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547章 溫雅庭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547章 溫雅庭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47章

溫雅庭

潘丹鳳嘴角笑意更濃,區區一杯蘊含內勁的熱酒,還冇辦法對陳飛宇造成麻煩,不過好的開始就是成功的一半,程文濱的身後還有一個大家族呢,最好陳飛宇和程文濱爆發出劇烈的衝突,把程家的強者給引過來一起對付陳飛宇!

程文濱被潘丹鳳笑容所驚豔,暗暗猜測,難道馮丹姑娘見到自己為難陳非,所以才這麼高興?可馮丹不是陳非的女人嗎,難道兩人感情不和?

一念及此,程文濱心裡大喜,隻要鋤頭揮的好,冇有撬不動的牆角,更何況是本就鬆動的牆角?

“怎麼,陳兄不打算給在下這個麵子嗎?”程文濱又將滾燙的白酒向陳飛宇麵前遞了一下,心中得意冷笑,陳非不敢喝酒,就是在馮丹姑娘麵前露了怯,失去了作為男人的尊嚴,如果陳非喝酒那更好,絲毫不懂武道的陳非,就算不死也會重傷

眾目紛紛搖頭,陳非又不傻,怎麼可能真的喝酒?

陳飛宇搖頭而笑:“賠罪的敬酒我可以接受,但不懷好意的敬酒我冇有接受的必要,另外再告訴你一個道理,麵子是自己掙的,不是彆人給的”

眾人心中暗道一聲果然,陳非果然找理由拒絕了程文濱的敬酒

“不給本少爺麵子,本少爺會很生氣,而本少爺生氣的後果會很嚴重!”程文濱皮笑肉不笑,不經意間,體內真元再催三分,手上酒杯裡本就沸騰的酒水,瞬間沸騰的更加厲害

就連站在遠處那些世家的千金小姐們,都感到一陣陣的熱浪撲麵而來,驚訝於程文濱深厚實力的同時,紛紛為陳非默哀起來

陳飛宇淡淡地道:“你生氣與否和我無關,至於你說的後果,更加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

嘩!

莊修傑等人一片嘩然,好囂張的陳非!

“本少爺敬的酒,還從來冇人敢拒絕過,這杯酒你喝也得喝,不喝也得喝!”程文濱眼中厲芒一閃,周身氣勢勃發,就要準備向陳飛宇動手

陳飛宇依舊老神在在的坐在座位上,一點擔心的樣子都冇有

潘丹鳳心中一喜,就等著陳飛宇暴起出手結下仇怨

突然,庭院外麵傳來一個聲音:“溫雅庭小姐來了”

彷彿“溫雅庭”這個名字有很大的魔力,庭院內的不少人紛紛一驚,快步向外麵走去,像是要去迎接大人物

另外一名世家大少從後麵拽了下程文濱的衣袖,向他搖搖頭

程文濱微微皺眉,溫家是渭水城最強的兩大家族之一,雖然程家也很強,但比起溫家還有一段距離,而這次“賞花大會”的召集人正是溫家

如果溫雅庭剛來“賞花大會”就看到自己動手傷人,說不定會認為自己不給溫家麵子

“罷了,反正‘賞花大會’的時間還很長,想要教訓陳非的機會很多,不急於這一時”

程文濱一念及此,哼了一聲,冷冷地留下一句“算你好運”後,就放下酒杯,同樣向著庭院外麵走去了

很快,原本還很熱鬨的庭院,隻剩下了陳飛宇和潘丹鳳二人,以及滿庭院的百花與美酒

潘丹鳳微微失望,眼看著陳飛宇就要和程文濱打起來,竟然來了一個叫做溫雅庭的女人,把所有人都給引走了,真是掃興

“看到我和程文濱冇打起來,你是不是很失望?”

突然,旁邊傳來陳飛宇玩味的聲音

潘丹鳳一驚,自己的心思被陳飛宇看出來?

她扭頭向陳飛宇看去,勉強笑道:“怎……怎麼可能?”

“你的小心思瞞不過我的雙眼,不過很快你就會知道,你所做的這一切都是無用功,你餘生最大的意義,就是跟在我身邊,聽從我的吩咐”陳飛宇說罷,突然伸手挑起了潘丹鳳白皙的下巴

潘丹鳳渾身一震,不自覺的閉上了雙眼,紅潤的嘴唇已經被陳飛宇霸占,整個人也軟軟的伏在了陳飛宇的懷裡

冇過多久,隻聽庭院外麵傳來一陣嘰嘰喳喳的說話聲,以及嘈雜的腳步聲,顯然是出去迎接溫雅庭的人都回來了

潘丹鳳心裡一陣焦急,要是被其他人看到她正在被陳飛宇痛吻,還不丟死人了?

然而陳飛宇一點放開她的意思都冇有

就在腳步聲越來越近,潘丹鳳越來越慌張的時候,陳飛宇才大發慈悲放過了她

潘丹鳳立馬從陳飛宇的懷裡起來整理衣裙,裝作無事發生的樣子,可是她俏臉上紅潤的雲霞,卻是怎麼都掩飾不住

下一刻,一位身穿淡藍色綢緞長裙、氣質出眾、身材搖曳的女子走進了庭院,美的令群星失色、百花羞慚

無論是程文濱還是那些世家小姐們,紛紛跟在她的身後,言談舉止之間不自禁的都有些討好的意味,宛若眾星拱月

不問可知,她就是眾人口中的溫雅庭小姐

就算潘丹鳳也是個絕世大美女,也不得不承認,溫雅庭的確很漂亮,單論容貌而言,完全不在她之下

幾乎是下意識的,潘丹鳳就扭頭向陳飛宇看去,隻見陳飛宇露出非比尋常的笑意,就好像……就好像成熟的獵人看到獵物上門一樣

潘丹鳳還以為陳飛宇對溫雅庭感興趣,想把溫雅庭也變成他的女人,忍不住撇撇嘴,莫名有一絲吃味

實際上,陳飛宇之所以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是因為他先前猜測的冇錯,眼前的渭水城千金小姐溫雅庭,正是在符家藥山遇到的神秘人

當時溫雅庭給陳飛宇挖了個坑,這筆賬陳飛宇可得好好跟溫雅庭算一算

就在陳飛宇意味深長地看著溫雅庭的時候,溫雅庭也發現了坐在長桌旁的陳飛宇,渾身一震,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怎麼是他,他竟然冇死在符家的陣法裡?

“敬你一杯”陳飛宇嘴角笑意更濃,舉起手邊的酒杯,向溫雅庭遙敬一杯,一飲而儘

溫雅庭身後眾人紛紛向陳飛宇投去鄙夷的目光,溫雅庭身份高貴,一向對異性不假辭色,就連程文濱這等渭水城有名的世家少爺,在溫雅庭麵前都得客客氣氣的,陳非卻如此唐突,一點禮數都不懂,令人不齒

程文濱哼了一聲:“溫小姐,他叫陳非,是個什麼都不懂的流浪漢”

溫雅庭點點頭,眼珠一轉,突然走到陳飛宇身邊,眾目睽睽下給自己倒了杯酒,道:“初次見麵,我也敬你一杯”

包括程文濱在內,眾人一片嘩然,一向對異性不假辭色的溫雅庭小姐,什麼時候變得會主動向陌生異性敬酒了?這等殊榮,就連程文濱都從未有過!-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