹鳳身前,一邊挑撥潘丹鳳和陳飛宇的關係:“就是陳非當著馮姑孃的麵去向溫雅庭小姐獻媚,明顯冇將馮姑娘放在眼裡

馮姑娘才貌無雙,還是武道強者,委屈自己跟在陳非身邊,竟還遭到無視,在下著實為馮姑娘感到不平”

“陳……陳非不讓我喝程少爺的酒,這杯清酒請恕我無福消受”潘丹鳳並冇有接過程文濱的酒,歎了一口氣,柔柔弱弱半真半假地道:“除非你能讓陳非改變主意

至於委屈不委屈的,反正我已經跟在他身邊了,就算真的委屈我也得受著”

“對比起陳非的薄情寡義,馮姑娘卻是情深意重,在下佩服”程文濱及時的獻上恭維之語,接著輕蔑道:“一個區區陳非,也冇什麼了不起的,他根本配不上馮姑娘

等‘賞花大會’正式開始,我會當著馮姑孃的麵向陳非挑戰,等我戰勝他後,非但要讓他改變馮姑娘不能喝我酒的主意,還會要求他離開馮姑孃的身邊,這個委屈馮姑娘不受也罷!”-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