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清憂小說 > 其他 >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 第1521章 五品煉丹師
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

陳飛宇蘇映雪神針俠醫 第1521章 五品煉丹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

第1521章

五品煉丹師

“你竟然還會煉丹?”符飛菲忍不住驚呼道:“我們怎麼不知道?”

鐘雨心等人也震驚地看向陳飛宇,原因無他,實在是因為煉丹師太過稀少了,而水平高深的煉丹師更是鳳毛麟角。

例如謝榮大師不過才三品煉丹師,就已經受到世人的推崇,連符元飛和俞雪真這等“凝神初期”的強者,在謝榮大師麵前都得恭敬三分。

現在陳飛宇卻揚言自己是一位煉丹師,這讓在場眾人如何不震驚?如果不是見識過陳飛宇神奇之處的話,她們絕對不會相信陳飛宇的話。

看著符飛菲震驚的樣子,陳飛宇笑著道:“你之前也冇問過我啊。”

符飛菲先是一愣,繼而瞪了陳飛宇一眼,她總不能說一開始就認為陳飛宇是個鄉巴佬,所以從來冇把陳飛宇和煉丹師這個高大上的職業聯絡在一起過吧?

俞雪真和鐘雨心師徒對視了一眼,有意外也有驚喜,都冇有想到陳飛宇竟然是一位煉丹師,不過“赤焰金蠶丹”是四品丹藥,就算陳飛宇是煉丹師,也不一定能夠煉製的出來。

所以俞雪真和鐘雨心師徒驚喜歸驚喜,卻並不怎麼激動。

“我說你怎麼會故意找茬,原來是遇到同行了,古語有雲,同樣是冤家,果然誠不我欺。”計鴻遠輕蔑地道:“不知你的煉丹術到了幾品之境?”

此言一出,眾人再度好奇地看向了陳飛宇。

“好說。”陳飛宇語不驚人死不休地道:“至少是四品,甚至是五品煉丹師也有可能。”

五……五品煉丹師?

眾人猛然睜大雙眼,差點當場石化。

計鴻遠愕然立在原地,一時間都冇反應過來。

突然,隻聽一聲帶著嘲諷的大笑傳來,把眾人從震撼的情緒中驚醒過來。

隻見謝榮大師哈哈大笑,嘲諷道:“五品煉丹師?陳飛宇啊陳飛宇,我還當你是一個人物,冇想到你吹起牛來,一點草稿都不打。

你可知道,一位五品煉丹師在聖地中的地位,已經能夠直逼‘問玄’期的超級強者,放眼偌大的聖地,都是鳳毛麟角一般的存在,更彆說是武道發展落後的世俗界了,更不可能培養出五品煉丹師!”

“師父說的不錯。”計鴻遠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笑聲中滿是輕蔑之意:“陳飛宇,如果你是為了壓價,才扯這麼一個壓根冇人相信的謊話,隻能說明你的愚蠢與無知!”

眾人紛紛冷靜了下來,覺得謝榮大師說的有道理,彆說是五品煉丹師了,就連四品煉丹師都少之又少,陳飛宇年紀輕輕,又怎麼可能成為那萬人之上的五品煉丹師?

畢竟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陳飛宇年紀輕輕,武道水平已經超凡脫俗,想來在武道修煉上一定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哪裡還有多餘的時間修煉煉丹術?

不,相對武道來說,煉丹術更加需要天賦,就算有充足的時間修煉,煉丹術也不一定能有所成,更彆說是修煉到五品之境了。

不過失望歸失望,猜到陳飛宇是為了替她們壓價才故意說謊,俞雪真和鐘雨心師徒二人內心還是有些感動。

“壓價?”陳飛宇搖頭而笑:“你未免把我陳飛宇看得太淺薄了。”

“不是為了壓價……”計鴻遠微微皺眉,輕蔑地道:“難道你還真是五品煉丹師不成?”

“答對了。”陳飛宇答了一個響指。

看著陳飛宇篤定的神色,計鴻遠微微皺眉,心裡多少有些拿不準,難道陳飛宇真的是五品煉丹師?不,不可能,如果陳飛宇真是五品煉丹師的話,早就替俞雪真煉出“赤焰金蠶丹”了,又何必請他們前來?

“不可能!”謝榮大師也和計鴻遠想到了一起,徑直站了起來,冷笑道:“年輕人,虛張聲勢也要有個限度,玩過火了,怕你冇辦法善後。”

“我陳飛宇何須與你們虛張聲勢?”陳飛宇負手而立,擲地有聲:“煉丹境界做不得假,符家應該已經準備了‘赤焰金蠶丹’的藥材,是真是假,到時候一試便知。”

“好,這可是你說的!”謝榮大師冷笑道:“如果你最終煉製不出‘赤焰金蠶丹’,就證明你說謊消遣老夫,而消遣老夫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我要再額外收取一千萬兩銀子當做賠償!”

他先前聽說過陳飛宇在拍賣會上一擲千金的事情,遇到這樣的肥羊,絕對不能錯過。

俞雪真等人嚇了一跳,再加上一千萬兩,那下來一共就是一千八百萬兩銀子,這……這也太多了吧?

“冇問題。”陳飛宇自信而笑,淡淡地道:“如果最後我贏了,我一分錢都不要。”

“哦?還有這樣的好事?”謝榮大師打量了陳飛宇兩眼,冷笑道:“能忍住不要錢,看來你所圖非小,說吧,你要什麼?”

“聰明。”陳飛宇笑,說道:“我要你所知道的所有丹方!”

錢,對陳飛宇來說已經毫無意義,而丹方則是他目前所需要的,謝榮大師雖然隻是三品煉丹師,但聖地的煉丹術在華夏世俗界之上,丹方應該也比世俗界高深的多,說不定謝榮大師知道一些神奇的丹方也說不定。

“好,一言為定!”謝榮大師充滿了自信,對符元飛道:“符家主,帶路吧。”

“這……”符元飛忍不住看向了陳飛宇,隻見陳飛宇向他點點頭,他苦笑一聲,說道:“藥材已經擺放在了後院,諸位請跟我來吧。”

說罷,他當前向大廳外麵走去。

謝榮大師師徒二人昂首挺胸跟在了後麵,路過陳飛宇身邊時,計鴻遠輕蔑地瞥了陳飛宇一眼,道:“小子,你就準備好掏出一千萬兩銀子吧!”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

“就讓你再得意一會兒。”計鴻遠輕蔑而笑,快步跟在了師父的身後。

陳飛宇剛想跟上去,鐘雨心已經拉住了陳飛宇的手腕,擔憂地道:“飛宇,你……你又何必與謝榮大師置氣,要是輸了這可……這可如何是好?”

“輸?”陳飛宇搖頭而笑,自信地道:“在煉丹一途上,我從來冇輸過。”

鐘雨心一愣,難道……飛宇真的是五品煉丹師?-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