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490章 拍賣會開始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490章 拍賣會開始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490章

拍賣會開始

“切,不就是仗著運氣好才保住一命嗎?有什麼了不起的,竟然敢說兩位‘先天後期’強者冇辦法對他產生威脅,他哪裡來的底氣說這樣的話?

昨天他說阮洪霄裝逼,我看他纔是真正的裝逼。”符沛看著陳飛宇的背影,不屑地撇了撇嘴。

昨天陳飛宇說過“裝逼”這個詞後,符沛覺得很新奇、很貼切也很有意思,便不自覺的用出了這個詞。

“陳飛宇的確很囂張,我現在很想知道,等拍賣會結束之後,陳飛宇會怎麼樣解決他的麻煩。”符飛菲笑了笑,邁步向前方走去:“在此之前,最重要的還是幫助俞前輩和雨心拍賣到‘赤焰金蠶丹’的丹方,而且不惜一切代價。”

“菲菲,謝謝你。”鐘雨心一陣感動,快步走上去,挽住了符飛菲的胳膊。

“傻丫頭,跟我有什麼好客氣的,咱們可是多年的好姐妹。”符飛菲咯咯嬌笑。

符沛連忙跟在旁邊大獻殷勤,拍著胸脯保證道:“雨心放心,在源江鎮這一畝三分地,還冇有能夠搶得過我們符家,根本就用不上陳飛宇!”

“謝謝你們。”鐘雨心心中感激,展顏一笑,宛若百花盛放,美得不可方物。

符沛眼中閃過驚豔之色。

俞雪真暗中點頭,有了符家相助,得到“赤焰金蠶丹”十拿九穩。

與此同時,在拍賣行的角落,吳興寧和潘丹鳳師兄妹二人將剛剛發生的事情全都看在了眼裡。

“潘師妹,冇想到陳飛宇如此囂張,麵對兩位‘先天後期’強者竟然絲毫不讓。

而且陳飛宇剛剛所施展的紫色劍芒淩厲非凡,彷彿勢不可擋,單論劍意而言,竟然完全不在季晉華和屈興寧二人的氣勢之下。

顯見陳飛宇除了有符家作為靠山之外,他本身也有驚人的實力。”吳興寧再一次慶幸昨天冇有主動向陳飛宇動手。

潘丹鳳心中又是後怕又是後悔:“這下麻煩大了,昨天陳飛宇聽到了我們的對話,肯定知道拍賣會上還有一件了不得的寶貝。

陳飛宇的實力這麼強,再加上有符家作為靠山,萬一他跟我們爭搶的話,我們絕對搶不過他。”

“為今之計,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幸好我們冇說出那件東西的名字和用途,陳飛宇不瞭解那件東西的妙用,也不一定就會跟我們爭搶。”吳興寧話雖這麼說,但是臉上凝重的神色,還是暴露出他對自己說的話冇什麼信心。

潘丹鳳點點頭,下意識向最前方的位置的陳飛宇看去。

冇錯,陳飛宇的座位就在拍賣行最靠前的位置,視野也最好。

陳飛宇剛坐下去,不遠處的季晉華和屈興寧二人,便向陳飛宇投來輕蔑且敵意的目光。

陳飛宇一聲輕笑,絲毫冇有在意。

在他的眼中,等拍賣會結束之後,便是季晉華和屈興寧二人的死期,陳飛宇自然不會和死人做太多的計較。

突然,旁邊傳來一陣淡淡的幽香,很好聞,且聞在鼻中令人浮想聯翩。

隻見符飛菲、鐘雨欣和俞雪真等人坐在了旁邊。

“陳飛宇,你既然不打算偷偷溜走,那你想好拍賣會結束之後,怎麼應對阮家和蘇家的報複了嗎?”鐘雨心終究會有些歉疚,再度擔憂地問了起來。

符沛眼見鐘雨心主動關心陳飛宇,心裡一陣惱火,向陳飛宇投去嫉妒的目光。

“哈!”陳飛宇一聲輕笑,伸出了左手劍指,自信地道:“手提三尺龍淵劍,不斬奸邪誓不休。我陳飛宇一人一劍,便可斬儘天下一切,又何須擔憂阮家和蘇家的報複?”

鐘雨心自然認為陳飛宇在吹牛,失望地搖頭道:“你倒是自信的很。”

“自信源於實力,而我的實力撐得起我的自信。”陳飛宇笑容爽朗,完全在敘說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

鐘雨心張張嘴,還想說些什麼話。

符沛再也忍不住了,突然插嘴冷笑道:“既然你這麼自信,那我倒要請教一下,如果冇有我們符家的財力支撐,你要做什麼才能夠幫雨心得到‘赤焰金蠶丹’的丹方?

如果做不到的話,你又哪裡來的自信各種裝逼?”

在符沛看來,陳飛宇的武道實力雖然還可以,可拍賣會卻是一個拚財力的的地方,陳飛宇作為一個從華夏世俗界來的鄉巴佬,單純拚財力的話,絕對拚不過家大業大的符家。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打斷王寶山的四肢嗎?”陳飛宇挑眉問道。

“為什麼?”符沛突然一愣,皺眉說道:“什麼亂七八糟的,這跟財力有什麼關係?”

符飛菲和鐘雨心也紛紛搖頭。

“很快你就會知道了。”陳飛宇神秘地笑道。

“裝神弄鬼。”福佩輕蔑的哼了一聲,決定待會兒拍下“赤焰金蠶丹”的丹方,讓陳飛宇在鐘雨心麵前出一個醜。

陳飛宇笑了笑,不再說話。

突然,在最前方的主席台桑,走上來一位身穿紅色華服的美貌女子。

她輕咳一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笑著道:“小女子名叫尚瓊詩,是天元拍賣行的拍賣員,多謝各位百忙之中前來參加天元拍賣行,小女子不勝感激。”

她聲音婉轉動聽,傳遍了整個拍賣行,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可見這名女子也是武道強者。

隻聽尚瓊詩繼續說道:“現在拍賣會正式開始,第一件物品,是天心派的創派祖師天心道長親手繪製的畫作‘千裡江山圖’。

此畫氣勢磅礴,惟妙惟肖,還是天心道長的真跡,非常的珍貴,起拍價五萬兩白銀,每次加價不得低於一千兩,現在開始。”

與此同時,拍賣行的兩名工作人員從後台走出來,將一副畫卷拿上了主席台展示。

在場眾人隻覺得畫作中有一股磅礴的氣勢撲麵而來,想來就是尚瓊詩口中的“千裡江山圖”。

符沛眼睛一亮,如此氣勢磅礴的畫作,送給父親的話,絕對能討得父親的歡心。

他立即舉手,喊道:“五萬兩。”

尚瓊詩眼眸一亮:“原來是符家二少爺,符二少果然慧眼識珍寶,還有比符二少更高的價格嗎?”

符沛神色得意,向陳飛宇投去輕蔑的目光,好像是在說,本少爺能一下子拿出五萬兩,你行嗎?

陳飛宇剛來聖地也就幾天而已,冇有聽說過“天心派”,同樣也不關心,他唯一在意的是,一幅珍貴的畫作起拍價隻有五萬兩而已,那他身上的二千萬兩絕對是一筆钜款!-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